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红色教育强势回归 巩固江山乞灵传统文化

2017-10-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广安红军学校(互动百科)
广安红军学校(互动百科)

中国贵州省遵义市余庆县一所工农红军小学的老师谢红,以传教士般的火辣热忱,对她的50名四年级学生讲话,他们全都穿着相配的红色运动服。她说,“今天的生活富裕、温馨、幸福、快乐,”她向学生们提出的问题是:“我们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在谢红的教室里,这个问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她孜孜不倦地努力,就是要确保学生们知道这个答案:“幸福的生活来自革命烈士的鲜血!来自红军!”9岁的男生李家程答道。全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谢红笑容满面。

这是美国纽约时报驻京记者赫海威10月16日在纽约时报中文网发表的一篇文章的开场白,文章的题目是:《中国欲重塑思想政治教育,设立“红军小学”》。文章说,几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在对学生进行严格的思想教育,要求他们上枯燥无味的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课,给他们讲述千篇一律的爱国主义和忠诚的美德。现在,由于担心共产党正在失去对年轻人思想的掌控,为了一个新时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在为重塑逾28.3万所中小学的思想政治教育而努力。

教科书里增添了更多共产党的传说,包括美化共产党与外国侵略者(如日本)作战的故事。学校正在增加中医和儒家思想的课程,以突出中华文明的成就。政府正在减少对鲁迅这样的反传统作家的讨论,因为担心让学生接触社会批评可能会激发他们的违抗之举。

在今年9 月印发的一份措辞严厉的意见中,中共要求学校“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教育”——对党忠诚,加上对中国历史的爱国主义自豪感。在这个新的指导意见下,中国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先锋的作用被淡化,而其作为中华民族复兴、恢复中国作为世界强国的应有地位的作用被予以强化。

旅居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他注意到最近习近平有走回头路,甚至向毛泽东意识形态回归的做法:“这次关于中小学的事情,习近平看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扭转整个中国教育界的青年学生的一些思想倾向,回到所谓红色教育的年代。这一方面反映了他目前对于中国社会基本的思想状态,尤其是年轻人的思想状态有所了解,知道和他年轻时候是大大不同了,但他认为这种情况恐怕对于共产党的统治是非常不利的。如果要恢复过去的统治方式,他要再重新强化意识形态教育。我个人认为他这种强化,一是开历史倒车,二是没有可能得逞。”

当然,陈奎德先生表示,目前习近平这样做,不仅是为了所谓红色江山的巩固,而实际上更是权力斗争的需要:“他是为了否定,起码是要大规模地修正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对毛泽东主要的经济社会政策方面的全面的改革,以及改革开放的政策。所以说,习近平这样的措施,用不了多久,不光会在经济上造成倒退,同时也会受到各阶层,甚至包括各级官员的一些抵制。我认为这种做法很难持续下去,但表面上目前习近平大权在握,似乎要一心推行这个政策,我们看他能走多远。”

陈奎德先生认为,习近平这样做还与19大召开前他要巩固他在中共的地位有一定关系。不过这些举动相当短视。习近平如果不把中国融入世界,而是实行重新把中国孤立起来的政策的话,这种作法没有前途。

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自文革后毛泽东这尊偶像倒塌,中国在文化和思想上就进入了一个世俗化阶段:“邓小平倡导白猫黑猫论,对一些意识形态问题不争论,邓小平时代就是实用主义,适应了民众失去对毛泽东和共产主义乌托邦的狂热迷信之后的心态,同时也部分承认了人权。”

中国在后毛泽东时代迅速世俗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失去作为人对理想的追求。朱欣欣老师说,这样经过几十年,中共也看到,社会如果没有信仰和精神追求的话,物欲主义消费主义横流,带来道德滑坡,社会风气堕落等一系列问题:“中共想改变这个现状,但由于中共是一党专制,沿用的依然是政教合一的思路。党既要抓政治权力,又要把自己当作真理的化身,担负起道德教化的责任,而不是把道德文化的建设交给民间和宗教组织去做,还是抓住思想意识形态不放松,想恢复毛泽东时代高度一体化的专制状态。”

中共要重塑思想政治教育的做法,遭到了来自一些家长(不仅仅是“虎妈们”)和教育工作者的反对、甚至嘲笑。纽约时报的文章说,许多人把政治灌输看成是不合时宜的东西,认为在如今的时代,中国超过1.81亿的学生要想保持优势,需要接受数学、科学和人文方面的现代教育。他们抱怨说,习近平正在把公共教育变成谋私利的宣传活动。在今年10月召开的党代会上,习近平将进一步加强对权力的控制。有些人说,国家主席似乎更关心的是捍卫共产党的合法性,而不是为中国培养在全球经济竞争中所需的有熟练技能的劳动力。

