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妇幼论坛:五四遭遇六四 中共集体学习:习近平意在阉割五四、防范六四?

2019-04-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AFP)
习近平(AFP)

4月19日,中国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了政治局的第十四次集体学习,距离五四运动的纪念日还有半个月,此次集体学习的主题已经提前探讨了“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

每年的五四青年节,中共都会举行各种纪念活动。但今年不同于往年的是,今年是五四运动100周年,同时也是六四30周年。当100周年的五四遭遇30周年的六四,习近平主持这次中共集体学习就显得颇不寻常。有分析认为,五四运动与六四运动在2019年的这场“遭遇战”将使中共有一场意识形态战争,习近平意在阉割五四、防范六四。

下面我们先来听一段中国官方媒体CCTV有关习近平讲话的YOUTUBE视频:
(视频片段)

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五四运动是我国近现代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五四精神是五四运动创造的宝贵精神财富。

习近平在讲话中特别提到了四个“讲清楚”,他说,“要从历史逻辑、实践逻辑、理论逻辑相结合的高度,从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的政治史、思想史、文化史、社会史等各领域开展研究,总结历史规律,揭示历史趋势,讲清楚为什么五四运动对当代中国发展进步具有如此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讲清楚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能够成为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的指导思想,讲清楚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担负起领导人民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历史重任,讲清楚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在中国落地生根并不断完善发展,引导人们以史为鉴、以史为师,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从习近平已经发表的各种言论来看,他的政治思想非常错乱:

“一方面是中国的学术和思想自由在他的任期内,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和控制;另一方面,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恰恰是学习西方、使中国走向世界,才取得了经济成就,然而习近平却用经济的成就,来掩盖中共在历史上所犯下的罪行和错误。”

习近平还把这些成就拿来做了两件事,何频先生说,第一是用来解释五四以来中国的历史,第二是以此来支撑中共政权存在的合法性。而六四之前中国的改革开放,恰恰是对前期中国共产党错误行为的否定。六四之后,邓小平为了挽救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不得不进行南巡,力图使中国重新打开大门,重新从六四镇压的阴影中走出来,要继续改革开放、甚至更大幅度的改革开放。何频先生接着说:

“这个改革开放不是中共领导的成就,而恰恰是老百姓冲破中共禁锢而取得的成就。现在习近平把这些基本的逻辑和事实进行颠倒,所以才造成今天的中国虽然经济上表现不错,但是整体社会是窒息、压抑的,其意识形态与人类的主流文明是对立的。所以现在西方担心中国这样继续走下去,有可能对世界和平、民主和自由产生威胁。”

那么今年的五四、六四相遇,习近平最担心的是什么?何频先生说:

“他最担心的是民众不受他的蛊惑,走向街头,要求清算共产党,要求讨论他的任期无限制的问题,要求他对现在的一切倒行逆施进行批判。他担心的是人民真正发出自由的声音,所以他要极力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和非常荒谬的意识形态。”


4月19日,中国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了政治局的第十四次集体学习,距离五四运动的纪念日还有半个月,此次集体学习的主题已经提前探讨了“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视频截图)
4月19日,中国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了政治局的第十四次集体学习,距离五四运动的纪念日还有半个月,此次集体学习的主题已经提前探讨了“五四运动的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视频截图)

 

今年是六四30周年纪念日,海内外人权组织已经开始举行各种纪念活动,六四难属天安门母亲群体也于清明节前夕发出纪念六四30周年祭文。4月初,不少西方媒体已经开始增大篇幅报道关于六四30周年的消息,近日,德国照相机品牌“莱卡”又以六四事件为主题拍摄一条广告片投放网络,引起舆论关注。可以说,多年来,六四事件一直是中共与异见者之间的一个结,即使中共有所避忌,但外界的舆论又是中共所不能视而不见的。

尤其是在这样的时间节点,对于极其重视意识形态的当届中共领导人来说,低调或回避显然不是他们面对挑战的风格。因而这次的集体学习习近平强调“加强对五四运动和五四精神的研究”,便也有了应对这场可预期的意识形态挑战的准备。

