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婦幼論壇:危機抓洗腦?中國高校思政課2.0版


2020.06.12
1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中國教育部日前公佈“高等學校課程思政建設指導綱要”。《綱要》提出,課程思政建設要在全國所有高校、所有學科專業全面推進,圍繞政治認同、家國情懷、文化素養、憲法法治意識、道德修養等重點,優化課程思政內容,並提出包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中國夢教育”在內的教育目標。

中國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表示,“全面推進課程思政建設,就是要幫助學生塑造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

“綱要”明確文史哲類、經管法類、教育學類、理工類、農學類、醫學類、藝術類等7類專業課程的思政建設主要內容,並要求有機融入課程教學。

爲了引起外界重視,大學與大專的課程思政建設成效,將被納入“雙一流”(指中國官方評定的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監測與成效評價、高校教學績效考覈等多項評價考覈中,並在教學成果獎、教材獎等各類成果的表彰獎勵工作中,突出課程思政要求。

中共政權四面楚歌 思政是稻草?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中國教育部爲什麼在這個時間點出臺這樣一個思政教育綱要呢?旅居美國的獨立評論人士陳奎德先生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表示:

“中共前一段用了非常大的力量,包括對大學進行清洗,開除不聽話的教師和教授,加強對年輕人的控制。而去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至今已經一週年,又經歷了中美貿易戰和武漢疫情,中共發現,他們自身的危機感越來越強,政權四面楚歌。”

陳奎德先生說,表面上看起來中共的洗腦很厲害,但許多中國老百姓千方百計通過各種渠道收集信息,中國的年青一代也並非如中共想象的那樣馴服:

“年輕人不是他們想象的小粉紅、五毛等,比如在武漢肺炎肆虐時,方方日記最流行,而吹捧官方的宣傳顯然失敗,尤其是疫情之後,中共面臨着全世界的追責。現在是中共政權最危在旦夕的時候,因此中共第一要務是要把人心控制住、把年輕人控制住。”

對中共要從反面看:中共要出臺什麼就是那裏出了大問題


陳奎德先生說,對中共要從反面來看,中共要出臺什麼東西,一定是這個方面出現了大問題。他接着說:

“大家都覺得很奇怪,中共花了這麼多的錢和力量、整了這麼多的大學教師,比如許章潤和許志永,開除高校教師,還有所謂大學信息員的舉報告密等等。但是,有效果嗎?”

結論是,中共過去所做的一切洗腦都成效甚微,而且面臨着巨大變局。陳奎德先生說:

“中共覺得岌岌可危,包括年輕人的思想狀況等等面臨各種危機,所以必須要進行控制,這是我從反面觀察中共的內部情況。中共現在又要開始閉關鎖國,中共在全世界日益處於孤立,使其感覺到必須要加強對思想的控制,使年輕人能夠逐漸適應毛澤東時代的那一套思想灌輸,我想這是中共的主要目的。”

中共近年來一直沒有停止加強與意識形態相關工作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其實,中共近年來一直在加強與意識形態相關工作,其中包括緊抓各級學校的思想政治教育。

2019年5月,中國教育部頒發“普通高等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隊伍培養規劃(2019-2023年)”,明確規定要“努力培養造就數十名國內有廣泛影響的思政課名師大家、數百名思政課教學領軍人才、數萬名思政課教學骨幹”。

今年1月,中國國家教材委員會又印發了“全國大中小學教材建設規劃(2019-2022年)”、教育部印發了中小學、職業院校、普通高等學校(大專院校)、學校選用境外教材等4個教材管理辦法,其中包含思政教材的規範,並規定教材編寫人員須政治立場堅定等。

中共喉舌人民日報6月6日刊登的文章援引教育部高等教育司負責人的話說, “當前,高校中還不同程度存在專業教育與思想政治教育‘兩張皮’現象,未能很好形成育人合力、發揮出課程育人的功能。全面推進課程思政建設就是要解決這一問題。”

人民日報還援引清華大學副校長彭剛的話說,“好的思想政治工作應該像鹽,但不能光喫鹽,最好的方式是將鹽溶解到各種食物中自然而然吸收。”

上海科技大學紀委書記吳強也指出,有的思政元素本身就是專業教育的組成部分,有的思政元素則需要精加工提煉。

中國大學裏教西方哲學的教授被迫去教中國哲學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表示,他當年就學的上海復旦大學,是中國第一個建立政治思想教育專業的大學:

