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贵州女生日开销两元 折射中国表面繁荣的背后

2019-1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贫致病的贵州大学生吴花燕(视频截图)
因贫致病的贵州大学生吴花燕(视频截图)

最近,贵州省铜仁市患病女大学生吴花燕的遭遇引发社会关注。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父母双亡,她和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弟弟相依为命,而她本人亦因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住院。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

下面先来听一下YOUTUBE 视频上吴花燕本人在病床上的一段话:

“医院都说我营养不良,因为他们知道我父母的身高…我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用完(钱)了可以向父母要,我没有父母…我四肢无力,经常失眠,脚也开始肿,我的头发本来很多的,但是高三那年狂掉,还有我的眉毛,特别疲惫,就感觉挺严重的,因为我还有弟弟,我每个星期都要跑去看他…”

据中国媒体报道,前不久,这名年轻女生因为呼吸困难而被送进医院。医生发现,她的心脏和肾脏都有问题,这是五年来一直缺少食物造成的。吴花燕说,她需要省下钱来照顾患有精神病的弟弟。

吴花燕的母亲在她四岁时就去世了,后来父亲也在她上高中的时候离世。

她和弟弟之后就跟奶奶生活,后来又由伯父一家抚养,但是伯父每月只能给他们300元的生活费。这笔钱当中的大部分都花在为弟弟治病上。

吴华燕说,她们姐弟很节约,她自己从不吃早饭,每天只花两块钱,5年多常常自带糟辣椒下白饭。她说,有时一天就吃一个馒头,然后只要一块钱就可以打一盒饭吃一天。

吴花燕的故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同时,也引来了对政府的不满。

姐弟俩所在的贵州省,是中国最穷的省份之一。

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愿意资助这对姐弟,也有很多声音质疑为什么她的学校不帮助她。

有网友说,吴花燕的情况“比阿富汗的难民还惨”,另一些人则批评中国在建国70周年的庆典上花销如此之大,这个国家却没有帮助吴花燕这样的穷人。

吴花燕不是个案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北京独立评论人士胡佳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吴花燕的事发生在贵州并不出人意料:

“因为贵州是中国最赤贫的省份之一,解放初期有一家人只有一床被子、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的现象,现在仍然存在,吴花雁这样的案例不是个案。当年大学生孙志刚在收容所中被殴打致死,中国的收容遣送制度因此被废除。但在孙志刚之前,在收容站遣送站被凌辱致死、霸陵致死的人很多,收容遣送制度直到孙志刚事件而被终结,是因为他是大学生。”

这次吴花燕的案例也是如此。胡佳先生说,此案之所以被广泛了解和关注,也是因为当事人是一名大学生,否则你基本是被忽略的。他接着说:

“所以,第一,这样的事情是普遍的,第二是只有大学生或者个体被报道出来、特别是被国际媒体关注以后,地方政府为了装点门面而作秀,高层官员也出来为自己打圆场,想让这件事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当然公众的关注也是一方面,人们有恻隐之心而对这样的事情有所捐助。但全国有许许多多像吴花燕这样的例子,我就知道有些女生因为营养不良,连月经都不正常,吃不饱穿不暖,特别是家里如果有病重的亲人,日子更难过。 我也见过许多像吴花雁这样的人,吃饭就是米饭拌咸菜,有的甚至连盐都没有。这种贫困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现在处于经济下行的压力下就更突出了。”

中国城市的“食剩族”


现在,在中国的许多地方可以看到所谓“食剩族”,就是到大排档和餐馆等地方,去捡别人的残羹剩饭吃。胡佳先生说:

“这些人中有蓝领、也有的人穿得很整齐,还有一些老人,而有些人就是青壮年。我感觉这些青壮年穿得又整齐的,可能是失业的人。还有的人从垃圾桶里捡吃的,我在北京街头、河南郑州的街头、甚至在广东一些城市,都见过食剩族的影子。中国这样贫困和食不果腹的人,其实普遍存在。”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吴华燕因为营养不良入院,正好在中国刚刚庆祝70周年大庆后不到一个月。

