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修改中学历史教科书 缘从何来?

2018-09-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早在今年年初,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当局修改教科书,将中共前主席毛泽东在世期间给中国人和中共屡次造成的大灾难称为“艰辛探索”,尤其是将中共先前正式定为“灾难”和“浩劫”的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也归为“艰辛探索”的一部分。。图为北京市场上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像和毛泽东像。(AFP图片)
早在今年年初,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当局修改教科书,将中共前主席毛泽东在世期间给中国人和中共屡次造成的大灾难称为“艰辛探索”,尤其是将中共先前正式定为“灾难”和“浩劫”的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也归为“艰辛探索”的一部分。。图为北京市场上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像和毛泽东像。(AFP图片)

早在今年年初,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当局修改教科书,将中共前主席毛泽东在世期间给中国人和中共屡次造成的大灾难称为“艰辛探索”,尤其是将中共先前正式定为“灾难”和“浩劫”的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也归为“艰辛探索”的一部分。

今年9月9日,是毛泽东去世42周年忌日,中国网民赫然发现,中国八年级历史教科书下册正式出版,毛泽东再度成为一个没有错误的伟大领袖。 这一局面导致中国公众的强烈反弹和抨击。

新出版的教科书显示,中共当局最新的叙述已经修改了原先的历史陈述,给毛泽东免除了错误。

原先的历史陈述是“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错误地认为,党中央出了修正主义,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他决定发动‘文化大革命。’”

新的历史教科书的陈述是: “20世纪60年代中期,毛泽东认为党和国家面临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为此,他强调‘以阶级斗争为纲’,想通过发动‘文化大革命’来防止资本主义复辟。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起来。”

一位网民说,“速看,新课本毛主席不再背负‘错误’!”

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在专制国家,经常发生对历史的窜改和隐瞒:

“因为都是出于当下政治的需要,尤其在中国我们都知道历史总是翻过来掉过去的。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特别是近现代的历史最缺乏了解,就在于当局不断根据政治需要,来掩盖和歪曲历史。这样做对整个民族没有好处,使人们无法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因为人类要进步,就必须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有所反思,总结经验教训,这些都要建立在对历史真相的真实了解之上。”

据海内外媒体报道,令许多观察家和中国公众感到不安的是,在文革期间长大成年的习近平,似乎对文革情有独钟。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分析说,从习近平和他周边高级顾问的视角来看,他们是在用他们所最熟悉的话语和思维方式,来看中国的历史和未来。而这些人最大的悲剧就在于,他们整个思想的形成期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贫乏也是最野蛮的时期:

“他们基本上都出生在50年代,这批人的意识、思维和世界观,一方面反映出有一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就是他受了迫害成了时代的一个牺牲品,可是他只能理解那个时代他的生命的意义,只能在那个时代的框架下,来解释他生存的价值。所以他对那个时代的荒诞,反而有一种依恋。因此他表现出的任何行为和思想,只能是那个时代的结果,而不能超越那个时代。就像马克思讲的,我们可以改造历史,但我们不能脱离现状来改造历史。就像我们不能拔着自己的头发超越地球一样。其实习近平和他周边的这些人,就反映出了这样一个历史的悲剧。”

但更大的悲剧是习近平和他的领导层进入了一个历史错位,使他们在前瞻未来的时候,还在用50年代的思维。夏明教授说:

“他们把毛的已经被历史证明是错的东西,继续保留下来,还想把它用在成长在未来新时代的人身上。”

中国作家巴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曾提出建立文革博物馆,但被封杀。夏明教授说:

“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一些中国领导人认为文革博物馆会给中国人丢丑。但滑稽之处在于,现在有很多人想回复到文革时代,尤其是习近平,刻意模仿毛泽东,而且把中间的一些历史伟人包括邓小平淡化,直接把整个中共的历史变成从毛泽东到习近平。习近平抹杀邓小平,同时还表现出一种政治上和文化上的杀父情节。因为习近平家庭的解放和平反,是受到胡耀邦邓小平政策的影响。”

