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华盛顿手记:汉语世界首次报道RFA独家:美国推荐苏联民主先驱索尔仁尼琴

2021-03-01
Share
专栏|华盛顿手记:汉语世界首次报道RFA独家:美国推荐苏联民主先驱索尔仁尼琴 美国劳工权利权威人物乔治·米尼(George Meany)近半个世纪前就在劳联-产联大会上告诫美国人民:自由不是抽象概念,而言说真相需要勇气。他向全美劳工界推荐索尔仁尼琴及其言说真相的勇气:“今天,我们迫切地需要这种力量。我们需要它来教导我们中新一代和健忘的一代不自由意味着什么……”图为1955年、1971年以他为封面图像的时代周刊封面。
(Public Domain)

美国推荐苏联民主先驱索尔仁尼琴

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俄罗斯大文豪、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曾经的古拉格囚徒——苏联劳改营里的劳改犯索尔仁尼琴,1974年被苏联政府驱逐出境,1975年到美国定居。当年6月30号,应美国国际工会组织劳联-产联(AFL-CIO)邀请,在华盛顿发表讲话。这篇演讲产生在美苏冷战期间,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意识形态尖锐对立的产物。是被奴役的苏联民众和异议知识界在自由世界几乎唯一的、能无所顾忌地发出的声音。不过这篇著名演讲,虽然在1980年在中国大陆出版过译本,却被标注是“内部材料”,在中国至今依然鲜为人知,它被冷藏了45年。而在美国,因为左翼力量的存在和共产主义势力的间接渗透,一度被淡忘。但是,随着苏联解体,东欧社会主义垮台,三十年之间,中国这个新兴的红色帝国在经济上的膨胀,这篇演讲的内容已经具备欲火重生的历史条件,也将可能再度成为美国重要对华外交战略参考,尤其应当成为中国被奴役和希望抵抗奴役的人们的思想资源和历史力量。

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我是北明。这次节目,我要为您介绍您无从知晓的索尔仁尼琴这篇重要演讲。

在介绍他的演讲之前,我先要要介绍一位美国七十年代的重要人物,美国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George Meany)对索尔仁尼琴的理解,以及对他的言论的评价。

这篇重要的文献,是北明在美国劳联-产联国际事务部1975年7月至8月出版的《自由工会新闻》第30卷第7-8号(AFL-CIO Free Trade Union News/ Published by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FL-CIO Vol. 30, No.7-8 July –August 1975)出版物上找到的。显然此文如今落满历史尘埃,却尚未为中中共治下的大陆汉语简体字世界知晓,而且被中共这个诞生于苏维埃政权指挥和扶持、并将苏共和平解体经验当作教训来汲取的政党所屏蔽。本次节目将要为您介绍的全文,也是北明依据这个出版物上的英文全文翻译的。

1894年出生,1980年故去的乔治·米尼George Meany 是上个世纪美国杰出的工人领袖,曾经领导美国工会57年。他也是美国劳联-产联这个国际组织的创建人和这个组织第一届常任主席。乔治·米尼生前获得过总统自由勋章、自由奖、雷亚特亚(Laetare)勋章(圣母大学为表彰对天主教会和社会的杰出服务而颁发的年度奖项)。

美国劳联-产联(AFL-CIO The 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 and Congress of Industrial Organizations )全称“劳工联合会和工业组织大会”,这是美国最大的工会联合会。由五十五个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的工会组成,共代表1200多万在职和退休工人。

米尼这番讲话的时间是1975年,地点是华盛顿,背景正是他所领导的劳联·产联邀请索尔仁尼琴到华盛顿做这一场演讲,这是他为与者们介绍索尔仁尼琴的一个正式发言。

他的介绍,显示了这位美国劳工阶层领导人对专制制度下被奴役人们的声音的关注,显示了他对不自由环境下言说真相的人们的敬意,显示了他对自由这一人生基本权利和状态的重新确认。他同时强调和平自由环境中的美国人民,需要听到被奴役人民的声音。从他的这些言论,我们首次了解到当时的美国人民对索尔仁尼琴的评价和对言说真相的珍重。

1975年6月30日索尔仁尼琴在华盛顿市区劳联产联大会上应邀演讲。图为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右四站立者)向与会者介绍索尔仁尼琴(左三)的意义。图片截自AFL-CIO Free Trade Union News/ Published by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FL-CIO Vol. 30, No.7-8 July –August 1975
1975年6月30日索尔仁尼琴在华盛顿市区劳联产联大会上应邀演讲。图为劳联产联主席乔治·米尼(右四站立者)向与会者介绍索尔仁尼琴(左三)的意义。图片截自AFL-CIO Free Trade Union News/ Published by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AFL-CIO Vol. 30, No.7-8 July –August 1975

米尼开门见山说:

“当我们想到本世纪的历史性斗争和冲突时,我们自然会想到著名的领导人。他们治理国家,指挥军队,激励运动,以捍卫自由,或为泯灭自由的意识形态服务。”

