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发生一起新生男婴被活埋事件

2015-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儿童。(资料照片)
中国儿童。(资料照片)

日前,广西省田东县发生一起新生男婴被家人活埋事件。据悉,男婴的奶奶和外婆等人因为婴儿生下来就患有兔唇症,四天后指使他人将婴儿扔到野外两天两夜,最后将男婴埋在一处坟地。但幸运的是,一位上山采药的妇女听到婴儿发出的哭声,举报后警方发现被遗弃野外长达10天的婴儿竟还活着。目前,当地警方已经拘留了5名犯罪嫌疑人。

本台记者打电话到田东县公安局了解情况,无人接听。

中国媒体报道说,有村民表示,男婴的父母并没有参与埋婴儿的事。一知情者称,男婴在4月20日出生,24日出院。出院后,男婴的奶奶和外婆经过商量后决定不要他,并且要将他埋掉。

于是,她们找了专做棺材的老板黄某某帮忙。黄某某又找到另外一名有“埋婴”经验的莫某。莫某称自己不埋活人,只埋死人。于是,他又被指使“那就扔到野外死了后再埋”。最后,其收了1800元“好处费”后按照“协议”行事。2天后,莫某认为男婴已死,便将其装在纸盒里,埋在离田东县城不远的一座有很多坟墓的山头。

向警方报警的是当地佛堂的一名居士,叫赵仕敏,他表示,5月4日上午9时许,他遇到从山上采药下来的陆凤莲女士。对方慌慌张张地告诉他,山上坟堆里有孩子的哭声,由于当时还下着毛毛雨,她吓得赶紧下了山。

赵仕敏听后觉得奇怪,于是让陆女士带他上去看个究竟。上山后,他顺着陆女士指的几座山坟之间的地面一听,果然听出是小孩的哭声,于是立即报警。

据悉,目前男婴正在住院治疗,体征稳定,除了上嘴唇有缺陷外,其他与正常婴儿并无异样。

美国人权组织中国妇权网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中国,这类骇人听闻事件的发生并非个案。她说,首先,环境污染特别是水污染,导致不少胎儿畸形或有缺陷,二是家庭负担不起医疗费,残疾儿童会给一个家庭带来一辈子的负担,而政府对残疾儿童又没有提供福利或补助。

此外,张菁女士说,中国人的道德底线也在崩溃,人们缺乏对生命尊重的概念,人类普世价值在逐渐消失。

美国人权组织女童之声创始人柴玲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对这起活埋有残疾的男婴事件,她非常难过和震惊,但庆幸婴儿安然无恙,她说,每个孩子后面都有一个天使。孩子的父母和老人都有责任,无论是情愿还是被迫,都不应当草菅人命。况且对孩子兔唇的治疗很容易,柴玲女士希望需要得到帮助的人能够让外界知道他们的需求。

法新社的报道说,中国广西发生这样骇人听闻的事件,与中国看病贵,普通老百姓在医疗保险上没有足够的资源有关,同时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也是原因之一。

美国人权组织女童之声创始人柴玲女士对此表示,这的确与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有关系,她呼吁中国早日结束一胎化政策,呼吁所有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都应受到欢迎,无论是健康还是有残疾,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

中国妇权网的负责人张菁女士说,与中国相比,美国一般不会发生这样伤害婴儿的事件,美国政府对贫穷的家庭和孩子有很多的资助,而且,美国许多有爱心的领养家庭到中国领养的都是残障儿童。

女童之声创始人柴玲女士列举她认识的一对美国夫妇为例说,这对夫妇自费到中国传福音,并帮助救助患重病的儿童;还有在女童之声工作的一对夫妇,到中国领养了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女孩,现在孩子成长很好。

柴玲女士呼吁中国的教会组织,完成神赋予的使命,帮助有困难的家庭和儿童。她还呼吁中国恢复婴儿安全岛这样的救助机构,同时希望中国政府加速外国人到中国领养的手续和过程,尽力挽救被遗弃的孩子。

好听众朋友,下面我们再来探讨中国儿童所面临的严重的交通安全问题。

今年的5月3日—5月10日,是第三个联合国全球道路安全周,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博士最近指出,每年有超过1万名中国儿童死于交通意外。这个数字显著高于中国官方机构发布的、每年不足4000人的数字。

