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谁能讲好木兰的故事:迪斯尼还是木兰的家乡?

2019-07-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迪斯尼1998年拍摄的动画片《木兰》海报。(法新社)
美国迪斯尼1998年拍摄的动画片《木兰》海报。(法新社)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这是中国脍炙人口的古诗《木兰辞》中的第一句。

木兰,可是个在中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但讲木兰故事讲得最成功也最受欢迎的,迄今为止却是美国迪斯尼1998年拍摄的动画片《木兰》。

凭着迪斯尼的资源和影响力,二十年后,真人版木兰又在千呼万唤下即将在明年上映。日前,这部背负着众望、还有被称为“神仙姐姐”刘亦菲以及一众明星坐镇的迪斯尼真人版《花木兰》,首发了预告片,但却受到来自花木兰家乡中国网友的一片吐槽声。

澎湃新闻的报道说,中国网友的不满大体集中在两方面。一是预告片中先后出现了福建土楼的外景和内景,但历史上的花木兰从军是为了抵抗北方游牧民族的骚扰,显然与福建相距甚远;二是刘亦菲与郑佩佩以白粉打底、配以浓重的红黄大色块的妆容,难过网友们的审美关。

下面我们先来听一段YOUTUBE 上迪斯尼真人版《花木兰》首发预告片的视频:

郑佩佩扮演的媒婆说出了片中的核心台词:“娴静、沉着、淑雅、守礼,这些是成为一个好妻子应有的品质。”而在媒婆缓缓说出这段台词时,两组画面被并置在一起。一面是木兰梳妆打扮,惊艳登场;一面是木兰练剑,英姿飒爽。预告片中的蒙太奇效果显然是在告诉人们,木兰不只是一位待字闺中的柔弱女子,更是一位能够掌握自身命运的刚强战士。而刘亦菲口中的台词“我的责任,就是去战斗”,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澎湃新闻的文章说,中国历史传说中的花木兰,显然不是这么回事。花木兰的故事能流传千古,有两大原因。一来,木兰代父从军,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家庭观念,若无回报父母之心,一位弱女子不可能做出如此壮举。二来,木兰参军,击败入侵者,成功保卫家园,也是爱国主义的体现。可以想见,这些都不会成为迪斯尼真人版《花木兰》的叙事重点。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我们就此首先采访到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他说,花木兰出现时间非常早,以后有各种不同的视角解读。但是自从中国的王权文化逐渐成熟发达,男权和父权文化对女性的控制也逐渐强化:

“所以,中国对花木兰的解读一个是女儿替父从军、是个孝女,是从家庭主义的角度来阐述这个故事;另外出去打仗也是为皇帝保江山,不能说是爱国主义,因为当时国家的概念还不明确,所以就是爱朝廷、爱君王,这是目前中国解读花木兰无法逃脱的两个范畴。”

而美国迪斯尼的解读又如何呢?夏明教授说:

“当然美国不可能从家庭主义、王权主义或者爱国主义去解读,美国的解读就是两个,一个是个人主义、是个人的英雄行为,因为美国把个人作为任何叙述故事的主角,迪斯尼不会去讲一个集体的故事,个人主义是故事的关键,美国的好莱坞和迪斯尼都是这样。第二,美国的21世纪是一个女性的世纪。”

所以夏明教授认为,美国当然会从女权主义的角度来书写花木兰,这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和目前的党文化,显然有距离。

而至于说中国人喜不喜欢美国人的解读,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东西方文化的碰撞。夏明教授说:

“中国有很多文化遗产,中国人自己意识不到、也没有把它挖掘出来,主要是因为党文化的控制。当前的中共除了在外推行孔子文化外,没有办法解读中国任何一位文化上的巨匠或者英雄,而孔子在党的阉割下,也被搞成一个只为王权、皇帝和专制者服务的御用文人。其实孔子是一个很深刻的人文主义者,与孔子并列的人很多,包括老庄、墨子、孙子及其兵法、荀子、屈原、华佗,还有木兰等。”

夏明教授说,中国的问题第一是当党文化解读传统文化时,它没办法承认和尊重中国文化的多元性;第二,它也没办法把中国多元文化里丰富的矿藏挖掘出来,与世界的普世价值接轨,从而复兴中国文化:

“在这种情况下,好莱坞对中国文化的任何解读都是有当代语境的现代化的解读,中国政府和接受中国政府思维框架的人,一定接受不了。好莱坞与迪斯尼是美国对儿童和青少年进行社会化教育的两大机器,旨在生产出新的公民,使这些公民既有普世价值观、也具有以个人主义和英雄主义等为核心的价值观,所以中美分歧不可避免。”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因此,尽管迪斯尼对木兰形象的创造性解读在全世界受到人们的喜爱,但以中国当下的素质和格局,却没办法完全接受。夏明教授还指出,必须认识到,中国现在还是一个男权社会,但在美国的华人社区,其实已经是一个女权社会了:

“因为在华人社区里,女性比男性更成功,很多成功的家庭,女性挣钱更多,女主外如鱼得水。 而男性找不到工作,在美国活得又郁闷又失落。”

夏明教授说,这是因为中国的男人在美国失去了男人的夫权,同时又失去了中国夫权给予男人的特权, 而女人受益于美国的女权解放运动。两相对比,当然美国亚裔女性的解放感和成就感,都比男性相对强得多。

多年来,中国由于重男轻女的传统文化、特别是一胎化政策,有许多女婴或有残疾的婴儿被抛弃,而这些中国弃婴大量进入到美国。夏明教授说:

“在纽约就有五万左右,全美大概有十来万。而这些女婴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她们在美国的呵护下成长起来,成为一批非常卓越的女性。美国的好莱坞和迪斯尼歌颂的是亚裔女性坚忍不拔的品性或者成功的故事,而不是成为怎么样孝敬父母、效忠国家的被奴役的、没有个性的对象,这当然会受到美国公众和亚裔的喜爱。”

美国耶鲁大学退休中文讲师康正果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也谈了他的看法,他说,美国迪斯尼的动画版木兰实际一共拍了两集,第二集比第一集还有名。康老师接着说:

“美国动画片木兰的不同之处,其实就是在美国的动画片里,主角都是有动物跟着她(他)们,这些动物既是宠物、又是伴侣,在困难的时期救她(他),而且这些动物都非常幽默,木兰也是一样。中国人根本没法理解美国动画片里这些人物的功能,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

而中国的花木兰再编来编去,不外乎是女扮男装。康正果老师说:

“就是臆想和虚构一个女英雄,包括杨家女将、梁红玉,都是男人编造的故事,和女权、女性没有任何关系,传达的不是女性的声音,而是男人的幻想。”

而花木兰本人是不是汉人,人们也一直在考证。  比如,康正果老师说,《木兰辞》中所说的“可汗大点兵”,可汗就是游牧民族而不是汉人,要不为什么没有说皇帝大点兵呢?而且,要说古代女战士、女英雄,西方早有传统,而木兰是男扮女装、替父从军。都是打仗,但性质完全不同。康正果老师举例说: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历史考证的乌克兰的女战士民族,最早始于西方古代的亚马逊神话,这些女性战士只与一个异族通婚,生下的如果是男孩都要杀死,只有女孩留下。这些女战士要割掉右边乳房,以利于拉弓射箭。中国的汉人就没有像西方这样的传统,而古代没有的东西,近代、现代也不会有。”

在康正果老师看来,中国的花木兰形象都是迎合市场、胡编乱造,就像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多少年来翻新好多次:

“都是陈词滥调,没有任何新意和美感,根本无法和迪斯尼的动画片相比。迪斯尼的作品是给儿童拍的,动画片中的形象传达的是美,成人也喜欢,包括功夫熊猫。而中国的动画片都是一些渗透了意识形态的东西,永远赶不上迪斯尼。”

迪斯尼的木兰动画片拍得非常有特色,康正果老师说,它是拿中国的故事做构架:

“然后人家给这个骨头架子,加入了丰满的血肉、皮肤和神态,完全成为另外一个形象。你在看动画片的过程中,故事本身的情节已经是次要的了,而每个画面的动作和台词,具有引人入胜的艺术性,中国的东西没有任何艺术性。迪斯尼拍的动画片木兰和功夫熊猫,把中国的国画和连环画做了修改和变形,你可以看到浓厚的东方色彩,这是迪斯尼动画片最美的地方。”

那么可不可以说,迪斯尼把中国的故事讲得比中国人自己还好?康正果老师对此表示:

“当然可以这样说,是青出于蓝了。中国不但没有青出于蓝,还把原来花木兰的五言古诗败坏掉。”

