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控性骚扰 央视朱军起诉当事女生

2018-10-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央视主持人朱军(Public Domain)
中国央视主持人朱军(Public Domain)

听众朋友,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将就以下两个话题进行探讨,一是: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被控性骚扰后起诉当事女生,中国米兔运动进入法庭交锋第一案;二是:中国大一新生入学,父母校园露营待命?

 

题目1: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被控性骚扰后起诉当事女生 中国米兔运动进入法庭交锋第一案

继数十名知名人士卷入中国的米兔运动后,被指性骚扰女实习生的中国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朱军近日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当事女生和爆料者起诉至北京法院,当事女生弦子则表示已反诉朱军。

“朱军涉嫌性骚扰女实习生”是今年夏天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风潮的米兔运动中最受关注的案件之一,该案也是第一个正式走入法庭交锋的案例。

去年秋天,由美国好莱坞发起的米兔运动受到全世界关注,当时中国显得格外安静——至少一开始是这样。纽约时报的文章说,官方《中国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甚至宣称,中国就没有类似的指控,这反映了文化差异:“中国男人被教育要保护他们的女人。”

但是,没过多久,中国女性就开始发声。从今年6月到8月间,已有近30名有较大影响力的学者、媒体人及公益人士卷入“性骚扰”和“性侵”事件。

现年54岁的朱军是中国中央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长期主持《艺术人生》节目。今年7月26日,25岁的弦子在朋友圈发文,她说,四年前,大三的她在老师的推荐下到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实习。有一天因为需要拍摄一段视频,她在节目化妆间见到朱军。当化妆间仅剩他们两人时,朱军隔着衣服开始试图猥亵弦子,在节目嘉宾突然进入后才停止。

事发后第二天,弦子便在老师的鼓励下报警。她说,“警方当时把我那天穿的衣服拿走了,包括在身体、头发和嘴唇上都提取了指纹,还调走了央视走廊的监控录像,并进行了抽血,但最后却无果而终。”弦子的文章后来被拥有共同好友的徐超看到后,转发到微博,虽然数小时内便遭到屏蔽,但还是在中国社交媒体引起轰动。

8月15日,朱军委托的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发布声明,称“朱军性骚扰实习生”不实,将在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

9月25日,弦子发布微博称,她和徐超收到了朱军的起诉书。在起诉书中,朱军以“名誉权遭到严重侵害”和“受到严重精神伤害”为由,要求弦子和徐超删除相关微博、赔偿其名誉和精神损失65万余元人民币,并在网络和报纸上致歉。

弦子在接受相关国际媒体报道时表示,“我们应该是中国米兔运动中第一个正式收到起诉书的。”在拿到朱军起诉书的同时,她也以朱军“性骚扰侵犯其人格权”为由,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递交诉状进行反诉。

那么,在中国,性骚扰案的法庭交锋对证有多难?这一案例对中国的米兔运动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采访到美国明镜集团总裁何频先生:

“米兔这个事情本身往往因为没有第三者作证、由双方出来各说个话,所以在法律上是一个非常艰难且不易确定的案例。但是中国的法院更糟糕,因为中国法律受政治势力干扰非常严重,不被信任。朱军作为央视著名主持人,是宣传党的政策的这么一个宣传人物,中共当然会想尽办法保护他。所以我对中国法院判案几乎没有信心,除非是上面要收拾朱军,因为他做得太过分。”

何频先生说,朱军事情刚刚曝光时,中央电视台的人比较多地支持了朱军:

“但是没想到朱军本人却跳得很高,中央电视台的一些人都说要与朱军切割,因为央视没办法为一个人是不是有性骚扰行为去完全为他背书。这个消息后来也确实得到印证,因为最近举行的一个演唱会本来是朱军主持的,被临时取消。”

在何频先生看来,中国米兔运动的复杂性超乎想象,所以大家对米兔这个运动不要过于亢奋:

“一方面,女性被骚扰在中国职场上非常普遍,但中国也存在女性利用米兔本身去博名声、或者是报复,这种可能性不仅在中国,而且在美国也存在。所以对此还是要谨慎看待,不是说有人指控了就一定有这个行为,也不等于被指控者辩护了,或者利用法院保护了自己,他就没有这个行为。但是,无论如何,中国米兔运动的最终结果是使得女性受到更多尊重,有了更多的尊严。但具体到某一个案件,就复杂得多。“

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援引中国女权学者李思磐的话说,朱军案作为性骚扰案例,走入法律层面是一个进步,但能否给其他案件带来示范效应,值得观察。她说,“米兔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很多时候法律不够用。朱军案比较特殊的一点是有报警记录和证据,如果有效的话,是比较难翻案的,但对于其他受害者依然艰难。”

