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华盛顿手记:索尔仁尼琴警示美国5:权力集团统摄一切——兼述对哈维尔三十年后同样警示的见证

2021-04-13
Share
专栏|华盛顿手记:索尔仁尼琴警示美国5:权力集团统摄一切——兼述对哈维尔三十年后同样警示的见证 索尔仁尼琴
(Public Domain)

前两次节目里,索尔仁尼琴提到二战时期,美国总统罗斯福对斯大林的让步和姑息——主要是指雅尔塔协议——导致斯大林政权的巩固和共产党中国的诞生。

关于二战前后西方势力的姑息政策在被压迫、被出卖的人民心中造成的难以忘怀的苦涩记忆,北明可以提供一个迟到的旁证。这就是,在这次演讲的三十年后的2005年5月,也是在华盛顿,北明与到访美国的前捷克总统哈维尔(Václav Havel,1936-2011),在捷克大使馆有过简短的面谈。这位来自以前苏联为核心的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捷克当时的总统,与索尔仁尼琴一样,也是专制制度下的异议人士,也是作家,也坐过共产党的监牢,也是抵抗奴役的领袖,也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做了一次公开演讲——不过不是在劳联产联,而是在国会——主旨也是直指专制政权。北明当时就在现场。他那次演讲的题目是“皇帝没有穿衣服”,他呼吁全世界文明社会支持极权主义国家抵抗奴役的人们。

在演讲结束后,一位美国听众提问说: “战争是否是一种合法的传播民主的方式?比方说伊拉克战争?”哈维尔回答说:“如果你看到某些痛苦的存在,那就是需要起而行的时候了。”他直言不讳地表示:他“非常高兴地看到,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已经不再存在。” 哈维尔的回答显示了与自由社会左翼知识份子不同的思维方式、观察问题的角度和立场。他关注的焦点与索尔仁尼琴一样,不是或者首先不是美国是否侵犯了别国国家主权这一抽象概念,而是那个国家的人权是否受到践踏,人民是否正处于被压迫的苦难之中,是否需要帮助需要解救。

接下来哈维尔说:我们都更希望以和平方式改变不幸。但是捷克历史上的特殊经验说明,由于面对的是不懂得和平语言的暴政集团,这种和平方式往往导致不幸的加深。他回顾说:“我们捷克有非常特殊的经验,叫做“慕尼黑协议”(Munich Agreement)。当时我们的民主友人、伙伴,不愿意帮助我们反对非常残暴的极权统治,因为他们宁愿要‘和平’,是的。”世人皆知,二战之前,面对纳粹德国战争威胁,在1938年9月慕尼黑举行的、与轴心国德国和意大利的会议上,英国和法国将捷克斯洛伐克三分之一的土地,背着这个国家,当作和平的筹码出让给德国。——正像1945年雅尔塔协议出卖中华民国主权却背着中华民国一样。当时去谈判的英国首相张柏伦认为自己取得了外交重大胜利,返回英国后他宣称,他从慕尼黑带回了“一代人的和平” (Peace for our time)。他认为,通过谈判,“整个欧洲都可能找到和平”。然而这个所谓和平就是,半年之后,希特勒吞并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次年德国入侵波兰,再过不到两年,纳粹德国侵略战火燃烧几乎整个欧洲。“慕尼黑协议”后来在国际社会成为“姑息强权”的象征词语。

二战爆发前的1938年9月,英国首相张伯伦以出让捷克斯洛伐克领土为筹码与纳粹暴政极权谈判苟合。这是9月30日他在返回的赫斯顿机场出示他与希特勒签署的慕尼黑和平协议。他宣布:通过与希特勒谈判“整个欧洲都可以找到和平“。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二战爆发前的1938年9月,英国首相张伯伦以出让捷克斯洛伐克领土为筹码与纳粹暴政极权谈判苟合。这是9月30日他在返回的赫斯顿机场出示他与希特勒签署的慕尼黑和平协议。他宣布:通过与希特勒谈判“整个欧洲都可以找到和平“。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北明在索尔仁尼琴这次演讲三十年后,见证了哈维尔作为这次妥协被牺牲一方的国家人民心中的痛楚记忆。他与索尔仁尼琴一样,由于直接承受西方民主大国姑息强权的绥靖政策导致的恶果,而肩负起了提醒警示西方国家的责任。

如果说,二战结束前美国、英国与苏联达成的雅尔塔协议出卖了中国利益(参见本节目第3集:)、伤害了中国人民,成为中华民国永难平复的历史伤口,是一个历史的教训,那么哈维尔代表捷克人民表达的历史遗憾则是另一个见证,证明了索尔仁尼琴所表达的遗憾,真实不虚。