“我當時在復旦大學做了三年多的政治思想輔導員,胡錦濤在清華大學時也是做政治輔導員的,這個位置不僅在過去我們讀大學的時候有,現在也仍然有。

在中國大學裏設立政治輔導員,就像所有軍隊裏都有政委一樣。所以,大學從來沒有缺過思想政治教育。”

夏明教授說,幾個星期前,國內的朋友告訴他,現在中國大學有的教西方哲學的教授,已經停招博士研究生,而且還讓他們配合當前思政工作的風向,讓他們全部去教授中國哲學。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變化。

事實是,目前中國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確實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機,在這種情況下,中共還怎麼能夠繼續自信下去呢?這時它就開始強調共產黨的傳統做法,就是要發揮人的思想和主觀能動性。夏明教授說:

“中共有一個非常奇特的思維,就是其思維模式並非完全是教條和機械化的,它還是強調人的主觀能動性的。如果你注意毛澤東,毛就非常強調實踐與理論相結合,要調動人的主觀能動性。而這個主觀能動性,是要通過精神、思想和道德等等去提升的。毛澤東說在他最困難的時刻,他都會堅持學習老三篇,堅持思想政治工作。政治思想工作就是毛的幾大法寶之一。”

中共思政模式變化:從毛的動員底層到習的控制底層

在夏明教授看來,習近平本身並沒有多少開放的思想體系,他其實又很習慣地回到毛澤東的老路,就是思想政治工作是法寶,而且一抓就靈。儘管如此,習近平又不可能完全按照毛澤東的形式去做:

“毛澤東的思想政治工作方式有兩個特徵,是今天習近平會突破的。毛澤東的一個特徵就是完全的基層動員,動員底層、包括小腳老太太都要動員起來。但今天習近平是會控制底層,但不會去動員底層,這與毛澤東就有一些區別。另外,毛澤東在做政治思想工作時,用的是簡單粗暴的洗腦工程,也就是巴甫洛夫條件反射心理學。所以無論是毛澤東在朝鮮戰爭期間對美國戰俘的洗腦,還是鎮反運動時對一貫道、地主和所謂反革命的鎮壓,很多是強制洗腦過程,非常殘暴,同時會使用飢餓等手段作爲一種武器。如果你配合、你檢討了,你的生活會改善一些,你的飯食會好一些,所以毛基本用的是巴甫洛夫的動物條件反射心理學來控制人的思想。”

但是,夏明教授說,條件反射心理學是動物心理學而非人的心理學,且是以飢餓爲主要手段。今天,中國顯然已經基本超越了溫飽階段。但夏明教授同時認爲,中國人擺脫飢餓,畢竟只有40年的歷史,所以中國人再次面臨饑荒並不是沒有可能。很多人也會有這種恐懼,因爲中國現在仍然還有很多窮人:

“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會繼續運用毛澤東的巴甫洛夫的動物飢餓的條件反射,比如經常會說,你不要喫黨的飯、砸黨的鍋,你不要拿起筷子喫肉、放下筷子罵娘等等。中共的這些說法其實還是在用這種所謂肚皮政治,來威脅中國人。”

中共把西方大數據操作和廣告營銷運用到中國的思政系統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危機之下中共抓牢意識形態 高校推廣課程思政建設。(Public Domain)

值得注意的是,夏明教授說,中共還會把西方現代的大數據操作和廣告營銷,運用到中國的思政系統裏面。他說,習近平今天並不想用毛時代的毛語錄那些高大上的東西,而是會給你放上很多調料:

“所以你會發現,中國的各種新聞媒體對全世界發生的事情和細節,都非常樂意去挖掘和整理,並重新編制出它想運用的一個大敘述,來引領輿論,操控輿論關注的焦點。”
對此,夏明教授說,牛津大學一位教授特別寫了一本書,叫《完美的獨裁》(perfect dictator),這本書就揭示了中國目前已經是一個完美的專制體制。

今年800多萬中國大學畢業生面臨擺地攤?

