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與愛國主義


2016.09.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最近,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了留學青年談愛國主義的系列報道,採訪了兩位分別在美國受過教育的90後年輕人,網名爲“在華府”的周鐳與楊思羽。(網絡截圖)

在今天的節目裏,我們將就年輕人與愛國主義這一話題進行探討。

最近,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發表了留學青年談愛國主義的系列報道,採訪了兩位分別在美國受過教育的90後年輕人,“在華府”(周鐳)與楊思羽。愛國主義,在這兩個年輕人的眼中,可以說是一個疊加了多重意義與情感的詞組。

紐約時報的文章說,2016年,蔡英文上臺、南海問題升溫、川普等美國大選候選人對中國的攻擊及中美對抗的戲碼在國際舞臺上輪番上演。中國的愛國主義因爲一件件事情,被推向了新的臨界點。今年七月,爲抗議南海仲裁案的結果,中國十多個小城市發起抵制標誌性美國品牌肯德基的示威活動。八月,在里約奧運會上,因澳大利亞游泳選手霍頓獲獎後譏諷孫楊是“使用藥物的騙子”,中國的年輕網民潮水般湧向霍頓的社交媒體賬號,要求霍頓道歉。

網絡的沸騰反映了新世代越來越強的聲音以及他們之間越來越遠的隔閡:“小粉紅”與“反華青年”的碰撞;海外的精英愛國者對龐大弱勢人羣與種種社會弊病的選擇性無視;直言盡意者常常被民粹主義者污名化;底層“愛國賊”通過網絡暴力宣泄對現狀的不滿;年輕人對身份認同的迷茫……這些都反映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中國留學生的視野之中。

網名爲“在華府”的周鐳,生長於深圳,剛剛從美利堅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畢業。就讀大學期間他主攻國際關係,現在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一所律師事務所做律師助理。周鐳的網絡角色是一名“公知”,他的微博賬號“在華府”有近兩萬的粉絲。他比較關注中國的維權抗爭及中國與世界的網絡空間的信息不對稱問題等。

對在中國發生的肯德基抗議事件,周鐳在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時認爲,一線城市都是沒有的。基本上都發生在三四線、四五線城市。他說,生活在這些城市的人,平時對全球化與對西方的認知都非常侷限。因爲他們信息比較閉塞,所以相對激進一些,認知上也有很多斷層。他說,雖然現在可能已經不會有非常極端的事情出現了,比如說現在如果砸日本車,你更多招致的是批評。但是稍微小一點的城市裏,可能這樣的思想還是被周圍的人認爲是可取的。

周鐳說,如果在國內單單生活在大城市和消費主義圍繞的泡泡裏,的確很難建立起對中國龐大底層的感知,取而代之的是主流媒體上那個強大的世界第二經濟體。並不是中國的每一個角落都是高樓大廈,大家都喫得飽的。他說:“家境優渥的留學生帶着這樣的認知出國,進入西方社會接受思想和生活上的不適與撞擊,很容易建立起‘出國更愛國’的民族自豪感,或者說自己思鄉之情的政治投射。把國家表面上的繁華和國際上的‘流氓’當做自己的底氣。但我害怕的是,這樣的愛國情緒會讓一個人離現實中國和底層社會越來越遠,作爲中國的1%身處海外爲全中國代言。因此身在國外思考中國的時候,比起那些一線城市的繁華泡泡,我更願意提醒自己,這個國家還有不少看不到的角落和真實的人。”

楊思羽是山西太原人,在美國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讀應用數學與政治學,最近在紐約的一家公司實習,做數據分析新聞。在她一度非常活躍的問答社區知乎上,楊思羽積累了近5萬的粉絲。她關注中國發展、伊斯蘭教、性別平等以及美國大選等等社會議題,也在社交網絡上發表自己的分析。在知乎上,她曾經把自己比喻成一隻啄木鳥,把國家比喻成一棵大樹,因爲“不想推倒這棵大樹,卻在樹上啄啊啄。一次一個洞,一個洞一個蟲”。楊思羽對這棵樹,有無限耐心。

