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婦幼論壇:五四遭遇六四 中共集體學習:習近平意在閹割五四、防範六四?


2019.04.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FP-908a1ca6163cc4488d0f4f97d33ab5cd.jpg 習近平(AFP)

4月19日,中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了政治局的第十四次集體學習,距離五四運動的紀念日還有半個月,此次集體學習的主題已經提前探討了“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

每年的五四青年節,中共都會舉行各種紀念活動。但今年不同於往年的是,今年是五四運動100週年,同時也是六四30週年。當100週年的五四遭遇30週年的六四,習近平主持這次中共集體學習就顯得頗不尋常。有分析認爲,五四運動與六四運動在2019年的這場“遭遇戰”將使中共有一場意識形態戰爭,習近平意在閹割五四、防範六四。

下面我們先來聽一段中國官方媒體CCTV有關習近平講話的YOUTUBE視頻:
(視頻片段)

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五四運動是我國近現代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五四精神是五四運動創造的寶貴精神財富。

習近平在講話中特別提到了四個“講清楚”,他說,“要從歷史邏輯、實踐邏輯、理論邏輯相結合的高度,從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的政治史、思想史、文化史、社會史等各領域開展研究,總結歷史規律,揭示歷史趨勢,講清楚爲什麼五四運動對當代中國發展進步具有如此重大而深遠的影響,講清楚爲什麼馬克思主義能夠成爲中國革命、建設、改革事業的指導思想,講清楚爲什麼中國共產黨能夠擔負起領導人民實現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和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的歷史重任,講清楚爲什麼社會主義能夠在中國落地生根並不斷完善發展,引導人們以史爲鑑、以史爲師,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美國明鏡集團總裁何頻先生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表示,從習近平已經發表的各種言論來看,他的政治思想非常錯亂:

“一方面是中國的學術和思想自由在他的任期內,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窒息和控制;另一方面,中國改革開放30多年,恰恰是學習西方、使中國走向世界,才取得了經濟成就,然而習近平卻用經濟的成就,來掩蓋中共在歷史上所犯下的罪行和錯誤。”

習近平還把這些成就拿來做了兩件事,何頻先生說,第一是用來解釋五四以來中國的歷史,第二是以此來支撐中共政權存在的合法性。而六四之前中國的改革開放,恰恰是對前期中國共產黨錯誤行爲的否定。六四之後,鄧小平爲了挽救共產黨執政的合法性,不得不進行南巡,力圖使中國重新打開大門,重新從六四鎮壓的陰影中走出來,要繼續改革開放、甚至更大幅度的改革開放。何頻先生接着說:

“這個改革開放不是中共領導的成就,而恰恰是老百姓衝破中共禁錮而取得的成就。現在習近平把這些基本的邏輯和事實進行顛倒,所以才造成今天的中國雖然經濟上表現不錯,但是整體社會是窒息、壓抑的,其意識形態與人類的主流文明是對立的。所以現在西方擔心中國這樣繼續走下去,有可能對世界和平、民主和自由產生威脅。”

那麼今年的五四、六四相遇,習近平最擔心的是什麼?何頻先生說:

“他最擔心的是民衆不受他的蠱惑,走向街頭,要求清算共產黨,要求討論他的任期無限制的問題,要求他對現在的一切倒行逆施進行批判。他擔心的是人民真正發出自由的聲音,所以他要極力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和非常荒謬的意識形態。”


4月19日,中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了政治局的第十四次集體學習,距離五四運動的紀念日還有半個月,此次集體學習的主題已經提前探討了“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視頻截圖)
4月19日,中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了政治局的第十四次集體學習,距離五四運動的紀念日還有半個月,此次集體學習的主題已經提前探討了“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和時代價值”。(視頻截圖)

 

今年是六四30週年紀念日,海內外人權組織已經開始舉行各種紀念活動,六四難屬天安門母親羣體也於清明節前夕發出紀念六四30週年祭文。4月初,不少西方媒體已經開始增大篇幅報道關於六四30週年的消息,近日,德國照相機品牌“萊卡”又以六四事件爲主題拍攝一條廣告片投放網絡,引起輿論關注。可以說,多年來,六四事件一直是中共與異見者之間的一個結,即使中共有所避忌,但外界的輿論又是中共所不能視而不見的。

尤其是在這樣的時間節點,對於極其重視意識形態的當屆中共領導人來說,低調或迴避顯然不是他們面對挑戰的風格。因而這次的集體學習習近平強調“加強對五四運動和五四精神的研究”,便也有了應對這場可預期的意識形態挑戰的準備。

