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中国政府颁布新规定 限制未成年人玩游戏

2019-11-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一家网吧(AFP)
北京一家网吧(AFP)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以下两个话题进行探讨: 一是中国政府颁布新规定,限制未成年人玩游戏;二是中国流行“量子波动速读”,十分钟读十万字,你信吗?

中国政府日前发布了旨在遏制年轻人沉迷电子游戏的新规定,高层官员认为,这个问题是全社会越来越多年轻人出现近视和学习成绩不佳的原因。

国家新闻出版署最近宣布的这项规定禁止18岁以下的用户在晚10点到早8点之间玩游戏,非节假日不得超过90分钟,周末和其他节假日不能超过3小时。

美国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这些限制是政府试图控制中国网络游戏产业的最新举措,中国网络游戏市场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年营收超过330亿美元,吸引了数亿用户。中国官方媒体将一些游戏比作“毒药”,并以过于暴力为由,禁掉了一些游戏。

玩电子游戏应不应该由政府监管?


广州康宁心理热线心理咨询师詹春云大夫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表示,他赞成这个新规定:

“从心理学角度来讲,如果政府能限制的话,其实很好, 我甚至建议应该更严格, 因为玩电子游戏会成瘾, 已经是世界公认。而作为一种成瘾行为,一开始就应该禁止, 不应该让未成年人有接触机会, 比如就像吸毒会成瘾一样,  抽烟喝酒也一样。特别是青少年自制力差,   玩电子游戏不光使年轻人学业荒废, 生活沉沦, 性格变得怪异, 而且整个人的心理和生理素质都大幅度下降。从专业角度来讲,可以毁掉一代人。”

令人担忧的是,玩电子游戏成瘾对未成年人的身体伤害,还没有被医学界所认识。詹春云大夫说:

“特别现在的手机游戏是无线网络, 联网打游戏,这就意味着电磁辐射问题。打游戏打十几到二十个小时, 别说对孩子, 对成年人影响都非常大。我看到不少人色盲, 黄斑变性, 突然间失明瞎掉一个眼睛, 还有耳聋和脑部肿瘤, 以及出现神经系统症状等等。但现在整个医学界,对此不能很正确地认识, 这对孩子影响非常大, 所以这方面应特别注意。”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说,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官员在监管大型科技公司方面采取了更有力的措施,推动它们帮助传播中共倡导的文化价值观。习近平去年曾公开谈到儿童视力差的问题,给官员们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采取行动。

中国独立评论人士,  教师朱欣欣老师认为,这种事情不应当由政府来监管:

“这和很多政府出台的规定和法规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追求全能和专制的政权,它管了很多不该管也管不好的事情。但这个政权的性质是它把所有问题都往自己身上揽, 而一出问题, 老百姓也把所有问题都归到政府身上, 这样就形成恶性循环。一旦出些问题, 政府就想要出台文件或者规定, 即使政府知道没法落实, 也要至少出了个文件表明他们管这事了,是个政绩,向上级领导交代了。而实际上只是形象工程, 花架子而已。”

应让民间力量和老百姓参与治理


一名男子在北京网吧上网。(法新社)
一名男子在北京网吧上网。(法新社)

在朱欣欣老师看来,这类事情应当让民间力量和老百姓来参与治理:

“一个正常社会, 应该是由社会各种力量来共同参与发挥作用,可是,在中国这样的社会, 就是一切由政府包办。玩游戏纯属私人化的事情,它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不是政府一个文件就能解决的, 而且也解决不了、没有可行性, 所以搞了半天谁也不当回事, 落实不下去。中国很多事都是这样,  停留在文件上, 社会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没有利益和好处时各个部门都躲着, 有好处大家都抢, 把政策变成某个部门或者集团的利益。现在的中国就是该管的政府没去管, 不该管的管很多。”

中国一些家长和游戏玩家也对这些规定表示怀疑。美国纽约时报援引中国东部一家工业科技企业老板、35岁的杨冰奔的话说,他担心很多孩子仍然会想办法玩电子游戏。例如,他注意到他7岁的儿子经常玩一些不需要联网的游戏,而且很难控制。“我们有新的东西去取代游戏,”他说,“我们的思维应该是多建体育场馆,比如说足球场或者是篮球场。”