楊思羽說:“我在讀大學時看了一本書,叫做《China's Second Continent》(《中國的第二塊大陸》,Howard W. French/著)。這本書是關於中國在非洲的投資。我在二線城市長大,太原。比起北京上海的孩子,我們感受過物質匱乏是什麼,比如你買一輛自行車還會和爸媽想半天。這種匱乏,讓我一直覺得中國更像非洲,而不是美國。但是,看完那本書以後,以及‘一帶一路’的規劃和中國向外走的那一批政策後,我意識到,中國現在確實是一個大國。中國有問題,不代表你看衰這個國家。在之前,我心裏‘中國’這個概念代表着弱國。我現在覺得中國是一個你沒有辦法定義的國家。它一定要做很多大事的。無論主動還是被動,很多事情都會發生。”

從那以後,楊思羽就覺得自己很幸運:“幸運就在於我生在這樣一個國家,這個國家不是沒有問題。但是,我作爲一個年輕人,生在一個正在上升的國家,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

談到愛國主義,楊思羽認爲,愛國者這個詞被污名化了。她說:“很多人覺得,愛國就等於小粉紅。我沒有強烈的國家認同,因爲畢竟在美國待了這麼多年。但是我覺得,在歷史的長河中,自己投胎投得很好。我可以說我自己是理智愛國。那麼,中國人的愛國主義更強烈,還是美國人的愛國主義更強烈?

楊思羽的看法是不分伯仲。她說:“我剛剛來到康奈爾的時候,我就被套入了常青藤的liberal bubble(自由派小圈子)中,因爲康奈爾是非常liberal的。我當時有一個錯誤的感覺,那就是美國人更加國際主義一些。他們會更加開放。但是隨着自己出來工作,以及關注大選一系列事情,看到很多其他層次的美國人,通過社交媒體也好,通過對川普的爭論也好,把他們的不滿擺到了社會的討論中心。我作爲一個學習政府研究的學生,這件事情就讓我意識到美國人的民族主義還是非常強的。原來總覺得美國因爲多元,又因爲長期把自己定位在一個能隨時接納外來人口的狀態中,所以不會有很封閉的民族主義。但是後來發現我錯了。”

如何評價這次澳大利亞游泳運動員霍頓(Mack Horton)說孫楊是”藥物騙子”後,網民攻擊霍頓、支持孫楊的事情?奧運會是否激發了中國的全民愛國主義?

楊思羽說:“我覺得不是網民集體攻擊霍頓或是集體支持孫楊。只要這個事情不僅有一種聲音,我就放心。中國在2008年的時候,那個開幕式是一個聲明:中國不再是一個弱國了。它希望展示的歷史也好,科技也好,人也好,回過頭看,是告訴世界,要該認真對待中國了,我們要開始進入你的地緣政治版圖了,我們要變成世界小棋盤的主要玩家了,我們要升級了。巴西也要說類似的東西。他們要透過這場奧運會,改變世界對這個國家的看法。因爲我們對於巴西的看法都是:美酒、美女。但是巴西的開幕式是在說,我們是一個有科技、有時尚、有知識、有歷史、有文化的一個大國。開幕式也確實做到了這一點。當然這個不能和中國的舉國體制比。尤其是中國排練節目的形式,我不覺得任何一個國家能驅動這麼大量的人來集體表演。”

就年輕人與愛國主義的問題,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先生在接受本臺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所謂愛國問題上,這些年愈來愈出現不同的聲音,是好事,畢竟比毛澤東時代好得多。之所以這樣,首先是因爲中國大陸的半開放狀態,人們接受的信息和知識有差別,對愛國的看法也不一樣了。官方的愛國和應有的愛國意義是完全不同的。在中國,缺乏基本教育體系,許多人不懂最基本的政治常識,爭論者中對愛國的定義不懂。很多人把愛國當成愛政府;有的人是愛國家和民族利益,使國家成爲促進民權和民生的機器。所以對愛國有不同理解。