外界有评论说,毛泽东在世时不但给中国成千上万的普通民众带来灾难,而且也给中共许多高层领导人及其家庭带来灾难。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在文革之前就被毛泽东以反党阴谋家的罪名打入牢狱,直到文革结束后才恢复自由和名誉。

夏明教授表示,习近平上台后,一方面确实在提高他爸爸的地位,至少下面抬轿的人把他爸爸当时在广东实施改革开放、尤其建经济特区所发挥的作用突显出来:

“所以最近出了一幅画,就是邓小平等人都是坐在沙发这一边,而习仲勋是站在地图前面好像是在讲述一个特区和广东开放的伟大蓝图,因为习仲勋曾任广东省委书记。”

但另一方面,习仲勋在政治上又被习近平给抹杀掉了,夏明教授说:

“其实习近平抹杀了邓小平,也就是抹杀了邓小平的两大核心思想,一个是改革开放建经济特区、引进西方的管理制度和资本,另外一个就是包产到户、联产承包这两大政策。抹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的特区政策,实际上就是抹杀他爸爸当时的功劳,用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来看,是一种心理的重创和疾病。习近平对他的爸爸有一种心理上的怨恨,因为他爸爸曾给他带来过两次大的灾难,一是他爸爸因为刘志丹的反党集团案,在中共高官里最早被打倒;后来是文革,他爸爸再次受到冲击。这是他爸爸给习近平带来的两大负面影响。”

夏明教授说,我们如果仔细思考习近平的政治前途,他爸爸其实差点第三次让习近平的政治抱负受到挫折:

“那就是八九天安门开枪事件,因为当时邓小平要开枪,习仲勋是反对的。但开枪后习仲勋当时非常紧张和害怕,因为习仲勋毕竟已经被打倒过两次,现在面临第三次被打倒。所以海外就有传闻,说当时习仲勋当时已经吓得神经出了问题。这些传闻是从中共党史高级研究专家高文谦处来的,他也证实,习仲勋在邓小平开枪之后,神经已经处于分裂状态,后来被送到深圳长期养病。所以对习近平来说,八九六四他的仕途又会面临第三次被牵连。因此习近平下意识地反抗他爸爸,甚至觉得他可以比他爸爸做得更好,这种杀父情节非常强烈。”

因此,夏明教授表示,习近平目前的作法就是要把自己和毛泽东连在一起,成为中国一代所谓伟人。但习近平根本意识不到,毛泽东是20世纪三大屠夫之一,他杀的人是希特勒和斯大林加起来的总和,而且希特勒和斯大林主要杀的是异族人或者异教徒,毛泽东杀的则是把他捧上皇位的他自己的干部、自己的将军和他自己的人民。但习近平从他自己的世界观和认知观里,无法明白这一点。

习仲勋在世的时候多次公开表示,毛泽东那样的个人独裁对中国、中共是灾难。在习近平再度追求毛泽东式的个人独裁权力之际,中国网民不断提出习仲勋有关防止中共个人独裁再度发生的呼吁。

而习近平对毛泽东个人独裁的暧昧态度导致“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的说法在中国公众当中不胫而走。有分析人士说,习近平掌控下的中国历史教科书编纂当局推出歌颂毛泽东、粉饰毛泽东错误的中学新版教科书,将再度引发公众对习近平和他父亲习仲勋以及与毛泽东关系的议论。

夏明教授对此表示,正如人们所说,习近平自己愿意做毛泽东的孙子,愿意把天安门广场上的僵尸供奉起来,甚至愿意与他同床共枕,这确实反映出习近平精神和心理上的某种缺陷:

“一是从心理认知和世界观的角度分析,习近平有一个‘路径依赖’,就是只能干你熟悉的事情;不熟悉的和超出认知范围的,他不会去干。另一方面,习近平从当下的现实政治、实用主义、机会主义和务实的角度,他会把毛泽东作为一个工具以强化他的统治,应付他当下的政治危机。所以这里就有实用主义和方便政治的因素、策略和动机,因为从习近平的认知角度和政治理念,他看不到人们在物质追求达到一定满足之后,需要有更多的对精神和自由的追求。”

