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重新包装政治课:大学生买账吗?

2018-07-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中国大陆大学生在看公告栏。(AFP)
图为中国大陆大学生在看公告栏。(AFP)

北京——民主。它是有效的还是有缺陷的?在中国行得通吗?这是美国纽约时报驻京记者赫海威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国大学里的毛泽东思想课”所提出的问题。

文章说,在前不久一个星期日的上午,北京清华大学的“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课上,老师指示17名大学生展开讨论。这门有着拗口名称的课程,是中国政府规定的意识形态教育课程之一。学生们身着龙纹身的T恤,其中一件T恤的后面写着“强迫症”——上课前还在手机上玩血腥的射击游戏。

但在学校的106-B教室里,他们响应着党的号召:“我们已经认识到,民主在中国是无法维持的,”19岁的建筑学专业学生张廷凯在讲述毛泽东领导的文化大革命动荡时说;“很容易变成民粹主义,”20岁的机械工程专业学生毛全武说,“就像台湾现在那样。”

学生们观点的一致性可能会让中共领导人感到高兴,他们经常指责西方自由主义的危险。不过,中国共产党显然在唤起新一代共产主义者方面遇到了困难。尽管学生们在公开场合赞扬这类意识形态课程,但许多学生私下里表示,他们觉得这些课程枯燥、没有意义,是用来麻痹民众的政治宣传,他们是不得已才上的。中国共产党正努力鼓舞新一代学生。对习近平主席和中国共产党来说,这些课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河北独立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评论说:“中共的政治课就是洗脑,就是一个形式主义的装潢而已,无论采取什么形式,怎样与时俱进,来符合现在年轻人想法,都是对意识形态教育的包装。它的内容充满了毒素,不可能靠美丽的包装来赢得人们的认同。就像罂粟花一样,外表再漂亮, 也掩盖不了其毒品和鸦片的本质。”

不过,朱欣欣老师同时指出,在中国所谓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习近平的治下,意识形态教育对中共来说,确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现在习近平依靠这种教育,把自己打造成类似毛泽东的形象,抬举毛泽东实际上就是想抬举他自己。但现在形势已经不同于毛泽东时代,现在已经没有搞个人崇拜的社会条件。”

朱欣欣老师认为,中国人现在有两套语言和思维,一套是在公开场合来应付官方,一套是老百姓私下的讨论。他说,习近平想把自己梳理成毛泽东第二代的形象,可无论从形象上还是从意识形态的合理上来讲,都无法让人信服。中共现在是积重难返,在意识形态上做垂死挣扎而已。同时负责教育的下面的官员,也想以此来迎合习近平的圣旨,向习近平邀功请赏。

分析现今中国年轻人的主流思维,朱欣欣老师表示:

“据我的观察,搞政治投机的人永远都存在。其实,大多数年轻人对于政治学习等,都是在应付。中国年轻人实际上都明白,在官方意识形态方面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对政治上的敏感和禁忌,他们非常在意。虽然他们不参与或在某些场合不表达,但并不意味着年轻人不关心政治,他们只是出于生存压力和个人的发展,不愿意趟肮脏的政治混水。中国人都学会了这种自我保护和生存的能力,因为生活在一个高度政治化的非正常的社会里,人们逃脱不了政治的干预和影响。”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中国共产党内部对这一代大学生的“意识形态纯洁性”有着深深的忧虑。这些大学生只是通过父母和祖父母,与毛泽东时代和革命理想有着微弱的联系。官方媒体形容他们对政治太悲观、太自私、太冷漠,而对毛泽东的颂扬可能就成了一个可以抓住的稻草。因为,虽然对毛泽东思想的强调让人想起了中国历史上的动荡时期,但许多中国人仍将毛视为英雄。朱欣欣老师说:

“对毛泽东评价比较开放的时代就是在80年代文革结束之后, 因为经过文化大革命那一代人,人们对毛泽东有很多反思。到90年代后期对毛泽东的评价又开始升温,现在中共出于种种需要,又把毛泽东抬出来。”

朱欣欣老师说,现在因为有了互联网,对于毛泽东一些真实的个人情况,人们也比较容易获得,但毛泽东的阴影仍然存在:

“因为他所缔造的党, 无论怎样变化,其一党专制的思想和体制还在,中共意识形态的核心就是毛泽东思想这一套。所以对毛泽东的研究和批判,是一个长期的任务,不仅仅对于中老年人,对年轻人也是一样。”

纽约时报赫海威的文章说,毛泽东思想的一些元素,比如对外国思想的怀疑以及对中央集权的支持,有助于为习近平的计划提供合法性。因此,在几十年来中国最具权势的领导人习近平的压力下,教授们正努力让意识形态课程更贴近学生的生活,在讲座中注入幽默和流行文化: “我们正在努力再次让这些理论变得有趣,”清华大学毛泽东思想课的学科带头人冯务中这样说。