这种不满最近在富裕的沿海省份浙江尖锐化,那里的家长们对教育官员将中医定为五年级学生的必修课表示抗议。40岁的邓志国是一名软件程序员,他有两个孩子在浙江上小学。他说,他担心这种变化会以减少生物和化学等科目的授课为代价:“这就像在上午学习达尔文主义,下午学习神创论,”他说。“你指望孩子们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对此,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评论说:“很多家长对中国的教育很不满,但又没有更多选择,中国民间的教育现在还是十分薄弱。有的家长就是在家里告诉孩子,考试按照课本去考,但不要相信课本上的那一套。另外,中共宣传传统文化也是有选择的,中共根本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保护者和继承者,否则不会在几十年中将传统文化列为封资修进行破坏。它现在只是出于统治危机的考虑,有选择性地来讲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如要真正继承,会与中共在很多地方专制统治方面有差异冲突。因此中共只选择符合他们政治需求的内容,灌输给孩子,盲目讲忠孝而不问是非,这只能培养奴才。”

朱欣欣老师说,习近平与他的前任相比,没有什么新花样,无非是强调中共所谓的红色历史:“而实际上中共的历史都是瞒与骗的结果,充满了谎言和欺骗。就算为他的统治进行合法性的辩护,也不能替代现实合法性。一个政党执政的合法性,不是看它过去,而是看它现在,民众是否满意,是否有合法选举的程序。中共没有,它是一手拿着枪杆子,保卫自己的权力,一手拿着笔杆子,制造欺骗和谎言,软硬两手配合。但这种做法不可能持久。因为社会问题和越来越激化的社会矛盾不是靠谎言能够消除的。”

再者,朱老师说,现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中国相对开放,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通过不同渠道能够了解到历史的真相。

这也是为什么习近平可能在增加爱国主义教育的力度,因为他担心,对于沉浸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年轻一代人来说,中国共产党的信息正在被淹没。纽约时报的文章援引批评人士的话说,习近平面临着重大挑战。中国和美国的研究人员今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学生们似乎不再理睬刺耳的宣传。实际上在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中,对政府的信任程度有所下降。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中国法律专家卡尔·米兹纳(Carl Minzne)说,中共的社会主义言论已成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人“饮水机前打趣、开玩笑的材料”。

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说,他在教学中接触的小学生比较多,了解课本内容:“课本里确实是既有比较有文化内涵的经典文章,同时也混杂了中共的红色宣传,比如对董存瑞刘胡兰王二小的宣传,很复杂。随着孩子阅读面的扩大,思考能力的提高,中共欺骗宣传的影响力就越小。除了个别学生出于要谋求一己私利,可能作出表面相信的反应。”

习近平一直在热情地捍卫他积极美化中国历史的努力,批评学校删除课本中的古诗词,他把传统文化称为“中华民族血脉和基因的一部分”。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今年秋天,中国教育部在中小学中开始使用新版历史、语文、法律和思想品德教科书。这些新课本中包括40名革命英雄的故事,革命领袖毛泽东的著作(比如他1944年发表的《为人民服务》的演讲),以及有关中国对有争议的南中国海领土主权主张的课程,南海主权是习近平外交政策的支柱之一。反日情绪也是一个重要特征,这是习近平美化中国共产党的早期历史,以及共产党在保卫祖国、抵御外寇上所起作用的努力。二年级的课本中有“小英雄”王二小的故事,他是一个13岁的放牛娃,据说他在1942年,为试图不让日本兵破坏共产党报社办公室而身亡。

有专家们说,在建党时的无产阶级革命目标已经不再重要的这个新时代,共产党正在想方设法为自己的持续掌权作辩护。虽然习近平并不是第一个用爱国主义取代革命理想的中国领导人,但在他推行的版本中,他强调了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力量的作用。

