职业女性究竟能不能做到事业家庭两不误?(上)

2014-07-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百事公司(PepsiCo)董事长兼执行长卢英德(Indra Nooyi)(AFP)
百事公司(PepsiCo)董事长兼执行长卢英德(Indra Nooyi)(AFP)

职业女性能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做到事业和家庭两全其美,这似乎不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但前不久,美国国家广播公司的晨间节目“今天”又掀起对这一老话题的新讨论,那就是,当代职业女性真能做到事业和家庭两不误吗?“今天”节目以美国百事可乐集团董事长兼CEO,来自印度的卢英德女士为例。卢英德女士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即,她不认为职业妇女能真正做到事业和家庭两全其美。

她在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时首先谈到了她母亲14年前在她被任命为百事可乐总裁时的反应。卢英德女士说:

大概十四年前,我在办公室工作。我要干到很晚。大约在晚上九点半我接到当时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打来的电话。他对我说,我们要宣布由你出任总裁和公司董事。对于以我这样背景的人能够担任知名美国公司的总裁我很激动,感到这对我来说是件大事。”

因为事情多,我通常每天都要干到晚上十二点,可我那天决定早点回家,跟家人分享这个好消息。我大约十点到家进了车库,母亲在楼上等我。我说:“妈妈,我有大事要告诉你。”母亲说:“大事不急,先出门买牛奶吧。”我看看车库,我先生好像已经到家了,于是就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母亲说:“八点。”我问母亲:“你为什么不叫他去买牛奶?”母亲说:“他累了。”我家里其实还请了保姆,所以我又问母亲:“你为什么不叫她们买牛奶?”母亲说:“我忘了。”她说,你就去吧,我们早上要喝牛奶。于是,就像一个听话的女儿那样,我去把牛奶买了回来。

我把牛奶使劲摔到桌上对母亲说:“我有大事要跟你说。我刚知道自己就要当公司的总裁和董事了,可你想让我干的却不过是去买牛奶,你就这么当母亲?”她说,“要我说,你是百事可乐公司的总裁,也是公司的董事。可是一旦回到这个家,你就成了妻子、女儿、儿媳妇,另外也是母亲。这些都是你的角色,别人也代替不了。你把总裁的桂冠留在车库好了,可别把它带进家里。你要知道,我从没见过那顶桂冠。”

当被问到她是怎么看职业妇女要兼顾工作和家庭的,卢英德女士回答说:

我不认为妇女两方面都能兼顾。我们假装可以兼顾、假装能够兼顾。我跟我先生结婚三十四年,有两个女儿,每天都要面对要不要做贤妻良母的问题,甚至于一天当中要多次面对这个问题,我得求助很多人。我们找了自己的家人来帮忙,还要仔细规划,这才够得上做称职的父母。可要是问我的女儿,我不敢保证她们会说我是个好母亲。

我要讲讲我女儿上天主教学校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那里的学生每星期三早上都要在课堂上跟母亲一起喝咖啡。对要上班的妇女来说,这怎么行的通?我怎么能每星期三早上九点都请假?所以这个活动我基本上没有参加。我女儿回家后会说都有哪些母亲去了,接着就说,“妈妈,你没去。”

头几次每回我都感到很内疚,但我想了办法来应付。我给学校打电话说,“请给我一份没有参加活动的那些母亲的名单。”

我女儿晚上回到家里又说:“你没去,你没去。”我说:“莱德太太没去,还有一位母亲也没去,所以坏妈妈不是只有我一个。”

这也就是说,对内疚一定要能够应付。在我看来,生物钟和职业钟完全是相互对立的。妇女既要生孩子,又要谋求职业发展。妇女在公司里升到了中层,而孩子这时十几岁,正需要母亲。可就在这个时候,丈夫也好像回到了十几岁,他也需要你,那你怎么办呢?你开始有了一把年纪,可是父母更衰老了,他们也需要你,我们就这样被束缚了,所以我们不能兼顾工作和家庭。那怎么办呢?就得想办法应付。我训练了公司里的人,让他们也成为我这个大家庭的成员。我在百事可乐的工作要经常出差。我女儿小的时候,我们对他们玩任天堂有严格的规定,尤其是对我的小女儿。不管我是在中国、日本、印度还是其它任何地方,她都会把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公司里谁都知道,要是有人打电话说“我要找妈妈”,那一定是我女儿。公司秘书这时就会拿起话筒说:“悌拉,什么事?”我女儿会说:“我想玩任天堂。”

