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离婚率正在快速上升

2016-0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中国的离婚证和结婚证。(网络图片)
图片:中国的离婚证和结婚证。(网络图片)

高离婚率已经不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中国的离婚率正在快速上升。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1月22日发表题为《离婚:爱情故事》的文章称,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离婚最容易和成本最低的地方之一。

文章以重庆市的杨有荣和妻子要离婚作为开场白,当两人上楼时,杨有荣的妻子用脚踢了他,于是他后退了几步,隔了一段距离在后面跟着,直到重庆市某区民政局那间挤满人的办理离婚手续的办公室。在他们20多年的婚姻里,杨的妻子多次出轨。杨有荣说,妻子“脾气暴躁”,曾打过他。在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只需半小时和9元人民币。办理离婚的地方与其他人领结婚证和照结婚照的地方相距仅几步路。不过,杨和妻子打了退堂鼓:他们回了家,却仍然争吵不休。大多数夫妻没有这么犹豫不决。

文章说,中国尽管曾有允许一夫多妻的传统,但中国传统婚姻是普遍的和永久性的,而现在在中国,日益攀升的离婚率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转折。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对家庭关系的传统价值观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毛泽东时代,离婚是很罕见的。上个世纪80年代,离婚变得更加普遍,但是1994年颁布的婚姻法依然要求必须持有单位或者社区领导开的证明信才能办理离婚。直到2003年这种限制才被解除。

文章说,这种趋势反应了深远的经济和社会变迁。在过去35年,中国社会出现的人类史上最大的国内迁移使许多家庭分离开。传统价值观被自由观念所取代。女性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关于婚姻权利的意识也有所提高。事实上,如今在中国,有一半的离婚是由女方提出的。物质的丰富使多数人能够独立生活 --- 不必为了物质而选择维持原来的婚姻关系。

文章称,如果夫妻双方对离婚达成一致,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离婚程序最简单且费用最低的国家之一。

在包括英国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夫妻必须分居一段时间后才能解除婚姻,中国则没有这样的限制。2014年有360万对夫妻离婚,这个数字是10年前的两倍多。文章说,目前中国的离婚率远高于大部分欧洲国家,接近于离婚最普遍的西方国家美国的水平。

大批农村人口进城、社交媒体的快速广泛传播,都使得潜在结婚对象的数量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加之多数流动人口在家乡成婚,却分居两地。这使得婚外情数量激增。海南大学的研究发现,过去已婚人士的社交圈中异性的数量是有限的。而重庆的一位离婚律师说,现在他的客户中60-70%的人都有婚外情。

文章说,这些行为值得深思。“筷子都是成双成对的”这种理念始终深入人心;社会广为宣扬儒家家庭美德的宣传海报通常也是一副其乐融融、多代同堂的和谐画卷。官方在焦虑,认为离婚率高表明婚姻地位的下降,而家庭是社会的一个单元,也是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甚至是犯罪的一个原因。西方价值观的传播往往被认为是罪魁祸首。

北京教师,独立评论人士刘天义老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要分析中国离婚率快速上升的原因,首先要看看中国以往的传统家庭为什么比较牢靠。一是中国的传统思想比较保守,进了一家门,一般不愿再出去,出一家再进一家也就是离婚,是很丢人的事情。其次,中国传统婚姻的成本比较高,比如为什么要彩礼,因为男性社会养儿子要传宗接代,而养女儿呢也不能白养,所以要收彩礼,而且彩礼很高。

刘天义老师说,这种收彩礼的现象其实是对女方的一种保护,叫做安全险。把男方家掏空,那他就不可能再去娶他人了。再一个是大操大办,当然也是为了让男方掏钱,让成本提高。还有就是要把所有人际圈子里的人都请来,让大家知晓他们已经是成婚的人了,如果在婚后如何如何,就会受到别人的监督,这也是一个人际保险。而离婚的成本也相对较高,因为是男性社会,女人是什么都没有的,所以只要男人不休妻,女人一般不愿去离婚。