朱欣欣老师说,对毛泽东的评价和研究首先应该建立在对毛泽东的一些真实史料的披露上,让年轻人了解到真实的毛泽东做了哪些事情?他的思想发展过程如何:

“中国现在宣传毛泽东都是根据政治需要来进行,真正学术性的课程首先应该建立在一个真实的尽可能丰富的客观史料基础上。现在对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和教育,是出于一个先入为主的政治形态的需要,政治课包装的越丰富,形式越活泼多样,毒害就更大。所以第一点是先要让年轻人了解毛泽东。”

第二点,朱欣欣老师说,要对历史资料进行分析和判断。如果没有一个开放环境,只是让人们按照官方意识形态的标准和观点去评判毛泽东,就不可能得出客观的结论。


朱欣欣老师的建议是,国内的年轻人应当利用互联网的方便之处,通过翻墙或查找各种资料,找一些权威性的著作来阅读:

“比如说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还有高华写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等等,我如果要在大学开这门课,首先就会向年轻人推荐这些书。还有要了解毛泽东所发动的历届政治运动,毛泽东在政治运动中做出的指示和他的一些做法,这对认识毛泽东有很大帮助。关于反右,大饥荒,还有文化大革命,国外的史料都很丰富。”

纽约时报赫海威的文章指出,在习近平领导下,官员们已开始在中国2500多所大学加大意识形态教育的力度。学生现在必须完成五门课程才能毕业——包括马克思主义、思想道德、中国近现代历史,以及探讨南海领土争端和少数民族政策等当今问题的“时政教育”课程。习近平政府严厉批评大学过于松懈,包括他的母校清华大学,政府已派出检查人员阻止校园内对共产党的批评。同时,官员敦促教授们重新思考如何传授意识形态教育,并警告他们说,学生不愿听“僵死的理论”。一些大学开始提供关于习近平世界观的课程,即习思想。

清华大学毛泽东思想课的学科带头人冯务中正在参与领导和推动这一变革。2015年,他开始在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创办的在线教育平台(edX)上提供关于毛泽东思想的课程,他是中国首批利用互联网传授意识形态课程的教授之一。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冯务中是一位充满活力的演说家,有时会穿毛装,现在,他主要通过“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必要性”和“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等主题的在线讲座录像传授毛泽东思想。他指定的阅读材料不仅包括毛泽东的作品,还有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和美国政治学家塞缪尔·P·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 等西方作者的著作,试图以这些方式使教材生动起来。

尽管如此,冯务中的讲座还是会让人感受到另一个时代的气息。例如,在描述毛泽东的革命观时,他抨击帝国主义势力和“官僚资本主义”,“无情地剥削劳动人民”。如今的中国已经公开接受了资本主义,因此这种声音显得分外刺耳,使人们认为意识形态课程已不再同时代密切相关。但冯务中说,虽然中国已经发生变化,毛泽东的话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共现在这样做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实行蒙昧主义,让人们变得越来越愚蠢:

“中共在意识形态的教育上,首先是从概念上混淆什么是民主和自由。中共在情感层面上把自由变成坏的东西,比如自由,它冠上自由主义,自由散漫或者自由化,其他象性生活的不检点,它会说是性自由。总之,中共在价值情感平台上把自由说成是坏东西,包括他要打击自由市场,等等。同样他对民主也是如此,因为中国人根本不知道民主的核心概念是什么。我们做政治学研究很清楚,什么叫民主?民主就是政治领导人对老百姓有政治责任,必须对老百姓负责,百姓的喜好疾苦和期盼,政府必须了解,为老百姓工作和代言。否则,老百姓有权利来更换政府。一个政府的任何权力行使要得到老百姓授权的,而这个授权过程就是选举,这就是民主的核心。但中国政府不会这样做。”

比如,现在中共对教科书进行各种删减和控制,甚至在大学课堂也是如此,夏教授说:

“现在在中国每个大学的教室里面,都设了录像监控设备,而且每个教师的整堂课,有24小时的闭路电视全部录下来,以备以后查看,如有学生举报,就可以来追踪。另外现在有的大学还出现了不仅是讲课的内容全部录下来,同时教师在讲台上的电脑笔记本,所用的材料,也全部录下来,监控教师的备课笔记。这种蒙昧主义的结果,就使中国人无法进行逻辑思考。所以当我们讨论民主自由时,就是鸡同鸭讲,没有理性逻辑的思维。中国政府现在还把黑格尔的‘存在即合理’庸俗化,就是只要我胜了,我枪杆子里面不仅能够出政权,还可以出真理。”

为什么中共能做到这一点?夏教授认为,其中很重要的就是中共通过大媒体的控制,通过全方位的监狱似的24小时的控制:

“中共不仅把异见人士从思想上消灭,而且把他们的名字也要消灭,就是通过微信和百度,通过各种举报系统,不要说像刘晓波这样的人,甚至像我这样的人名字,在中国的微信圈和百度上,都清理得干干净净。所以中国政府是把任何有希望的领袖人物和任何有吸引力的思想,全部屏蔽掉。”

中共控制意识形态的另外一个手法,就是对其他国家进行抹黑,夏明教授说:

“比如我们在美国看到的中国新闻,有一个中国新闻世界播报,而其实它是世界新闻中国播报,其做法就是把全世界的灾难,全部集中在新闻里边,先报道一个西方发生的灾难,然后给你穿插一个中国的伟大成就,通过这种刻意洗脑的方式来控制舆论。让人们,特别是年轻人无法明辨是非。”

谈到中共在意识形态领域对年轻人的政治教育和宣传能否起到作用,夏明教授表示,对中国的许多老百姓来说,不用共产党宣传,他们已经明白是非,因为他们受到共产党的伤害,已经一个群体一个群体地爆发出来,现在的全国退役老兵和卡车司机的抗议活动,就胜过了无数中共的政治教育课。但夏明教授同时指出,中共的政治宣传和对人们思想的控制,会让人们形成一种恐惧效应,让青年人成为一个怀疑者:


“年轻人就觉得,我面对这么强大的宣传机器,可能我是无效的,或者认为我是错的,就没有自信心了。另外,中共强大的宣传机器和它的镇压机器联合在一起。也就是说,中共是几管齐下,以往用枪杆子在北京进行六四镇压,用阅兵不断显示枪杆子的权利,然后又通过维稳和扫黑,通过使用特警部队来镇压老百姓的群体事件,来不断彰显其刀把子的威力,同时与意识形态的笔杆子配合。而对老百姓尤其是年轻人进行威慑和恐吓,当然会有一定效果,因为我们人毕竟有很多弱点,其中一个弱点就是我们要避害趋利,保命为上。”

夏明教授说,而中共也会发现,在他们的统治权术里面,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就是用饥饿来统治和驯服人民。比如,夏明教授说,他2008年因为汶川大地震到四川赈灾的时候,任何反对中共的或者父母有诉求的,或者要追究豆腐渣工程、要追究孩子死亡原因的,救援物资就不会发放给这些人和村庄,以此迫使他们噤声。

当然,夏明教授说,我们可以看到来自精英层的对中共的反对,中共对这一部分人也是采取断生活来源的手段:

“比如来自大学的年轻人和教师,反对习近平修宪,对习近平的专制提出批评。但结果是,现在不仅是不让他们讲课,而且要取消他们的待遇,而取消待遇在中国就意味着永远找不到工作。而大学生如果在政治上不跟从党,党就不会帮你找工作;如果你在政治上反对党的话,就永远不会找到工作。这也是中共控制在海外的几十万留学生的一种手段,就是你如果在海外与使馆积极合作,积极参与组织的活动,那我们领馆可以给你写鉴定信,对你回国找工作进行帮助。如果你在海外与民运一起反对我们中国的一些政策,我们就不会帮助你找到工作,甚至会吊销你的护照。所以中共用同样的方式来威胁知识分子和年轻人。”

夏明教授说, 他担心中共蒙昧主义的政治宣传会把中国带向更大的灾难。他说:

“中共用宣传的方式把失望、挫折和仇恨全转到美国身上,认为是美国给我们造成的,用反美情绪来指引中国人最后的绝望。当然,中国人要报复美国人很难,所以就会转移到国内同情美国的人身上,包括在美国留过学的,或者是传播普世价值的,就被认为是美国的走狗。现在中共宣传梁家河,宣传知识青年要重新上山下乡,宣传习近平思想是21世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习近平在21世纪不仅是中国人的福分,也是亚洲和世界人民的福,这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最近在中央的外事工作会议上讲的。”

夏明教授认为,中国政府还在有意识地引导老百姓的民粹主义,中共会说,中国有很多人支持中国统一,而破坏我们统一的就是藏人、回族人和维吾尔人,这样就会把汉人的仇恨转嫁到少数民族身上,激化民族矛盾:

“大约一个月前我与达赖喇嘛进行了私人会见。达赖喇嘛要传达的信息就是非暴力,就是我有同情心,我是愿意和中国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对我来说只要是好的中国人,就是我的朋友,我没有认为藏人跟汉人有矛盾,这些都是达赖喇嘛的信息和口号。但是中国政府不会让老百姓听到这些。相反,中共会扶持一个藏人,或者在网上创造出一个假藏人的名字,这个假藏人就会说我是藏人,我认为我们要独立出去,甚至要用暴力,以后我们不要搞自焚,我们就直接去杀汉人。中国政府会设很多陷阱,它不仅豢养他的御用文人,还会豢养打手。中共为了维持统治,无所不用其极。余英时老先生讲了这么一句话。他说,要理解中共,中共没有最坏,只有更坏,这需要引起我们的思考。”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