那么,因为当时有报警记录,在法院审理时,会不会对受害女生有所帮助呢?何频先生说:

“如果当时及时报案,而且案子发生的时间又不是那么长,那当然对朱军来讲不利。朱军作为一个央视主持人、政府的宣传员,他被人指责、批评和质疑,这是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因为他是个公众人物。但关键还要看案件细节,同时也看中国的法院是不是严肃和独立地去进行审判。”

何频先生表示,他不对此案抱有任何期望,当然,他希望奇迹发生。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妇权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女孩在遭到性骚扰的第二天就报警了,而且有警察的记录,那说明这个事情是真实的:

“一个没有结婚的20几岁的女孩子,又是朱军的实习生,刚刚进央视,哪个女孩子不想做一个大牌主持人?哪个女孩子不想从此冒出头来?如果能够忍受,中国的大多数女性都会忍了,因为在中国,性骚扰是家常便饭,有些女性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而知道的人也多数都想保持沉默,来换取眼前的工作机会,或者是升职的机会。另外,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个女性说出自己受到男人的性骚扰,社会就会指责说,是你自己贱、是你自己勾引人家、是你自己骚,这些受害女性不仅得不到社会的同情,还要被很多人、包括骚扰女性的那些男人的太太和家人指责。”

这种事情在中国非常常见,张菁女士说 ,在中国性骚扰非常严重的文化背景下,朱军就是有恃无恐的那一类人。朱军不仅自己不检讨、不对受害人赔偿、或者对社会有一个交代,现在反而还要来诉受害者:

“当然朱军财大气粗,有名有利有权,面对一个小毛头女孩,弱女子肯定要被他搞得倾家荡产,在精神上和未来前途上都会受到巨大损失。中国的性骚扰有大背景,就是有权有势的人搞性骚扰太多了,也许他们都赞成朱军出头起诉,来阻止中国米兔运动的发展。因为米兔运动发展下去的话,可能每个有权有势的人都脱不了干系,可能都要被揭发出来、家庭或者职位受到影响。因此现在就让朱军来出头,朱军起诉起到的效果,就是吓唬那些弱势群体。所以朱军的行为极为恶劣,他是一个厚颜无耻的无赖。我希望全社会能够起来支持这些女孩子反诉朱军,得到一个公正审判。可是我对此并不看好,因为中国还是一个男权社会,我为受害者祈祷。”

无论这个案子结果如何,它对中国今后的米兔运动会产生什么影响?何频先生表示:

“中国的米兔和美国与其他国家的不一样,美国也存在很严重的米兔现象,女性受到性骚扰和强奸也很严重,但在中国的商人中、社会上和官场上,性骚扰是极其普遍极其严重的现象,因为官本位、学本位和地位本位,使中国女性完全变成了一个工具,我对中国这种情况的改变不持乐观态度,这种极其严重的现象怎么可以在一个米兔运动中很快改变呢?”

正如弦子本人所说,她觉得自己的案子就像是一个实验:“我的案子赢了,会有更多的女生知道,在遇到这种事时要先站出来报案。”

朱军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在席卷中国的米兔运动中被波及的知名人士。在他之前,多名媒体人和公益人士已被爆出涉嫌性侵或性骚扰,其中包括知名公益人雷闯、媒体人章文等。而在朱军被举报后一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北京龙泉寺住持学诚也被控性侵。

与其他人待遇不同的是,朱军事件在一开始发酵的极短时间内,便遭到严格的言论审查。尽管如此,加上现在又收到了起诉书,弦子和徐超称,她们对案情依然乐观,愿意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

弦子和徐超都表示,她们在小时候,都曾经遭到性骚扰,但在当时,她们都没有这样的意识。弦子认为,中国米兔运动的兴起,让很多女生开始对性骚扰有所了解,但她觉得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一位匿名的中国媒体人在其所撰写的一篇文章中称,朱军被举报的消息被删,正是因为其体制内的身份,而性剥削和性丑闻,最严重也隐藏最深的,恰恰是在体制内。文章说,“这些(中国体制内的)性侵,更隐蔽,更绝望。因为受伤的女性,根本发不出声音,她们是困于栅栏之中的羔羊…..性侵绝不仅仅是男女问题,它事关权力。而权力的野蛮,远超你我的想象。这把米兔的大火,烧过了高校圈、公益圈、媒体圈、文化圈,如今烧到了这堵墙的面前,墙后有无数个灭火器,在严阵以待。”

而对朱军和弦子即将在法庭的交锋,我们也在拭目以待。

 

题目2:中国大一新生入学 父母校园露营待命?