中国媒体腾讯网的报道说,这不是中国官方的车祸死亡数字第一次跟其他权威组织的数字“打架”。去年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航也曾公开质疑过中国交通事故的官方数据不真实,质疑中国的车祸死亡率为什么竟比发达国家还要低。况且,中国人的侵略性驾由于最近的成都女司机被暴打事件已经逐渐被国人熟知,国人驾驶习惯普遍差也成了人们的共识。而且,即使不考虑死亡率,从种种其他现象来看,中国儿童的道路安全状况,也已经到了非重视不可的地步了。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博士在《中国日报》上发表的文章指出,全球和中国的情况都显示,道路事故致死的儿童中三分之一是行人。腾讯网早前对500万人所做的调查数据显示,驾校和司机素养问题高居中国司机不会开车的前两大原因。

北京教师刘天义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国儿童的交通安全隐患主要由成人造成。原因一是人们的守法意识不够,二是对儿童的保护意识不强。比如日前有女司机在路上被男司机揪出暴打,就说明中国人的守法意识淡薄,对儿童的伤害更大。

河北自由撰稿人,中学辅导班教师朱欣欣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儿童的成长过程都是从模仿成人行为开始的。他说,许多家长本身没有起到表率作用,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中国是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过渡,目前中国的交通问题是整个中国人素质状态的反映,对法律和规则缺乏敬畏,存在侥幸心理,没有建立起很强的规则意识。而在目前人们普遍缺乏法律法规意识的情况下,朱欣欣老师说,守规则的人有时看起来往往是在吃亏,不如会投机取巧的人能占便宜。所以许多人抱着不能吃亏的钻空子的心理,考虑眼前的利益和效果,对别人讲法制,对自己讲变通;大家都在抱怨,但轮到自己时就缺乏严格要求。

中国深圳当代社会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表示,中国以往是农业社会,很多农民在乡下走路不需要看路,与长期习惯有关。现在城里汽车数量越来越多,开得又快,问题也会凸显出来。

分析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为什么与其他权威机构的统计数字相差甚远,北京刘天义老师表示,主要是政府主管部门怕被追究责任,而在统计数字上做手脚。

此外,中国儿童安全座椅普及率严重不足也是造成儿童交通安全的一大隐患。

美国道路交通安全委员会的调查显示,2006 年,儿童安全座椅挽救了约8325名美国儿童的生命。很多国家都制定法律强制有儿童的父母在车内安装儿童安全座椅。

然而在中国,关于儿童安全座椅的使用并没有全国的立法。 2014年,上海联合道路交通安全科学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儿童安全座椅使用现状报告》,报告对1248个中国儿童进行了调查,发现儿童安全座椅的使用率仅为3.9%。

此外,骑车戴安全头盔的意识缺乏也是发生事故的原因之一。而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数字表明,安全头盔能够将死亡风险降低40%,将严重伤害风险降低70%多。而在中国,许多青少年都是骑车上学,但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没有骑车戴头盔的习惯。

北京刘天义老师说,据他所知,的确中国家长和儿童骑车戴头盔的很少,使用儿童安全座椅的也很少。他说,值得一提的还有中国式的过马路,问题也很严重,不遵守红绿灯的规则,过马路时凑够一拨,不管红绿灯,大家一起过,法不责众。

中国深圳当代社会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说,他自己也开车,亲眼看到很多爷爷奶奶带孩子闯红灯的,还有很多行人在灯要变时,会突然冲过去,导致事故发生。此外,刘开明表示,中国没有明确法律要求孩子在车上要有安全座椅,而骑自行车的人99%没有戴头盔。

专家建议,儿童是交通事故最易受害的群体,要改变现状,家长首先要承担起责任,对儿童进行安全教育的指导,父母在孩子面前要做好表率。

网友孤舟一夜对此特别有同感,他在网上发文说:“先教育好小孩是前提,我亲身看到有小学生大约在上五年级左右,在路上走着忽然横穿马路,然后就是一串急刹车声,估计是我开车我都有下车想打人的念头了。所以我从小教育我的小孩不准在公路上玩耍打闹,我见一回打一回。当时我打小孩时老人都不理解。我只想说,我打他们只痛在肉上,半小时过去了。假如孩子万一让车撞了,我可是要痛上一辈子,因为我做父亲的没教好。”

北京刘天义老师对此有同感,他说,儿童是父母的镜子,因此家长要有意识地向孩子灌输安全意识,不要等孩子出事了再后悔。

河北的朱欣欣老师表示,家长要帮助孩子建立规则意识,加强自我保护,长期坚持是大智,否则遭遇事故概率大。

中国深圳当代社会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建议,除了要帮助人们增强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外,还要加大罚款力度,同时要从小学开始培养儿童的交通安全意识。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