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系之灾:大陆中国生存环境崩溃报告 (四)

2018-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北京雾霾中在水边嬉戏的母女。受到污染的不只是空气,水资源也遭到严重破坏(美联社)
资料图片:北京雾霾中在水边嬉戏的母女。受到污染的不只是空气,水资源也遭到严重破坏(美联社)

王维洛博士被海外称为“中国江河的守护者”,这一集通过他的描述,集中来看中国水系严重污染及破坏性治理的情况。

简要:
1,自李鹏曾向世界宣布中国水污染治理,迄今已进入第五个五年计划。治理“功绩”:花费630亿人民币,结果(以滇池为例)基本无效,水质依然为“劣五类”或“五类”。年年上报玩弄文字游戏:“滇池水质保持稳定”。

2,中国水质等级标淮与国际标淮差异大。国际社会难以认可中国二类水为饮用水源;而中国三类水大致等于德国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水。

3.滇池治理的“引水计划”:780亿人民币启动上马;治理方式的结果是扩散污染:引水将滇池传染性极高的蓝藻污染物,冲到其他水域如三峡库区、长江下游三角州等。淮河治理(费用900多亿)、白洋淀等湖泊治理方式同。

4.渤海致命污染导致渤海已经多年彻底丧失自净能力,以目前大量投资,“使劲治理,一百年也治不好”。

5,以中国水污染治理经费及其实施治理经费1:1000为计,中国仅水污染治理一项,为要达到德国污水处理厂处理后的水质,大约需要30万亿人民币。

6,张光斗:三峡工程投资2100多亿人民币,治理三峡大坝造成的库区污染需3000亿人民币。经济效益为负值。以中国其他大量需治理的江河湖泊,30万亿人民币是保守估计。

7,估算:中国空气、水、垃圾治理需85万亿人民币。2017中国GDP约为80万亿人民币,2016中国GDP是74万亿人民币。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