秘书会问好几个问题,都是我事先给她准备好的,其中包括“你有没有做完作业”。秘书把这些问题都问过以后会对我女儿说:“好,你可以玩半个小时。”接下来,秘书会给我留言:“悌拉五点钟打过电话,那些问题我都按顺序问了一遍,我已经准许她玩游戏。”就这样,秘书代行父母的职责做到了天衣无缝。可是如果没有和秘书以及我周围的其他人事先做好这些安排,这个法子就行不通。呆在家里当母亲是一份全职工作,而当公司总裁相当于做三份工作,不可能做到工作家庭双兼顾。在这整个过程中,最痛苦的毫无疑问是配偶。我先生拉吉说,对我来说最重要事情的顺序是这样的,第一是百事可乐公司,第二是百事可乐公司,第三还是百事可乐公司,第四是我们的两个孩子,第五是我母亲,我先生拉吉排在这个顺序的最后。对这个顺序可以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是我先生应该为他毕竟还能排在这个顺序里而感到庆幸,所以不要抱怨。另一种看法是,我先生成了被我排在最后的人。

就职业女性能不能鱼和熊掌兼得,做到事业和家庭两全其美这一议题,本台记者采访了在北京的中国妇女报高级编辑宋美娅女士,她首先提出,在这个议题中,男性作为丈夫和爸爸的角色,为什么处于一个缺位的状态呢?

要求丈夫分担家务也不一定只局限于处于中高层领导地位的职业女性,对于宋美娅女士来说,分一半家务给男人,分一半权利给女人的理念仍然面临传统文化和价值观的挑战。 她说,即使是清洁女工,也可以要求丈夫来分担一半的家务,这实际上才是双职工家庭比较理想的状态。而且,宋美娅女士指出,男性不分担家务,对男性本身也是不利的。因为他们也失去了很多东西,包括与孩子一起成长的宝贵时间,许多中国父亲老来孤独就是例证。宋美娅说,虽然女性是男女不平等受害最大的一方,但男性也并不是百分之百的胜利者。

宋美娅女士说,她90年代在瑞典做家庭考察项目时,瑞典人就呼吁男性也要享受抚育孩子的快乐,而不仅仅是一个工作机器,男女在家庭中可以达成双赢的局面。宋美娅认为,女性更多地获取在社会上发展的权利,男性自觉承担一半的家庭责任,对于男女两性来说都是好事。

在美国的中国妇权网创建人和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在她看来,这个社会其实还是个不平等的社会,不管是在西方,中国,还是在印度。卢英德女士还算幸运,因为她有支持系统和资源。而如果男人是CEO的话,张菁女士说,那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女人要是这样的话,就不那么正常。

张菁女士说,男人其实也并不愿意一辈子都在工作,但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将他们推到前面。比如在日本,男人晚上下班后可以聚会喝酒,也无人谴责;而普通职业女性在家时间少了,不要说先生不满,朋友也会谴责。

张菁女士以自己作为一个职业女性,妻子和母亲的经历为例,她的丈夫就因为她工作繁忙而离开了家。

在张菁女士看来,女性比男性更能忍耐和吃苦,承受能力也比男人强。她说,一个女人要创业,真的要做出取舍,不能兼顾一切。但反过来说,男人也一样,但男人不认为自己需要做出取舍,这是男女不平等之处。张菁女士认为,对于职业女性来说,家庭不是顾不了,而是顾不好。

在下周同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请有关专家,在家庭中担任不同角色的职业女性,以及男士,对这一话题进行探讨。

听众朋友,如果您有这方面的经历或故事的话,欢迎您和我们联系。

下面请听节目,并请听众朋友发表对节目的看法,需求和期待。

妇幼论坛专题节目主持人梒青的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