何频先生说,习近平现在的日子难过,他既不能捂着盖着、否定五四和六四,但五四和六四中的学生运动因素,又是他不能接受和害怕的。

学运能够成就一个政党的诞生,也能威胁一个政局的稳定。何频先生说,习近平害怕人们以五四、六四来借古讽今,这也反映出这个国家走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走向真正的进步:

“今天的西方社会,人们已经在批评民主制度存在的问题,但今天的中国没有表现出迈向未来与世界文明揉和的力量。”

从这个意义上来,六四是中共的一个死结,中共不可能对六四进行平反,何频先生说:

“平反六四就意味着中共垮台,而不平反六四,历史的怨气就仍然在积累。在对待六四问题上,不会出现四五运动时的平反,不会出现文化大革命对冤假错案的平反,因为文革是中共内部的权力斗争,所以当然可以有限制的平反,反右也一样。”

但六四不同,何频先生说,六四的诉求是民主和自由,而这恰恰是中共的天敌。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先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也就此谈了他的看法:

“这个我倒觉得也不一定,因为六四屠杀的刽子手之一李鹏还活着,他也可以推责任,就像共产党以前犯了那么多的错误和罪行,邓小平让毛泽东或者四人帮扛了,他可以继续进行改革。但如果拒不平反六四、共产党又越来越不得人心时,人们会重新团结在8964的旗帜下,这对习近平来说就是个死结了。”

王军涛先生说,他在2005年曾见到马英九先生,马英九就说他如果见到胡锦涛。最想跟胡锦涛说的,就是赶紧平反六四:

“马英九先生说他是跟胡锦涛分享国民党的经验和教训。他说我们有过2.28,但在我们执政时,我们把它平反了。马英九当时带领国民党在2008年确实也被重新选回来,票数罕见地压倒多数,当时马英九不仅当了总统,而且国民党把立法院三分之二的选票都拿到了。马英九说,我们国民党就是在吸取历史教训,在执政时把历史包袱放下来。马英九说每年2.28时,国民党党魁都坐在2.28这些亲属那里,让他们骂、让他们指责,我们就是诚恳道歉。最后2.28的伤口逐渐平复下来,国民党成为在野党,也可以重新回来执政。”

王军涛先生说,当时他跟马英九讲共产党不大可能平反六四,因为共产党犯下的罪行太多:
“新生代的国民党人,象马英九、胡志强,都有国外名牌大学学位,且在人品上经得起推敲。共产党的这些人则是血债累累、腐败不堪,所以他们不大会放下权力。”

王军涛先生说,六四就是屠杀,如果共产党能够在执政时放下历史包袱、道歉认罪,多数人的感情可能就会有所平复。

实际上,不仅六四是共产党的死穴,五四也是共产党的死穴,这体现在三个方面,王军涛先生说,:

“第一,五四是为了反独裁发起的,而习近平现在搞独裁;第二,五四运动要引进德先生和赛先生,这也是习近平不喜欢的,他尤其不喜欢民主;第三,五四运动要砸烂孔家店,而共产党虽然在毛泽东时代以打倒封资修为名,把传统文化归结为封建文化,但到了习近平时代,他甚至对王阳明的新学表示一定兴趣,就是他还想利用孔子来为他服务。”

王军涛先生说,如果五四运动发生在今天,它的新文化运动其实反的就是共产党和习近平独裁。
所以,现在习近平高调纪念五四运动、组织政治局集体学习,是因为五四运动本身确实是他的一个死穴,所以他要对五四精神进行阉割。王军涛先生说:

“其实上个世纪80年代民主运动兴起,同样与五四运动有很大联系,因为当时1989年中国知识界要纪念三个日子,一是法国大革命200周年,二是五四运动70周年,还有中国共产党建政40周年,目的是反思法国大革命200年来的经验,以及五四运动以来一直到1949年中国建政后的经验,探讨中国下一步政治发展方向。所以在1989年初时,北京市长陈希同和市委书记李锡铭就向中央打报告,说北京可能会出乱子,判断知识界在蠢蠢欲动。”