如我们前面所说,明年春天迪斯尼真人版花木兰即将上映,日前电影的预告片刚刚出来,已经引起来自花木兰家乡的中国网民的吐槽。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此评论说:

“我只看了一些评论和剧照,剧照有点像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有一种俗艳。我觉得好莱坞或者迪士尼对亚裔文化的解读有一些问题,这些局限性主要在于美国很多年轻艺术家、包括亚裔,对中国文化底蕴的挖掘有问题。毕竟中国文化地域很广,而且中国古典的精英文化,应该说是中国最美的文化,但不少海外移民受在中国生活时的地域和经济水平的限制,对中国很多精英文化的接受有脱节现象。”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所以,夏明教授说,作为中国人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美国人在拍中国影片时,有一些漏洞、笑话或曲解,这可以理解。夏明教授接着说:

“因为我也做过电影的历史顾问,有时拍电影为省钱,历史指导请得少。我当时做历史指导时都是找古装书和竖排版的书,有时美国人也搞不清中文的正反上下,拍中文时会有把字拍反的时候,比如木兰里有一个中国字就是反的。美国商业文化的压力,限制了对中国文化的精心挖掘,我想这会是美国好莱坞和迪斯尼文化的常见部分。”

当年美国拍中国当代作家木心的电影《木心》,夏明教授是历史顾问,他说:

“当时许多叙述场景和摆设,都需要我来看和给他们出主意,包括做很多研究,比如木心的自恋和同性恋倾向。再比如有关梁祝部分,我收集了所有有关梁祝的电影,我自己也跑到梁山伯祝英台的家乡实地去看。”

所以,夏明教授说,在美国商业文化环境下,很难找到一个好的历史顾问,或者他们也不愿意花钱去找。

那么,中国人怎么能够解读和讲好中国自己的故事?夏明教授说:

“我觉得这个话应该反过来说,就是要讲好中国自己的故事,不能指望中共的宣传部门。如果有真正的美国艺术家来进行这种解读的话,会使中国文化在全球真正得到传播。其实无论是木兰、梁祝,还是中国的武打功夫片、长城、包括熊猫等等,最后能让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真正传播的就是美国人、就是西方的电影视觉艺术。”

夏明教授说,中国作为一个具有丰富文化宝藏的国家,现在还有很多东西有待开发,而中共不但没有开发,反而在毁掉这些文化宝藏。

的确,中国建国以来的党文化宗旨,始终是文学艺术要为政治服务。当年毛泽东时代中国拍摄的电影《红色娘子军》,就是借用木兰来为政治服务的典型,从影片中这段红色娘子军的军歌,我们也许可见一斑:

“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刘亦菲主演。(视频截图/路透社)

美国耶鲁大学退休中文讲师康正果老师也对此谈了他的看法,他说,中国的导演和作家有其局限性:

“他们不可能超出他们的局限,无论怎么编都编不出新意,而迪斯尼藉着中国故事,拍出木兰的动画片,看了很好笑、也很开心,而把爱国主义和女权等等都忘了。”

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在中国现行意识形态下,中国人就拍不好花木兰这样中国自己的故事?康正果老师认为是这样,因为他们的想象力是如此贫乏和狭隘。

夏明教授对此有相似见解,他举香港为例说,香港本来是与美国好莱坞和印度宝莱坞齐名的三大电影中心。但香港电影现在已经衰落、基本出局:

“同样是中国人,文化和地缘环境不比印度差,但为什么宝莱坞就能够制出这么多的大片?在奥斯卡奖上获得各种关注和奖项?为什么中国没有办法与宝莱坞媲美?原因就在于中国的文学艺术是为专制服务的手段和工具,就像张艺谋拍出的《英雄》一样。”

相反,好莱坞和宝莱坞有一种自由的精神和独特的创造力,夏明教授接着说:

“另外他们与普世价值契合、与世界大的宗教理念可以进行对话和吻合,这样当然会把故事讲好,人们会愿意看。但是中共目前的宣传机器做不到这一点,所以下面我们要问:谁能把中国故事讲好?”

这个问题在夏明教授看来,答案就是中国在海外集聚的人才:

“其实,中国在海外的人才讲好中国文化故事的能力,已经可以与国内的御用文人相媲美。在海外的学者和艺术家,如果有多一点的资源、多一点的关爱、和多一点的用心,他们可以讲好中国故事,将其融贯中西、打通古今,我觉得这恐怕才是中国的希望,而不是要靠中国共产党。”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