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婦幼論壇:別再問孩子“長大後你想做什麼”?


2019.05.0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FP9091315261439.jpg 圖爲一些中國孩子在開學的第一天。(AFP)

大概許多人都有這樣的記憶,那就是在我們童年的時候,大人總問:“你長大想做什麼呀?”而隨着年齡和見識的增長,如今的你,無論進入青年、中年還是老年,你真的成爲自己童年時想要成爲的樣子了嗎?

紐約時報中文網4月17日發表亞當-格蘭特的文章,建議父母和老師別再問孩子長大想做什麼。

文章作者說,在他的童年時代,最害怕被問這個問題,因爲他從未給出一個好的回答。而大人們似乎總是非常失望,因爲他並沒有夢想成爲什麼大人物或是英雄,比如電影人或是宇航員。

作者寫道,“在大學裏,我終於意識到我不想做某一件事。我想做很多事情, 所以我找到了一個變通方法:我成爲了一名心理學家。我的工作是去改善別人的工作。我得以間接體驗到它們——我已得以探索電影人如何找到新路、宇航員如何建立信任, 並且我已確信,問孩子們他們想做什麼, 是對他們的一種傷害。”

作者對這個問題的第一個不滿,是它逼迫孩子們用一種工作來定義自己。當你被問到長大以後想做什麼時,回答“一個父親”、“一個母親”在社交意義上是不可接受的,更不要說“一個正直的人”了。因爲當我們用職業來定義自己時,我們的價值取決於我們取得了什麼成就。

第二個問題在於這樣一種暗示,即人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樣天職。儘管擁有天職會是一種歡樂之源,但研究顯示,尋找天職會讓學生們感到迷茫和困惑。而且即便你足夠幸運碰上了一樣天職,它也可能不是個可行的職業。作者發現,天職的召喚常常得不到回應:很多職業夢想無法支付賬單,並且我們中的很多人就是沒有那個天賦。美國喜劇演員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在聽到一名管理人員告訴剛入校的高中生,他們可以成爲任何他們想成爲的人時,他問那位管理人員,“女士,你爲什麼要騙這些孩子?”也許,他們中有幾個人可能會成爲任何他們想成爲的人,但其他2000人最好學會怎麼焊接。作者說:“跟孩子說實話。你可以去做任何你擅長的事——前提是他們在招人。”

即使你能克服前兩道障礙,還有第三道,那就是職業很少能達到你童年夢想的期望。正如有心理學家所說,幸福等於現實減去期望值。如果你尋找的是狂喜,那麼你註定會失望。這可以解釋這樣的研究,它表明, 在經濟衰退期畢業的大學生, 30年後工作滿足感會更強,因爲他們不覺得有份工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低期望值的一個好處是,它們能減少我們所想與所得之間的差距。

作者說,他完全支持年輕人力爭上游、志存高遠。但聽聽以研究“工作”爲生的人的建議:這些志向應當不侷限於工作。問孩子他們想當什麼,會使他們去追求一個他們也許永遠都不想爭取或者爭取不到的職業身份。相反,請他們思考一下他們想成爲什麼樣的人,並想想他們可能想做的各種不同事情。

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師朱欣欣老師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評論說,可能有的孩子有夢想、有的孩子沒什麼夢想,這都沒有關係:

“孩子成爲一個什麼樣的人更重要,而不是從事什麼職業。要讓孩子有學習的榜樣,比如教育孩子勇敢、善良,要寬以待人,運用一些具體人物,來引導孩子學會怎樣做一個人。”

 中國的教育往往缺乏如何教孩子做一個普通人,而是如何做人上人。(資料圖/AFP)
中國的教育往往缺乏如何教孩子做一個普通人,而是如何做人上人。(資料圖/AFP)

朱欣欣老師說,當年有一個世界華人作文大賽,他是評委之一,其中不少中國小孩寫的“我的理想”都很格式化,比如未來成爲一個科學家、歌唱家,都是比較引人注目的職業:

“而國外的很多孩子寫的常常是比如我要像我爸爸那樣做一個蛋糕師,或像我媽媽做一個商店的老闆。沒有很宏偉的理想,但卻獨特實在,是受身邊人的影響。”

中國的教育往往缺乏如何教孩子做一個普通人,而是如何做人上人,朱老師說:

“如果常給孩子灌輸要成爲大人物或做出什麼輝煌業績,這樣會使大多數人不會面對一個普通的人生,只看到電影電視裏光環環繞的名人,自己的一生就感到失落。”

而多數中國父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心切,加上中國傳統文化中“學而優則仕”、“書中自由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的影響,家長對孩子拔苗助長的現象也普遍存在,朱老師說:

“應當讓孩子有一個正常人的預期,因爲理想這個東西相當複雜,不是心想事成那麼簡單。當然也有心理學專家講過,如果你不斷在你心中放映你未來的圖景,可能慢慢不知不覺地你就會發現有一天你的夢想已經實現了。”

朱老師以他自己爲例說,他從小就想成爲畫家:

“小時候我的美術老師發現我畫畫好,就介紹我進入美術界的圈子。但後來各種機遇不具備,我就調整自己想將來當作家寫作。但到大學裏分的專業不是中文而是哲學,我就感覺很痛苦。大學畢業後我有機會分到媒體工作,之後自己就開始下工夫寫作。”