9月16日,新华社发自北京的消息说,新中国成立70年来,有7亿多农村贫困人口成功脱贫,贫困发生率下降至1.7%。这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反贫困斗争。而过去6年来,全国共脱贫8239万人,相当于平均每分钟就有近30人摘掉贫困帽子。消息援引世界银行2018年发布的报告称,“中国在快速经济增长和减少贫困方面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中国成为全球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

9月27日,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活动新闻中心发布会上称,预计到今年底,全国95%左右现行标准的贫困人口将实现脱贫,90%以上的贫困县将实现摘帽,再经过2020年一年的努力,中华民族千百年来的绝对贫困问题将得到历史性解决。 

70周年庆祝花数十亿美元 为博龙颜一乐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就在吴花燕事件被披露之前,中国政府为庆祝70周年国庆花了数十亿美元,在全世界和所有中国人面前作秀,胡佳先生说:

“仅仅阅兵、彩车和彩排,就是几十亿美元,还不算安保费用和大范围的维稳管控。说实话,一次阅兵的钱,足够解决像贵州一个省贫困学生和贫困人口的问题。阅兵就是为了博龙颜一乐,不会给国民带来任何价值。”

所以,胡佳先生说,很多网友给习近平起的名字除了包子之外,还有大撒币:

“大撒币其实是谐音,就是从一带一路、从习近平金元外交而来,比如去跟台湾争所谓邦交国,动辄几亿美元、几十亿美元往外撒,这些钱是民脂民膏,是老百姓的血汗,就这样挥霍。而且在中国这种扭曲的体制下,中共用于维稳费用巨大,而维稳其实就是打内战、就是用暴力去镇压老百姓对于自己权益的追求,就是压制老百姓的权利而共产党的公权力不受制约,这都是高额成本的开销。如果把这些钱用于中国的教育、养老、包括全民医保就都会够用了。”

还有一点值得指出,就是中国每年医保支出中的约70%以上,是用于公务员、干部、离退休人员的超额医疗开销,而普通老百姓只佔小头。胡佳先生说,在中国,当人民没有选票、没有新闻的监督、没有反对党的制约,就形成中共可以任意挥霍人民血汗,然后拿人民的血汗换成皮鞭和枷锁来镇压人民。

2020年中国消除绝对贫困?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同时,中共会漠视社会的贫困,胡佳先生说,习近平提出的2020年在中国消除绝对贫困,纯粹是鬼话:

“要消灭贫困,首先是国家的公民要有尊严,能够发出声音。如果贫困人口手中握有选票的话,其结果都不会像现在这样,那些政客必然会给他们争取权益。但在中国,人大代表全是任命的,还虚走选举过程,被选出的人不是为民请命的,人大就是橡皮图章、就是共产党权力的一种附庸和延伸。在西方民主国家,如果出现像中国这样贫困人口营养不良、没有社会保障的情况,掌握权力的人早就被反对党和媒体刨出祖坟,但在中国这做不到。”

吴花燕的遭遇被媒体披露后,当地政府官员发表声明称,吴花燕一直在接受最低生活保障金——据称每月在300至700元之间——现在还将得到2万元的“急难救助资金”。铜仁市民政局表示,将会“继续跟踪关注这位坚强、善良女孩的生活情况,根据民政部门承担的低保、临时救助职责,积极会同相关部门协商解决”。据悉,社会各界纷纷给这名大学生捐款,总额达到约80万元人民币。

胡佳先生说,吴花燕只是中国赤贫人口中的一个,而与她有相同遭遇的绝大多数人,不会有吴花燕现在的幸运:

“这个女大学生现在享受的待遇、受到官方关注,官方的目的并不是要针对这个贫困群体去解决什么问题,而是要封口,以平息社会和舆论对他们的谴责。因为这件事被披露出来时正赶在70周年大庆过后,是给当局打脸的事情,所以中共必须要表现出其亲民形象和仁政。但今后如果再有类似案例,中共一定会去封锁,比如多少年前被披露的睡在垃圾桶里的儿童,官方就是封锁所有信息,不让你见到他们的亲属以及监护人,这都有过先例。”