其次,朱欣欣先生說,官方所宣傳的愛國就是擁護共產黨,利用一些對國內外信息不很靈通的人。爲什麼排外的一些事件發生在二三線城市呢,就是在於這些城市中的民衆的信息不很暢通和文化水平低一些,對國外不瞭解,很容易接受官方的宣傳。他接着說,當然有一部分人是利用愛國發泄自己的不滿,並不迎合官方的所謂愛國主義的宣傳;還有一部分人真被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所蠱惑,真以爲趙家人把自己當成自家人了,以爲自己能夠被官方賞識,是拿着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這是真糊塗的人;還有一部分人也很清楚,利用官方的愛國宣傳爲自己謀取好處,從中分一杯羹,並不真愛國,這部分人是真正的“愛國賊”,愛國投機分子。

當然還有真正的一部分人不把國家偶像化,而是將國家當作爲人權作保障的必不可少的一個組織性的需求。如果一個國家不能提供人權保障,這個國家就不值得愛。真正的愛國者會參與對國家的批評和治理,而非一味的歌功頌德,爲國家大唱頌歌。

至於說,很多人到了國外,反而更愛國了,朱欣欣先生說,他也見過這樣的人。原因一是他身處異國他鄉,有一種對故土的依戀,使其對國家產生遙遠的思念之情。還有一點,如果他沒有融入當地文化,爲了維護個人的面子和尊嚴,肯定會拿國家來說事,因爲人們看他不僅是一個人,還代表國家,因此他會對自己的國家,民族和自己的身份更敏感,希望自己的國家能夠爲他撐腰,在他人面前,爲了自己的尊嚴,也要爲國家說話。而關起門來可以批評自己的國家,但在人前家醜不可外揚,也反映了這個心態。這些人未必是真正的愛國者,因爲在異國他鄉有這種心理的需求,爲國家政府說好話。這個可以理解,但是大可不必太認真。

朱欣欣先生說,還有一部分人如果出國後知識水平和能力比較有限的話,他雖然身在國外,但心裏接受的整個一套對世界的看法,還有思想觀念,完全是中國式的,有思想束縛。再加上有些人在國外如果混得不太好,有挫敗感,就會對國外產生不滿,不能全面瞭解一個民主國家應有的一種狀態。他說,現在不少留學生都是有錢的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他們屬於既得利益者,以爲他們所處的家庭就代表了中國人普遍的生活狀態。這些年輕人還不完全瞭解中國,對國外更不瞭解,他以自己的感覺來爲中國說話,帶着國內共產黨宣傳教育的東西,還沒有真正的理性。這可以是暫時現象,願意學習的年輕人經過幾年的學習和生活之後,其思想觀念會大大改變。當然還有一些是到國外混文憑的,指不上他們能有真正的理性精神,他們對中國的歷史和現實的認識是雙重缺失,他們想象中的中國與真實的中國不是一回事,他所愛的中國也不是真正的中國。

當被問到網上熱評這次里約奧運會中國女排贏得金牌後中國政府藉此鼓動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情緒,朱欣欣先生評論說,這次女排的香港之行就是官方安排,把體育政治化和工具化的舉措。郎平未必喜歡這樣,但作爲中國隊的教練也無可奈何。網上有文章說,要弘揚郎平精神,不要女排精神,因爲女排精神就是完全政治化,國家主義化。郎平精神則體現了一種專業性,個性,爲體育而體育,不要讓體育承載過多的東西,還體育一個純潔的體育精神。

對於80,90後,朱欣欣先生認爲官方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宣傳,已經對他們影響不大。現在年輕人基本很務實。但現在的年輕人又過於老成,缺乏理想主義的精神。

