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国际妇女节特别系列(四)专访美国女权作家洪理达女士

2016-03-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洪理达(Public Domain)
洪理达(Public Domain)

今天我们继续播出三八国际妇女节特别系列节目的第四集,专访美国女权作家,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中国剩女》一书的作者洪理达女士。

如果您没有收听到上次节目的话,我们先简单地向您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洪理达女士出生于香港,从小随外交官父亲和语言学家母亲常驻国外,之后取得哈佛大学东亚研究的学士学位,斯坦福大学亚洲研究学硕士学位,后又在中国北京的清华大学取得社会学博士学位。

2014年,洪理达女士的《中国剩女》一书出版,并被翻译成中文。

这本书出版后引起人们广泛的注意和讨论。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书评称:这份研究既令人信服,又富有原创性。从记者转行学者的洪理达指控一九五○年代致力于提升女性地位的中国共产党,今天竟然逼迫女人回归厨房。

纽约大学学者柯瑞佳(Rebecca E. Karl)评议说:洪理达以生动浅白的笔调,直书城市专业女性在中国飙升的经济发展中所遭遇的不平等对待。

美国有线电视(CNN)新闻国际网络主播及记者鲁可蒂(Kristie Lu Stout)的评议是:研究深入、引人入胜。来自中国『剩女』的亲身剖白扣人心弦。对中国或女性问题有兴趣者不容错过。

在对洪理达女士专访的上一期节目里,她探讨了中国剩女一词到底从何而来,是否与中国官方的炒作有关?洪理达女士谈到,政府在剩女问题上大作宣传和左右社会舆论,背后有其原因,与人口问题和政府要提高人口素质的目标,有密切关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曾在对全国妇联的一次讲话中强调,妇女要自觉地承担起对家庭的责任,照顾好老人和孩子。但为什么只片面强调妇女在家庭中的作用而不提男人呢?舆论普遍认为,这与以往传统观念主张女人回家的论调没有区别,习近平上台后是在女权问题上开倒车。

记者向洪理达女士提出这个问题,她表示,”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你看去年女权五姐妹的事情,她们被抓,而且警察是很有组织性地抓了她们。现在也可以看出来,不仅是打压女权姐妹,也是说明这种草根的女权组织都受到很大打压。最近的如众泽妇女法律服务中心被关闭。其实这些女权活动人士,特别是年轻的女权主义者,她们也不是直接地要挑战中央政府。实际上你如果看女权五姐妹的事情,她们是为了庆祝三八妇女节,在公交车上发帖子,反对性骚扰。这与政治无关,可是警察还是要打压,把她们关起来,现在还处于取保候审的状态。”

“不过,其实国际性的反应也很重要,比如美国一些很重要的人士,希拉里和美国副总统拜登,还有很多重要的组织和普通的人士,在网上都很愤怒,反应非常大。我认为国际影响和反应,也给中国政府施加了很大压力,最后把女权五姐妹释放,而且那时也正好是北京联合国妇女大会20周年纪念,很多人都在注意中国的女权状况。这与中国政府希望传统的回归,希望女性扮演传统角色,也有很大关系。”

洪理达女士表示,她还看到一个报道说,现在有人提倡,女人应该先生孩子,再去念书,这完全没有道理。她说,“看看现在新出台的二孩政策,我觉得我们还会看到很多宣传,就是主张这些女性要赶快结婚,而且要生两个孩子。从一个角度看,这是很好的事情,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又是政府对女权运动一个变相的严重的控制,把女人当作生育工具。”

洪理达女士说,如果把习近平与江泽民和胡锦涛相比,性别的差距肯定是拉大了很多,但还要看从什么角度来看.她说,“你如果从总的方面来看,中国的贫富差距拉大,改革开放以后有更多的,而且非常严重的不平等,这也表现在性别的不平等里。我自己的研究是着重集中在房产财富上的严重的不平等,因为财产和财富集中在男人手中。所以从其它角度来看,你可以看到收入差距,男人比女人赚的多得多,尤其是在城里。”