所以相对来说,老一辈人的婚姻和家庭结构比较牢固,精神上物质上都有一种束缚。刘天义老师说,现代社会之所以离婚率高,也是因为现在的离婚成本越来越低,女性经济条件越来越好,没有必要两个人一定要拴在一起,一栓一辈子,没有真正情感方面的交流。以往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揭开盖头是谁就是谁,新婚之夜头次见面,也认了,也忍了,因为没有不认不忍的物质条件。

但现在社会不是这样了,自由恋爱,经济平等,不行就离婚,再去建立新的家庭。而且,刘老师说,现在也有不少人已经不以结婚为目的,就是纯感情,包括一夜情,找情人,甚至网络里的“约炮”,把婚姻放在次要的位置。

说到底,刘天义老师认为,还是经济条件和物质条件允许,还有性解放,导致家庭观念淡薄,形成这样一种社会现象,就是离婚率高。当年老辈人不离婚是没有那个条件,心有余而力不足,离不起。现在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一种社会进步,但又走了另一个极端,既乱又滥。很多人结婚两三次,现在不结婚的也多起来。

但是婚姻并没有失去他的光彩。英国《经济学人》的文章说,在许多国家,离婚率攀升的同时,未婚生育和结婚率都下降。而在中国,这两个趋势都没有出现。再婚很普遍。中国人并没有对婚姻失去兴趣 --- 而仅仅是对于他们婚姻中的另一半不再爱恋。

目前旅居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经济学人》杂志分析中国离婚率快速上升的因素都存在,除了人们对婚姻的神圣观念淡薄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国最近经济政策的一些大幅度变化,使得人们越来越想用婚姻的方式来保存自己的财产,使自己的利益少受损失。比如中国关于住房制度的改革,新的住房政策的出台,还有追索贪腐资金,有的人要保护自己的财产,还有的人要到国外为了办理身份的方便,都使他们选择离婚作为一种权宜之计,以更多保留自己的利益,争取新的发展机会。因为,王军涛先生说,他在美国感觉到,这里来的不少华人都是先用假离婚的方式,以在美国通过新的婚姻获得合法身份,之后再离婚,再与原来的夫人复婚。这也是一个现在华人进入美国比较普遍采用的一个方式。

在中国,王军涛先生说,由于政策多变,再加上人们把婚姻看得低于自己的利益。包括夫妻两人,即使他们要保持一种事实上的婚姻关系,都会选择包括离婚在内的各种方式,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比如为了多买房子,就会离婚。这些考虑在一个正常的文明社会中,是很庸俗的考虑。

对于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提出的在中国,有一半的离婚是由女方提出,王军涛先生认为也不尽然,比如男方会想方设法让女方提出离婚,以保护自身,获取利益。经济上的安排就更是如此。也就是说,从数字上说,你看不出它的真实性。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刊登的这篇文章还指出,在中国一旦离婚,女性更容易成为遭受经济损失的一方。文章说,攀升的离婚率反映了对女性的宽容、自由价值观的传播,但法律却更倾向于维护男性在离婚争议中的利益。2003年出台的法律规定:如果婚姻财产有争议,那么夫妻一方的父母婚前为其子女购买的房产,离婚后该房产归购买一方所有。而这通常是指男方家庭:因为他们通常为了能给儿子找一个好的配偶而为他置办房产。

2011年最高法院有了进一步的规定。规定在存有争议的离婚案件中(大约1/5),若是夫妻一方的父母在婚后为其子女购买的房产,离婚后房产也将被认定是购买方所有。此外,如果夫妻一方本人(不是其父母),婚前购买的房产,离婚后也将为购买方独立所有。这也将女性置于不利的位置,因为通常来说,女性的名字很少被写在房产证上。

事实上,如果有孩子,那么有抚养权的一方往往会保留房产--- 通常是母亲。然而法院的解释使人不禁为离婚女性的未来担忧。在今年1月1日实行两孩政策以后,他们的困难更大了。

