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婦幼論壇:中國政府頒佈新規定 限制未成年人玩遊戲


2019.11.15
m0208-hcp.jpg 北京一家網吧(AFP)

在今天的節目裏,我們就以下兩個話題進行探討: 一是中國政府頒佈新規定,限制未成年人玩遊戲;二是中國流行“量子波動速讀”,十分鐘讀十萬字,你信嗎?

中國政府日前發佈了旨在遏制年輕人沉迷電子遊戲的新規定,高層官員認爲,這個問題是全社會越來越多年輕人出現近視和學習成績不佳的原因。

國家新聞出版署最近宣佈的這項規定禁止18歲以下的用戶在晚10點到早8點之間玩遊戲,非節假日不得超過90分鐘,週末和其他節假日不能超過3小時。

美國紐約時報的文章指出,這些限制是政府試圖控制中國網絡遊戲產業的最新舉措,中國網絡遊戲市場是全球最大的市場,年營收超過330億美元,吸引了數億用戶。中國官方媒體將一些遊戲比作“毒藥”,並以過於暴力爲由,禁掉了一些遊戲。

玩電子遊戲應不應該由政府監管?


廣州康寧心理熱線心理諮詢師詹春雲大夫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表示,他贊成這個新規定:

“從心理學角度來講,如果政府能限制的話,其實很好, 我甚至建議應該更嚴格, 因爲玩電子遊戲會成癮, 已經是世界公認。而作爲一種成癮行爲,一開始就應該禁止, 不應該讓未成年人有接觸機會, 比如就像吸毒會成癮一樣,  抽菸喝酒也一樣。特別是青少年自制力差,   玩電子遊戲不光使年輕人學業荒廢, 生活沉淪, 性格變得怪異, 而且整個人的心理和生理素質都大幅度下降。從專業角度來講,可以毀掉一代人。”

令人擔憂的是,玩電子遊戲成癮對未成年人的身體傷害,還沒有被醫學界所認識。詹春雲大夫說:

“特別現在的手機遊戲是無線網絡, 聯網打遊戲,這就意味着電磁輻射問題。打遊戲打十幾到二十個小時, 別說對孩子, 對成年人影響都非常大。我看到不少人色盲, 黃斑變性, 突然間失明瞎掉一個眼睛, 還有耳聾和腦部腫瘤, 以及出現神經系統症狀等等。但現在整個醫學界,對此不能很正確地認識, 這對孩子影響非常大, 所以這方面應特別注意。”

美國紐約時報的報道說,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官員在監管大型科技公司方面採取了更有力的措施,推動它們幫助傳播中共倡導的文化價值觀。習近平去年曾公開談到兒童視力差的問題,給官員們施加了更大的壓力,要求他們採取行動。

中國獨立評論人士,  教師朱欣欣老師認爲,這種事情不應當由政府來監管:

“這和很多政府出臺的規定和法規是一樣的, 作爲一個追求全能和專制的政權,它管了很多不該管也管不好的事情。但這個政權的性質是它把所有問題都往自己身上攬, 而一出問題, 老百姓也把所有問題都歸到政府身上, 這樣就形成惡性循環。一旦出些問題, 政府就想要出臺文件或者規定, 即使政府知道沒法落實, 也要至少出了個文件表明他們管這事了,是個政績,向上級領導交代了。而實際上只是形象工程, 花架子而已。”

應讓民間力量和老百姓參與治理


一名男子在北京網吧上網。(法新社)
一名男子在北京網吧上網。(法新社)

在朱欣欣老師看來,這類事情應當讓民間力量和老百姓來參與治理:

“一個正常社會, 應該是由社會各種力量來共同參與發揮作用,可是,在中國這樣的社會, 就是一切由政府包辦。玩遊戲純屬私人化的事情,它所帶來的社會問題,不是政府一個文件就能解決的, 而且也解決不了、沒有可行性, 所以搞了半天誰也不當回事, 落實不下去。中國很多事都是這樣,  停留在文件上, 社會該是什麼樣還是什麼樣。沒有利益和好處時各個部門都躲着, 有好處大家都搶, 把政策變成某個部門或者集團的利益。現在的中國就是該管的政府沒去管, 不該管的管很多。”

中國一些家長和遊戲玩家也對這些規定表示懷疑。美國紐約時報援引中國東部一家工業科技企業老闆、35歲的楊冰奔的話說,他擔心很多孩子仍然會想辦法玩電子遊戲。例如,他注意到他7歲的兒子經常玩一些不需要聯網的遊戲,而且很難控制。“我們有新的東西去取代遊戲,”他說,“我們的思維應該是多建體育場館,比如說足球場或者是籃球場。”

