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香港校园成为战场 陆港学生矛盾升温 出路何在?(上)

2019-1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1月22日,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美联社)
2019年11月22日,示威者在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美联社)

香港抗议中的警民冲突持续激化,陆港矛盾不断加深。一周以来,香港警方在与学生的对峙中,打破了不入校园这条不成文的规矩。在香港几所最大的大学里,身穿黑衣的学生们面对一排排防暴警察设起临时路障,并投掷砖块。作为回应,警方首次向校园发射了非致命的发射物。

在已经持续了六个月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香港各大学曾一直是处于运动核心的学生的避难所,他们可以在校园里制定战略,也可以在教室里讨论政治。但在这一周里,大学校园变成了战场,变成了被围困的中世纪城堡。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大学不应该滋生暴力,”“香港没有一处地方,包括大学,是法外之地。”

目前香港大部分大学关闭校园、宣布学期提前结束,而香港高校中的内地生群体也被卷入了这场风暴。大批内地生“撤离”香港、回到大陆。

迄今为止,香港警方已拘捕了700多名自愿从校园离开的学生和示威者,其中300多名未成年人士被允许回家, 香港政府和警方发言人誓言,所有放下武器、离开被围大学的人将被控“暴动罪”,最高可判处10年监禁。

把校园当战场 香港历史前所未有


2019年11月21日,亲北京的香港建制派(DAB)的支持者参加区议会选举的竞选活动。(美联社)
2019年11月21日,亲北京的香港建制派(DAB)的支持者参加区议会选举的竞选活动。(美联社)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

“把校园当战场,这在香港历史上没有过, 中国文革时的校园也只是群众斗群众的武斗,用警察的力量封锁校园非常罕见。中共已经不可逆转地制造了一批反对派, 你不能把所有的年轻人都杀死。今天的这些年轻人就是将来香港的主政者,中共的罪行一定会得到清算。即使中共现在这批掌权者, 能够一时把抗争事件消灭掉或者控制住, 但你已经失去了一代人。”

而北京当局也开始收紧对香港的控制,日前,香港法院推翻蒙面禁令,中国全国人大对香港法院作出的这项裁决表示“强烈不满”,全国人大发言人表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此类)判断和决定。”由此可见,在对香港法院推翻蒙面禁令的警告中,中国在表明谁才是“老大”。但这一警告触及了引发香港抗议的核心,即对北京侵犯香港公民自由的担忧。

美国参众两院已于11月20日就香港人权法案达成一致,现在,这部法案只待美国总统特朗普签字生效。

香港特区政府11月21日发表声明,对美国国会快速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示强烈反对,称该法案干预香港内部事务,并“会向暴力示威者发出错误信息,无助香港局势降温”。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会见美国前国防部长科恩时再次表达中方立场。他说:“这一法案实际上发出了纵容暴力犯罪分子的错误信号,其实质是要搞乱香港,甚至毁掉香港。”

《人民日报》11月21日就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发表措辞强硬的评论员文章,称“干涉中国内政的法案就是废纸一张”。

香港抗争持续升温是中共咎由自取


2019年11月20日,依然有一小部分抗议者不肯撤离香港理工大学。(美联社)
2019年11月20日,依然有一小部分抗议者不肯撤离香港理工大学。(美联社)

香港抗争已经6个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陈奎德先生说:

“从一开始的反送中,就反映出香港人对中共的巨大恐惧,中共正一步一步地像清水煮青蛙一样蚕食香港人的基本生活方式、法治和自由,把香港变成中国大陆的一个普通城市。”

中国当局也认识到这次以年轻人为主体的香港抗争问题非常难以解决,但这是中共咎由自取。陈奎德先生说:

“很多香港年轻人,都是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前后出生的,中共当局怪国外煽动, 怪英国殖民地留下的最后痕迹等等, 完全是胡扯。因为香港年轻人清楚看到香港的基本制度和中国大陆的差别,而且中共在不断削减这种差别。现在中共打贸易战已经焦头烂额, 国际社会对香港的支持, 特别是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法案, 使整个局面产生了重大的国际化效果。”

习近平想武力镇压有几大障碍


2019年11月19日,香港警方拘捕一名企图逃离香港理工大学现场的抗议者。(美联社)
2019年11月19日,香港警方拘捕一名企图逃离香港理工大学现场的抗议者。(美联社)

陈奎德先生说,习近平本来希望用镇压中国老百姓的残酷方法,但这在香港问题上遇到几大障碍:

“第一是香港不同于当年的北京,受到国际条约的保护。第二,香港年轻人这次反抗规模之大之坚决,史无前例。第三,国际社会对北京有相当的警告。此外,中国上层利益集团特别是红二代, 其经济和金融利益与国际社会的交汇点在香港。如果在香港动武, 他们的自身利益会受到极大危害, 如果香港失去特别关税地位, 中国经济也会受到强大冲击。”

这是中共一直没敢像30年前8964那样动武的几大原因。此外,还有一个人们没有注意到或者不知道的原因,陈奎德先生说:

“那就是30年前天安门血腥镇压之后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 当年表面上说尼克松访华,因为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但这不是尼克松的使命。最近美国的一位前官员出了一本书说得非常清楚, 尼克松的使命实际上不光代表当时的老布什总统, 而且代表美国政府来警告中国政府。尼克松当时就和邓小平说, 他这次不是来谈判, 也不是来重叙旧宜, 而是来转告美国政府两党一致的长期立场, 就是六四大屠杀这样的行动, 不能再有第二次, 否则中国要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 美国可以做很多中国意想不到的事情,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军事上的。尼克松说, 我就把这个话带到, 我不是和你谈判的, 美国政府有这样一个举国一致的基本立场。邓小平听了以后, 很长时间没有说一句话, 实际就是默许了当时美国总统的警示。”

美国不允许中国重蹈八九六四覆辙

陈奎德先生说,这是中国自六四以后对美国政府警告的一个默认, 即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再次发生30年前的事件是绝对不被允许的。陈奎德先生接着说:

“所以这使中共不敢像过去那样, 从深圳直接开坦克过去镇压香港人, 但中共又想把香港事件尽快摆平, 所以采取一种缓慢的、温水煮青蛙似的镇压手段, 把军人、准军人包括大陆警察部队,渗透到香港警方或者镇压力量中去,以过去从未有过的方式对香港年轻人进行镇压。特别是现在把校园也当成战场,要用武力镇压,但又不能运用8964的方式,而是运用所谓高度军警暴力,所以目前出现了香港校园的这些状况。中共下定决心要在今年年内迅速解决香港问题, 因此四中全会刚刚开过, 对香港的镇压方式越来越严厉残暴,也是这个原因。”

香港抗争持续6个月,陆港学生之间的紧张关系也持续升温。10月初,微信上一篇名为《挂起红旗之后》的文章引发论战,一名自称来自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的内地生撰文纪录了她和室友在“十一”前夕于宿舍窗外悬挂五星红旗后的遭遇。她称挂旗后不久,有人在她们的宿舍门口辱骂、倾倒垃圾,还破坏门锁。尽管这篇文章很快就被微信平台删除,却在社交媒体上点燃了陆港学生之间不和谐的火焰。

香港内地生的疏离、绝望与分歧


2019年11月18日香港警察进攻香港理工大学。(美联社)
2019年11月18日香港警察进攻香港理工大学。(美联社)

美国纽约时报日前采访到5位在香港上学的来自大陆的学生。让他们就当前的香港局势以及作为大陆人的亲历发表看法。

Andy:情况恶化速度远超想像。我觉得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之前暴徒是希望到繁华的地方去闹事,扩大影响力,现在就是以学校为据点,一心搞破坏。

Deborah:因为停课,校园空荡荡。同学们相当愤怒,但在社交网络上仍很克制。比升级局势对我而言更切身的是更暴戾且分化的舆论,心情愈发压抑。

Carrie:觉得内心很复杂、很痛心。觉得自己不配为中大人,本科的同学们这样坚定地守护中大、去抗争,而自己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看新闻,在有熟人认识的社交平台也不敢公开发言,像朋友圈都是骂示威者的。

Summer:当我听到防暴警察进入校园时,我感到震惊。忍不住地哭了。通往中大的所有公共交通都被封锁,几千名校友和市民走路或骑车到那里去支持我们低年级的同学,我也这么做了。我为自己是中大的学生而感到自豪。这是我的家,追求正义与自由、在乎人文是我们的传统。许多学生受伤了,许多教授和职员在那里救援和帮助学生。我们都是中大人。

Violette:我们被迫回家。马路被各种路障摆满,街角残留着垃圾桶焚烧后的黑色物质,每天窗外是不停的警笛声。在港留学生都觉得香港成了和叙利亚一样的战区。如果说,他们是为了表达诉求,尽可以表达。在香港如此言论自由的地方,各种法律都在保护言论自由。如果说,公共区域的自由表达受到最高保护,但现在他们的行为是在蓄意破坏,已经远超言论表达本身。