就此,北京教师,独立评论人士刘天义老师说,其实不是有利于男性或不利于女性,而是有利于购买房子的一方,比如若女方买房,那离婚还归女的呢。不是偏向男性,而是现在我们的传统观念是认为必须男的买房。但是结婚后或者说不分给她一半,她就感觉是比较亏了。但现在很多家庭是入赘的,是女性买房,如离婚,男性也得净身出户。这也不能说是完全不合理。谁买的房归谁,无可厚非。我们现在男女平等的意识,不能说一会儿认为平等好,一会儿认为不平等好。男女平等,经济上平等,精神上也要平等,不能说我们女方是弱者,你就应该怎么样。有个笑话,男女孩搞一夜情,男孩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舍不得女孩,说我想为你负责。女孩说,你凭什么为我负责啊,我不让你负责。现在不像以往,我是你的人了,你就要管我一辈子。天亮我们说分手,也是一种理念。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认为,中国在离婚时,规定房产归婚前购买房产者所有,其实还是应当具体案例具体分析,不能一刀切。他说,一般女性在家庭中作出的个人奉献和牺牲比男方多,比如生养孩子。一旦离婚,这些都应在考虑之列,由法官具体裁定,否则对女方就不太公道。


好听众朋友,接下来,我们对中国风行“租女友过年”的现象进行探讨。

春节快到了,很多大龄剩男剩女们又面临回家被逼婚,于是他们便想出了各种办法来应对,“租女友回家过年”便是其中一种办法。) 据河南电视台披露,婚介人员表示,临近过年租男女朋友回家过年的业务相当火爆,价格也是明码标价,基本上都在3000元以上,可从几万人中随便挑选合适的女孩,甚至还可以同居。有中介机构表示,这类业务每年都有,他们还有给人婚礼上当假老公,办假结婚的业务,并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业务。并且被出租的女孩都是在婚介所登记找对象的正规女孩。

还有一家婚介所表示,租女孩时间一般是六七天,被租的女孩都很漂亮,只要客户会来事,弄不好还能跟女孩同居:“你想想你带女朋友回家了,晚上肯定是你们在一块住。记住,只要舍得花钱啥都好办,要是抠抠搜搜的,就搞不成了,都是年轻男女,同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关于租用时间,这家婚介所表示协议上写着7天,超过7天后每天要另外再交钱给婚介所;如果承租人有时提前走了,那不关婚介所的事,所以不能退钱。

婚介所共同的流程都是:交钱、看照片、选人、安排见面,接下来的事情会如何发展就完全看两个人了。而且这事儿没有规范的合同,需要的话就男女双方自己协商制定。

但是,据了解,随着近几年租男友,女友回家过年的热潮不断,也出现了很多隐患,甚至是一些难以挽回的损失。因为合同法规定合同条款不能违反公序良俗,对于带有人身依附性的这类租女(男)友合同,有可能因为违反公序良俗而被认定为无效,一旦出现纠纷,这些约定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北京教师,独立评论人士刘天义老师对此表示,这是一个经济链条,很可笑也很可悲。他说,父母是希望孩子早结良缘,早生贵子,这个借贷市场的形成也是一个善意的谎言。中介机构可能有欺骗行为,而且良家妇女也不太可能参与。

刘老师说,这个产业链的形成与经济下滑也有关系。大家花钱不容易,挣钱也不容易。可能有些行当转入地下,寻找新的经济突破口。

刘老师说,据他了解,原来的很多婚介所都是所谓“婚托”,实际上都不是去真诚交友,而是利用某些大男大女择偶的急切心情,去骗钱骗财。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对此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在一个文明稳定的社会,婚姻会比较稳定,两性关系的交往方式也比较稳定。但一个国家如果变动比较迅速,某些群体就会采取一些奇怪的方式来满足其需要,有求就有供。金钱至上在中国已经很普遍,比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英国,等级制度还在发挥作用,美国更是有强大的基督教文化和高等教育等,对资本主义的侵蚀起到限制作用。但是在中国,所有东西都被中共摧毁,有钱的年轻人也到了“约炮”时代,已经不把婚姻看得神圣。中国大陆流行这样一句话:“嫁一个爱你的,爱一个你爱的,然后再利用一些想要你的。”这说明,出现“租女友过年”这类现象也不奇怪。只是说,在一个有正常文明发展的社会里,社会比较稳定,人们的心态和文化比较健康,他们看到中国这个现象会觉得奇怪和变态。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