中國現在是世界上監管最嚴格的電子遊戲市場之一


圖爲北京一家網吧。(AFP)
圖爲北京一家網吧。(AFP)

尼科諮詢公司(Niko Partners)的高級分析師丹尼爾·艾哈邁德(Daniel Ahmad)說,政府的規定“總會有漏洞,”不過,他也補充說,中國現在是世界上監管最嚴格的電子遊戲市場之一,國內外的科技公司將被迫更密切地關注政府的政策聲明。“我認爲,與西方相比,這是非常極端的,”他說,“發行商和開發者需要非常警惕他們爲市場開發的遊戲的內容。”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不久前,美國公司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暫停了一名在直播中支持香港反政府示威活動的電子競技選手的參賽資格,此舉被視爲對北京的讓步,這顯示出中國遊戲市場在全球的重要性日益上升。

題目二:中國流行“量子波動速讀”:十分鐘讀十萬字你信嗎?


中國流行“量子波動速讀”。(Public Domain)
中國流行“量子波動速讀”。(Public Domain)

大家常常羨慕讀書能一目十行、過目不忘的人,這是每個莘莘學子都想擁有的本領。但是,如果說有辦法能讓一個人十分鐘內閱讀完十萬字,你相信嗎?

“量子波動速讀”就宣稱有這樣的神功,並在中國網絡走紅。相關培訓機構宣稱,能讓學生十分鐘內閱讀完十萬字,並準確複述80%以上內容,這可讓不少中國家長和學生趨之若鶩。事件引起社會熱議, 許多網友質疑該課程是僞科學騙局,隨後有地方教育監管機構明文喊停該類培訓,並展開調查。

事件源於一段號稱爲北京某量子波動速讀比賽的網絡視頻,當中一排排學生快速翻閱手中的書本如同撲克牌洗牌,旁邊還有老師現場監督。據稱,這就是量子波動速讀法,只需高速翻書,就能“直接以心靈感應的方式高速獲取信息”。據悉這是最新從日本傳入的。有培訓機構老師在視頻採訪中,解釋課程原理爲“物理學的量子糾纏和光的波粒二象性”,結果忍不住自己都笑了。

據中國媒體披露,北京、深圳、廣州、杭州等地都有類似機構,一期課程動輒幾萬元人民幣。在廣州從事英語培訓工作的周女士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採訪時說,當她從新聞上了解到“量子波動速度班”時,覺得很荒唐: “現在閱讀可難了,只有速度不行啊,”她說,“我兒子一個星期看完了哈利波特全集,當時我還得意過。後來才知道,沒讀懂啊,就當個故事讀了。 他不能理解。閱讀還是要精讀,要培養思想。”

不過,周女士也表示,能夠理解有些家長沒想明白就跟風報班了。周女士說她自己也十分關注一雙兒女的教育,她說,與身邊的家長相比,她給孩子報的班已經不算多了,“人有我有而已”。

中國社會整體浮躁 家長急功近利交了“智商稅”

中國獨立評論人士、語文教師朱欣欣老師在接受我們採訪時分析說:

“隨着教育市場化, 中國這些年來各類培訓班和課外輔導班特別多。許多培訓班爲了搶人眼球巧出名目,各種名稱的培訓班不一而足,讓家長感覺似乎有什麼神功和特效, 抓住了家長急功近利的心態,就是想少投入多產出。就像中國人做很多事情一樣, 不去紮紮實實做事情, 總想一夜暴富一夜成名。”

當然,朱欣欣老師說,這也與中國經濟和社會的大形勢有關:

“快速的社會轉型, 快速的工業化現代化, 使人們總想抄近道, 從上到下都是這種浮躁心態。反映在教育市場上也是如此,搞得名目繁出的培訓班,也就是盯準了家長的腰包而已。”

比如這次所謂量子閱讀,朱欣欣老師說,就如同速讀和速記,前幾年就有,現在也就是變個名詞,玩個花樣而已。

“量子波動速讀”也在網上引發網友嘲諷,有網友說,“遇事不決, 量子力學”,意思是解釋不清的事情就用量子力學來矇混過關。許多網友還調侃報名參加培訓的家長都交了“智商稅”。還有網友說,中國人讀這麼快,是打算早點過完一生?我們經常說中國騙子多。其實中國有一種人比騙子更多:傻子!