何頻先生說,習近平現在的日子難過,他既不能捂着蓋着、否定五四和六四,但五四和六四中的學生運動因素,又是他不能接受和害怕的。

學運能夠成就一個政黨的誕生,也能威脅一個政局的穩定。何頻先生說,習近平害怕人們以五四、六四來借古諷今,這也反映出這個國家走了這麼多年,也沒有走向真正的進步:

“今天的西方社會,人們已經在批評民主制度存在的問題,但今天的中國沒有表現出邁向未來與世界文明揉和的力量。”

從這個意義上來,六四是中共的一個死結,中共不可能對六四進行平反,何頻先生說:

“平反六四就意味着中共垮臺,而不平反六四,歷史的怨氣就仍然在積累。在對待六四問題上,不會出現四五運動時的平反,不會出現文化大革命對冤假錯案的平反,因爲文革是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所以當然可以有限制的平反,反右也一樣。”

但六四不同,何頻先生說,六四的訴求是民主和自由,而這恰恰是中共的天敵。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先生在接受我們採訪時也就此談了他的看法:

“這個我倒覺得也不一定,因爲六四屠殺的劊子手之一李鵬還活着,他也可以推責任,就像共產黨以前犯了那麼多的錯誤和罪行,鄧小平讓毛澤東或者四人幫扛了,他可以繼續進行改革。但如果拒不平反六四、共產黨又越來越不得人心時,人們會重新團結在8964的旗幟下,這對習近平來說就是個死結了。”

王軍濤先生說,他在2005年曾見到馬英九先生,馬英九就說他如果見到胡錦濤。最想跟胡錦濤說的,就是趕緊平反六四:

“馬英九先生說他是跟胡錦濤分享國民黨的經驗和教訓。他說我們有過2.28,但在我們執政時,我們把它平反了。馬英九當時帶領國民黨在2008年確實也被重新選回來,票數罕見地壓倒多數,當時馬英九不僅當了總統,而且國民黨把立法院三分之二的選票都拿到了。馬英九說,我們國民黨就是在吸取歷史教訓,在執政時把歷史包袱放下來。馬英九說每年2.28時,國民黨黨魁都坐在2.28這些親屬那裏,讓他們罵、讓他們指責,我們就是誠懇道歉。最後2.28的傷口逐漸平復下來,國民黨成爲在野黨,也可以重新回來執政。”

王軍濤先生說,當時他跟馬英九講共產黨不大可能平反六四,因爲共產黨犯下的罪行太多:
“新生代的國民黨人,象馬英九、胡志強,都有國外名牌大學學位,且在人品上經得起推敲。共產黨的這些人則是血債累累、腐敗不堪,所以他們不大會放下權力。”

王軍濤先生說,六四就是屠殺,如果共產黨能夠在執政時放下歷史包袱、道歉認罪,多數人的感情可能就會有所平復。

實際上,不僅六四是共產黨的死穴,五四也是共產黨的死穴,這體現在三個方面,王軍濤先生說,:

“第一,五四是爲了反獨裁發起的,而習近平現在搞獨裁;第二,五四運動要引進德先生和賽先生,這也是習近平不喜歡的,他尤其不喜歡民主;第三,五四運動要砸爛孔家店,而共產黨雖然在毛澤東時代以打倒封資修爲名,把傳統文化歸結爲封建文化,但到了習近平時代,他甚至對王陽明的新學表示一定興趣,就是他還想利用孔子來爲他服務。”

王軍濤先生說,如果五四運動發生在今天,它的新文化運動其實反的就是共產黨和習近平獨裁。
所以,現在習近平高調紀念五四運動、組織政治局集體學習,是因爲五四運動本身確實是他的一個死穴,所以他要對五四精神進行閹割。王軍濤先生說:

“其實上個世紀80年代民主運動興起,同樣與五四運動有很大聯繫,因爲當時1989年中國知識界要紀念三個日子,一是法國大革命200週年,二是五四運動70週年,還有中國共產黨建政40週年,目的是反思法國大革命200年來的經驗,以及五四運動以來一直到1949年中國建政後的經驗,探討中國下一步政治發展方向。所以在1989年初時,北京市長陳希同和市委書記李錫銘就向中央打報告,說北京可能會出亂子,判斷知識界在蠢蠢欲動。”