香港学生抗争与五四运动和八九六四并驾齐驱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就此评论说:

“目前反对抗争的人说抗争走向了暴力, 毁坏了香港, 也有人说这种暴力反而使抗争更无效, 如果大家坚持和理非, 香港学生会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取得更大成就, 甚至会给北京施加更大压力。但我对过去半年多香港的抗争很高兴,我没有背叛香港的学生, 我认为他们走的每一步都是对的。不管他们能不能取得胜利, 他们在中华民族为自由抗争的历史上, 其地位与五四运动和8964民主运动并驾齐驱, 是三个丰碑之一,历史会大书特书 。”

为什么说这次香港学生的抗争有这样伟大的作用呢?夏明教授说:

“有人说,我们可以通过和平谈判和理性, 与政府商量, 政府会让步, 但问题在于我们是在用一个文明社会的正常思维来谈论这个问题。在一个正常社会里,你不必走到今天香港混乱的程度, 就可以得到政府的很多回应或者让步。比如我们不敢想象,在纽约,如果有100万人上街, 纽约市长的位置还会做得稳。纽约的政治体制使市长对老百姓的诉求有更多更快的回应能力, 美国政治家对公众舆论会有更敏感的解读和反应, 早会妥协并找出解决方案。”

香港学生与警方的抗争就像美国的童子军与黑手党教父之间的抗争

夏明教授说,日前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报导称香港现在的校园抗争是角力不均衡的抗争,通俗点说,香港校园的抗争就像美国的童子军与黑手党的教父之间的抗争,夏明教授说:

“这种抗争第一是力量悬殊, 第二是价值观不对等, 第三是香港学生非常天真,有理想主义、人文主义和全球主义的心态。而中共的心态是厚黑, 杀多少人都不在乎。所以我认为,香港学生经过这几个月的抗争没有失去理性, 而是中国政府和其扶持的傀儡特区政府,完全失去了理性。港府没有反思, 对香港年轻人的诉求没有回应, 也找不出一个建设性的方案来解决, 最后就是暴力镇压, 我有枪我怕谁。”

所以,夏明教授说,作为香港学生,无论他们多么理性,都把中共从非理性完全驱逐到一个疯狂状态:

“所以事情的发展有两方面, 当一个事情往疯狂的方向走, 不是说双方都疯狂这个事情才变得疯狂, 而是有一方疯狂,这个事情就会变得疯狂。所以在香港冲突中,中国政府是非常不理性的一方, 宁愿牺牲许多经济利益,、甚至生命, 也要把我的面子或者政权维持住, 他们没想到政权不是目标, 不是要牺牲生命去维护政权。中共总说我们是多少人的鲜血换出来的政权, 你们要来夺的话,就要拿出同样的生命。这是一种疯狂的思维方式, 而任何政权都是为人服务、为生命服务的。”

社会运动要有影响和价值 就必须使现存体制瘫痪


2019年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学的一辆装甲警车上喷出了染成蓝色的液体,抗议者躲在盾牌后面。(美联社)
2019年11月17日,香港理工大学的一辆装甲警车上喷出了染成蓝色的液体,抗议者躲在盾牌后面。(美联社)

那么,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又如何来看香港学生的抗争呢?夏明教授说,他曾给苹果日报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弹弓革命”:

“我们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和社会学教授佩文,可是说是美国研究社会抗议运动的教母,她曾经是美国政治学会的主席,也做过美国社会学会的主席, 她写过很多有关社会抗议运动的文章和论著。作为一个女性政治学家,她在美国学术界和思想界影响很大。她有一个观点非常有价值,她认为,社会运动要有影响和价值,就必须使现存体制瘫痪, 否则, 你怎么抗争呢?你也不可能有任何影响。如果你不抗议、不集会、不堵道路、不与警察展开公民不合作,你当然不能使现行体制对你有任何回应, 尤其是中国政府从来没有回应的传统。”

所以中共宁愿让军队展开一场对人民的内战,也不会对人民做一点让步。夏明教授认为,在这种情况下,香港学生的抗争基本上就没有现代政治博弈的平台。

在下次同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就社会抗争中领袖的重要性、中共的栽赃和等待乱局策略、中共极权主义专制为什么能获得大陆部分民众支持、大陆民众的支持对香港年轻人的抗争有多重要、香港内地生和海外留学生的疏离、绝望与分歧, 以及香港年轻人的抗争能否单独承担起改变中国14亿人口命运的重任等进行探讨,请您届时收听。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