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就业性别歧视案 等待法院判决

2015-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女大学生黄蓉因感觉在应聘中受到性别歧视,以平等就业权和人格尊严权被侵犯为由,将招聘企业“杭州西湖区东方烹饪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告上法庭,要求这所学校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网络图片)
图片:女大学生黄蓉因感觉在应聘中受到性别歧视,以平等就业权和人格尊严权被侵犯为由,将招聘企业“杭州西湖区东方烹饪职业技能培训学校”告上法庭,要求这所学校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网络图片)

不久前,妇幼论坛专题节目曾就中国的第三个和第四个就业性别歧视案作了报道,当事人分别是来自吉林的大学毕业生马户,以及广州女生高晓,两人都因为用人单位招聘时的性别歧视而将用人单位告上法庭。

9月17号,两起案子分别在北京和广州开庭审理。马户一案是第三次开庭审理,高晓一案是第一次开庭审理。现在两个案子都在等待法院判决。

今年1月26日,吉林籍大学应届女生马户(化名)在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起诉北京市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在应聘该企业快递员一职时,她在试做两天之后已获得口头承诺签约,却因为“只限男性”而被拒之门外。因此马户愤而向法院起诉。

马户女士介绍说,去年9月,她在网站上看到北京邮政在招聘快递员一职,虽然网页上写了只招男性,但是由于一直对快递员的工作有很大的兴趣,马户仍然向该职位投递了简历,当天她就接到了面试通知电话和短信。第二天,马户如约前往北京邮政某营投部面试,工作人员对于她作为女性要应聘快递员表现惊讶,但最终马户说服该营投部的负责人让她跟着其他快递员试做两天。

在试做两天得到营投部工作人员的认可后,负责人同意和马户签约,并让她做好入职体检之后于10月初签约。但当马户在约定日期来到该营投部准备签约时,却被告知需要再等一周。一周后马户仍然得到同样的回答,于是她打电话询问,被告知因为是女生所以总公司不批准签约。

经过各种辗转等待后马户得到的却是这样一个答案,让她伤心又愤怒。“明明经过两天试做已经认可了我的能力,却还是因为性别不批准签约,这种只看性别不看能力的招聘方式我无法接受。”

马户说,“我选择起诉就是为了要让这些性别歧视的企业知道,男生能做的工作女生也能做!”马户说,性别就业歧视在中国大陆比较普遍,很多单位招聘限男性。马户认为,速递员收入较高,女性完全可以胜任,但这样的工作机会却只给男性。她把北京邮政告上法庭,就是希望女性也可以尝试和争取有这样高收入的机会,打破界限,让女性也有机会提高生活质量。

无独有偶,今年8月18号,广州的高晓女士来到了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对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的起诉状。

今年6月28日,高晓看到这家公司在网站上招聘厨房学徒,看了一下任职资格都十分符合,面试之后被告知招满人了。后来却发现用人单位依然在发布同样职位的广告。高晓无法理解,打电话去询问才发现对方拒绝她的理由是因为厨房不招女生。在那之后高晓多次询问,对方都以性别的理由拒绝,甚至把网页上的招聘信息也改成了只招男生。

这让高晓十分气愤。热爱烹饪的高晓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接受烹调师的培训并且考取了职业资格证书,然而多次遭拒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她是女生。向往厨师职业求职却无端遭拒,面对餐饮业赤裸裸的性别歧视,高晓决定不再忍气吞声,选择用起诉的方式来维护自身权益。

9月17号,两起案子分别在北京和广州开庭审理。

马户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她对案子的胜诉比较乐观,最主要的是希望对方能道歉。除了案子本身,马户现在在从事有关保护妇女儿童权益方面的工作,比如对妇女就业歧视的问题,做一些举报和监督的工作,举报在网上发布有性别歧视的广告的招聘单位,并对有关人事部门提出建议。

马户告诉记者,9月17号庭审结束后,她在稍作休息之后,又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骑自行车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送一份特殊的“快递”——《关于缩小女职工禁忌从事劳动范围的建议》,建议有关部门,针对女性群体的个体差异分类规范,将保护性立法改为授权性立法。立足于“赋权”,确立女性的权利主体地位,赋予无需特殊保护的女性进入男性垄断的高薪职业的选择权。马户女士说,她认为这对消除对女性在就业方面的性别歧视有意义。她说,当时颁布女职工禁忌从事劳动范围相关法规是基于对妇女的保护,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学的进步,法规应当作出相应修改。现在好多企业拿此作挡箭牌,比如北京邮政就以国家规定为借口拒绝雇佣女性。

马户女士说,她的案例是全国第三例性别歧视案,如胜诉应是第二起胜诉案。

我们前面提到的广州的高晓案,则是全国第四例性别歧视案。今年8月,广州女生高晓(化名)在应聘“厨房学徒”一职时,招聘方以“不招女生”为由拒绝其应聘申请。8月19日,高晓向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提交了对广东惠食佳经济发展有限公司的起诉状。

9月17号开庭当天,在法院门口出现了一群身穿围裙,举着锅铲和白菜的家庭“煮妇”。她们表示在网上看到这一案例,认为企业因为性别而拒绝招收女厨师是不合理的,于是前来支持。“煮妇”亮出了对高晓的支持的口号:“家庭主妇撑高晓:我们不是免费劳动力!” 虽然被告惠食佳公司在招聘公告中直接要求应聘者为男性,原告将被告招聘公告的网页截图作为证据递交,然而,在法庭上,惠食佳拒不承认性别歧视。

高晓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她对被告在法庭上不承认事实并说谎表示失望,但因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她对胜诉表示乐观。她说,她也曾担心和忧虑,怕人说她是故意找事,因为厨师行业就是不招女的嘛,你为什么一定要打破这个规则?但看到开庭当天法院外面有那么多人支持她,让她信心大增。高晓女士说,即使面对困难,她最近会开始继续找工作,可能去大的餐饮企业难,那么就去小的地方试一试,尽管肯定还会遇到性别歧视现象,但她不会放弃。

2015年,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在使用相同简历情况下,男性大学生接到面试通知的次数比女性高42%,女大学生就业过程中的性别歧视现象严重。学习成绩越好、学历水平越高的女性大学生在求职过程中遭受性别歧视更严重;增加实习经历和提高英语水平也只能够减轻女大学生的受歧视程度。

马户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就业性别歧视确实限制了女性的发展。

北京的马户女士和广州的高晓女士目前都在等待法院的判决。马户女士的代理律师,中华女子学院法律系教授刘明辉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马户一案的胜诉应当没有问题,会认定被告北京邮政是歧视,这就是胜利,虽然赔偿金额可能不会达到原告的要求。她说,她参加代理的中国就业性别歧视的第一个胜诉的案例是黄蓉案,已经写进最高法院的判例选,如果马户案胜诉,就是全国第二例胜诉案。

当被问到马户一案如果胜诉所会产生的意义和影响,刘明辉律师说,这个案例会推动法律变革,比如女工劳动保护附录中规定,女性负重不得超过25公斤。刘明辉教授请有关专家写了专家证书和意见书,证明这种照顾性的法律是对女性的限制,成为一种歧视。这一附录应当改正,让女性自己选择。刘明辉律师说,快递是高收入,不让女性干,是把女性限制在由男性垄断的高收入领域之外。因此这一案例是公益胜诉的性质,旨在促进法律变革。

马户女士,高晓女士和刘明辉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还表达了一个共识,就是她们看到了这些年反对对女性的就业歧视在司法方面有进步。比如,中国性别歧视第一案曹菊一案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立案,黄蓉案是两个月,马户案是第二天立案,高晓案则是当天就立了案。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