“还可以看到,在毛泽东时代,还象征性地非常注重性别平等,共产党的革命都是主张妇女解放。你看那个时代的宣传,妇女半边天,男女平等,鼓励女人出来工作。而且那个时代没有象现在这样的经济不平等,因为那时每个人都一样。”

“所以说到女权是否退步了,不一定。现在女人的生活肯定是比几十年前舒适了,而且比较有钱,没有那么贫困,这方面不能说女人退步了,因为以前没有房地产市场。现在买房的习惯,则经常是损害女人的利益。因为那么多的女人,不拥有财产。她们可以赚钱,把钱完全投入到婚房里。可是婚房如果不登记女人的名字,女人最后什么也得不到,除非那个婚姻非常成功。所以女人只能信任男人,如果发生什么事,女方就得不到法律保护。以前这个问题不存在,因为以前房子是国家分配的。”

洪理达女士在<中国剩女》一书中开篇所举的第一个例子是李芳,李芳26岁,曾经在北京任职人力资源主管, 才刚结婚,李芳就丢了工作,因为公司不同意她请两星期的假去度蜜月。她与丈夫没有联名户口,她也不知道丈夫户头里有多少钱。现在她失业了,为了不伤害丈夫的感情,她并不想和丈夫讨论到经济问题。她不问丈夫拿钱,只用自己的储蓄支付生活杂费,交通费和治装费。她也不觉得与丈夫同住的新房是她也有份的,毕竟屋主的名字只有她丈夫一人。

洪理达女士说,一开始看到象李芳这样的例子,她的第一个印象是,这样的女人很傻,因为她们在婚房中投入了钱,但房产证上又没有她的名字。后来看到太多象李芳这样的桉例,才意识到她的本意不是这个意思。她说,“那只是我的第一印象而已。我越做研究越发现,这其实是一个系统的性别歧视,才导致了这一现象,女人迫于各种各样的压力,使得她们认为必须要妥协。比如说因为房子那么贵,一般来说有这样一个习惯和观点,就是男人的父母认为,他们如果不给他们的儿子买房子,将来儿子就找不到妻子。而且因为房子贵,只靠夫妻两人一般付不起首付,就要靠父母。虽然女方也掏钱付首付和还贷款。可是男方的家庭压力非常大,基本上就是说,女人不能登记她的名字,否则男人就不跟她结婚。而且女方的父母也经常会劝她,不要登记你的名字,否则你可能失去了这个结婚机会。再加上宣传上和来自社会的压力,就是女人到了27岁左右,成为剩女,就肯定找不到对象。各种各样的压力,包括买房的这种控制房产,市场的控制价格,买房价格的政策。这些政策总的效果也是一种性别歧视。各种因素都加起来,给女性带来很大压力。最后女性没办法,不得不妥协,就不登记她的名字,放弃这个很重要的财产。”

她说,“另外就是婚姻法的新解释,也是明显对女性不利。因为大部分的房产,一般男方会出比较多的钱,。很多男人的父母,儿子结婚就会给儿子买房,而房子永远不能属于妻子,这不公平。很多中国大陆的女子认为这挺公平,但没考虑到如果她们失去或放弃工作,在家里相夫教子,那等于是没有收入。而假如一无收入,二无财产,万一婚姻出任何问题,女人就完全失去经济基础。”

洪理达女士特别指出,“就算女方一分钱没出,一旦离婚房子全归男方,这也不公平。如果你看看很多别的国家的法律,结婚时,法律上有所谓共同财产的观点,就是如果你结婚时间越长,如果要离婚的话,财产起码是女方拥有一部分的,甚至一半。这也涉及到女人的价值到底是什么?如果你觉得生育孩子是有价值的,那就值钱,即使女人在家庭之外没有工作,她们在家里的工作也值钱,也是在推动国家的经济增长,只是没有算进去而已。”

