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副院长:放开二胎政策或不会显著提高生育率

2014-10-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在辽宁沈阳一家医院,一位母亲与她的新生儿。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在辽宁沈阳一家医院,一位母亲与她的新生儿。 (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社科院副院長蔡昉日前表示,中国可能在兩年內,向所有夫妇放开二胎政策,放开后可能不会显著提高生育率;中国计划生育政策、金融政策、公共政策的调整将给经济增长带来巨大好处。然而,国家卫计委则回应说,目前暂无全面放开生育二胎的时间表。

继中共放开单独二胎政策后,人们对何时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十分关注。蔡昉是中国研究人口政策的知名学者,他的兩年內可能全面放开二胎的一番话,引发其他人口专家和学者赞同的声音。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车伟认为,全部开放二胎,对中国整个生育水准影响不会很大,并且不一定要等兩年时间。

张车伟表示,目前中国生育水准已经非常低,現在全面开放二胎并非操之过急;他指出,全面放开二胎,首先能改善性別比例失衡現象,由于传统观念重男轻女,中国男女失衡严重,许多偏远地区男性娶不到老婆,也酿成社会问题;其次是改善老年化社会问题和中国长期的劳动力供给形势。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也表示,尽快调整人口结构,对中国整个社会非常有利,两年內全面放开二胎的可能性,不是沒有。

孙立坚举中国周边一些国家为例说,日本已出现少子化、老年化问题,并抑制经济成长速度,從经济角度看,开放二胎能让劳动力市场回到一个比较平稳的增长状态,对推动经济成长和解決养老问题都有好处。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在接受本台记者宏伟的采访时说,他个人一直主张放开生育的这种限制,因为生育是人的一个自然权利。他说,现在以中国人口多限制生育显然不合理,特别是现在我们看到单独二胎放开以后并没有出现官员以前说的所谓人口的井喷。而且我们看到有些地方包括山西和山东长岛过去三十多年都是自由生二胎,但是也并没有出现人口的增长,很多人并不愿意生更多的孩子,所以现在在中国我们明显看到十五岁以下的小孩越来越少,每年都在减少。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实行三十多年前开始实施的严格计划生育显然是不符合中国人口发展规律的。

当被问到如果允许生两个孩子是否会发生人口井喷,刘开明认为不会,他说,因为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城市化,城市化带来大量人口流动,人口流动后人们生育意愿下降。同时,人们的养老保险逐渐完善之后再加上城市生活成本越来越高、抚养子女的生活成本也越来越高,就更限制了人们的生育意愿。我们看到包括我们周边的华人社会香港台湾新加坡,大家都没有很强烈的生育愿望,人口都在下降,所以在中国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

那么,这是否会导致人口发展不平衡,例如城市人口增加太多农村人口增长缓慢或者是城市人口增长缓慢农村人口增加太多呢?刘开明认为不会。他说,当然出生的人可能大都是在农村,因为农村并没有社会保障,养儿防老是中国传统的一个社会保障方法,所以在农村多生孩子实际上是一种理性的选择。但是现在农村人也在向城里转移,所以一个人生在农村和农村身份并不等于他的生活和成长的地方也是在农村,城市化和大量人口集中在城市是不可阻挡的一个发展趋势。

允许生两胎是否会有助于改善中国男女比例失衡、社会老龄化问题以及劳动人口减少的问题呢?刘开明认为应该会有点帮助,但他同时指出,老龄化问题也是一个趋势,因为整体上中国的生育高峰应该是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这些人逐渐在进入老年,而在八十年代早期我们开始进行计划生育,所以老龄化肯定是未来越来越严峻的一个问题。另外哪怕是放开生育,但由于各种原因包括城市生活压力、生育观念的变化以及社会保障的完善,都使生育的意愿在减少,所以小孩会越来越少。

如果是这样的话,除了放开生二胎的政策外,政府还应该做些什么来解决男女人口出生比例失衡等诸多问题呢?刘开明认为应该放开,每个人都有权决定生多少孩子,不需要去限制,最好是对多生也要有鼓励甚至是帮助,这样才能解决性别失衡等问题。

在美国的人权组织中国妇权负责人张菁女士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中国的学者们能看到34年中国一胎化政策带来的后果并提出开放生育政策,总是件好事情,但她对中国政府并不表示乐观。她说,中国政府并不把计划生育当作人口发展和关系社会未来的问题,而是把它当作经济问题,如果不是因为巨大的经济利益,早就可以改变了。张菁女士说,邓小平当年看到,计划生育政策可以稳定社会,稳定统治,因为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给中共带来一大批特殊的工作岗位,机会和资金,特别是权力,而被给予这些权力的人就必须效忠中共的统治和极权。

张菁女士说,据相关媒体披露,2012年,中国各省市计生部门的罚款大约是168亿元人民币,这还是保守的数字。在这种情况下,开放生育,罚款就成了问题,钱从哪来呢?

在张菁女士看来,中国政府完全把计生问题当作经济考量和统治的基础,她说,即使现在中共反贪反腐这么厉害,那些省长,市长,更高层的中央官员都可以拉下马来,关进监狱,可是计划生育部门那么多的罚款去了哪里,中央都不管不问。张菁女士说,因为中共计生政策有明文规定,各省计划生育部门的罚款不用上交中央,也就是说中央放手让他们去老百姓家里抢钱,抢了又不必上报,中央也不用拨款,这就是中共不愿放开计划生育政策的关键所在。

下面,再让我们来听听在美国的中国信息中心负责人吴宏达先生对此是怎么看的。

吴宏达先生说,,现在,中国一方面需要劳动力,一方面人口老龄化加速,中国有25%-30%的人口是老年人,而经济上虽然有好转,但也不容乐观。吴宏达先生说,即使现在就开始放宽计生政策,其效果也要等到20年之后。他批评说,中国的计生政策完全违背人权,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国家,包括人口多的印度和人口少的俄国,实行象中国这样的政策。

中国计生部门的权力之大无法想象,吴宏达先生说,中国的每个小镇都有计生办,如果你进去看一下,全镇妇女的名字都在名单上。

生育问题,什么时候生,何时生,在吴宏达先生看来,这是最基本的人权,国家不能限制,只能引导。从这个意义上说,吴宏达认为,现在所谓开放二胎,全面开放生育政策等等,都是在中共计划生育政策范围之内学者们的说法或建议。
在人口专家和学者们看来,应当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调整的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国现在所面临的劳动力成本的攀升以及老龄化的加剧,除此之外,性别比例失调也是计划生育政策引起人们关注的重要原因之一。而在民权人士看来,生育权是人类最基本的权利,生多少孩子,什么时候生,完全是个人的事情,国家完全不应当进行干涉和限制。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

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