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妇幼论坛:香港校园抗争持续 陆港学生矛盾升温 出路何在?(下)

2019-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理工大学副校长卫炳江(左二)2019年11月26日带人进入理工大学,发现校园内的抗争者已经基本撤离。(美联社)
香港理工大学副校长卫炳江(左二)2019年11月26日带人进入理工大学,发现校园内的抗争者已经基本撤离。(美联社)

香港抗议中的警民冲突持续激化,延伸到大学校园,陆港矛盾不断加深。据最新消息,目前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仍有一些学生在坚守。

在上一期的节目中,美国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谈到,目前反对抗争的人说抗争走向了暴力, 毁坏了香港, 也有人说这种暴力反而使抗争更无效, 如果大家坚持和理非, 香港学生会得到更多人的支持, 取得更大成就, 甚至会给北京施加更大压力。

美国纽约时报不久前采访到5位在香港上学的来自大陆的学生,让他们就当前的香港局势以及作为大陆人的亲历发表看法,显示香港内地生和海外留学生的疏离、绝望与分歧。他们中有的人认为抗争学生以学校为据点,是一心搞破坏的暴徒;有的表示心里虽然同情抗争者,但不敢公开发声;有的为自己是香港大学中的一员而自豪。

内地生Andy则对所谓煽动学生参加运动的人,表示强烈鄙视,他在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说,“比如说黄之锋或者是罗冠聪这些人。包括我也在外面看过像黄之锋的纪录片。但看了之后我觉得他们的这些行为,让我想到了谁呢?让我想到了谭嗣同,谭嗣同曾说过,‘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就是说,要流血要什么的话,从我开始吧。但是这些人则是将他人的前途变为了自己的垫脚石,这是非常无耻的一件事,比如说黄之锋之前是在国外到处跑,去增大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另外像罗冠聪,那很明显的,人家说,我先去上学了,你们接着在香港慢慢闹。从这些事,我也能感觉到西方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我觉得2019年了他们还在玩意识形态斗争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

中共极权专制为什么能获得大陆部分民众支持?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拍照。(美联社)
中国国庆70周年上的学生们在拍照。(美联社)

为什么在香港的内地生,包括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以及中国国内的一些老百姓对香港的感受与港人和国际社会如此不同?中共极权专制为什么能获得国内部分民众的支持?为什么中国大陆一些年轻人会变成小粉红?夏明教授认为,首先这与中共的媒体控制有关:

“我们在海外可以看到许多画面报导和香港学生的诉求,但在国内却看不到。国内媒体大量抹黑香港,说香港人崇美崇英,是殖民主义的奴才,这种抹黑会有效果。”

夏明教授说,今天习近平挑战世界,要给全世界提供中国方案,说美国最终要退出历史舞台、被中国所超越,美国军事上的失败不可避免等等:

“习近平说出这些话,会使一些中国人很兴奋,就像打了鸡血,他们对自己的民族、文化和国家有一种自恋情结,进而演变成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和军国主义,当年在德国、意大利、日本以及前苏联,我们都可以看到,而今天中国在重演,所以不少大陆人会相信中共的宣传。”

而很多中国学生,即使在海外留学,他们仍然受到中国领事馆的监控。夏明教授说:

“领事馆也鼓励这些学生相互监视和告密,因此学生有恐惧,不敢发展他们的自由思想和批评精神。其次很多学生学完之后要回中国,而领馆会通过鉴定推荐等来影响他们的就业,而现在中国就业又非常难,所以学生要回去找好工作,一定要对政权做妥协。第三,很多现在在美国留学的人,基本上是中国既得利益阶层。如果这个政权不存在,他们就不可能继续得到他们现在的利益,因此他们要捍卫这种特权。第四,有些人来留学是靠钱在美国混日子,这些人身在美国,思想还停留在中国,当中美价值观发生冲突时,就把他们的身体很快拉回到小粉红状态。”

海外中国留学生小粉红团体 危害西方自由民主价值


这也是为什么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中有小粉红团体,夏明教授接着说:

“这些小粉红危害到西方的自由民主价值观。澳大利亚一位作家写过一本书叫《静悄悄的侵犯》(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书中说,中国学生跑到澳大利亚留学,却在大学中阻止别人行使言论自由批评中国政府,而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包括美国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西方国家的反弹当然会很强。作为海外华人,我们爱中国这个国家、文化、土地和人民,但我们不会爱北京的共产党政权,这点我们要向西方主流社会传递清楚,同时要贡献我们对中共理解的智慧,来有效阻止中共对民主和自由的侵蚀,同时抵制为北京服务的小粉红,支持热爱民主和追求自由的人们。”

中共抹黑香港学生运动领袖


前香港“占中”学运领袖周永康(CK摄)
前香港“占中”学运领袖周永康(CK摄) Photo: RFA

那么,如何看香港内地生对香港学生抗议运动领袖的非议呢?夏明教授说:

“无论对黄之锋、罗贯聪、周永康,还是歌星何韵诗,很多对他们的非议是中共抹黑手段的成功运用。因为中共很清楚要枪打出头鸟,把运动领袖孤立起来。抹黑有几个手段,第一是说他自私,要名利、出风头;第二是说他有自己阴暗的企图,成名以后西方国家帮助他吃人血馒头,拿着血卡到西方国家留学;第三无非说他们在生活上有问题,说他们不知道钱从哪儿来,比如诬蔑黄之锋说他们家好像拿了海外的钱,而对女性无非说她们生活上不检点、在抗争中性关系混乱等等;最后就是你为什么不上前线去牺牲呢?你为什么现在跑到英国、美国去演讲?你怎么不在街头上直接跟警察对打呢?”

这几种方式就是要把学生领袖给消灭掉,而且担心领袖有威信而给年轻人以更多鼓舞。夏明教授说,任何抗争没有组织不可能有效,而没有领袖就不可能有组织,对香港学生领袖的污蔑就是中共炮制和操纵的。

面对领袖的病态心理


2019年11月25日,香港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黄国桐(右)和范国威(中)和香港理工大学的抗议学生见面。(美联社)
2019年11月25日,香港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黄国桐(右)和范国威(中)和香港理工大学的抗议学生见面。(美联社)

夏明教授说,世界历史的变化在于写文章的人用笔做枪,能够打枪的人用枪去战斗:

“就像雨果对拿破仑所说,你有剑我有笔,我用笔作剑配合你一起打仗。所以在学生运动中,领袖和各种人有不同的功能、角色和贡献。你能够干文的,有的人就说你为什么不去干武的?你是干武的,他又说你为什么不去干文?这是要搅乱分工,破坏人们的自信心。”

所以,夏明教授说,在学生抗议运动中,有人设路障,有人写文章,有人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有人在美国国会做游说,每个人的贡献都不可抹杀、都值得讴歌。夏明教授接着说:

“面对领袖,中国有些人有一种病态心理,不仅这次香港抗议示威、八九民运也是如此。他们对领袖存有怀疑,不相信很多领袖人物是在为理想而牺牲,而是存在一种阴暗心理,就是觉得你去做这个事情,就是你想出风头,你做这件事一定是美国给了你大钱,等等。”

中国在亚洲第一个建立了共和国,但是中国在过去一百年历史里,民主步伐迈得最艰难,现在除了北朝鲜外,亚洲每个国家的民主化进程都比中国快、离普世价值更近。夏明教授列举昂山素季为例说,缅甸反对派找上门来请昂山素季作他们的领袖:

“但在中国的政治文化中不是找领袖,而是每个人都跳出来说,每个人都能成为领袖,所以这种陈胜吴广式的起义在中国会很多,每个人都要占山为王,然后再去诋毁他人。很少看到有人放下自己去成全领袖,希望领袖的事业能成功。这是中国政治文化的一个悲剧,也是中国人的悲剧。”

