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华盛顿手记:老康秉烛:香港抗议青年的精神底色


2020-08-17
Share
1 2019年9月2日,香港中文大学百万大道罢课集会活动,抗议港府无视民众诉求,港警滥权施暴。(余钢/大纪元)

王康:香港作为中国自由的堡垒,对大陆的意义,远远没有被、没有被给予应该有的评价,尤其是现在。这个对大陆的十几亿中国人来说,是严重的一个失察。(王康2019年11月答北明问)

六十年前身带一港元从大陆逃难到香港打黑工的大陆饥民、穷人黎智英,如今是香港知名企业家、传媒大亨。他因挺身捍卫香港自由,8月10日与他的两个儿子和四位传媒高管遭到突然逮捕,举世震惊,11日又突然被保释,举世错愕。更令人惊讶的是,惨遭权力践踏的黎智英传媒报业的股市,不仅没有按照市场规律一落千丈,却反而一路飙升。此事一出,即便被严密封锁消息、不断被假新闻欺骗的大陆民众,也能嗅出其中三昧:香港人不要共产党统治,香港人超越物质功利主义,香港人这一次用金钱专门打水漂,要挺黎智英,挺言论自由、挺他的传媒报业,挺自由。这样做的不是一个人,是香港大多数。结果是,壹传媒股票两天之内,飙升了不是一倍,不是两倍,不是三倍,也不止十倍,是十一到十二倍。金钱在人类历史上罕见地显示出道义力量。

捍卫香港的自由,是黎智英站出来抵抗在中共当局香港政策的原因:

黎智英:不是这一次逃犯条例的问题,是让人看到中共决心要颠覆整个香港,把香港的法制,把香港的自由一下子拿走。……你要知道,我们假如通过了这个法律以后,香港也会变成新疆一样的集中营,一定的。我们一百多年在英国的核心价值里面生活,我们的直觉已经是国际核心价值的直觉。(黎智英2019年6月接受香港《财讯》专访)

自由,对于香港人是第一价值。

黎智英:当你失去自由时,你就什么都失去了,你还有什么!

记者:你有美丽的城市,有繁荣。

黎智英:那是中共那些人的想法。他们认为我们只有躯体,没有灵魂,你们就赚钱,过好日子,别管政治,别想自由,别想人权,别想法治,就是去吃,去享受生活。

记者:这为什么还不够?

黎智英:因为我们是人,我们是有灵魂的人,我们不是猪狗。”(李智英2019年10月接受美国60分钟节目专访)

明确地定义自己为有灵魂的人。让黎智英感慨的是一个举世公认的事实:香港的年轻人冲在了第一线。

黎智英:当我看到孩子们冲到前面面对警察,我非常感动,我赞美他们。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保卫我们称作家园的这个地方。在过去三十年,我们,作为老一辈人,什么都没做,没有为我们的后代守住自由、守住我们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必须站起来,为自己而战。(李智英2019年10月接受美国60分钟节目专访)

虽然当代中国诸多的“利益群体”不断为自身利益走上街头,但是近代以来中国的大型的与国事相关的街头抗议活动多见青年为主体,典型的例子是五四运动和八九天安门运动。关于香港青年走上街头的原因,也有过不少媒体做出分析。本集华盛顿手记,要破个例,谈一谈这个他人谈过话题:为什么在持续一年之久的香港抗议活动中,青年们总是出现在第一线?本节目要采纳“老康秉烛”专栏已故嘉宾王康先生去世之前的分析,作为一家之言,本节目是要以偏概全,而是希望提供给您一个独特视角、一个舆论忽略的结论,并对此作出相应分析,供您参考。

我们再听听香港传媒大亨黎智英去年,2019年6月的感受:

黎智英:你看看,现在那些香港的小孩子,现在已经产不多十万个小孩子在围着立法局了。香港的小孩子为什么这样?他们就是对自由就好象是我们的空气一样自然的,那个感觉引发出来那个抗争,这个是没办法不这样!(黎智英2019年6月接受香港《财讯》专访)