在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看来,习近平在几代领导人中文化素养最差:“因为他们成长在1949年之后,尤其是在文革期间成长的青少年,缺乏文化素养和对世界文明了解的眼界。另外习近平作为红二代,他对中国官场的腐败和危机都了解,只不过作为红二代他不想让所谓红色江山断送在他手里。现在习近平对权力和中共几十年来积累的财富过于自信,以为有钱有权有军队,就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缺乏政治眼光和素养。真正社会的力量是在民心,他无法赢得民心,搞老一套想走回头路,是不可能的。另外他对很多意识形态的宣传上,不过是在包装上有所翻新而已。利用什么动画动漫,电视剧,来吸引人,其实里面没有真正的历史真相,是谎言的包装,没有人类真正文明的持久的生命力。”

北京的历史学家、经常批评共产党的章立凡说,“共产党的理论缺乏活力和创新,”,“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过去来控制下一代。”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中国政府目前已经建立了231所所谓的“红军小学”,以作为这种方法的模式。其中一个就是前面提到的谢红所在的工农红军小学,这所小学位于中国南部多山省份贵州的余庆县,在一个共产主义革命根据地附近。在有些红军小学,学生们在校园里穿军装;在谢红的班上,穿军装是留给最优秀学生的特权。就连数学课也充满了党史。学生们要解答的问题包括,计算长征的距离,长征是毛泽东在1934到1936年领导的漫长而艰难的大撤退,答案是约一万里。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表示:“中共搞红军小学的做法,穿红军军装等,幼稚且愚昧。这只能在孩子小时满足孩子一些虚荣心,对孩子进行洗脑和愚民教育,孩子长大后,无法应对现实和历史问题。”

中共把红军小学学校作为帮助最贫困地区儿童的慈善项目,这些学校建在28个省的革命老根据地,为成千上万的学生服务。纽约时报的文章说,虽然爱国主义感染力在渴望自豪感的中国工人阶级当中找到了沃土,但一些专家警告说,过分强调民族主义教育有其自身的风险。北京的教育顾问蒋学勤说,煽动民族自豪感可能会迅速“演化为一种难以控制的激烈和激进的民族主义”。

旅居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对此评论说:“习近平煽动民族自豪感,似乎与文革时代有所不同。文革时代毛泽东要批儒家批孔夫子,但习近平的煽动民族自豪感是企图把他们完全已经毁弃了的中国优良传统,拿来重新和他们与传统文化针锋相对的红色文化,所谓共产党文化来对接,这本身是不可能的。而且红色文化本身就是从残害中国传统文化起家的,因此我不认为能够奏效。”

习近平的爱国主义教育理念已经在工农红军小学全面开花,这所学校始建于1788年,在2012年才成为一所红色小学。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工农红军小学每堂课开始时都唱红军歌曲,学生们轮流背诵革命故事,故事里的坏人主要是日本间谍。“过去的流血让我们过上了今天的生活,”11岁的六年级学生邝燕丽说,“很多国家都想再侵略我国,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学习,以保证那不再发生。”

纽约时报的文章最后提到,习近平本人是一名共产主义革命者的儿子,他称赞红军小学给国内学校作出了榜样。有记录显示,习近平和他的母亲齐心已经捐给红军小学相当于数万美元的钱。中国西北地区的一所红军小学还是以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名字命名的。习近平本人也成了课程的一部分。每周几次,这所学校的1400多名学生在水泥地的操场上排着整齐的队列唱颂歌,歌唱习近平的特色说法“中国梦”:

千年中国梦,

百年中国梦,

梦接力,梦相拥,

为了中华、中华复兴!

在中共十九大后的5年里,习近平无疑将继续执掌中国的最高权力。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说:“从习近平这几年的言论看,是越来越左和倒退。我们基督徒的看法是,在很多事情上,看样子是坏事,但上帝给这些人一段时间,让他们姑且疯狂一下,老话说,上帝让谁灭亡,首先让谁疯狂。今后几年在习近平执政期间,环境肯定是越来越恶劣。但到了低谷就会反弹。中共作为最大和最后一个红色帝国的统治,它倾其所有阴谋诡计,把最黑的一面亮出来,今后会给历史留下更多反面教材。将来中共倒台之后,中共罪恶的历史会成为世界文明的活标本。现在中共就是在其最末日的时候,做最疯狂和垂死的挣扎。”

朱欣欣老师说,如罗瑞卿儿子罗宇所说,习近平面前有两条路:要不改革开放,把中国带到民主法制的道路上,要不就是死路一条。他说:“如果习近平识时务,也许会走政治改革的路;如果是死硬分子,就是自绝于历史,文明社会,一条道走到黑,留下千古骂名。我希望习近平能识时务,带领中国走出专制的黑暗。”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