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低龄化现象面面观

2014-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留学顾问向学生提供海外升学的资料。 (法新社图片)
图片: 留学顾问向学生提供海外升学的资料。 (法新社图片)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要探讨中国赴欧美等国留学的低龄小留学生8年激增50倍的现象。

中国媒体的报道以来自南京的陈小天为例,2014年9月开学后,陈小天每天都能在中学同学微信群里听到对于军训的抱怨,他边看边上传了张他在英国剑桥打网球的照片,引来国内小伙伴们的嫉妒。

没有军训,不用早起,陈小天在英国剑桥乡下的一所私立高中里,享受着传统但充满乐趣的绅士教育,尽管成本听起来有些高昂:每年学费和生活费加起来近40万人民币。

来自南京的陈小天只是众多中国留学少年中的一员。有数据显示,这个从新千年开始出现的群体,最近两年正呈直线上升之势。据美联社报道最近的报道,中国目前已经取代韩国成为美国海外高中生源的第一大国:2013年,共有31889名中国学生获得赴美高中F1学生签证,这几乎是八年前的50倍,两年前的5倍。

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是中国小留学生的首选,留学人数分别占中国小留学生留学总数的28%,24%和20%,其它欧洲国家和新西兰,新加坡等国,也正在成为中国小孩新的目的地。

《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过去五年,加拿大多伦多地区的国际中学生突然飙升了40%,其中四分之三来自中国。

这些孩子的家长们,已经不再只限于富人、官员和知识精英,更有普通的工薪阶层。而且,在这波少年留学潮中,主角不再只是过去那种成绩不好在国内混不下去的“坏孩子”,更有像陈小天一样的好学生,优等生。正在美国加州一所私立高中念高三的宋雨晨,初中是在上海浦东排名第二的中学念的,他们班上45个同学,有一半出国读高中。

能不能出去,不仅靠成绩,还得有雄厚的经济实力。海外高中普遍没有奖学金,中国学生又以选择寄宿私立学校居多,学费加生活费一般在5万美金左右。在美国高中四年就得120万人民币,如果加上本科,至少投入150万到200万。

这些小孩未必来自大富大贵的家庭。宋雨晨有一个在大型投资公司当老总的父亲,这点钱自然不成问题。而陈小天的父母只是月入过万的知识分子家庭,但他们还是咬咬牙,把多年的积蓄掏出来,供儿子一搏。

昂贵的费用,难以阻挡中国家庭送小孩到国外的欲望。在美国一些昂贵的寄宿私立学校,中国学生比例超过20%,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中国的小留学生也激活了美国中学的财政。《华尔街日报》就指出,随着中国学生的来临,学校财政马上走出了困顿。

陈小天的父亲陈栋发现,很多不如自己的工薪朋友,一样不含糊,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父母属于70后,普遍独子,挣钱不给孩子用给谁用?另一个,连吃带住含学费,40万人民币,不见得比在国内选择好学校高多少。送走之后,父母可以全身心放在工作上,两相一比,也不算高消费。

本台记者通过电话随意采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武汉女大学生,了解有关中国中学生出国留学的状况。这位女大学生告诉记者,中国家长把自己的小孩送出国,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是手里有钱,如果想让孩子出国深造,不如越早越好,加上不满意国内的应试教育,想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二是国内高考竞争激烈,出国更容易一些;三是出国有利于独生子女事业的拓展。此外国内环境污染,养老难,房价高,生活压力大,都是原因。不过这位武汉女大学生也表示,中国的教育也不都是一无是处,国内也有很多优秀学生,因人而异。

美国托莱多大学退休荣誉教授冉伯恭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对此有同感,他说,一是家长有钱,二是一些孩子功课不那么好,出国留学是为了避免高考竞争的过份压力,三是为了将来的移民做准备。

美国麻省大学波士顿分院社会学副教授邓小刚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大陆低龄赴美留学的孩子确实很多,比如自己亲戚的孩子就是一例。邓教授认为,中国孩子频频出国留学,对中国有好处,让人们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学成后回馈祖国。此外,对所去的国家也带来经济上的好处,中国学生成为重要的生源,激活了当地经济发展。