其实,不仅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中国异议人士在内的来自东欧、亚洲、南美各国专制国家的异议人士,都对美国在国际社会主持公道抱持真诚的赞赏态度和深切的期待,对西方国家面对强权所犯的过错,都抱持批评态度。不过,在绵延七十多年的时间里,在所有这些赞赏和批评中,索尔仁尼琴是第一位来自极权国家,传达人民期待之声、对绥靖政策提出批评的人。

索尔仁尼琴对美国提出批評的时间是七十年代,他当时肯定不知道,早在此前20年的五十年代,针对共产主义1949年在中国的胜利,美国国会就有过“誰丟失了中国”的争论,美国政界也有过一次以失败告终的、清理内部共产主义势力的努力。

这一集的讲话里,索尔仁尼琴继续用事实警示、告诫美国人民要学会透视、了解邪恶帝国的表面现象。他指出:二战期间美国以租借法案支援苏联抗击纳粹的历史,苏联当局正在抹掉;他指出:战争期间美国在各州掀起的对苏捐献活动以及捐献的物资,苏联人民从未听说过,而被权力集团贪污了;他指出:斯大林和以后任何时代,美国在苏联的形象,就是官方宣传的“血债累累的帝国主义”;他指出:区分苏联权力集团内部的派系意义不大,因为在所有重要问题上,他们是一致的……。

下面就是这一部分的内容。

“多年来,美国的租借法案(Lend-lease)给我们不断提供了援助。但是苏联那里想方设法要抹掉这个援助的历史意义……(略)几乎每个房间、机关都安装了窃听器,我们也不再感到奇怪了。”

各位听众,索尔仁尼琴所说美国所发生的一次“窃听事件”, 指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确切地说是1972年,美国当局为竞选之便,在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所在地,华盛顿市区的水门大厦内安装窃听器,进行窃听的行为。此一行为被称为“水门丑闻”,这也是一场政治丑闻。事件被发现之初,时任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及内阁试图掩盖真相,窃听阴谋被发现后,尼克松仍然阻挠国会调查,最终导致宪政危机。真相大白之后,面对国会众议院几乎可以肯定通过的弹劾总统的动议,和接下来的参议院的几乎可以确认的定罪,1974年8月9日,尼克松发表电视讲话,正式宣布辞去美国总统职务。这一事件及其引发的严重后果,在共产主义国家,庙堂上下,政府民间反应是一致的,那就是美国政界对一个党派之间的窃听事件大惊小怪,反应过度,因为正如索尔仁尼琴说的,在共产主义世界,这类窃听司空见惯,根本就是权力斗争和掌权监控任何反对声音基本手段。

“在这个制度下,已经被揭发出来的杀害了几百万人的刽子手……(略)是否可以另选一个较为合适的名称呢?……”

在结束这一集节目之前,我要再为您补充一个相关的事实,就是索尔仁尼琴提及的苏联当局竭力抹杀二战期间美国在“租借法案”下对苏联的援助、及其相关其他信息的意义。美国在二战参战之前向苏联、英国、中华民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提供物资援助,总额高达500亿美元。当时美英苏中是四大同盟国,携手在三大战场:欧洲战场、太平洋战场和中缅印战场抗击纳粹。中国命运系于本土,苦战八年,坚决抵抗,同时钳制百万日军,使得美军在太平洋战场艰苦的战局不致失衡。可是相对于苏联从美国租借法案中获得的援助,中国所得少之又少。英国位于欧洲主要战场,当然是援助重点“得天独厚”,也得益于美国的欧洲中心主义,获得了高达314亿美元的物资援助。苏联获得的物资仅次于英国,高达109亿美元(按购买力相当于今天的1500亿)。中国呢?陈纳德将军率空军为中国领空而战,飞机都是从欧洲战场上淘汰下来的,这当然可以理解,欧洲是主要战场。但是中国所获的物资援助,只有区区8亿美元,不到苏联所获援助的零头。

美国一心要在纳粹进攻中挺住苏联,纳粹败北,却不料挺起了一个苏联红色帝国,在二战之后与美国为敌,争夺全球势力范围,不断蚕食自由世界,弄出柏林危机、古巴导弹危机让美国穷于应付。美国看好中共,在抗战胜利后对中华民国撤资,并进行调停,结果导致中共在四平战役中死而复生,坐了江山,如今成为了美国以及全世界文明国家的劲敌。

现在我们应该理解了:索尔仁尼琴为何在70年代就大声疾呼:美国,站稳你的脚跟,看清楚究竟是否应该向红色强权妥协!(待续)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sunny
sunny 说:
2021-04-13 23:07

感谢北明的节目,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起源于二战的民主党对共产集权的袒护,坐等民国政府的失败,迎来中共做大,也必然导致了后来的韩战越战,使美国蒙受更大的损失,历史的看,美国民主制度的极度短视是根源,严重缺乏长期的策略和规划,这一点远不如中共的韬光养晦,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也是重大缺陷,贵台的这个节目很好,重温历史,美国必须吸取韩战越战的历史教训,不然历史还会重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