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疫苗之殇:问题疫苗真的是疫苗问题吗?

2019-0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问题疫苗事件仍在不断发酵。图为一名医生为儿童注射疫苗。(AP)
中国问题疫苗事件仍在不断发酵。图为一名医生为儿童注射疫苗。(AP)

说到疫苗,大家都不陌生,人从出生到18个月之内,是接种疫苗的“密集期”,在这个期间,家长平均每隔一个月就要带自己的孩子去接种一次疫苗。中国儿童在6周岁之前,需要注射的计划免疫疫苗有25次之多。而一生中必打的有8种疫苗,其中包括卡介苗、乙肝疫苗、脊灰疫苗、百白破疫苗、流脑疫苗、麻风疫苗、乙脑减毒活疫苗、甲肝减毒活疫苗。还有第二类疫苗是自愿选择的种类,有很多父母会选择给孩子打,第二类中这6种疫苗最常见: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Hib)、轮状病毒疫苗、肺炎疫苗、水痘疫苗、EV71疫苗、流感疫苗。此外,如果被狗咬了,还要打狂犬病疫苗。

可见,疫苗接种是人人关心、也关系到人人的事,把疫苗质量安全保障提到什么高度都不过分。但是, 中国大陆疫苗管理却存在监管漏洞,例如2001年修订的《药品法》,虽然将疫苗定性为药品,但整部法律除了松散的第104条规定外,没有其他条款提及疫苗。

中国的问题疫苗知多少?这些年来,假疫苗、过期疫苗不一而足,让千千万万中国家长们揪心和愤怒。

下面就让我们看看近年来问题疫苗被曝光的案例:

2004年,江苏宿迁发生假疫苗案;

2008年,辽宁省大连金港安迪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出现狂犬病问题疫苗;

2013年,中国大陆南方地区出现多起婴儿注射乙肝疫苗后,引起致伤致死事件;

2016年山东疫苗案,涉及中国十八个省市,涉案金额达5.7亿元,虽然疫苗生产合格,但运输与储存未达标准,涉案人员明知疫苗变质仍然进行销售,当时引起世界卫生组织的关切;

2018年7月,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被曝出疫苗造假,数以十万计儿童受害,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发布指示,强调要以“猛药去屙、刮骨疗毒”的决心,完善疫苗管理体制,坚决守住安全底线,中国总理李克强也下达指示:“不论涉及到哪些企业、哪些人都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2019年初,江苏省金湖县出现接种脊髓灰质炎疫苗儿童群体出现不良反应,牵出批量过期疫苗混用情况,推算影响面可能多达两万名接种婴幼儿,且存在疫苗批号被修改的情况;

2019年1月30日,石家庄发生“疫苗掉包”事件,接种人员为牟取私利,对29名儿童使用B型流感嗜血杆菌疫苗,来替代五联疫苗接种;

日前,上海一家公司生产的免疫球蛋白又验出艾滋抗体,恐有病人已感染艾滋病等等。

我们就此首先采访到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马里兰州行医的金福生大夫,他说,疫苗生产的第三方监管非常重要,他建议政府聘请这方面的专家:

“这些人不能牟利、不能拿药品生产厂家的钱,政府一定要通过立法手段,树立第三方监管机构的威信,这样疫苗问题就会少得多。只有行业内部包括卫生局本身的监管,就可能有问题。”

金福生大夫说,政府虽然就疫苗问题三令五申,但没有具体措施不行:

“国外有这方面的经验,就是要抓住几个硬的检测指标,比如出厂检测等重要指标,都要拿出去做。”

我们还采访到几位疫苗受害家长。广东省河源市疫苗受害家长欧阳春兰女士说,她的儿子因为注射百白破疫苗致癫痫,虽然今年已经5岁,但智力像只有4个月大的婴儿,她接着说:

“我的孩子因为打百白破疫苗导致癫痫,当地政府不承认,推卸责任。我希望他们首先帮助救治我的儿子,进行康复治疗。”

欧阳春兰女士说,她以前不知道孩子是因为打疫苗而生病,直到去年有人捅出了疫苗问题,和她儿子的症状相同,特别在查了孩子的疫苗接种记录和病历后,时间和症状都对得上。她说,当地疾控中心对孩子的诊断不公平,他们又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不可能作出公正结论。她说:

“我不能让孩子拖着,我可以等,但孩子的康复等不了。我儿子现在已经5周岁,而这种病的康复期是0-6岁,我儿子剩的时间不多了。我们自己在孩子治病上花了七、八十万,政府拖了大半年,到现在也不解决,总是找借口。”

