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生老病死: 生不起 病不起 老不起 死得起?(上)

2018-08-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人口生育在中国受到政府的控制。图为主管部门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办公楼(Public Domain)
人口生育在中国受到政府的控制。图为主管部门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办公楼(Public Domain)

生老病死是自然周期和人之常情,但在今天的中国,这四个人生阶段却可能无法自然衔接起来。我们这一期节目将分上下两集,聚焦中国的生育和养老这两个沉重的话题。

先说生育,生育本来是个人和家庭的选择,但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生育就成了国家和政府的事了。发展到了极致是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开始强制实施一胎化政策,几句属于那个年代计划生育的著名口号,大概可以诠释这一政策的严酷:“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打出来,堕出来,流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该环不环,该扎不扎,见了就抓!”“该流不流,扒屋牵牛!”

近40年后,中国政府的官方统计是,一胎化政策使得中国少生了4亿多人。时至今日,中国的生育率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按照维基百科的数据: 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中国大陆总和生育率仅为1.18,远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2.1以上),不到世界平均水平(2.5)的一半,根据2016年的数据,中国大陆生育率为1.05。有专家认为,如果数据确实的话,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世界最低,而不是之一。

2015年年底,中国放宽了数十年的一胎化政策,有人说这一改变是为了进一步实现更大的生育自由,但美国纽约时报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说,北京当局似乎害怕暴跌的出生率、老龄化的人口和萎缩的劳动力,会破坏多年以来两位数经济增幅的成果,并威胁到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于是才于2015年末开始允许已婚夫妇生育二孩,希望这项新政到2020年能实现每年额外增加300万新生儿,到2050年新增不少于3000万的劳动力。文章说,其实中国政府不过是开始了另一项宏大的人口工程实验:在1979年至2015年一胎化政策期间,政府强迫大量女性堕胎或接受其他侵入性节育措施;在近期的政策大转变之后,政府又以同样的热情来盛赞生育光荣——还要越快越好。一孩政策、二孩政策—不论是怎样的人口计划,共产党始终把女性视为国家的生育机器。

但是婴儿潮并没有如期出现。换言之,中国最新的计划生育政策不仅是对妇女权益的又一次侵犯,还是一种政府要让人口增长的无效手段。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妇权网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

“中国实施了近40年的一胎化政策是中国史无前例的灾难,持续时间最长、范围最广、受害程度最深、人数也最多。50年代,政府禁止非法堕胎,个别确实需要堕胎的,要有医生、丈夫和领导三方同意。那时的妇女,子宫不是自己的,私生活也不是自己的,都被党控制。后来中国出现生育高峰、人口到达6、7亿时,政府又开始节制生育,七十年代时,政府开始宣传生两个好,到80年代,就变成强制性一胎化,宣传只生一个好,政府来为你养老。当时人民日报还发表文章说,草药引产方便安全,还有强制性的手术上环,害了几代妇女。”

今天,政府又开动宣传机器,人民日报社论又重提要为国生娃,生娃成了国家大事,张菁女士评论说:

“现在政府又拿为国生娃、多生几个好来忽悠老百姓,有的网友就问,计划生育罚的款,你退不退?还有现在育儿成本那么高,普通老百姓现在有几险一金: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和住房公积金,现在如果再搞一个生育基金,更让老百姓民不聊生,再多养孩子,成本更高。”

最近中国又爆发毒疫苗事件,再加上毒奶粉和毒药品,人们对政府和社会没有信心,你叫老百姓怎么去生?张菁女士说,现在给孩子打个疫苗老百姓也放心不下,还要到国外去打。此外,现在人们的生育意愿越来越低:

“许多年轻人不谈恋爱也不愿意生育,有需要的话就同居一下解决问题,人们态度越来越嬉皮,今朝有酒今朝醉。这样的社会和心态,实在不健康,加上中国人口老龄化和男女出生性别比不平衡问题严重。”

张菁女士说,国家首先要全面放开有关计划生育的所谓列为机密的文件,公诸于众,然后才有可能谈鼓励生育:

“否则老百姓又像猪狗一样,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几个人坐在一起,想一想然后就叫妇女怎么样怎么样,永远控制妇女子宫,只有中国政府能做出这样的事。印度人口也很多,但印度政府绝对不会这样无良。非洲人很穷,也不会像中国政府这样,现在非洲一些小国家从中国进口很多避孕药,遭到谴责,非洲一些国家受到中国政府的宣传,认为国家穷是不是也要少生。”

张菁女士说,要解决中国的人口问题,政府一定要彻底反思、认错并进行赔偿:

“现在中国政府既不认错也不赔偿,又要中国人去生,中国妇女不要再听党的话了,这个党问题太多,让妇女受害程度太深。”

无论如何,中国人的生育意愿因为多种原因在逐年降低,育儿费用高、养不起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比如中国有媒体报道湖北有一对小情侣,怀上二胎无力抚养,决定生下后以4.5万元人民币出售孩子;“富养孩子”据说也是人们不愿生二胎的原因;此外,目前中国年轻人有不生孩子、不约会的趋势,有报道称中国可能即将迎来消费降级时代;据民政部门调查,中国2017年结婚注册人数下降7%,2018年第一季度全国结婚人数为301.7万对,同比下降5.7%;中国单身男女的数量目前已突破两亿,越来越多的适龄男女不想结婚。

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披露,中国有些省份已收紧了对堕胎的控制、或加大了离婚的难度,以保持新增人口的可能性。

有中国人口专家预测,未来十年,中国20至39岁的女性人数预计将减少3900多万,从2.02亿减至1.63亿,如果不采取措施鼓励生育,未来中国人口将大幅下降。特别是中国东北的辽宁省是全国出生率最低的省份之一。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在东南部的江西省,政府采取了令人反感的办法,它重新制定了关于女性何时可以堕胎的指导方针,尽管这些规则并不新鲜,但此举使得人们担心当局打算更严格地执行它们,其中包括要求怀孕超过14周的妇女在堕胎前获得医疗人员的三次签名。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中国政府现在正想办法刺激婴儿潮的出现,官方人民日报今年8月份在一篇社论里表示,“说白了,生育不只是家庭自己的事,也是国家大事。”

中国政府提高出生率的运动引发人们的担忧,又有消息说,随着生育率持续走低,政府将对不生育的家庭加税,还有专家提出建立生育基金,以缓解人口结构带来的压力。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客座教授、人口问题专家、《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评论说:

“客观来说,这对中国政府也不公平,因为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任何(强制生育)的政策。而生育基金只是个别学者所写的一篇文章,然后大家就用来炒作。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废止计划生育政策,更没有出台鼓励生育政策。”

但易富贤先生同时表示,从政策上来说,他坚决反对强制生育,而且中国政府也不至于这么愚蠢:

“因为一方面这违背人权法律,在实质上也不可能。有人说,中国以前是强制不生育,现在是强制生育。强制不生育,政府是说了算的,比如不让你生孩子、把人结扎、怀孕后强制堕胎,政府有办法。但政府不可能做到强制生育,你怀孕怀不上怎么办?而且中国现在不孕症比例高,有15%以上怀不了孩子。而且怀孕后你不情愿生孩子,生了不养,会导致孤儿和弃儿,那么政府就需要承担责任;而如果你响应政府号召生孩子,但生下后养不起,就需要政府增加生育补贴和教育投入,比如孩子多了地方政府要给教师发工资、增加学校设施等,都需要政府出钱,而政府不愿意出这个钱。计划生育时,政府有利可图,一方面强制堕胎,另一方面罚款,政府没有任何成本。”

易富贤先生说,如果政府要强制生育,首先是侵犯了人的基本权利,另外会产生很多后遗症,政府不但没有从中收益,反而要投入:

“我以前说过,中国政府是铁公鸡  ,所以今后需要担心的不是中国政府要强制生育的问题,而是中国政府逃避在人口方面应该承担的责任。比如中国政府有责任降低养育成本、提高教育投入和儿童福利。中国政府今后可能会说生孩子是你的私事,我不管,以这些理由来搪塞和逃避自己的责任。”

