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离婚率逐年攀升 保卫“乡村爱情”成难题

2014-09-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结婚及离婚证。 (Public domain)
图片: 结婚及离婚证。 (Public domain)

在中国的大中城市,离婚早已不是陌生的词汇,可您也许不知道,中国农村的离婚率,近年来也开始逐年攀升。中国官方媒体半月谈最近发表文章,标题就是“农村婚变进入高峰期:保卫‘乡村爱情’成难题”。该文章分析,有几大主因导致农村离婚率上升。

一是农民外出打工,使农民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发生变化。城市光怪陆离的生活带给他们巨大诱惑,加上不少夫妻长期分居,感情疏远,婚外情便乘虚而入。城乡差异鸿沟和夫妻双方空间分隔,导致婚姻最终解体。

文章援引山西省最大的劳务输出县临县城庄镇太平村支书郭继平的话说,“外出打工后,人们交际面广了,眼界开阔了。女的开始攀比,看到人家有车、有房,就想离婚,重找一个;挣了钱的男的也受不住诱惑,在外面乱搞。”郭继平说,他们村就有一对在外打工的夫妻,丈夫当电工,妻子在饭店当服务员,两人长期分居。后来,当服务员的妻子看上了饭店厨师,跟着厨师跑了,连孩子也不要了。“环境改变了她,如果在村里,她可能还是个好媳妇。”郭继平说。

二是独立意识的增强。以前在农村,离婚被认为是件不光彩的事情,人们会因为害怕别人的眼光、为了自己的孩子而选择继续生活在一起。但现在人们不愿凑合,把离婚看得也很淡。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离婚诉求都是女性先提出来的。在山西临县法院受理的农村家庭婚姻纠纷案中,由女方提起诉讼的占90%。

有专家分析认为,一方面这与农村的人口结构有关,男女比例失衡,女性离婚后较容易找到再婚对象;另一方面也与女性的独立意识不断增强有关系,她们不再恪守“从一而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传统观念,追求自身幸福的欲望甚至超越了家庭亲情。

三是乡土文明的失落。在一些离婚事件中,人们不是为了追求真爱而结婚,对物质、金钱的追求占了上风,质朴、真挚的感情荡然无存。传统乡土文明中重家庭、重责任、重感情的美好品质被自私自利、不负责任所取代,社会风气和公序良俗遭受挑战。农村婚变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乡土文明的失落。简而言之,结婚是为了钱,离婚还是为了钱。还有因为在拆迁,分房时为了利益最大化而假离婚,最后造成弄假成真。更为深远的影响还在于孩子。父母离异为本来就是留守儿童的孩子们蒙上了又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就导致中国农村近年来离婚率攀升的原因,本台记者宏伟采访了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

他说,长期两地分居影响了夫妻感情的交流,另外长期在外尤其是丈夫需要家庭的温暖,妻子不在身边难免会有其他女性乘虚而入,导致农村家庭面临很高的离婚率。朱欣欣说,农村妇女有了更多的独立意识,她们对妇女现在自主地位的提高和自我意识的觉醒以及要求更多权利是无可厚非的,但这不应当影响到夫妻社会角色的定位,讲男女平等不应当是不承认男女差异和男女性别的不同,因各有各的优势。

朱欣欣认为,现在农村妇女也讲究婚姻的质量,使妇女要求改变婚姻中的不如意,这都给婚姻带来不稳定。

现住西安的原陕西省电视台记者马晓明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现在农村妇女独立性增强,大多都出外打工,这是事实,而离婚大多由女方提出也是事实。

马晓明说,有的农村妇女结婚多少年,招呼都不打就跑了,因为她们不再想过贫困单调的乡村生活,而向往城市繁华热闹的生活,正如老话所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婚姻方面,人们越来越看重金钱和物质,而不是人品。

马晓明指出,在中国改革开放前,这种现象很少,那是因为有人民公社的集体化和严厉的户籍制度,限制了人们的流动。而改革开放后城乡发展的严重失调也是造成农村离婚率上升的原因。

美国麻省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邓小刚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说,家庭是社会稳定的重要部分,家庭的不稳定就导致了社会的不稳定,而社会的不稳定又导致了家庭的不稳定,两者相互影响。

分析中国农村离婚率逐年上升的原因,邓小刚教授说,一是缺乏传统教育,二是政府官员没有树立表率作用,导致人们的道德准则下降。

邓小刚教授说,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人们的各种各样的行为有一种示范效果,从而形成行为模式,不正确的也变成正确的了。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在接受本台记者宏伟的采访时表示,婚姻是社会的重要晴雨表,老话有米面夫妻是指只过日子没有更高的要求。现在年轻人对婚姻要求更高,不光是一个经济单位,更重要的是情感要求。一旦双方不能协调离婚也在所难免,说明现在对离婚也不象过去一样当作多么不好和难堪的事情,是追求幸福的重要表现。高离婚率也未必就是不好的现象。

当然,朱欣欣说,凡事都应有个度,不能简单来评价。现在看到报道说80后年轻人结婚离婚都草率,缺乏耐心经营婚姻的精神,轻易离婚不愿为对方付出跟独生一代较自私自我有关,缺乏包容性,在这方面也确实是一个问题。

谈到如何挽救濒危家庭,避免农村婚姻家庭的破碎,邓小刚教授建议,宗教在重建道德准则方面也许可以起到掌舵的作用。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在接受本台记者宏伟的采访时建议,可以通过多元化的渠道解决,不仅仅是一切都要靠政府或官方的机构,政府应负政府的责任,但家庭属于私权范围,应当还是调动社会和民间的力量通过各种组织和邻里来解决问题,不能靠权力,可以通过一些文化教育方式和信仰。

他说,人生的信仰很重要,如果有信仰家庭感就会增强,对家庭伦理道德会有更好的遵守。各种组织在调解婚姻方面,各自有各自的职能范围,应发挥长处。政府部门可让离婚双方有个冷静期不要太草率,妇联可从维护妇女权益方面着手,其它组织也可以就怎样处理夫妻关系来上课,社会和民间组织应在这方面来负起责任。

有社会学家和婚姻家庭专家认为,金钱,物质,财产,利益,都是婚姻中的变量,如果只以这些变数大的东西来做婚姻的基础,自然不长久。因此,婚姻的感情基础在经济发展大潮中仍然不能忽视。此外,专家建议,减少长期外出打工所造成的两地分居,同时帮助人们建立健康、负责、懂得付出的婚姻观,都是巩固中国农村婚姻家庭的切实可行的办法。

下面请听节目内容,并请听众朋友发表对节目的看法,需求和期待。



妇幼论坛专题节目主持人梒青的 TWITTER 地址是 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