“然而,今天,在人类历史上这个严峻的时刻,当反对人类自由精神的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大、更加残暴、更加邪恶的时候,唯一一个将自由之火举得最高的人物却没有领导任何国家,没有指挥任何军队,也没有领导任何我们能看到的运动。”

米尼这次讲话的时间是1975年,此前一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因水门事件辞职下台,是副总统福特(Gerald Rudolph Ford 任期1974-1977)接任总统一年的时候。针对苏联权力集团采取相对强硬的外交政策、在西柏林的演讲中公开呼吁“戈尔巴乔夫,拆掉这赌墙”的里根总统,还要等六年才能上任。而六年后里根上任时,乔治·米尼已经去世一年,他没能看到后来美国政府对苏政策的强硬化变化。在这次演讲中,他话锋一转,指出了一个尚未引起西方文明世界注意的现象,他说:

“但是有一个运动--一个由人类组成的隐秘的运动,他们没有办公室,没有总部,国家开会的殿堂里没有他们的代表,他们每天为言论、思考和践行自己的权利所冒的风险或所受的苦难,比我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在一生可能冒的风险都大。”

“这个看不见的运动的成员在哪里?当我们今晚准备向他们中的一位致敬的时候,让我们想一想他们中其他成员。”

米尼所说的这些为言论、思考和践行自己权利而冒巨大危险或受难的其他成员是谁?我相信,听到他下列的描述,虽然所指是前苏联斯大林时期,时间已经过去了47年,您听了一定似曾相识。米尼说:

“他们是那些被困在苏维埃劳改营里数以百万计的人们,那些在所谓的 "疯人院 "里被下了药、被拘禁的数成千上万的人们,那些在兵工厂里被奴役的无以数计的沉默的工人,那些通过被禁的广播的干扰频率,努力寻找真相并在暴政的阴影下手把手地记录和传递被禁忌思想的所有人们。”

朋友,如今苏联解体三十三年了,他们的历史在中国延续,他们痛苦和挣扎,依然在中国人身上复现。作为这些发不出声音的人的代言人,米尼接下来,谈到了索尔仁尼琴。他说:

“但是,如果我们仍然看不到他们,我们现在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因为从压迫的废墟中传出了一个声音,它要求被听到,它不会被拒绝听到。”

米尼明确地指出美国听取这个声音的重要性,与党派无关,与真相和勇气有关:

“我们听取这个声音不是因为它代表左派或右派或任何派系说话,而是因为,当权力是如此轻易地和更舒适地使人屈服并拥抱这权力赖以生存的谎言的时候,他将真相和勇气投入权力的牙缝。”

米尼接着指出了索尔仁尼琴的特殊性。他说:

“什么是这种声音的力量?它是如何在其他声音被压制的时候突破封锁走向我们的?它的力量就是艺术。

“索尔仁尼琴的艺术照亮了真理。在某种意义上,它是颠覆性的:颠覆了虚伪,颠覆了妄想,颠覆了大谎言。”

米尼认为,索尔仁尼琴的价值,如今举世无双,从前史上也罕见:

“伴之以勇气,解放人们的思想,当代无人,历史上也少有人像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那样戏剧性地展示出写作之笔的力量。”

美国应该如何看待索尔仁尼琴?米尼指出:

“今天,我们迫切地需要这种力量。我们需要它来教导我们中新一代和健忘的一代不自由意味着什么。自由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没有自由也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索尔仁尼琴凭借他的艺术和勇气,帮助我们看到了这一点。

“他的艺术是一种独特的礼物,无法传输于他人。但是,让我们祈祷,他的勇气可以传承。”

因为索尔仁尼琴能够帮助美国人明白自由不是抽象概念,不自由也不是抽象的存在,米尼说,美国从白宫到媒体,从国会到大学,需要确认自由和不自由在生活中的极端重要性,从而对来自集权社会的索尔仁尼琴的声音,做出反应。

“我们需要对他的声音的回响。我们需要听到白宫的回响。我们需要听到国会、国务院、大学和媒体的回响,而且如果您愿意,莫伊尼汉先生(美国驻联合国大使Daniel Patrick Moynihan),我们还需要听到联合国的回响。”

这位美国劳联-产联领导人米尼,最后强调了工会的宗旨和理念:

“美国工会运动从开始到现在,一直献身于坚定不移的自由信念。全人类的自由,也是我们自己的自由。正是本着这种精神,我们荣幸地介绍今天晚上的发言者。”

各位朋友,这个“今天晚上的发言者”就是索尔仁尼琴。下面就是索尔仁尼琴的发言:

(略)

各位众朋友,这次节目时间到了。下一次我会继续为您介绍索尔仁尼琴这次重要讲话的全部内容。几十年过后,如今,在中国欲意取代苏联成为红色帝国和世界霸主的时代,在美中关系因此起了巨大变化的时代,我们一起看看,1975年中苏对峙、冷战时期,这位因为说真话被苏共劳动改造过,再被苏共驱逐出境并剥夺国籍的前苏联异议知识分子,这位当时誉满全球俄罗斯的良知,对美国这个当年自由世界的堡垒,究竟会说些什么?

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我是北明。下次再会。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