朱老師說,多年來他一直通過短波收音機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節目,他當時連想都沒敢想,有一天他的聲音會通過自由亞洲電臺傳播到全世界,與聽衆朋友進行交流:

“我也成了媒體的嘉賓,當時我還想要是能和那些民主鬥士認識多好,後來通過網絡和各種方式就聯繫上和彼此熟悉了。”

當然,朱老師承認,有一些職業或者事業需要很強或者很完善的客觀條件,比如科學家必須有一套研究設備和合作團隊,而要想成爲畫家、作家和音樂家相對就簡單一些。

而像他兒子這一代人,從小沒有一個想做什麼的夢想,朱老師說,他們憑自己的興趣,一會兒喜歡這個,一會兒喜歡那個,這也沒有關係,因爲家長不應該望子成龍,而是望子成人:

“我當年想培養兒子畫畫,但是兒子不感興趣,我也不強迫他。後來兒子又喜歡踢球,過幾天又喜歡手工,我也沒有特意帶他去上各種培訓班,想讓孩子有一個輕鬆快樂的童年。兒子長大以後就說,至少他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不像別的孩子,整天在培訓班中奔忙。孩子覺得童年沒有遺憾,我也覺得很欣慰。”

朱老師的建議是,家長不要糾結於將來要讓孩子幹什麼,而是着眼於孩子的現在和當下,豐富孩子的個人素質。如果孩子確實有目標了,家長儘量給孩子創造機會,把自己的愛好應用到生活中去, 從小小的成功中不斷激勵自己。而當許多孩子長大以後,發現自己沒有成爲童年想成爲的人時,家長和社會也要幫助孩子坦然接受:

“告訴孩子這是一個豐富人生的過程,人生有很多經歷,也許在某些方面未必拔尖,也沒有輝煌的事業,但至少享受了過程。這些寶貴的人生體驗最重要。”

而一些上了重點院校的孩子身心不一定健康,朱老師說, 有些人只想出人頭地,爲達個人目的不擇手段,比如大學生殺人犯馬加爵和藥家鑫。還有一些出國留學的孩子高分低能,無法適應國外的競爭環境。朱老師還列舉最近北大學生吳謝宇殺害母親的案例:

“對此我特別有感慨, 一個人僅僅有才能其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一個正常人格。有才無德很可能幹出更大的壞事,才能越大,危害越大。”

圖爲一個母親和兒子在臺北公立圖書館讀書。(AFP)
圖爲一個母親和兒子在臺北公立圖書館讀書。(AFP)

中國廣州康寧心理熱線心理諮詢師詹春雲大夫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則從心理學的角度談了他的看法, 他說,孩子小時候,父母或者周圍的人,都會和孩子談到這個問題:你長大後想做什麼? 那有的孩子說我想做科學家、想做飛行員、想做醫生,各種答案都有。這本身沒有問題,因爲這只是孩子那時那刻的想法而已,而且這個想法是可變和不斷修正的,孩子也不會一輩子就因爲這句話來做這件事情。因此無論孩子怎麼回答,都不會對孩子造成負面影響。不過詹春雲大夫同時指出:

“當然,如果家長不斷灌輸一種成功學的理論,讓孩子急功近利、只重結果不重過程,這就是一種誤導。成功學只會導致失敗。”

那麼,什麼是成功學?詹大夫解釋說:

“成功學在社會上很流行,鼓勵你怎麼樣走向成功,就是讓你興奮起來,設定很大的目標,而這些目標可能都是不切實際的。但是它會不斷釋放你的慾望,讓你削尖腦袋朝着它指的方向去,這樣其實讓孩子很難適應社會。而且因爲功利心很強,因此也不會得到周圍環境的支持,反而更容易走向失敗或引發心理問題, 一旦遭遇失敗,就備受打擊。因此,成功學的理論其實是走向成功的障礙。”

作爲父母,最糟糕的就是向孩子灌輸成功學,詹大夫說:

“我們看到很多這樣的案例,父母有很多理論,但孩子不認可,相互之間產生很多矛盾、出現親子關係和家庭問題, 包括有大學生給室友下毒,因爲在競爭中受不了自己比別人差。”

而這就是爲什麼要強調素質教育。詹大夫說,有些父母很重視孩子的成績,因爲分數高可以進入名校, 那孩子會把很多精力用在讀書和學習上,忽略了心理素質和人格的培養,這樣孩子性格上就可能有缺陷,遇到困難時可能就會做出錯誤選擇, 比如選擇自殺。詹大夫說,這是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成長過程中人格的基本框架沒有建立起來,遭遇挫折時就容易出問題, 這些都是父母和老師應當吸取的教訓。所以,詹大夫說,父母和老師在教育孩子時,要注重培養孩子的心理素質:

“心理強大了,做什麼都會做得比較好,也更容易成功,這纔是基礎。而不能捨本求末,拼命追求成績,這樣孩子可能會走入歧途。 比如還有的孩子學習成績很好,但情商很低,進入社會難以適應。”

詹春雲大夫最後表示,其實所謂成功就是培養一個人自我完善的機制。任何一個人都有這種機制,家長要協助孩子從小建立起這個自我完善機制,培養孩子的自覺性,對自己有要求、有專注力,有毅力和動力,去完成自己制定的目標。這種自我完善的機制建立之後,孩子就更容易成功。

 

請您收聽節目並發表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
婦幼論壇節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