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墓难求:中国人活不起更死不起?

2019-04-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中国上海公墓,清明节期间,人们在墓碑前祭祀已故家人。(路透社)
图为中国上海公墓,清明节期间,人们在墓碑前祭祀已故家人。(路透社)

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里妙玉说过一句话:“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需一个土馒头”。这原是宋朝一个叫范成大的诗人所写,出自于他的《重九日行营寿藏之地》,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最喜欢的一联诗,后在红楼梦中被妙玉所引用,引发开来就是世间一切不公、唯有死亡公平,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有名还是无名...

真是这样吗? 在现今的中国,人们的共识是,最终这个土馒头可是有大有小、 有厚有薄的,老百姓不仅活不起,死不起更成为一个大问题。

人走了,普通老百姓一墓难求,一块墓地,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墓地价格越来越贵,炒得比房地产价格还高。

下面我们先来听一段YOUTUBE上中国新闻网的视频片段:

(视频片段)

北京总共有43个公共墓地。如果政府不再继续对墓地占地进行限制,可能墓地对北京人不够用,不到一年两年就没了。太子峪陵园是北京规模较大、安葬骨灰数量较多的陵园之一,目前在售的双穴墓地大约为10万元人民币,也有20多万元的多穴墓,这些都不包括墓碑刻字和安葬服务。

有调查显示,不仅北京,在上海、广州等大城市,墓地的价格也多在几万到几十万元之间。

目前,中国还没有权威的墓地价格公示平台,不过,从中国最大的殡葬服务提供商福寿园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墓地价格确实在快速增长。

在美国的经济学者秦伟平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分析说,殡葬行业在中国是比较棘手、大家关注度比较低的一个行业,而且殡葬行业由中国民政系统垄断:

“所以也导致烧骨灰和后续的墓地等成本费用比较高。我觉得这首先跟垄断体制有很大关系,如果引入市场竞争机制,至少价格会大幅度降低。中国有14亿人口,生老病死大家都离不开,如果按中国传统文化,大家死要死得风光一点、要建一个大的墓地,的确会对现有资源形成很大挑战,所以殡葬的确要进行改革,最主要还是要控制成本。如果引入市场经济之后,价格应该会降低,大家的观念会改变一些。”

秦伟平先生说,现在一些墓地资源,如果按照每平方米计算,的确高过其所在城市的房价,这让老百姓非常难以承受,而且墓地的规划和审批,也在官方垄断范畴之内。

而北京八宝山人民公墓等许多墓地已经饱和,无墓可售,只能携带死亡证明预约,而“至于能排到什么时候,就不清楚了”。为节约土地,北京市现已停止审批建设各类经营性公墓。秦伟平先生对此表示:

“更多的荒山野岭有没有办法去开发作为墓地之用?这方面我觉得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然,中国老百姓目前无法忍受这种高价殡葬服务,但又没有途径去解决,只能默默承受。”

墓地的供不应求在某种程度上推高了墓地价格,也促使殡葬行业取得了可观业绩。根据A股上市公司福成股份的报告,2018年其殡葬业务的毛利率高达87.96%。高毛利率是中国殡葬企业的共性之一,相比之下,房地产开发企业的毛利率要低于此。

秦伟平先生对此表示:

“因为垄断,导致企业资源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上,价格无法按市场竞争,这个行业的平均回报率远远高出整个社会的平均回报率,这不正常、也不公平。这些人享有的高额收益,其实就是建立在老百姓承受痛苦的代价上,殡葬行业急需改革。”

而墓地价高这个问题,不是最近几年才有的,至少已经持续了10年以上。秦伟平先生说:

“持续了那么久,为什么没有解决?老百姓生前虽然没有尊严地活着,但是想有尊严地死去。而要有尊严地死去,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希望中国政府确实关切这个问题,而不是为了短期利益鱼肉百姓。”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

“所谓的死不起,要看怎么说,如果要攀比,那真是死不起,墓地和丧葬费各方面费用都很高,老百姓确实承受不起。不去攀比就好一些,比如像我们基督徒办丧事是哀而不伤、庄重简朴。”

朱欣欣先生说,他现在住在一个著名的旅游地,看到当地人安葬逝者,只有干部火化,一般老百姓还是愿意土葬,安葬在自己家的墓地,或者是村里的墓地,仪式一般都很简朴。

朱欣欣先生接着从中国人的传统、信仰、生死观、价值观以及丧葬文化等方面进行了分析,他说,一方面中国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对丧葬文化也有了更高要求:

“另一方面,丧葬文化也反映了人们现在的观念和社会时尚,在丧葬上攀比,实际上也是现实生活中攀比的一个反映,墓地表面上是给死人建的,但却是给活人看的。活人之间要攀比,一是寻求安慰,再就是自我身分的炫耀。”

既然死不起,那就只有好好地活着。但现在有很多中国人,对老人是厚葬薄养,老人活着的时候不孝顺,死了之后大操大办,把墓地搞得很豪华。朱欣欣先生说,人们怕墓地太寒酸,让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笑话:

“中国人爱面子,因此墓地墓碑也反映了面子问题。再有就是中国人的死亡观念也需要纠正,共产党无神论的教育和宣传,无法使人内心得到平安。”

朱欣欣先生说,中国目前缺乏宗教自由,人们的生命观和死亡观不到满足,所以就有普遍的焦虑:

“当下中国人的醉生梦死,实际上就是对死亡恐惧的表现,人们要拼命抓住当下、拼命享受,以为人一死就一了百了。这种无神论带来的绝望,对社会危害很大。”

此外,丧葬文化还反映了一个国家不同的制度和国情,朱欣欣先生说:

“首先,体制内的人在官场分等级,死了以后也分等级。我们本地有一个叫双凤山的公墓,分南北两个小山包。南边埋的是平民百姓,北边专门埋领导,省级、厅级和处级,也分三六九等。”

美国耶鲁大学退休讲师康正果老师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现在人们把墓地搞得超豪华,炒得殡葬价格越来越高、一墓难求,首先是邓小平和习近平带的头:

“习近平给他父亲修的墓地,西安的人都愤愤不平拿照片给我看,占地面积大,好几个村被强迫拆迁,据说仅次于邓小平的墓地。邓小平的墓地在他四川的故乡也占了很多地,而华国锋还居然修了一个陵墓,比皇帝的墓还要雄伟,这三个人掀起了土葬热和墓园豪华热。我看到邓小平家族在四川的墓地都是钢筋混凝土,非常豪华。”

另外,康正果老师说,从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福建、浙江这些沿海地区先富起来,以温州最严重:

“土豪们把墓地建到庸俗得让人恶心的地步,比如用钢筋混凝土做冰箱。改革开放以后因为土地可以出卖、可以建墓园,墓地炒得越来越贵,一般工薪阶层也开始跟风,但是买不起。现在清明节扫墓也变得非常庸俗,给阴间送钱烧纸币,模仿人民币印得非常豪华。而这种风气就是邓小平、习近平和华国锋家族、以及太子党们的既得利益集团带动起来的。”

中国人什么都要去攀比,这使得墓地比房地产还要贵,康正果老师说:

“农村现在棺葬也恢复了,占地更多、花费的木材也更多,活着的人为此付出的代价更大,同时也引发暴力,我看到江苏有关政府用暴力把人家的棺材挖出来烧毁,引起民愤。共产党造成的恶果已经到了无法解决的程度。”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先生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他说,对于丧葬文化,国家不应硬性干预:

“政府可以引导鼓励,除了硬性划定哪些耕地不能作为墓地外,其它方面政府可以提供服务和便利。丧葬文化新时尚的形成需要一个过程和民间的参与。事实证明,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别的方面,如果缺乏民众参与,事情就搞不好。”

现下的中国,人走了,一墓难求。未来,你选择买块墓地“入土为安”,还是选择开始流行的海葬等生态安葬方式?这是人们面临死亡时的选择。

中国民政部2016年曾经号召生态殡葬,2018年1月10日,民政部等16部门又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推动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到2020年,骨灰格位存放、树葬、海葬等节地生态安葬比例达到50%以上。康正果老师对此表示,政府向民众发出号召,可是中央领导、太子党们和各级领导人为什么不带头:

“如果你们每个人能以身作则,把你们的祖先都拿出来烧了、骨灰撒到海里或埋在树下,才能形成风气。你自己不以身作则,还要别人来做,在下边会引起抵触情绪。”

康正果老师说,周恩来就非常聪明,坚决要把自己的骨灰撒在大海:

“因为他知道将来有朝一日要恢复正义,共产党这些害人的家伙,他们的坟墓能保住吗?所以周恩来在文革时就把自己家里的墓地都预先平了,以免后来被挖祖坟。”

中国没有美国这样广袤的土地,康正果老师说,即使在美国,人们也要去买墓地,花几千美元买一个安放骨灰盒的地方,也就像一个长沙发这样大,没有人会像中国人那样把墓地搞得那么庸俗、豪华:

“还有电影明星,像刘晓庆家族的墓地和邓小平都连着,搞得豪华到极点,都是钢筋混凝土的,这种风气已经在华夏大地上形成一种污染。”

最后,又回到红楼梦里妙玉的那句话:“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需一个土馒头”,都是一个死,这唯一公平的事儿到最后也不公平了。康正果老师说:

“在毛时代是按照你的政治地位,这样的人才能进入比较好的墓地、有纪念碑等,普通人一律不行。今天则是金钱挂帅,钱可以解决一切。如今的现实就是这样,生时豪华,死后也豪华,而普通老百姓既活不起也死不起,这都是1949年之后造成的,现在要把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念矫正过来非常难。”

美国是基督教国家,康正果老师说,人们关心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而中国政府现在又在不断摧毁民间基督教堂。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先生最后表示,一个文明健康的殡葬文化,还有赖于宗教自由的落实。因为宗教超越现实生活,它直接面对人生的一个终极,那就是生死。所以,宗教信仰不仅能够引导人们健康文明的丧葬文化,也会引导人们健康文明的日常生活。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