夏明教授表示,對中國的大學生來說,有一個特別的困難,就是今年中國大學畢業生大概有八百多萬人,而中國整個經濟是負增長:

“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裏面講得很清楚,除了剛性財政,其它政府財政要削減50%。所有的樓堂館所要停掉,很多人員編制要全部凍結。政府號召搞地攤經濟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沒辦法創造就業,所以就把包袱扔給老百姓,說給老百姓擺地攤的自由,讓其自謀生路。那現在800多萬的大學畢業生,他們出來面臨的前途是什麼?就是去擺地攤。”

夏明教授說,現在中國就業面對塌方,地攤經濟能不能消化這麼多的人呢?

“這裏面有幾個矛盾,一是中國從80年代以後就基本進入獨生子女時代,現在這些孩子大都是獨生子女,挑肥揀瘦,體力活不願意幹。在中國社會這個認知體系裏,大學生是天之驕子,現在這些大學生的命運就是讓他們去擺地攤嗎?他們能不能養活自己、並且把投資上大學的投資收回來?在中國,培養一個大學生起碼要花兩三萬塊錢,家長含辛茹苦把錢給孩子上大學,讀書後孩子卻掙不到錢、找不到工作。”

面對政治和經濟危機 年輕人造反怎麼辦?

而現在最讓中共焦頭爛額的,就是這批面臨經濟困境的年輕人造反怎麼辦?夏明教授說,現在中國不僅面臨經濟危機,也面臨疫情危機、以及疫情給民生帶來的極大衝擊。在老百姓的恐慌心理和失業等諸多因素影響下,出現社會問題的可能性會急劇增加:

“所以中共現在要控制年輕人的思想,把間諜體系和特務體系運作起來。中國教育部現在出臺思政綱要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在大學生中給予巴甫洛夫心理學式的獎賞。就是你配合我,我可以給你一點好處,畢竟中共還有一些資源, 800多萬大學畢業生,如果能控制其中的10萬或者8萬,就是你們如果配合政府,政府就能給你好的工作,這批人就會成爲黨的骨幹和積極分子、成爲告密者。現在中共大抓思想政治工作,其實就是抓住這批所謂優秀人才,抓住這些可以爲黨工作、對黨忠誠的人。”

專科升本科 本科再讀兩年:中共企圖以時間換取戰略空間

而這除了給中共製造他們能控制的機器之外,沒有任何價值,也只能讓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最後沒有出路。夏明教授說,面對危機,中國政府的另外一個做法,就是要學生專科升本科,本科繼續讀研究生,而讀研究生其實也是飲鴆止渴。夏明教授說,

“面對危機,中共是想通過獲得時間來換取戰略空間,但這個戰略空間已經越來越小,因爲中共在過去十年裏一直在這樣做。習近平認爲到2020年,中國可以進入小康、可以實現中國夢,中國的矛盾就可以解決。但習近平不但沒法實現他的小康夢,現在又回到地攤經濟,且今年中國經濟已經出現負增長,所以他就沒有時間來買他的戰略空間了。因此中共確實陷入到一個非常被動的局面,繼續這樣走下去沒有出路。”

推思政教育是中共最後的絕望和掙扎

夏明教授說,中國推大學課程思政建設的做法,其實都是表面文章,從學生到老師、到政治思想輔導員,很多人都是在演戲。

在美國的獨立評論人士陳奎德先生也就此談了他的看法:

“雖然中共的控制有時候可能會出一點效果,特別是在鼓譟民族主義方面可能會起一點作用,但人們在知道真相以後,控制就非常困難,因爲信息只要有一個渠道傳進來,就會迅速擴展。雖然疫情時期大家不能直接交流,但還是能通過網絡等進行信息交流。所以我不認爲中共這樣做有任何成功的可能性,只是反映了他們的絕望和最後的掙扎。”

夏明教授說,面對危機,中共只能靠抓思想政治教育來禁錮人們的思想:

“中共要控制那些對中國大的政治環境不滿的人或者走投無路的人,就是把你放在一個高壓容器裏,讓你自動腐蝕和死亡。面對危機,中共沒有辦法去解決人們提出的各種問題,就只能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夏明教授最後表示,中共洗腦傷及的人越多、時間越長、規模越大,這裏面就一定會有中共所說的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而這個量變到質變什麼時候發生,歷史會給我們一個答案。

請您收聽節目並發表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

婦幼論壇節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TWITTER)地址是:HANQING8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