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米兔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吗?

2018-08-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MeToo运动为政府敲响警钟。(Public Domain)
中国#MeToo运动为政府敲响警钟。(Public Domain)

中国的米兔运动最开始起于大学校园,今年一月份,旅居美国的原北航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陈晓武对她的性骚扰。最近一段时间,在中国受到性骚扰的受害者不断站出来揭露,掀起中国米兔运动的又一波,施害者涉及媒体圈、公益界、公知圈和佛教界的名人。

7月26日,家喻户晓的央视主持朱军被一位匿名网友指控在化妆间猥亵电视台女实习生。这位并未公开名字的女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长文,形容米兔运动是她的“星星之火”。作者透露,她事后报了警,警察还提走了监控器录像,但后来派出所以朱军和央视的“正面影响力”为由试图规劝她不要曝光,调查也不了了之。

目前,朱军还没有做出回应,而当事人爆料的原文也在微博平台遭到封杀。

7月27日,中国的财新网报道说,微博上“朱军”已成为“禁词”,只能用“猪军”“猪菌”搜索。当天,财新网微博发布朱军性侵相关新闻,随后多家媒体持续转发。财新网的报道中除了采访涉事女生,还向参与处置的老师、同学、律师求证,都证实了朱军性侵一事。

最新一起事件是米兔进入佛门之地,日前,北京名寺龙泉寺两名前都监发表检举信,揭露龙泉寺住持释学诚性侵女弟子,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称已开始进行调查。

迄今为止,在网上被指控涉嫌性侵害、性骚扰和强奸的公众人物还有:亿友公益创始人雷闯、自然大学创办人冯永锋、前媒体人章文、罗伯特议事规则专家袁天鹏、世界自然基金会周非、作家张驰、《新周刊》创始人孙冕等人。

这份网传名单除了得到少数当事人的确认,多数还只有一方说法。不过这些被举报者的反应不一,有敷衍式道歉的,但多数是沉默,极少数像章文那样,反驳指控声明维权的同时,对受害人展开荡妇羞辱,纽约时报的报道说,章文强调指控他骚扰的蒋方舟、易小荷作风不好,“有很多男友”“离过婚,经常出席酒局”。虽然向来以良好形象示人的这些公众人物表现各异,但似乎都在等待这场米兔风暴消失。

与美国和西方国家风起云涌的米兔运动相比,目前在中国的米兔运动有什么特点?人们更多的是失望还是希望?中国性骚扰的零成本是否使施害者更加肆无忌惮?中国式性骚扰是不是权力、性别和阶层下的男性霸权?为什么绝大多数性骚扰受害者选择不发声?发声后很多人为什么又会受到二次伤害?

我们首先采访到中国反性骚扰女权活动人士熊婧女士:

“米兔在中国更多的是让人看到希望,米兔运动在中国是一波接一波,从来没有停止。否则不会有人愿意讲出他们的故事,而愿意讲出故事的人,还只是一小部分。”

熊婧女士说,现在整体舆论环境更加包容和支持,也是不断有女性愿意站出来的原因。一个人站出来,其他人表示支持,就鼓励了很多人。她说:

“今年年初高校性骚扰事情出来后,学生其实遭到很多打压,包括学校和警察去找他们和他们的家长,被删帖。可能警察总是想找出这个运动的所谓幕后黑手,其实这个运动已经很去中心化了,因为你不知道哪一个是中心,也真的是没有一个幕后黑手,大家是自发地去做这件事情,这和人们整体意识的觉醒有关系,包括大家的愤怒。其实好多事情,是多年前发生的,可是当时没有一个环境讲出来,可见环境对这些受害者有多么重要。而现在受害者面临的很多问题不是当时的伤害,而是当她们讲出真相时,有人不相信她们。”

也许环境有改善,但受害人曝光后仍然面临巨大压力,特别是被指控的人出来公然否认。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被指控性侵害的章文发文驳斥了性侵指控,对于作家蒋方舟和媒体人易小荷的指控,章文辩称媒体圈、公知圈常在聚会后喝酒、合影,有身体接触很正常。他还说:“蒋方舟,一直单身,交了众多男朋友;易小荷,离过婚经常出现在酒局上。” 引发各界哗然,好像离婚、单身就应该被骚扰。熊婧女士对此表示:

“说到荡妇羞辱,一个人离婚、或者交过很多男朋友、或出去与人喝酒,都不是他骚扰的理由。”

而另一方面有些人恐惧米兔运动,担心米兔运动会让人想到文革,想到大字报,熊婧女士说,实际这根本不是一回事。她说,米兔运动是一股自发的、民间的力量。

那么,官方的态度又如何呢?熊婧女士说:

“米兔运动的特点,是它的正当性。性侵违法,有性侵受害者去讲她的经历,指责受害者是不合理的,中国官方也不会去公然做政治不正确的事情。但是米兔的标签在微博上是被删的,而且我听说有指令说媒体不要去报道这个事情。但我想这个议题本身的合法性,使米兔运动还是有存活空间。第二,米兔在中国不是没有遭到过打压,当初高校学生在米兔上做联署和动员,当局很恐惧,他们找了几乎所有参加联署的学生,去威胁他们的家庭。这也与米兔后来在校园转入低调有关。”

但是,熊婧女士认为,米兔这股潮流难以阻挡,因为它没有一个具体负责的人,也不是由一个人发起、其他人去响应。这些发声的都是当事人、受害者,她们背后没有什么像官方指责的境外势力或者反动势力。所以米兔运动在中国是一个突破,是近几年来非常有社会影响力的事件,让大家直面我们面临的很多性别问题,但性别问题背后还是权力问题。

朱军受害者报警之后不了了之,而当事人爆料的原文也在微博平台遭到封杀,在中国要对性骚扰发声有多难?熊婧女士说:

“朱军毕竟是央视的人,跟官方有一定关系。这件事被删帖是所有事中最厉害的一件事。有些人批评米兔运动,说受害者为什么不报警,不走法律途径?但报警又怎样呢?两年前女权五姐妹反对性骚扰和家庭暴力受到打压,现在环境也未见改善,我们的帐号也被封了,我觉得是政府还没有想出解决米兔这么大一个运动的方式方法。因为米兔不是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去发起的,而且不知道哪一天有人会站出来。所以我觉得只要有新的当事人受害者站出来,米兔运动就不会停止,这和女权五姐妹当时的情况还不一样,女权五姐妹是几个人想发起一个活动,但这个米兔是所有的人都是发起者,政府怎么能把所有的人抓起来让他们不要去做呢?这是做不到的。”

在中国,性骚扰取证困难是大家的共识,在法律上如何完善呢?熊婧女士说,法律是一方面,因为中国的法律实际上有反性骚扰这一条,但没有具体可操作的细则。她说,立法重要,但不是唯一的手段,舆论的监督等等才对立法和执法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知名性学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潘绥铭的观点是,中国式性骚扰是权力、性别和阶层下的男性霸权,熊婧女士对此评论说:

“潘的观点我很多并不同意,但他这一观点我认同,就是一个权力结构的问题。为什么大多数受害者是女性?就是因为在这个权力结构中,女人处于弱势地位,在所有曝光出来的案子里,男性是手握权力的,在这样一个权力结构之下,许多女性受害者面对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所以让许多受害者不敢发声,有的受害者甚至反思自己是否自己做错了什么?是不是我给了错误的暗示等等。而学生和老师之间是有权力关系的,你的命运和前途在某种程度上是掌握在侵害你的人手里,很多人不敢说出来,也是因为受害者面临很大代价,不只是性骚扰的问题,还会影响未来前途发展、影响自己的人生,这是性骚扰最可恶的地方。正是因为这些人的权利不受制约,所以他们能肆无忌惮。你看被曝光的这几个名人有几个付出什么代价了?”

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首先,米兔这个现象在任何国家任何时间都存在,但在中国,它的特点是涉及更多的名人,却没有任何监督机制:

“比如在美国和欧洲,虽然一些名人,掌握了很多公共资源,但是要披露他,还是可以通过媒体。以前通过传统媒体揭露,这几年有了社交媒体的出现,变得更为热烈。中国大陆的一个特点是传统媒体从来不参与这样的事情,只是社交媒体才能参与,这给社交媒体增加公共话题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但是中国最近这些年随着财富的高度增长和人们对财富追求的热情,使这个国家的性骚扰和性侵害现象有其独特性,何频先生说:

“在追求财富的过程中权力、利益和身体的交换成为几大要素之一,所以无论是中国的性骚扰,还是性交易,现在出现这么多问题,我一点不奇怪。而且这些暴露出来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无论是电视台、娱乐圈还是商场、官场、教育圈、知识圈,女性往往是陪衬、玩物,是男性显示身分的象征。所以玩弄女性是中国社会文化里面的两大特点之一,第一是吃喝,第二就是玩弄女性。”

所以,何频先生说,虽然中国这时候的米兔正好跟美国的米兔有一个衔接,但实际上,中国的米兔和美国的米兔有本质上和数量上的不同:

“中国几乎是普遍的,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在媒体、娱乐圈、官场,人们用性来显示身分、获得权力和财富,这是因为中国文化里面就有这样一种特别基因。比如在饮食文化里,中国的饮食文化其实最丰富。我们了解西班牙餐、意大利餐、法国餐和日本餐,这些都是世界上辉煌的餐饮,但与技巧丰富的中国美食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中国人在不能讲话的时候就把精力全放在吃上,在不能释放自己思想的时候,吃就成为一个主要追求。而中国的所谓‘民以食为天’不是解决温饱问题,而是视觉的享受、感官的享受,超过对金钱的追求。这正好形成一个对比,在饮食文化不那么发达的国家,比如德国和英国,甚至包括美国,他们的时间更多地是寄托在精神的层次,更多的思考,而中国是从食物的角度去寻找一种感官的刺激。”

性也一样,何频先生说,当然中国人也追求爱情,但追求爱情的程度远远不及肉体的愉悦带给他的享受:

“通过肉体交换的地位、名声、金钱和权力,都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实现。”

所以中国人对食物的偏爱以及食物的发达,中国人在性方面的追求和管道的多元化,与西方不太一样,何频先生说:

“美国和西方也有通过肉体,来达到金钱、名声和改变职位的目的。但是由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有完善的法制,男人在掌握权力的时候不具有垄断性,而且有很多监督体系,比如媒体的监督、法律的监督,你在单位进行性骚扰,付出的代价非常沉重。而在中国几乎谈不上法律对女性的保障,女性被欺负被侮辱被骚扰被强暴,在中国是普遍现象。而中国的性交易,也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可以达到官位、得到学位、金钱,达到地位的改变。所以中国的性交易更丰富更恶劣。”

但是,从另一方面讲,何频先生认为,这其中也不都是男性的问题:

“虽然男性在其中占主导性地位, 但也和女性有关,女性有时候自己也扮演一个主动性的角色,因为她可以通过肉体交换得到权力、金钱和地位,所以这是整个社会的腐败,中国是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肉体交易市场。通过肉体交换,有些人已经得到了回报,有的得到了金钱,有的得到了地位,尤其那些名女人和漂亮女人,她得到了回报,为什么要发声呢?还有的很弱势,发声也没用,发声后得到的更多是侮辱和攻击。 所以中国女性的地位没有法律的保障,女性被侮辱被攻击被骚扰了,却没有一个能够使她们重获尊严和权利的法律途径。”

对中国米兔运动今后的发展,何频先生并不乐观:

“现在只是在网上热闹一时而已,因为真正进入法律程序非常困难,并不能真正解决中国女性遭到性侵害的问题,就和假疫苗和中国其它一些问题一样,过些时候就谁也不关心了。”

中国一些媒体,比如财新网报道朱军一案,并采访了受害者和相关证人,这能否像有些人评论的那样,会在中国促成一些根本的改变呢?何频先生对此表示:

“不会,也就是党媒想趁此机会, 增加一些媒体被关注的程度而已,而不是他们真正关心这个事情。”

当被问到中国政府对米兔运动持什么态度?何频先生说:

“中国政府就是把它当成一个社会事件来看待,过一阵就烟消云散了。中国的社会问题多得很,过一阵也就消失了。”

何频先生最后表示,中国没有正常的法治环境,许多基本权利都得不到保障,难道妇女的权利就会得到保障吗?不会。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无论是假疫苗、毒奶粉事件还是米兔运动,还是去年以来反同各种条例出台以后,lgbt+群体的反击,中国的社会热点事件,总是热闹一时。为什么呢?何频先生讲得好!我长期关注中国的女权运动和同志运动,自己投身于中国同性恋亲友会的公益之中,深感:中国只有走向民主化、法治化,才会有明天。

2018-08-04 23:2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