注意到香港中文大学在抗议中的独特角色的,是远在美国、身患重症的中国大陆独立学人王康,这是他2019年11月期间的观察:

王康:现在中文大学成为整个香港的自由民主的堡垒。  我真为这些年轻人感到自豪。

香港中文大学的反抗行为,让人特别的、特别的兴奋,特别的欣慰。因为青年一代,尤其是香港中文大学都是香港的那些精英的青年一代,他们有今天的这样明白无误的、政治上的抗议和行为上的献身精神,这是香港作为东方的、所谓的东方之珠——自由港,也是几代港人反抗专制暴政的一个最新的、最令人激动和兴奋的新的事项。(王康2019年11月答北明问,下同)

王康从中引出了一个话题:为什么香港中文大学,成为这次运动的堡垒和中心。这与中国民国时代流亡出去的中国知识人的价值传承有直接关系。

王康:香港的中文大学的抗议行动啊,这是出乎几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好像,其实它其来有自, 49年钱穆、唐君毅、张丕介这批南下的、出逃的知识分子,为了保卫中国文化,为了东西方文化的这种对话和交流,他们把新亚书院建成了中国文化的堡垒。后来呢,这个香港中文大学建立之后呢,这个余英时先生呢,作为当年的信阳苏联研究院的一个学生,后来在美国哈佛大学去了,然后又回到香港,做香港中文大学的副校长。

香港中大(中文大学)前身香港《新亚书院》,是中国沦陷后,流亡香港的钱穆先生、唐君毅先生、张丕介先生合力创办的。其教育宗旨是“上溯宋明书院讲学精神,旁采西欧大学导师制度,以人文主义之教育宗旨,沟通世界中西文化,为人类和平社会幸福谋前途。”

第一批学生是逃难到香港的失学青年。多年前在普林斯顿,北明听过余英时先生回忆他的母校新亚书院,学生任重道远,但那时连一间像样的办公室、一张像样的办公桌上都没有,正如您将在这个节目末尾听到的新亚校歌里所唱:“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 49年中国大陆被中共占领,50年新亚书院在香港艰难起步,钱穆先生奔走台湾争取支持,蒋中正先生应钱穆之情求,每月从总统府办公费中扣除三千港币,支持在港创办新亚书院,直到新亚书院1954年获美国雅礼学会拨款资助始停。

王康:后来在1958年,唐君毅,徐复观、张君劢和牟宗三发表了《中国文化宣言》,这个宣言里边其中一部分,特别谈到中国的现代民主政治,那是明白无误的告诉要反对共产主义、反对极权主义、反对苏联和马克思主义的那些意识形态和政治制度,非常明白。

牟宗三 徐复观 张君劢 唐君毅 合撰的《中国文化宣言》全称和原标题是:《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我们对中国学术研究及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前途之共同认识》

在这篇近四万字的宣言的第十节,“我们对中国现代政治之认识”,明确指出“ 马列主义之专政思想不能长久成为中国文化政治之最高指导原则”,并阐述了五条根本理由:

其中第一条就指出: 马列主义作为一种主义,它“否认普遍的人性,而只承认阶级的人性,因而想打倒一切建基于普遍的人性基础上之宗教、哲学、文学、艺术、道德,”因而“违悖了世界一切高级文化之共同原则”

第二,宣言说:马列主义作为一种组织,“否认每一人的个性与自由人权,”因而违背个性之人和人之自由的天然性。

第三,马列主义违背人成为政治、认识、技术主体所需要的“思想之自由,学术之自由”的先决条件。

第四:“中国人民要成为政治的主体,则既不能容许君主一人在上,人民成为被治者,亦不能容许一党专政,使党外皆只成为被治者。”

第五:最高权力传承问题:马列主义政体甚至不如中国传统政治改朝易姓、君主继承中的传子制度,因为这种政党内部只有、且必然在独裁者死后导致相互杀伐、你死我活之内斗。 “故此砍杀,乃由一党专政之本性所注定者。欲避此砍杀,只能由全民依共同遵守之宪法,以行自由之选举。使政权能在和平中移转。”