朱欣欣先生說,國外有句名言,愛國主義是流氓的最後一個避難所。中共已經完全拿不出意識形態上能忽悠人的東西了,愛國主義已經無法用來掩蓋他們的所作所爲,他們手裏的牌沒有多少了,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宣傳在中國已很有限,只能暫時鼓動少數人。比如今年的奧運會,關注的人們就少多了。他說,今後中國社會還需要凝聚共識的新的精神。在中國目前缺乏信仰和精神傳統的國度,要找到這種共識很難,不像西方有傳統的宗教信仰。在世俗化比較濃烈的中國,中國老百姓只有所謂彌散性的宗教信仰,泛神論,這樣的國家,民族的整合性差,印度也是這樣,凝聚力差,較渙散。日本就不一樣,民族凝聚力就強。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先生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其實愛國主義是一種情感。他說:“我在哥大修過這方面的課,其實愛國主義是一種情感。如果愛國主義有任何理性的話,我們就會考慮比如我們每個人是一個個體本位,西方的社會學政治學和經濟學都是建立在個人主義的基礎上,一個好的社會制度就是要讓每個人有一個公平的機會,能夠最大化個人利益,同時又不損害別人的利益。家庭,社區,地方,政府,乃至國家和全球國際社會,都是人們在追求幸福中的一種制度安排。民族和國家重要,是因爲國際社會還以民族國家爲單位,但愛國主義在此時,之所以是理性,就在於國家根本不是他們利益的考量,因爲他們要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或者要追求社會的公正和正義。但在不成熟的國家,在西方國家的早期階段,愛國主義就是一種感情,就是對國家的一種熱愛。如果真正到了比較成熟的階段,就會發現,國家只是我們人類不同層級社區的一個社區,我們都有義務和責任,這是理性,到這時纔可以說,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其實就不是那麼重要。除非當你的國家受到侵略時,整體受到欺凌時纔會覺得比較重要。”

王軍濤先生說,中國小粉紅愛國主義的存在有兩個原因。第一,中國人在人類大家族中是一個特殊羣體,彼此認同,有一種集體感。第二就是共產黨的教育,愛國主義教育,對歷史事實,國際政治作曲解。他說,西方國家公民對於國家和政府都是非常警惕的,他們很多是在鬥爭中爭取自己的權益,而不是想靠一個強大的國家來滿足自己愛國主義的虛榮心。但是,在中國,由於曲解性的宣傳教育,使人們把自己個人的幸福和國家聯在一起,把自己的不幸都歸結於外來的勢力,這是共產黨的宣傳造成知識的貧乏和視野的侷限。此外,民族認同感也並不意味着彼此有認同感的人要抱成一團,在對別人的憎恨中來表達對國家的愛,而是完全可以有更開放和包容的心態來對待別的民族。

當被問到中共提倡女排精神是否是煽動民族主義情緒?王軍濤先生表示,體育運動很有意思,在西方國家,球迷很多,好像輸了球國家就輸了,這也正常。奧林匹克確實是以國家爲單位,這自然而然有一種認同。希望自己贏是正常,但政府不要去宣傳這些東西,特別是政府曾對郎平有過不公正待遇。比如郎平說朱婷要到世界上去打球,這就像郎平當年到美國一樣,她的想法也比較簡單,不是狹隘的愛國主義,她想讓中國在交流中強大起來。不正常的是中國政府。

里約奧運會後,有兩張照片的巨大反差引起人們的思考,一張是女排奪金牌回國,在機場受到上千人的歡迎;另一張是奪得二十多塊奧運金牌的美國游泳運動員菲利普斯回到美國亞利桑那鳳凰城的家鄉,在機場的照片只是他一個人揹着揹包,還擺手謝絕記者採訪。王軍濤先生就此評論說,其實美國在歷史上有一個捲進美國人最大情感的一個美國和納粹拳擊運動員的對決,美國拳擊手最終贏了,當時全美國都在看和歡呼。當一個國家人民的所有情感都被動員起來後,它實際上就多少被政治化了。這次對女排,中國政府有煽情在裏面,同時也有人們對女排命運的同情和讚賞。而美國的菲利普斯,他就是冠軍。中國乒乓球運動員也一樣,贏的容易也就不在乎。女排則是經歷了一番艱苦的奮鬥,是一種對個人奮鬥的欣賞。而美國的菲利普斯他就是王,王者歸來大家覺得是個自然的事情。

談到中國留學生中愛國主義的情懷,王軍濤先生表示:“其實留學生的很多愛國更像是思鄉,很多獨生子女想媽媽想爸爸。可能把思鄉的情緒變成一種虛假的共產黨宣傳的對國家的熱愛。再比如鄧小平留學法國,回國後一次家不回,他就是一個國際主義者嗎?共產黨是老想煽情,把不是政治的東西變成政治,以維護它的統治。我們也沒有必要去嘲笑那些人之常情。”

至於有些留學生是否是理智愛國,王軍濤先生表示,只要他們的想法是真實和獨立的,我們都應當尊重。

請您收聽節目並發表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
婦幼論壇節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