而且,中国学生不仅缴纳学费,其出手不凡的个人消费也推动了当地经济的繁荣。

据国际教育协会和美国国务院教育与文化事务局透露,留学生每年能为美国的经济做出240亿美元的贡献。

另一方面,这些异国学校也开始为争夺优秀的中国生源打仗。在美国,公立学校不允许招收国际学生的传统正在被打破。几名国会议员已经提交要求废除这一传统的法案。

密歇根州的一所公立高中是第一批吃螃蟹的学校之一。他们现在每年招收约90名中国留学生,全部来自北京海淀国际学校,当地一个曾经废弃的小学已经被改造用作宿舍。

精明的中国商人也瞅准了商机,在宾夕法尼亚州,一位中国商人已经在普林斯顿大学附近买了一所废弃的中学,据称和中国人大附中合作,修建一所新的普林斯顿国际学校。校长说,2013年秋天,已经有30个学生,未来5年的目标是250人。其中一半将是国际学生,他们大部分来自中国。

不过,美国麻省大学波士顿分院社会学教授邓小刚说,中国留学生在给美国学校带来经济活力的同时,也让一些美国教师头疼,因为他们并不愿意教这么多的外国学生,因为在美国,教学讲究互动和课堂环境,语言的障碍以及文化背景的不同,都会影响师生间的互动和教学质量。

这么多的中国低龄小留学生跨出国门,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加上这些小留学生多数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女,如何尽快适应和融入当地文化,也是一个考验和挑战。中国媒体的报道援引如今已经在纽约一家咨询公司工作的吴界立的话说,他是2007年来美国读高中的。刚来美国之初,最头痛的就是如何融入美国文化。国际学生基本上住在一块,很少主动会跟美国本土学生聊天,半年之后,发现美国社会是开放的,才慢慢走出这一步。还有一开始课上都不敢发言,生怕老师批评,后来能回答的时候就回答,老师也会慢慢喜欢你。

美国麻省大学波士顿分院社会学副教授邓小刚说,中国小留学生因为还未成年,确实需要很多帮助,家长尤其要注意孩子的安全。怎样能够尽快融入当地文化,邓小刚教授说,融入有一个过程,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保持中国人的本性和特色,同时要与美国同学有更多的交流和互动,不要过于内向,课堂上要敢于发言,这都有益于融入。

据中国相关媒体报道,不少中国父母千辛万苦将孩子送出国门,原因之一还包括他们认为美国的道德教育高出中国一筹。一位儿子在美国留学的父亲说,美国学校里教的和社会中考察的是一致的,而中国的中学教育是说一套,做一套!这位父亲发现,道德品质和主流价值观的熏陶其实贯穿着美国的教育体系,但和中国的思想政治教育不同,美国的思想教育让孩子非常愿意接受。

他说,在中国,教室里教你要遵守交通法规、尊老爱幼、真诚诚信,但你出门不会这样做。到社会上只要不犯罪就行,尔虞我诈又怎么样?”这位父亲认为,中国教的和做的有极大反差,而在美国,学校里教孩子要诚信,社会生活中也有个人的诚信记录与之匹配,一旦违反规则、不诚信,整个社会系统都会有反映,违规者要在付出实在的代价。

在这位父亲看来,没有人天生就有社会责任感,天生懂得要为社会大多数人利益服务,而美国的教育体系用紧密联系的学校教学和社会实践教会孩子这一点。“在中国教育体系里面,我们的孩子暑期里玩命地上补习班、玩命做题,教出来以后就做题特别棒,收拾家务、孝敬父母都不会,你还让他去爱国、有社会责任感?这也是这位父亲坚持让儿子出国留学的原因之一。

对此,美国托莱多大学退休荣誉教授冉伯恭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表示,的确,中国是应试教育,而且是灌输性的政治教育,老师说什么是什么,不允许学生独立思考。但是在基础知识的教育方面,中国要强于美国。

说到中国的基础知识教育强于美国,难怪有海内外媒体报道说,近年中国留学生的大量涌入,不仅使美国本土的亚裔学生感叹“亚历山大”,即压力山大,而且也对美国学生形成挑战,因为亚裔学生的成绩顶尖者居多。美国托莱多大学退休荣誉教授冉伯恭说,美国不少精英大学有不成文的规定,限制接收亚裔学生特别是华裔学生的名额,这对中国学生申请入学很不利,因为他们害怕美国大学最终会成为中国大学。冉教授说,目前在加州的大学,亚裔学生已占大约四分之一。

请听众朋友发表对节目的看法,需求和期待。

妇幼论坛专题节目主持人梒青的 TWITTER 地址是 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