宣言总结说:“中国文化之客观的精神生命必然是向民主建国之方向前进,则是我们可以断言的。” “而对整个中国文化之发展言,对人之个性自由人权言,对人之普遍的人性与依于此普遍的人性而建立之一切人类文化言,此专政乃不当长久,事实上亦必不能长久者。”

1958年元旦发表的这篇中国文化宣言的第十节这段文字,在马列主义在全球方兴未艾的时候,就预言了、宣判了马列主义的死刑。这是自中国1949年开始奉西方马列主义为国教、实行共产主义专制制度九年之后,从中国文化、思想、精神内部首次发出的、明确的、坚定的反对声音。它来自在五四运动中遭到砍伐、在文革期间再遭清除、的儒家学说的捍卫者、中国一代鸿儒硕彦、保守主义知识分子、港台新儒家学说奠基人。

王康:当年的钱穆、唐君毅、张丕介这些中国流亡出去的知识分子撒下中国文化的种子,现在也开始发芽啦,开始光大啦。总而言之,香港中文大学是中国文化的堡垒,这个种子已经种下了七十来年啦,同时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的中心之地,在整个中国文化圈里边无出其右。这个香港中文大学,成为了香港未来的自由精神的堡垒,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令人鼓舞的事情,一个兆头。所以,现在香港发生的青年一代学生的、对中共的这个暴政的这种反抗,是其来有自,可以说是几代人的精神的积累,政治上必然要走到这一步。

早在2019年11月感慨香港青年一代潜移默化的中国新亚精神的时候,作为深知中共专制本性和习近平愚昧残暴治国方式的独立知识人,王康预言说,香港青年将面临更大的来自专制制度的挑战:

王康:当然这个考验肯定在后面。某种意义上面,这种秋后算账——还不仅是秋后算账,很大可能会带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的这种帝国派的、血腥的镇压。在这个上面,在这个意义上面,香港中文大学的抗议,具有一种整个亚洲的、反对共产暴政的、一个桥头堡的意义。香港中文大学的青年一代,应该做好充分的这种精神和谋略上的准备,千万不要低估了北京中共当局的这种镇压。

王康以史为鉴,预警香港今天的局势,他并指出了习近平当局为了巩固个人独裁,“需要流血、需要战争”统治方式:

王康:30年前,邓小平就可以悍然不顾社会国际舆论,公然在北京进行坦克镇压,那么在30年后的今天,习近平这个政权完全可能重蹈覆辙。事实上,我认为习近平需要流血、需要战争,不管是香港、台湾,或者是任何其他的地方,他们需要用这种方式——人民的流血,来强化他们的政权,来巩固习近平个人的这种独裁地位,完成他从独裁者向暴君、向战争狂人的那个关键性的一步。总而言之,香港中文大学青年一代的这个抗议行动啊,任重道远,意义及其的深远,极其的重大。

您现在听到的背景音乐是香港中文大学前身,新亚书院的校歌。余英时先生的老师钱穆先生作词,民国时代著名的音乐家黄友棣先生作曲。

山岩岩,海深深,地博厚,天高明,人之尊,心之灵,广大出胸襟,悠久见生成。珍重珍重,这是我新亚精神。珍重珍重,这是我新亚精神。

十万里上下四方,俯仰锦绣;五千载今来古往,一片光明。十万万神明子孙,东海西海南海北海有圣人。珍重珍重,这是我新亚精神。

手空空,无一物,路遥遥,无止境。乱离中,流浪里,饿我体肤劳我精。艰险我奋进,困乏我多情。千斤担子两肩挑,趁青春,结队向前行。珍重珍重,这是我新亚精神。珍重珍重,这是我新亚精神。

王康:我祝愿香港中文大学能够成功的、有效的站稳自己的脚跟,把中文大学,把香港其他几所大学联合起来,把香港年轻一代联合起来,把香港变成一个不仅是自由的、而且是民主、人权,反抗中国暴政的桥头堡,不可摧毁。这样香港就会在中国的21世纪的历史上、大大的留下自己的一笔。哈哈,他们就是真正的、当代的中国英雄,当代英雄。

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香港青年抗议中的新亚精神。我是主持人北明。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