中国的贫困状况有多严重?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中国的贫困状况有多严重?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17年首都北京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人民币57229元,对比一下,贵州省这一数字仅为16703元。国家统计局数据还显示,在2017年,中国有3046万的农村人口仍然生活在国家划定的每天1.9美元的贫困线以下。中国曾称,到2020年要“消灭绝对贫困”,但另一方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的贫穷不均程度已经从1990年的“中等”变成如今“世界上最贫富不均的国家之一”。

也许,中共一向批判的所谓万恶旧社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就是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真实写照。

吴花燕的故事也令人想起2018年被媒体报道的冰花男孩:中国云南省一名8岁男孩王福满由于天气寒冷,早上花几个小时徒步赶到学校时头发已经满布冰霜;四川大凉山悬崖村的孩子,每天要爬800米的天梯上学,牵动了千万人的心;2012年11月,贵州毕节的5名农村留守儿童因在垃圾箱里生火取暖而死于一氧化碳中毒,之前五名男孩中的大多数和双目失明的祖母一起生活,基本无人照管。

过去数十年,中国总体经济增长迅速,但是贫困人口却没有消失,贫富差距也在拉大。美国耶鲁大学退休教师康正果老师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

“我经常在网上看到关于中国贫困地区,特别是贵州、四川、还有大凉山的情况。四中全会有一个重要议题不就是要解决贫困人口的问题吗?但这个问题实际上已经说了好多年,你刚才说的例子只是成千上万甚至几千万人中的一个,只要媒体一报导、热心人一捐助,就会变成一个轰动事件,这个人就受益无穷,但是永远不可能被媒体曝光、永远不可能被捐钱的贫困人口在中国非常多。”

体制内外天上地下 中国贫富差距加大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今年24岁的吴花燕,是贵州省盛华职业学院财务管理专业的三年级学生,因长期严重营养不良,她的身高仅1.35米,体重只有43斤。(Public Domain)

康正果老师说,这个女大学生案例背后的贫困人口问题,不是好心人捐助和媒体偶然报导一下就能解决的,甚至也不是开了四中全会、中央发布一些命令就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国家有真正确实的扶贫政策,他接着说:

“我看到有媒体披露非常贫困的县,把上面发下来的扶贫资金都用于建豪华的政府办公大楼,挪用公款对这些过手的官员带来好处。”

康正果老师说,如果政府把援外的钱、把大量投入一带一路以维持各种各样的外交关系、以及所谓中国对外战略利益的钱用于扶贫,就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他接着说:

“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很多海外作家,他们经常回国参加各种各样会议,他们发表的东西都是为中国文坛所接受的。现在中国的大学、出版界和文化界非常有钱,这些作家回国后发回来的照片都是非常豪华的旅游和接待等等。如果能把这些粉饰太平的钱用在扶贫上,也不会有吴花燕这样每天生活费只有两元钱、身体遭到摧残的现象。”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称,要确保中国在2020年全面脱贫,但事实是,国家并没有切实扶贫的措施,康正果老师说:

“中国是大一统国家、是党中央一声令下、就会全面执行的国家,但却没有推行类似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社会福利保障政策。中国的人口分了两类,一种是体制内的、一种是体制外的,体制外的就像野生动物一样自生自灭,而体制内的就像家养动物一样,不管怎样,都是有饭吃有房子住和有钱花。”

所以,中共政权只是利用贫困人口打天下,在毛时代给予这些贫困人口一些非常荣耀的待遇。康正果老师接着说:

“比如,毛泽东说工人阶级、贫下中农领导一切,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以工人阶级为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中国宪法的第一条。而中国现在接近于贫困和赤贫的人口,在毛时代就享受了这样一种光荣,他们以为自己是领导阶级,当年按照党的指挥去斗地主、斗资本家,一直到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那时大家都处于比较贫困状态。但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和既得利益集团一起,彻底把穷人抛弃。曾经有光荣称号的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失去了光荣的称号,与那些靠着体制、靠着改革开放的某些政策、靠着官商勾结发家致富的一部分人,越来越拉远了距离。所以,按照基尼系数,中国已经在全世界变成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这对中国的所谓社会主义制度是一个绝大嘲讽。”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