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监管最严格的电子游戏市场之一


图为北京一家网吧。(AFP)
图为北京一家网吧。(AFP)

尼科咨询公司(Niko Partners)的高级分析师丹尼尔·艾哈迈德(Daniel Ahmad)说,政府的规定“总会有漏洞,”不过,他也补充说,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监管最严格的电子游戏市场之一,国内外的科技公司将被迫更密切地关注政府的政策声明。“我认为,与西方相比,这是非常极端的,”他说,“发行商和开发者需要非常警惕他们为市场开发的游戏的内容。”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不久前,美国公司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暂停了一名在直播中支持香港反政府示威活动的电子竞技选手的参赛资格,此举被视为对北京的让步,这显示出中国游戏市场在全球的重要性日益上升。

题目二:中国流行“量子波动速读”:十分钟读十万字你信吗?


中国流行“量子波动速读”。(Public Domain)
中国流行“量子波动速读”。(Public Domain)

大家常常羡慕读书能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人,这是每个莘莘学子都想拥有的本领。但是,如果说有办法能让一个人十分钟内阅读完十万字,你相信吗?

“量子波动速读”就宣称有这样的神功,并在中国网络走红。相关培训机构宣称,能让学生十分钟内阅读完十万字,并准确复述80%以上内容,这可让不少中国家长和学生趋之若鹜。事件引起社会热议, 许多网友质疑该课程是伪科学骗局,随后有地方教育监管机构明文喊停该类培训,并展开调查。

事件源于一段号称为北京某量子波动速读比赛的网络视频,当中一排排学生快速翻阅手中的书本如同扑克牌洗牌,旁边还有老师现场监督。据称,这就是量子波动速读法,只需高速翻书,就能“直接以心灵感应的方式高速获取信息”。据悉这是最新从日本传入的。有培训机构老师在视频采访中,解释课程原理为“物理学的量子纠缠和光的波粒二象性”,结果忍不住自己都笑了。

据中国媒体披露,北京、深圳、广州、杭州等地都有类似机构,一期课程动辄几万元人民币。在广州从事英语培训工作的周女士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当她从新闻上了解到“量子波动速度班”时,觉得很荒唐: “现在阅读可难了,只有速度不行啊,”她说,“我儿子一个星期看完了哈利波特全集,当时我还得意过。后来才知道,没读懂啊,就当个故事读了。 他不能理解。阅读还是要精读,要培养思想。”

不过,周女士也表示,能够理解有些家长没想明白就跟风报班了。周女士说她自己也十分关注一双儿女的教育,她说,与身边的家长相比,她给孩子报的班已经不算多了,“人有我有而已”。

中国社会整体浮躁 家长急功近利交了“智商税”

中国独立评论人士、语文教师朱欣欣老师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分析说:

“随着教育市场化, 中国这些年来各类培训班和课外辅导班特别多。许多培训班为了抢人眼球巧出名目,各种名称的培训班不一而足,让家长感觉似乎有什么神功和特效, 抓住了家长急功近利的心态,就是想少投入多产出。就像中国人做很多事情一样, 不去扎扎实实做事情, 总想一夜暴富一夜成名。”

当然,朱欣欣老师说,这也与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大形势有关:

“快速的社会转型, 快速的工业化现代化, 使人们总想抄近道, 从上到下都是这种浮躁心态。反映在教育市场上也是如此,搞得名目繁出的培训班,也就是盯准了家长的腰包而已。”

比如这次所谓量子阅读,朱欣欣老师说,就如同速读和速记,前几年就有,现在也就是变个名词,玩个花样而已。

“量子波动速读”也在网上引发网友嘲讽,有网友说,“遇事不决, 量子力学”,意思是解释不清的事情就用量子力学来蒙混过关。许多网友还调侃报名参加培训的家长都交了“智商税”。还有网友说,中国人读这么快,是打算早点过完一生?我们经常说中国骗子多。其实中国有一种人比骗子更多:傻子!