1989年5月18日,以个体户为主的北京民众组成摩托车队声援绝食学生。北京戒严后,摩托车队称为飞虎队,四处传播军队进城消息,呼吁民众前往拦阻。其成员很多在六四后被判重刑。( 吴仁华@wurenhua/AFP )
1989年5月18日,以个体户为主的北京民众组成摩托车队声援绝食学生。北京戒严后,摩托车队称为飞虎队,四处传播军队进城消息,呼吁民众前往拦阻。其成员很多在六四后被判重刑。( 吴仁华@wurenhua/AFP )

王军涛先生说,1989年纪念五四运动时,是要反思中国现代化发展的经验教训,反思共产党是怎么上台的?而共产党上台后,它犯了哪些错误? 所以习近平很清楚,这个反思是促成1989年六四学生上街的重要动因之一。因此,习近平这次如果不把五四进行阉割,那它还会成为新的知识分子运动的导火索。王军涛先生接着说:

“所以在今年六四30周年时,王丹和我、还有李进进、严家其,我们联合发表了一个宣言,就是要搞第二次新文化运动。这个运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习近平他怎么会想在现代社会当皇帝呢?就是要做第二次文化的反思,这也是受到中国第一次辛亥革命被两次帝制复辟颠覆的启发,而在国内的许章润先生和郑也夫先生也在反思这个问题。”

王军涛先生说,其实,五四和六四实质都一样,就是中国要普世价值,要建立和人类主流文明的政治进步潮流接轨的一种宪政民主政治体制,这是习近平最恐惧的:

“所以他现在在纪念五四时要阉割五四、防范六四,因为六四他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他可以说五四运动产生了马克思主义、产生了共产党,而如果从宏观的角度看,五四运动实际上是一个反复辟反帝制反独裁的运动,而习近平恰恰就是应该被五四运动所反的对象。”

王军涛先生说,现在习近平提出几个讲清楚,其实就是要阉割五四精神,把五四这么一个反独裁反专制的新文化运动,变成一个服务于共产党专制和他个人独裁的运动。

我们就此还采访到中国深圳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先生,他说,五四100周年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在过去一百年里,对五四运动有许多不同的历史诠释。在毛泽东时期是把它作为一个学生爱国运动,其中很重要的是所谓劳工神圣这样一个概念,包括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这是在毛泽东时期从政治层面来解释。但是在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之后,人们理解五四运动更多的是从思想解放运动的角度来看,因此五四是一场包含了不同层面的爱国行动。

那么,五四运动中的学运因素、包括要求民主自由,是否和习近平政府有抵触或不吻合呢?刘开明先生表示确实如此。

而五四和六四在学生运动的层面上,两者有没有相似之处?刘开明先生说:

“应该说还是有相同之处的,学生是爱国的,他们希望这个国家好,这点是相似的。”

至于今年纪念五四100周年和六四30周年是否非常敏感,刘开明先生因为身在国内,不好多说,但他同时表示,今年纪念五四100周年意义还是非常大的:

“最重要的是五四当年的口号是科学和民主,今天中国作为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是否真正建立了一个民主制度?第二,中国作为东方文明古国,今天是否形成了一些科学思想?在整个社会文化和科学研究中,我们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科学占了一个什么样的地位?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可以说五四当时先贤的主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100年了,可以说还没有达到当年的理想。另外,人的个性解放和言论自由,这些都是五四的核心思想,现在也还没有达到。”

而前不久北大学生支持佳士工运遭打压就是一个明证。的确,对于中共来说,确保其主流意识对当今中国青年群体的信仰确实面临挑战。这种挑战不仅是西方普世价值对知识青年群体的影响,还包括马克思主义左派青年群体与中共的摩擦。比如在去年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与校方频频发生冲突,而后遭到改组;当年7月,北大数名学生因声援深圳佳士工人维权而遭到调查。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是去年中国网络上最著名的左翼青年之一,但她已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作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岳昕放弃了去美国读研的机会,投入到深圳佳士工人维权活动。2018年8月,中国警方在广东惠州带走包括她在内的数十名左翼维权者后,公众再也没有她的消息。无论百年前的五四运动还是三十年前的六四运动,看来都让习近平独裁政权担心和害怕。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