易富贤先生说,提倡生育是对的,事实上,人口永远是财富,中国政府的观念要改变:

“我们应该像欧美国家一样,欢迎每一条生命的到来。政府要营造好的生育和生存环境,要与欧美国家接轨,改善民生、降低养育成本、保障妇女权益。以前政府认为人口是负担,母亲就是负担的制造者,母亲就没有地位。现在既然孩子是社会的财富、是宝贵的生命,全社会要有一点爱心,母亲也应当得到尊敬。”

易富贤先生说,很多人认为生育是个人私事,政府不管就可以了。事实上,这种说法也是不对的,因为人口和物质的再生产,是人类社会的两大支柱。既然政府有责任促进发展经济,政府当然应该有能力保护人口生产。易富贤先生说:

“生育是最基本的权利,但是这种权利是需要得到保障的,老百姓交税养国家,但老百姓今后自己养孩子都养不起、养老都没有保障,政府是有责任的。政府有权利来保障老百姓的生育权,比如我想生三个孩子,但是我生不起,我只能生一个。为什么生不起,那是因为我的权利没有得到保障。”

易富贤先生认为, 一个正常的社会是:主流家庭生三个孩子,部分家庭生一两个,部分家庭一个都不生,部分家庭生四五个、五六个甚至更多:

“比如美国有生十几个孩子的家庭,但是美国的平均生育率也只有1.8到2.1左右。如果主流家庭生不了和养不起三个小孩的话,那就说明整个经济制度和社会制度有问题,政府有责任来调整。光有生育权而又得不到保障的话,这个权利也没用,就比如婴儿出生后有生存权,但如果没有衣服食物和父母关爱,小孩也长不大。老百姓现在养孩子,主要还是靠自己,政府有责任帮助他们降低育儿成本。”

在易富贤先生看来,人口从来都是家国大事:

“从人类开始产生政府以来,人口一直是大事。我首先强调,生育是天赋人权不能被侵犯,有人不愿意生,政府首先要调整经济政策和税收政策,不能强迫别人生孩子,政府可以用爱心来欢迎每一条生命,但不能绑架父母生孩子,这是个原则和底线问题,政府有责任来保障生育权。”

易富贤先生打比方说,比如种菜,光撒种子不可能有好收成,播下种子后就像生育一样,你还要除草浇水和施肥:

“所以人口政策应了我的一句话,那就是人口政策应该是顺其自然,但是不能任其自然。顺其自然,是说你不能把菜的根挖掉,不能拔苗助长;但你不能任其自然,有杂草和虫子的时候你还是要有所作为。”

至于不生孩子的家庭今后可能要多交税,易富贤先生表示:

“这个问题从法理上是合理的,因为公共福利包括养老,都是通过纳税人来承担,你没有孩子就得靠别人的孩子来养老,欧美国家也是这样做的。”

今年5月,有中国政府内部消息人士透露,今年年底中国可能会全面开放生育;8月27日,据中国检察日报微博发布的最新消息,在当天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典草案中,不再保留计划生育的有关内容。易富贤先生对此表示,中国全面开放生育刻不容缓:

“因为中国的生育率全世界最低,2015年中国的生育率只有1.05,比日本还要低,日本是1.46,日本的生育率已经很低,中国比日本还要低三分之一,美国是1:80。中国的人口危机是全世界最严重的,中国目前是6到7个20多岁到64岁的劳动力,养活一个65岁以上的老人,到2030年只有3.6个劳动力养活一个老人,到2050年只有1.7个劳动力养活一个老人。所以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要指望他们以后能像父母一样在5、60岁退休,然后跳广场舞也很高兴。这些年轻人要到70多岁才能退休,退休之后也只能领很少退休金,所以没有小孩到晚年会很孤独。”

没有小孩到晚年会很孤独,这只是在日益老龄化的今天,中国老人们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在下期同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对与生育问题密切关联的中国的老龄化和养老问题进行探讨。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