心理需求導致騙局一拍即合

針對許多家長急功近利、寧濫勿缺的心理,廣州康寧心理熱線心理諮詢師詹春雲大夫在接受我們的採訪時分析說:

“很多騙局都有規律, 通常利用老百姓對新鮮的科學詞彙或一些前沿科學的名稱不太瞭解, 只知道很先進很前沿, 老百姓一聽到量子就認爲這是最新的科技,就想品嚐第一口湯的味道, 讓孩子接受這些。其實這是子虛烏有的僞科學,是騙局。”

而騙局的特點,就是利用人的心理需求。詹春雲大夫說,比如在常規狀態下人們做不到的,就想辦法超越,讓人朦朦朧朧感覺到科技名詞是新東西,又想急切解決他不能解決的問題, 這樣兩下就一拍即合:

“所以第一是有市場, 第二是有行騙的人。而相信這些東西的人連基本物理學的原理都不懂, 許多有錢的家長沒有科學素養, 家庭條件好和科學素養沒有必然聯繫。”

朱欣欣老師說,閱讀是個極其複雜的過程,許多中國家長把人的智力發展和走向成功的途徑過於簡單化了:

“許多家長覺得什麼都可以數字化可以標準化, 可以造出一個像口訣一樣的方法, 能夠很快上路。這有點像過去迷信算卦和跳大神兒的, 相信世界上有一個神功, 好像念一個咒語,馬上就成, 都是這樣一種心態, 沒有想到人成材的高度複雜性。包括很多高學歷的中產階級家長本身也很膚淺, 文化視野和文化積累很不全面。”

閱讀過程是個人主觀理解和體驗、並與作者互動的過程,朱欣欣老師說:

“這裏不僅涉及理性的認識,還有情感的體驗和豐富的聯想。我經常告訴家長, 孩子閱讀時不僅僅是復讀和慢讀的過程。小孩子剛開始是從興趣出發, 願意快讀或慢讀都可以, 只要有興趣就帶領孩子讀下去。在持之以恆的閱讀過程中, 會有潛移默化的作用, 而沒有必要立竿見影。只要堅持閱讀, 就會在不知不覺中提高思考能力, 語言能力, 積累詞彙量, 通過閱讀來產生豐富的聯想和情感的體驗, 獲得別人的人生經驗, 或者對問題有頓悟。”

正因爲學習是一個複雜過程,因此不能把小孩子看作閱讀機器,而應當把孩子當作一個豐富和有個性的人。朱欣欣老師說,如今在中國風行的各種培訓機構名目繁出,就是抓住家長急就章的心理,弄一套雲遮霧罩的概念,把簡單的問題複雜化、熟悉的東西陌生化,搞一套專有名詞把大家侃懵,讓家長以爲是多麼高深的東西而趨之若鶩。

中國公民科學素質整體較低

有專家認爲,家長望子成龍的心態只是誘因,根本原因還是他們缺少基本科學常識,辨別能力不足,科學素養有待提高。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的採訪時說,即便是經濟條件優越的人,科學素養也未必高。當前,中國公民科學素質整體仍比較低。

根據中國科普研究所發佈的《2018中國公民科學素質調查主要結果》,2018年中國公民具備科學素質的比例達到了 8.47%,比 2015 年的 6.2% 提高了超過兩個百分點,增幅達 36.6%。儲朝暉說,儘管增幅超過30%,但依然有90%以上的人是不具備標準衡量的科學素養的。

朱欣欣老師分析說,中國家長科學素質普遍低下,其實與幾代中國人所處的社會文化環境有關:

“尤其是1949年之後,中國文化被整個社會運動折騰,不僅與中國古代文化的精華斷裂, 也與世界文化隔絕。一個民族的文化, 和整個大自然的生物鏈和生態是一樣的, 在一個封閉環境裏, 生物肯定是長不好的。只有開放和不斷吸收周圍世界的營養, 進行選擇,才能獲得更新能力。中國的整個文化環境一直都不開放, 而家長們所接受的信息和知識很狹窄偏頗, 且吸收了很多有毒的東西, 家長素質也就可想而知。”

朱欣欣老師說,這種狀況不是一代、兩代人能轉變和恢復的。他說,文化的生態與其他生態一樣,一旦被破壞,很難在短時間內恢復到正常狀態,況且現在中國社會的整個文化生態越來越惡化。

請您收聽節目並發表對節目的意見和建議
婦幼論壇節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