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权是否正在倒退

2015-08-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女乘客约谈广东省妇联妇女联合会,望积极推动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微博图片)
女乘客约谈广东省妇联妇女联合会,望积极推动公共交通性骚扰防治(微博图片)

最近,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习近平在中国女权问题上开倒车。该文说,一个明显的迹象就是五名中国女权活动人士因计划发起反对性骚扰宣传活动,而在今年三八妇女节前夜被捕,并被拘押一个月。现在她们虽然已经获得释放,但她们在7月份写给联合国秘书长和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相关负责人的公开信中说,她们已经不能再与政府以及联合国的机构等国际组织合作开展女权运动。

近期,中国又有数十名维权律师被拘捕,近200人被传讯。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说,中国政府对非政府组织的打压,尤其是对女权活动团体的打压,可以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的情景相比。文章指出,当然,中国的非政府组织与政府之间始终缺少信任,但20年前在北京举行的世界妇女大会使得诸多女权运动团体得以成立。鉴于中国当时面对的新问题,政府似乎接受了这些团体带来的帮助。但事实并非如此,一项新的法律草案将所有非政府组织置于警察部门的监管之下。《华尔街日报》的文章认为,中国政府的思维变了,文章称,中国在世界上地位的改变让政府如此自信,它不再认为有必要做任何让步。中共于是决定独自承担维护妇女权益的任务,自诩成功地推行了男女平等。

就此,本台记者首先采访到5位女权活动人士之一,原公益团体“杭州蔚之鸣”的负责人武嵘嵘女士。现年30岁的武嵘嵘,被称为女权5姐妹中的大姐。武嵘嵘从大学期间就开始从事公益事业,成为《中国少年报》“知心姐姐”的志愿者、并志愿服务于公益机构美新路基金会、 爱知行、受教育权工作组等。2007年从中华女子学院社工专业毕业后,先后工作于反歧视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艾滋公益机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协助过乙肝妈妈群体倡导“乙肝宝宝受教育权”,开展过女性性工作生存状况的调查及防治艾滋病工作。自2011年起,武嵘嵘开始专门从事反对性别歧视的工作,与国内的女权公益伙伴共同倡导反对针对妇女的就业歧视、教育歧视、家庭暴力、性骚扰、农家女权利等。

武嵘嵘女士等5姐妹被释放后,现在仍然是取保候审。武嵘嵘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女权运动是否倒退,她认为不能通过暂时的一件事来概括整体状况,她说,她自己确实是其中的当事人,但她认为女权运动的发展进步不会因为目前某一个事件而出现所谓进步或倒退,这样去衡量还为时过早。她说,即使我们从三八节前被抓到现在,已经有5个月的时间了,可以看到公民社会受到一些打压,但这和女权倒退是不同概念。

武嵘嵘女士也不认为政府对女权活动团体的打压,可以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的情景相比。但她承认,目前在中国,非政府组织生存更加困难,有关新法案也将出台,限制非政府组织的发展,她说,想到政府出台对非政府组织限制的法案,她就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当然她说,她也看到一些非政府组织发展的也还不错,因此也不认同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个趋势。

谈到她个人的近况,武嵘嵘女士表示,她目前仍然处于取保候审的状态。她说,检察院都已经决定没有足够的证据起诉我们,那我们这个案子就应当被撤销,但公安局拒绝撤。她说,她对这一案件有两点理解,一是5姐妹当时被抓,到现在行动不自由,这个做法是不正确的。她呼吁这个案子应该尽快撤掉,否则,无论是对女权活动人士还是公益人士,都会带来长久和不必要的影响。第二点是她们现在不能出境,大部分许多还是局限于国内,的确处于相对不自由的状态。她本人现在无法开展工作,可以说不得不中断其事业上的规划,其他几位姐妹也在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大部分都中断了以往的规划或工作。

说到自己近期的计划和打算,武嵘嵘女士表示,最近一年要休养生息,因为警方多次传讯对自己的健康和家庭都带来影响。无论今年或明年案子撤销与否,她说她都永远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对此她有永久的角色认同。

