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早期培训的反思

2015-07-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为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的一家幼儿园内,母亲们与孩子们一同玩耍。(法新社资料图)
图为中国江苏省南通市的一家幼儿园内,母亲们与孩子们一同玩耍。(法新社资料图)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继续对 中国 “ 猫爸 ” 软实力悄然超 “ 虎妈 ”” “狼爸的趋势,以及德国人故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独特早期教育进行探讨。

如果您没有收听到上次节目的话,我们再向您简单介绍一下相关信息。

英国《金融时报》 最近刊登 帕提 • 沃德米尔 女士发自 上海的一篇报道 。报道的主要内容是,即使是在虎妈和狼爸流行的中国,近来也开始反思对幼儿进行早期培训的 观念。报道说,最近中国的一部热播电视剧《虎妈猫爸》探讨了一个长期困扰着家长们的话题:到底是该严厉还是温和,才能让孩子取得最好的高考成绩?对于家长来说,让刚摘掉尿布的婴儿早早开始填鸭式高考教育,似乎不再是个好主意 。

而无独有偶的是,最近在网络和媒体上广为流传的一篇介绍德国教育理念的文章,与时下中国父母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态相反,文章的主题是:德国的早期教育是 故意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在上次的节目里,我们谈到中国教育的传统,谈到教育的功利性,教育方法和目的之间的联系,教育与服务社会之间的联系。旅居德国的独立评论人士史明先生谈到,因为我们处于理性碎片化的后现代社会,而产生对教育目标和理念的无所适从感,所以出现两种倾向,一是中国人的所谓艺不压身,十八般武艺,恨不得样样都得会,虎妈中的一部分就是干这类事情的;还有一种倾向就是在无法选择时,以自己的心作为选择的开始。史明先生接着 举一位德国朋友为例说,这位朋友是微创外科手术医生,在外人眼里是成功的。但这位大夫真正的热情却是在养蜂上,他获得了世界性的蜜蜂皇后配种专利,赚了大钱。这是不是成功呢?

在后现代社会理性碎片化的大背景下,我们如何应对呢?史明先生说,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可以理解,有些人想当虎妈,狼爸和猫爸。你想当什么都行,但当什么你都克服不了后现代化和全球化的冲击。你连你自己明年是不是会在你的公司里继续工作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你今年才十来岁的孩子, 15 岁以后能干什么呢?

中国有可怜天下父母心的说法,一般现在的父母,大多数都希望孩子过上好的生活,起码能够自食其力。而由于目前中国社会人口众多,又多是独生子女,竞争激烈,因为大家谁也输不起,

所以家长们都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谁也不敢拿自己的孩子做试验,只好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史明先生说,他 非常可以理解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价值和孩子们的心态,但不能理解的是这种反应接近一种疯狂。他说,我们每个人都会在一生中作出无数错误的选择,但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不要把这种错误的决定用一种大规模的群体的疯狂来作为解释。因为大家都这样做,所以我也这样做,这很危险。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不是大家都做的事情一定就对。

最近在媒体和网络上流传 一篇介绍德国教育理念的文章, 与中国父母生怕孩子输在起跑线的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文称, 在德国,幼儿园没有年级,所有年龄的都混在一起;德国小学校都是半日制的,下午没有课,只有课外活动;英语 3 年级才开始学习;小学 4 年级毕业,根据老师推荐升学,学习技工,中专或者上以后能上大学的文理中学;上大学的比例还没中国高……然而,为什么 8200 万的德国人分享了世界上一半的诺贝尔奖?答案竟然是——不要过早过度开发儿童智力,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旅居德国的独立评论人士史明先生就此评论说, 德国社会其实也是很世俗的社会,比如中国有关起跑线的讨论,德国中层以下的人们也在讨论。 所不一样的是,德国人普遍有一个概念,就是家长让孩子玩命练的时候,必须尊重孩子。这里同样有起跑线的意思,但因为一个社会是多元的,起跑线也是多元的,比如德国的手工匠传统非常有名,所以德国孩子有起跑线,而且有无数起跑线,不似中国千军万马抢过独木桥,都去参加高考。史明先生说,我们中国人的问题不在于起跑线的问题,而在于起跑线的单一化。我们不允许起跑线的多元化,要不然每年的高考就成了家长玩命,孩子玩命,连老头老太太都一起玩命的这种疯狂。因为起跑线就一条。

史明先生认为,我们的问题不在于你让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的起跑线到底是什么?有没有一个多元的起跑线?这个多元的起跑线允许不允许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孩子根据自己的爱好,根据自己人性发展的路径去选择自己的起跑线。史明先生说, 如果你没有的话,成功与失败都是悲剧。成功了就是年轻猝死,失败了就是永远的失业者,那不都是失败吗?

谈到对孩子智力的开发,从教育专家到孩子家长,可说是见仁见智,有的说不能过早,有的说不能太晚。史明先生说,这里涉及开发智力的多样性。所谓过早,不是时间的概念,而是心理发展的概念。他说, 所谓逆天而行,逆人天性的发展,你就是 7 岁开始念书,你也是过早。你不要逆着它, 50 几岁的马克思开始学英文法文,一年半之后非常流利,是过早吗?背后是尊重人性,尊重人的心理发展。有人心理成熟早,有人心理成熟晚,早点晚点都没有关系。

史明先生说,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就是人性的发展离不开爱。他说, 孩子你要爱他,他的发展就会很正常,或者说趋向于正常。为什么不能打孩子,不是打不出个结果来,也能打出结果,但往往打不出来让孩子觉得你在爱他。

北京教师刘天义老师对此有不同看法,他说,家长光爱或溺爱孩子是不行的,在孩子面前要有威严,要让孩子怕,而打是最简单最粗暴也最有效的办法。 刘天义老师说 , 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严父慈母 , 父爱如山 , 母爱如海。 男性阳刚 , 在家里是统领,母亲是用慈爱教育自己的孩子,也就是说男的要象男的,女的要象女的。

旅居德国的独立评论人士史明先生则认为,以往所说的严父慈母,是当时父母亲的社会功能不一样。父亲要在外面挣钱养家,而且要应付外面对家族的尊敬或藐视,而母亲没有这个功能。他说, 父亲严格不是因为孩子而严格,而是因为他自己的社会功能决定他要严格,因为他不严格就站不住脚。换母亲出去干这个事,那母亲也是女强人,跟我们教育孩子没有关系,这是社会功能对我们人性的规定。所以严慈与性别没有关系,是与社会功能有关,以及我们对社会功能的基本态度有关。

史明先生表示,中国家庭的教育首先一定要回归一种沉着;其次是在教育孩子之前,一定要先教育自己;第三是不要把社会的功能自动地就变成我们行为的准则。

在下期节目中,我们将谈谈中国青少年缺乏创造力的问题,这也是中西教育理念优劣利弊争论的焦点之一。有不少教育专家认为,中国应试教育的体制和父母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心态,也许在基础教育上有一定优势,但同时也遏制了中国青少年创造力的发挥。请您届时收听收看。

请您收听收看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 TWITTER )

地址是: HANQING8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