河北麻风疫苗受害家长韩兆杰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的小孙子大年初四刚刚走了:

“我的孙子是2015年打的疫苗,当时上午打了下午就发烧,第二天就犯病了,抢救过来后,孩子也废了,一个麻风疫苗就把孩子打成这样。我们一直在北京等地医院看病,今年春节说好好回家过个年,结果孩子又犯了癫痫,送到石家庄的医院后就走了。大年初六,河南一个跟我们家孙子一样情况的孩子也走了。”

韩兆杰先生说,家里以前吃饭时总是先把饭盛给孩子,现在孩子走了,以后吃饭时碗也端不起来,孩子走得太冤了:

“我们去维权也被拘留过,但孩子不明不白地就这样走了,我们心里难受。我小孙子走的时候天在下着雪。”

韩兆杰先生说,他希望这种悲痛不在别的家庭重演,因为每个孩子都要打疫苗,所以政府一定要重视起来。

湖南狂犬病疫苗受害者周宏春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他是去年3月份打的狂犬病疫苗,之后就出现头晕等各种不适症状。现在他脑力急剧下降,身体不好,要求调查和治疗不被理会,去上访维权被警察关了一天一夜。

中国社会活动人士、关注公共卫生问题的胡佳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疫苗关乎老百姓的生命安危, 但现在中国所有疫苗都出现了问题:

“其中包括假冒伪劣疫苗,还有过期疫苗。中国总理李克强称要严惩,但讽刺的是他话音还没落,又出现问题疫苗事件。”

胡佳先生说,在过去半年里就至少发生了三起,最新的还包括今年年初刚刚爆发的上海血液制品免疫球蛋白又验出艾滋抗体:

“前年我在治疗我的急性肝炎时还用过这种球蛋白,用来救命的东西还可能产生有害的作用,这是多么可怕。”

胡佳先生说,这在中国确实也不新鲜,因为连奶粉都生产不出合格的,更何况疫苗这样高科技含量的产品。他接着说:

“我以前坐牢时,同一个监狱里就关了好多以前是国家药监局的官员,都是司局级以上的,他们的局长郑筱萸也被注射死刑。他们用权钱交易的形式,使问题疫苗获得市场准入,让许多孩子深受其害。”

胡佳先生说,中国的疾控中心和食品药品管理局,虽然说是向美国FDA学的,但中国建立的这套制度与美国完全不一样:

“美国是民主国家,法制健全,还有舆论监督,如果在美国出现疫苗事件,受害者是要上街抗议、上法院起诉的,让这些公司赔得倾家荡产。但在中国不行,受害者想抗议的话就成了维稳对象。”

胡佳先生说,媒体也不允许报道社会阴暗面,然后就以新华社通稿为主。你看不到疫苗问题深层次的原因,所以造成问题疫苗屡禁不止,他说:

“不管李克强这样的政客如何龙颜大怒、发誓要彻底整治,但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因为这涉及到权钱交易。以假代真,真的可以大大降低成本,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把医药作为产业来开发的,由政府来推动和主导,就和房地产一样创收,其中受害最深的就是普通老百姓。”

人们常说疫苗问题是冰山一角,但在胡佳先生看来,它比冰山一角严重得多:

“在中国被曝光的事件不到实际发生的1%,中国被抓出来的贪官能有千分之一也就了不起了。我肯定我从小到大肯定被打过假疫苗,我还是生活在北京这个政治中心,其他地方的监管就更加薄弱。14亿中国人中除了特权阶层和跑到海外的富二代红二代们外,绝大多数人都饱受问题疫苗之苦,被揭发出来的不止冰山一角,这与我们的社会体制有直接关系。”

那么解决的出路在哪里?胡佳先生表示:

“共产党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把提出问题的人解决掉,因此这个问题无解。现在不管是问题疫苗还是带有艾滋病的血液制品,绝对不是最后一个案例。不要光看长春长生科技公司老总锒铛入狱,那都是苍蝇,他们能这样横行都是后面有保护伞,政府是最大的获益者。”

胡佳先生说,推翻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是解决一切问题的钥匙:

“有事件曝光后,通过舆论监督和司法制裁穷追不舍,让有问题的企业倾家荡产、责任人受到法律惩罚,在牢狱中去承担他们的道义和法律责任。”

最后,让我们以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秘书鲍彤先生对中国疫苗危机的一段评论,作为我们今天节目的结束语:

“中国特色的道理很简单:你在中国,你就必须使用假疫苗。举国一致,维护假疫苗的名誉、地位、权威和红利。这是当前维稳的一个重点。”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