1989年5月18日,以個體戶爲主的北京民衆組成摩托車隊聲援絕食學生。北京戒嚴後,摩托車隊稱爲飛虎隊,四處傳播軍隊進城消息,呼籲民衆前往攔阻。其成員很多在六四後被判重刑。( 吳仁華@wurenhua/AFP )
1989年5月18日,以個體戶爲主的北京民衆組成摩托車隊聲援絕食學生。北京戒嚴後,摩托車隊稱爲飛虎隊,四處傳播軍隊進城消息,呼籲民衆前往攔阻。其成員很多在六四後被判重刑。( 吳仁華@wurenhua/AFP )

王軍濤先生說,1989年紀念五四運動時,是要反思中國現代化發展的經驗教訓,反思共產黨是怎麼上臺的?而共產黨上臺後,它犯了哪些錯誤? 所以習近平很清楚,這個反思是促成1989年六四學生上街的重要動因之一。因此,習近平這次如果不把五四進行閹割,那它還會成爲新的知識分子運動的導火索。王軍濤先生接着說:

“所以在今年六四30週年時,王丹和我、還有李進進、嚴家其,我們聯合發表了一個宣言,就是要搞第二次新文化運動。這個運動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習近平他怎麼會想在現代社會當皇帝呢?就是要做第二次文化的反思,這也是受到中國第一次辛亥革命被兩次帝制復辟顛覆的啓發,而在國內的許章潤先生和鄭也夫先生也在反思這個問題。”

王軍濤先生說,其實,五四和六四實質都一樣,就是中國要普世價值,要建立和人類主流文明的政治進步潮流接軌的一種憲政民主政治體制,這是習近平最恐懼的:

“所以他現在在紀念五四時要閹割五四、防範六四,因爲六四他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資源。他可以說五四運動產生了馬克思主義、產生了共產黨,而如果從宏觀的角度看,五四運動實際上是一個反覆闢反帝制反獨裁的運動,而習近平恰恰就是應該被五四運動所反的對象。”

王軍濤先生說,現在習近平提出幾個講清楚,其實就是要閹割五四精神,把五四這麼一個反獨裁反專制的新文化運動,變成一個服務於共產黨專制和他個人獨裁的運動。

我們就此還採訪到中國深圳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先生,他說,五四100週年確實是一個非常值得紀念的日子。在過去一百年裏,對五四運動有許多不同的歷史詮釋。在毛澤東時期是把它作爲一個學生愛國運動,其中很重要的是所謂勞工神聖這樣一個概念,包括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這是在毛澤東時期從政治層面來解釋。但是在中國上個世紀80年代之後,人們理解五四運動更多的是從思想解放運動的角度來看,因此五四是一場包含了不同層面的愛國行動。

那麼,五四運動中的學運因素、包括要求民主自由,是否和習近平政府有牴觸或不吻合呢?劉開明先生表示確實如此。

而五四和六四在學生運動的層面上,兩者有沒有相似之處?劉開明先生說:

“應該說還是有相同之處的,學生是愛國的,他們希望這個國家好,這點是相似的。”

至於今年紀念五四100週年和六四30週年是否非常敏感,劉開明先生因爲身在國內,不好多說,但他同時表示,今年紀念五四100週年意義還是非常大的:

“最重要的是五四當年的口號是科學和民主,今天中國作爲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是否真正建立了一個民主制度?第二,中國作爲東方文明古國,今天是否形成了一些科學思想?在整個社會文化和科學研究中,我們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科學佔了一個什麼樣的地位?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可以說五四當時先賢的主張還有很長的路要走,100年了,可以說還沒有達到當年的理想。另外,人的個性解放和言論自由,這些都是五四的核心思想,現在也還沒有達到。”

而前不久北大學生支持佳士工運遭打壓就是一個明證。的確,對於中共來說,確保其主流意識對當今中國青年羣體的信仰確實面臨挑戰。這種挑戰不僅是西方普世價值對知識青年羣體的影響,還包括馬克思主義左派青年羣體與中共的摩擦。比如在去年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與校方頻頻發生衝突,而後遭到改組;當年7月,北大數名學生因聲援深圳佳士工人維權而遭到調查。北京大學畢業生嶽昕是去年中國網絡上最著名的左翼青年之一,但她已從公共視野中消失。作爲一名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嶽昕放棄了去美國讀研的機會,投入到深圳佳士工人維權活動。2018年8月,中國警方在廣東惠州帶走包括她在內的數十名左翼維權者後,公衆再也沒有她的消息。無論百年前的五四運動還是三十年前的六四運動,看來都讓習近平獨裁政權擔心和害怕。

請您收聽節目並發表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

婦幼論壇節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