心理需求导致骗局一拍即合

针对许多家长急功近利、宁滥勿缺的心理,广州康宁心理热线心理咨询师詹春云大夫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分析说:

“很多骗局都有规律, 通常利用老百姓对新鲜的科学词汇或一些前沿科学的名称不太了解, 只知道很先进很前沿, 老百姓一听到量子就认为这是最新的科技,就想品尝第一口汤的味道, 让孩子接受这些。其实这是子虚乌有的伪科学,是骗局。”

而骗局的特点,就是利用人的心理需求。詹春云大夫说,比如在常规状态下人们做不到的,就想办法超越,让人朦朦胧胧感觉到科技名词是新东西,又想急切解决他不能解决的问题, 这样两下就一拍即合:

“所以第一是有市场, 第二是有行骗的人。而相信这些东西的人连基本物理学的原理都不懂, 许多有钱的家长没有科学素养, 家庭条件好和科学素养没有必然联系。”

朱欣欣老师说,阅读是个极其复杂的过程,许多中国家长把人的智力发展和走向成功的途径过于简单化了:

“许多家长觉得什么都可以数字化可以标准化, 可以造出一个像口诀一样的方法, 能够很快上路。这有点像过去迷信算卦和跳大神儿的, 相信世界上有一个神功, 好像念一个咒语,马上就成, 都是这样一种心态, 没有想到人成材的高度复杂性。包括很多高学历的中产阶级家长本身也很肤浅, 文化视野和文化积累很不全面。”

阅读过程是个人主观理解和体验、并与作者互动的过程,朱欣欣老师说:

“这里不仅涉及理性的认识,还有情感的体验和丰富的联想。我经常告诉家长, 孩子阅读时不仅仅是复读和慢读的过程。小孩子刚开始是从兴趣出发, 愿意快读或慢读都可以, 只要有兴趣就带领孩子读下去。在持之以恒的阅读过程中, 会有潜移默化的作用, 而没有必要立竿见影。只要坚持阅读, 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提高思考能力, 语言能力, 积累词汇量, 通过阅读来产生丰富的联想和情感的体验, 获得别人的人生经验, 或者对问题有顿悟。”

正因为学习是一个复杂过程,因此不能把小孩子看作阅读机器,而应当把孩子当作一个丰富和有个性的人。朱欣欣老师说,如今在中国风行的各种培训机构名目繁出,就是抓住家长急就章的心理,弄一套云遮雾罩的概念,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熟悉的东西陌生化,搞一套专有名词把大家侃懵,让家长以为是多么高深的东西而趋之若鹜。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整体较低

有专家认为,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态只是诱因,根本原因还是他们缺少基本科学常识,辨别能力不足,科学素养有待提高。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说,即便是经济条件优越的人,科学素养也未必高。当前,中国公民科学素质整体仍比较低。

根据中国科普研究所发布的《2018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主要结果》,2018年中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达到了 8.47%,比 2015 年的 6.2% 提高了超过两个百分点,增幅达 36.6%。储朝晖说,尽管增幅超过30%,但依然有90%以上的人是不具备标准衡量的科学素养的。

朱欣欣老师分析说,中国家长科学素质普遍低下,其实与几代中国人所处的社会文化环境有关:

“尤其是1949年之后,中国文化被整个社会运动折腾,不仅与中国古代文化的精华断裂, 也与世界文化隔绝。一个民族的文化, 和整个大自然的生物链和生态是一样的, 在一个封闭环境里, 生物肯定是长不好的。只有开放和不断吸收周围世界的营养, 进行选择,才能获得更新能力。中国的整个文化环境一直都不开放, 而家长们所接受的信息和知识很狭窄偏颇, 且吸收了很多有毒的东西, 家长素质也就可想而知。”

朱欣欣老师说,这种状况不是一代、两代人能转变和恢复的。他说,文化的生态与其他生态一样,一旦被破坏,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到正常状态,况且现在中国社会的整个文化生态越来越恶化。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