每年秋天,是中国的大学新生告别家人开始大一新生活的时候。今年秋天,当18岁的杨哲宇来到天津大学报道、开始他第一年大学生活时,他已经拥有了所有的必需品:冬天的外套、字典和四双鞋、牙膏。在距离宿舍几百米远的地方,他的母亲在体育馆地板上搭的一个蓝色帐篷里待命,随时准备给他送方便面,给他买肥皂,为他的新房间擦地。“她在这里我觉得更安全一些,”杨哲宇说,“我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家。”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说,有超过1000名2018年大学新生的父母在帐篷里露营。家长们带着一袋袋的瓜子,背包里塞满厕纸,还有各类不请自来的忠告:蒸饺的公道价格是多少、最赚钱的大学专业(工科是最爱)、能不能谈朋友(上学时最好避免谈恋爱)等等。

自2012年以来,位于北京东南方向约两小时车程的天津大学,一直在免费提供“爱心帐篷”。

这一现象已传到了中国多所大学,并且引发了一场争论:1979年中国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后,父母是否在溺爱独生子女一代,并削弱了他们的独立性?

中国老一辈人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中经历过极端贫穷和混乱,他们批评那些长途跋涉、住在帐篷里的父母,说他们正在养育吃不惯苦的孩子——这些孩子被戏称为“小皇帝”。

河北教师、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老师说,这一现象代表了部分家长的典型心态:

“因为是一个孩子,家长溺爱也是难免的,主要原因在家长身上,因为孩子的可塑性很大。我前些年参加了一个夏令营,孩子们来自全国各地。虽然这些孩子小的三四年级,大的五六年级,但他们离开父母后完全可以在夏令营里过得很好,在宿舍里住上下铺孩子们吃饭参观游览,白天做各种活动,对脱离家长的集体生活非常兴奋,所以不少家长低估了孩子们的适应能力。”

朱老师说,现在也有很多学校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暑假时会给孩子们留暑期作业,比如在家里要学会做一件家务活,然后把做家务活的过程写成一篇作文。

其实,朱老师说,首先是家长们对孩子过分担心了,此外,中国的应试教育也是造成孩子们自理能力差的原因,朱老师说:

“总体来说,现在中国还是应试教育,唯学习成绩来考察孩子的能力。”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在天津大学,家长们表示,他们之所以报名住在帐篷里,是因为对于送孩子去遥远的地方念书感到担心。夜幕降临时,数百名家长手拿毯子和枕头,列队进入体育馆,给自己占位,争夺看台附近的位置,他们在附近的更衣室里洗脸刷牙。体育馆里回荡着天南地北的方言,许多家长都难以听懂彼此说的话。

准备睡觉时,家长们还在讨论哪家早餐店最好,哪里又可以买到便宜床品给孩子宿舍里置备上,他们对比着各自孩子的高考成绩,聊着如何说动小孩,让他们将来在高薪行业里工作。

纽约时报的文章说,杨鲁平是一位中国乡村英语老师,她提醒自己的女儿,现在是大学生了,以后要学会自己洗衣服。杨鲁平说自己是个“虎妈”,许多年来始终在工作,就是为了保证女儿能上一所好大学。当女儿还小的时候,她给女儿买芭比娃娃来鼓励她好好学习。她还把女儿送进寄宿学校,每周末给她洗从学校带回来的脏衣服。

河北教师、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老师建议,最关键的是家长要给孩子们锻炼的机会:

“其实孩子们本身并不是很娇气,家长要放开手脚,孩子们很愿意做各种的事情,做完以后孩子们也有成就感。我教孩子们写作文时,他们经常写到自己帮助做家务活、炒菜做饭洗衣服,孩子们挺有成就感的。因此家长不要把孩子们做家务锻炼的机会给剥夺掉。 ”

朱老师说,让孩子干家务、自理生活,是对孩子们独立自主等多方面能力的培养,也是对孩子品德的锻炼。

在今天的中国,许多年轻人是家里第一个大学生。许多父母觉得,在入学时盯紧一点,就可以有机会定些规矩。

朱欣欣老师说,家长的担心可以理解,但家长要注意开拓眼界,多学习国外一些家庭的教育经验,比如从锻炼孩子做家务做起,来培养孩子的独立性:

“如果中小学孩子经常锻炼干活,会让孩子心灵手巧,上了大学后,无论是学理工科还是文科,他处理事情的能力就强。尤其在理工科方面做实验研究,孩子动手能力强思路开阔,对他的创造发明都有帮助。我也看过一些少年儿童小发明家,就是在日常生活中通过自己的观察,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参与各种各样的事情。”

朱老师最后表示,我们经常赞赏德国的工匠精神,日本的产品质量很严谨,美国的科技创新能力特别强,这可能都与孩子们在少年儿童时代得到做家务劳动的锻炼、或参与各种社会实践活动有极大关系。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