在夏明教授看来,香港的成功和梦想必须等到中国大陆改变现行结构,要有大陆民众意识到香港的反抗也是为了大陆的自由、是同一个目标,否则,香港年轻人无法完全单独承担改变中国14亿人口命运的重任。

中共对香港学生抗争采取厚黑作法


2019年11月25日,香港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右)和黄国桐(左)走过废墟去和香港理工大学的抗议学生见面。(美联社)
2019年11月25日,香港新当选的立法会议员范国威(右)和黄国桐(左)走过废墟去和香港理工大学的抗议学生见面。(美联社)

面对香港学生的不屈抗争,中共采取了厚黑作法,夏明教授说:

“第一就是激怒香港学生,第二是瓦解香港抗议运动,让其出现内耗,第三是蓄意制造乱局,再栽赃给香港学生。很多香港警察实际上是从中国那边过来的特警,不是香港本地警察,这本身就破坏了一国两制,而且很多警察换上便衣和抗争者的黑衫、带着口罩混到学生中,去起哄和制造暴力,还故意设圈套。比如投向公共设施的汽油弹,是在设局,就像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一样,我认为是中共设置的。再有就是中共在不断撕裂瓦解香港社会。香港人一定要团结,不要内讧、不要切割,互相守望。现在中共遇到很多困难和挑战,这与香港学生抗争的有效性是有关系的。”

选举结果代表了香港民意和学生抗争的有效性

而香港学生抗争的有效性与港人的团结,已被日前香港2019区议会选举结果所证明。在超过71%破纪录投票率下,香港地区政治版图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民主派合共取得388席,比以往增加263席,民主派一跃成为最大党,多区均出现多名年轻的政治素人当选。建制派只有59席,比上届大减240席,许多资深议员和大将宣告败选。

在美国的独立评论人士陈奎德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这次选举虽然不是香港特首的普选,也不是整个香港议会和立法会的选举,但仍然具有指标性意义:

“这次选举虽然对最高的行政权力不会直接产生影响,但对香港未来的走向和抗争者提出的双普选的要求,是极大鼓舞,虽然中共放话说似乎对这次选举不满,但也不得不承认选举的成果。”

舆论认为,这次选举明显表达了香港民意、香港人的基本理性以及对民主的渴望。陈奎德先生说:

“北京当局要面对现实,承认这次和平选举代表了这六个月香港抗争的民意,已经铁板钉钉地钉在了香港的历史上。这次选举对下一步香港民主运动有相当大的促进作用,对于中共试图用更强暴的手段来镇压香港民众的抗争,也有相当大的遏制作用。我注意到林郑月娥在选举结果出来以后的讲话,她说会面对现实、注意到香港的民意表达。而北京方面则会有各种行动和措施,企图抵消和减弱这次选举的意义。”

香港选举结果给中共上了重要一课


陈奎德先生认为,北京如何对待这次香港选举的结果,对香港的未来非常重要:

“如果中共继续像前一段时间那样,用强暴的警察力量来镇压香港民意,这次选举给了他们一个清楚的回答,那就是镇压不可能得逞,抗争者也不会因为恐惧而退缩。北京明智的做法是应该遵从这次选举表达出来的民意,遵从过去对香港的承诺,尽快达到香港人的五条要求,特别是其中的双普选。这次选举如果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在香港历史上将是一个划时代事件。”

而至于北京会不会朝这个方向走,或者对选举结果进行反扑,目前还不清楚。陈奎德先生说:

“如果中共反向操作,恐怕会受到各方抵制,包括世界舆论和一些国家政府力量的抵制,美国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已经清楚表明了这一点。北京如果通过这次选举,能够停止干涉香港的民主自由和法治,就是走向一条现实主义的道路,否则北京会遭遇更大困境,甚至影响中国全局的发展。中共非常恐惧自己的政权不稳,但如果采取反向操作,会更加剧中共政权的危机。北京应当清楚意识到这一点,香港这次选举应该是给他们上了最重要的一课。”

请您收听节目并发表对节目的意见和建议
妇幼论坛节目主持人梒青的推特 (TWITTER) 地址是:HANQING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