她说,“其实有很多国际经济学家和法律界人士,对此已经有相当多的共识,就是女性在家里的劳动,应该值多少钱?说女人没出钱,所以房子没有她的份,而女人所有的家务劳动,生养教育孩子,所有的牺牲完全不值钱,这对女人来说真是太惨了。现在国际社会和法律界认定,不能这样来看待女性家务劳动的价值。女性的家务劳动是社会价值的重要一部分。”

洪理达女士在《中国剩女》一书中,有专门一个章节,讨论到一千年前的宋代,可能是女性财产权的黄金时代。洪理达女士说,历史学家柏清韵在其专着《宋元时代的女性,财产及儒家反应》中指出,宋朝女子可以实质,独立地拥有和掌控自己的财产。柏清韵写道:

“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朝代象宋朝那样,把那么多的财产转移到女性名下。最明显的是,原本用来维持父系遗产继承制的传统法律被重要解释,允许女儿从父系继承相当部分的遗产。此外,也有其他法律保障婚姻中的女性财产权,若不幸丧偶或离婚,女性可以带着原婚姻的所有财产再婚。这些发展为精英女性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独立。”

当记者向洪理达女士提到这个问题,她说,“我是看到别的历史学家研究宋代的习惯。我主要看了两个历史学家研究宋代妇女遗产权。与现在相比,现在中国的法律系统,尤其是新的修改婚姻法的新解释,这肯定是一种妇女权利的退步,法律性的退步。因为以前的中国婚姻法认为,婚姻财产是共同财产,然而现在很明确地说明基本上不是共同财产。所以女人如果离婚的话,就很难诉诸法庭去保护她的财产权。”

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在保护女性财产方面就公平多了,洪理达女士说,“那是因为美国有一个法制系统,保护人们的法律权益。可中国基本上没有一个好的法律系统,女人基本上又是弱者,就很难获得胜利。唯一能保护自己财产权的方式,就是你自己买你自己的房子,登记自己的名字。就算夫妻两人的名字都登记在房产证上,也不保证会保护女方的财产权。这是比较可怕的事情。比如说,我有一个访谈对象,她是上海人,她的丈夫经常打她,家庭暴力很严重,他们的婚房是两人共同登记的,可是因为丈夫打妻子打得太厉害,女方最后搬出去了,那个房子就归了男人,尽管房产证上包括了女方的名字。按理说,男方应当还给女方投入的那笔钱,但无法执行,最后女方还是净身出户。”

所以洪理达女士说,她和年轻的中国大陆女性聊天时会说,你如果要结婚,买房要小心,如果房产证上只有你一个人的名字,你才可以得到保护。当然大多数女性不是这个情况。

每年的三月八日是国际妇女节,每年的三月又是纪念妇女历史月,本台记者询问洪理达女士对此有何感言和建议,她说,“我希望大陆女性不要认为单身生活是那么倒霉,其实,婚姻只是生活选择之一。我看到有很多年轻的中国妇女,甚至在美国念书的女生,不到20岁,就已经在着急结婚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太糟糕的事情。那么年轻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去担心将来找不到丈夫呢?如果你注意一下,在美国和欧洲的很多发达国家,有很多单身女性,她们的生活很幸福。所以不要认为,你如果单身,是太倒霉太寂寞的事情。实际上最倒霉的是,你结婚了,但你的结婚对象不合适。由于在中国大陆,法律基本上不保护女性权益,所以要非常慎重。要不要结婚,要不要进入这种父权制度,要不要放弃你自己的很多权益,这都是女性应该考虑的。当有大陆女孩问我怎么解决我婚姻的问题,我总是说,你要找到你非常爱的,不只是要爱,而且要尊重你,不会损害你的经济利益的对象,这才是真正平等的伙伴。”

她说,“如果你没有找到这样的人,你就不要结婚,单身生活不那么倒霉,反过来,我认识的很多大陆单身女性,过着非常丰富的生活。”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