那么,她对中国女权运动今后的发展持不持乐观态度呢?武嵘嵘女士说,现在她们虽然无法开展女权工作,但她对中国女权的发展和进步充满信心。她认为,人们的思想在开化,它就不会允许一种极权的男性压倒女性,忽略女性需求的观念长期存在。只要社会在发展,就会有女性的觉醒,而且这种觉醒不会以倒退的方式来觉醒,而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来健康发展。她说,无论她们5姐妹今后会不会回到原来的角色去开展工作,未来都会有更多的后来者继续开拓女权事业的发展。

上海社科院研究人员陈亚亚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就中国目前女权和人权的状况谈了她的看法,她说,现在国内重男轻女仍然严重,当局限制人们与国外的交流,可能上国外的网站也越来越困难了。女权5姐妹虽然被释放,但仍然是取保候审,行动受限,仍然在黑名单上。她说,这不仅是女权问题,更是人权问题。比如公民要表达诉求,现在基本上是上街都很困难了。而且,最近被抓的不仅仅是维权律师,好几个非政府组织都被解散或取缔。

当被问到中国今后人权和女权运动会如何发展,陈亚亚女士说,这是一个博弈过程,曾经放开再收紧是不可能的。当然,现在国外的机构要在中国开展活动更加困难。她说,也许国内许多公益人士暂时在做别的事,但他们都没有放弃。

就习近平在中国女权问题上是否在开倒车,中国公益活动人士,目前旅居美国的陆军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被中国国内女权界广为认知的一个迹象是习近平对女权的态度。他说,习近平在一次对全国妇联的讲话中曾明确表述过,希望妇女能更好地承担起在家庭中的责任和义务,这很令人奇怪。因为从传统上,1949年以来,中国政府都高调宣传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从来没有单独地说,妇女要去更好地承担家庭义务,而是男女共同承担。但这次习近平强调妇女在家庭中的作用,这与近几年所谓主张妇女回家的论调不谋而合。陆军先生认为,这显然是对妇女地位,特别是经济地位的削弱,妇女政治地位相应也无法提高。

此外,陆军先生指出,中国政府对女权人士的打压也是显而易见,比如对女权5姐妹的抓捕,超出正常社会道德底线,显示出当局对女权没有好感。他说,当局对女权人士的打压也不是孤立现象。从2013年起,当局对于民间社会的打压运动是一波接一波。对网络异议人士,维权律师和非政府组织的打压更是雪上加霜。公益组织的办公室被查抄,人员被抓捕,现在已经司空见惯,而这在两年前就非常少。而且这种形势看来还在进一步变化,警察抓人越来越随意,而且抓人规模也越来越大。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妇权负责人张菁女士对此表示赞同,她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对非政府组织和女权活动团体的打压是空前的,她说,与以往相比,习近平政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文章提到中国政府对非政府组织的打压,尤其是对女权活动团体的打压,可以与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的情景相比,张菁女士表示,各种数据都支持这一论点。张菁女士说,中国非政府组织的生存更加困难,国外组织被当局认为是所谓敌对势力,中国妇权所做的工作就是例证,习近平时代是完全的大倒退。她说,中国妇权从2006年成立,在中国活动很多,但没有遭遇到从去年年底到今年这么严酷的打压。以前中国妇权在中国的义工从来没有被抓捕过。她说,习近平时代,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完全是大倒退。

因此,张菁女士认为,习近平的政策使她对中国妇女参政,扶助贫困妇女和非政府组织的生存和发展不乐观。她说,习近平不是一个鼓励妇女出门的人,他对全国妇联的讲话就是例证,他对自己的太太也是这样要求的,太太就是要在家里照顾好家庭和孩子。张菁女士认为,从习近平政府这一段时间的表现,已经可以看到中国女权的发展在习近平时代不会有真正的发展。但张菁女士同时表示,我们没有选择,因为争取妇女权益是一个长时间的抗争,必须有人去做。她说,如果人们没有觉醒也就罢了,但一旦觉醒之后,就必须继续发声,抗争,不能再沉默。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