因此,夏明教授说,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就没有明白,人对自己的命运,有一种掌握的冲动,对自己的生命意义,有一种完全实现的冲动。人们在各个领域,包括对自己所居住的社区、城市、国家甚至整个历史的走向,都有参与权、发言权和投票权。人的投票权可以强迫官员对老百姓的欲望和民意进行某种应对和回应。然而在习近平眼里,我的政权是红色江山,是党所领导的,是成千上万烈士鲜血换来的;这个政权是我的家底、家当和家产,我不能把它给丢掉:

“因此现在有人在反对我,就是要反对这个政权、颠覆这个红色江山。习近平看到的是一种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认为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就是权力,权力意味着一切。所以他现在在拼命保护他的权力,然后用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观点,用江山和政权稳定的思维来应对,这种思维能给他最好教导的当然非毛泽东莫属。毛泽东不断宣传以阶级斗争为纲、阶级斗争一抓就灵;革命的首要问题,就是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是习近平可以利用的。而当中国经济又出了问题时,毛泽东是怎么教导的呢?那就是抓革命促生产、实行国家管制经济,对私人企业家进行整治、推进公私合营,所以现在的中国就是国进民退。这些都是毛泽东的落后遗产,也是习近平唯一能够理解、而且用起来得心应手的东西,所以毛思想当然就会成为习近平政治权术中非常实用的一部分。”

夏明教授说,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有一句名言,谁控制了今天,谁就控制了历史;谁控制了历史,谁就控制了未来。夏教授指出:

“中共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合法性。中共说我们推翻了蒋家王朝腐败的旧政权,赶走了帝国主义,这是中共政权合法性的一个基础,所以中共对老百姓说我给你了解放,因此我就有权利来统治你。但后来它给了老百姓解放,却没有给老百姓饭碗,老百姓还是挨饿。所以邓小平就说我给你饭碗我给你吃饱肚子,这样中共又可以说我们搞出了中国奇迹,因此就证明我们的党英明伟大,是可以给中国人带来美好远景的,以加强党的合法性。”

正如网上评论所说,习近平如此倒行逆施修改中学历史教科书、窜改文革史、为毛恢复名誉,并非是失忆和忘记家仇,而是要借助毛泽东及文革那一套来治党治国,实现自己的帝梦。

 

小鲜肉表演遭新华社怒批:娘炮之风当休矣!

中国2018年“开学第一课”邀请“小鲜肉”艺人表演,引发了一场关于“娘炮”的热议。批评声音认为这些画着眼线、唇红齿白的瘦高青年不符合“健康”的审美标准,宣传这样的榜样会导致“少年娘则国家娘”、引发下一代少年不够“硬汉”、担不起家国重任的担忧。在今年7月份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上,明星谢霆锋也表达过相似的观点,称“我觉得男生也该找回男生该有的荷尔蒙”。

新华社9月6日发表评论员文章《“娘炮”之风当休矣! 》,文章说,当下流行的“娘炮风”不是一天养成的,它是“颜值消费”和眼球经济跑偏的结果,更是文娱圈子奢靡浮夸之风的新变种。文章称, 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需要抵制不良文化的侵蚀,更需要优秀文化的滋养。

9月11日,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让年轻人都阳光向上》一文,再次聚焦中国当下热议的“娘炮”问题,文章要求青年男子做“真正男子汉”。

英国金融时报9月7日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则批评说,抛开“少年娘则国家娘”、“男性外貌女性化意味着社会责任感缺失”这类言论中显然的伪命题和逻辑谬误不谈,对“娘炮”形象符号的公然攻击,折射出当前社会对性别歧视的麻木不仁,也暴露出在数代人接受的教育中欠缺已久的“成长第一课”——性别平等教育。

河北自由撰稿人、教师朱欣欣老师对此评论说:

“我前几天在超市里看到一个有名饮料代言人的广告。这个男性代言人猛一看像个女生,就是所说的小鲜肉,身材削瘦面孔俊美。这样的广告说明某些商业集团在背后炒作。”

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比如独生子女,家长对孩子溺爱,唯恐孩子出事。朱老师说,独生子女没事往往都是宅在家里,缺乏户外活动,对孩子成长也不利。

朱老师说,现在人们抱怨缺乏高仓健佐罗这样的硬汉形象,与媒体炒作有关系。如果要搞个民意调查,未必得到大家的认可。他接着说:

“还有中国男性在现有社会制度下,缺乏展示自己阳刚之气的空间,体育场所和锻炼时间都很有限。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家长都想让他们规规矩矩读书,找个好工作,认为体育是学习不好的人才去从事的专业。当然,这也和学生现在课业负担重、体育锻炼少有关系,造成男生缺乏阳刚之气。”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对此有不同见解,他说:

“首先我们要讨论的是男性女性化危险、还是女性男性化更危险。中国目前的讨论水平还没有逃离一个最根本的大的意识形态认知框架的误区,这个框架就是性别二元的性别意识型态,认为性别就是非男即女非女即男。其实这种二元的性别分割,就是男性高于女性,女性就像波伏娃讲的变成第二性了。这种性别意识型态本身就非常陈旧,也就是说,今天在我们整个的知识界里,或者在西方学术界里,这早已是被淘汰和抛弃的认知框架。”

那么,如何来认识今天的认知框架?夏教授说,最主要的就是个人意志和自由选择,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许多对性别的认知,已经脱离了我们对身体解剖的认知:

“当然生理解剖是性别的基础,我们不能说与生理解剖没有任何关系。但另一方面还有每个人的个人选择,个人选择向哪一种文化靠近,或者文化对他个人塑造和成长的影响。这三者就形成了一个关系,即:生理构造,个人选择和文化对他的塑造,其中包括社会、家庭和父母对他的期盼。还有教育结构,比如是女老师在教还是男老师在教?或者电影里面塑造的男权意识是不是优于女性化等等,都在起作用。”

此外,夏明教授指出,对艺人圈里出现中性化、或者男性女性化等现象,要用一个平常的心态来看待。他说,如果我们理解当代整个性别发生的急剧变化,那人们对这些现象也就可以理解了。当然,夏教授说,从个人角度和国家角度来讲,怎么塑造一个比较健全的性别秩序、或者性别价值观,有两个方面可以思考。第一,如果由国家来强行维持原来的男女二元,而且只是由生理决定,再加上男尊女卑,这当然会更糟糕。因此,国家必须要营造一种多元的、个人可以作出选择的机制,而社会和国家必须营造一种宽松的环境来保护。第二从个人角度来说,个人的审美价值,并不一定要被社会大众流行趋势所困扰:

“所以作为每个个人,一个健全的思维在于,这个世界有很多美德,即使你想追求阳刚,即使你想把佐罗或者高仓健的硬汉形象作为你的追求标准,你仍然要理解每个人的不同追求、以及人们把哪种美德看得更重,是个人选择。而且人们不应当忘记,所谓个人身份的认同和再造,永远是在与他人和社会的互动过程中创造的,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孤立的个人。你不可能说,我就是有一个雄性的细胞和体魄让我成为一个男子汉,因此对娘娘腔的男人我就有优越性。”

夏明教授举例说,他曾经带女儿看《小鹿斑比》的电影,小鹿斑比的爸爸在培养小雄鹿斑比的坚强性格上起了决定性作用,说明在世界进化过程中男人很重要,世界需要男人。他说,在很多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男人的美德和其适用性,但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男性温柔的一面,在更多的时候,这一面会化解冲突和危机。

夏明教授最后表示,中国作家张贤亮曾经说过,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们如果把男性的阳刚和女性的温柔完全对立起来,这种理解就非常片面。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习的凶横、邪恶不亚于毛魔鬼

2018-09-14 19:41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