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華盛頓手記:索爾仁尼琴警示美國5:權力集團統攝一切——兼述對哈維爾三十年後同樣警示的見證

2021-04-13
Share
專欄|華盛頓手記:索爾仁尼琴警示美國5:權力集團統攝一切——兼述對哈維爾三十年後同樣警示的見證 索爾仁尼琴
(Public Domain)

前兩次節目裏,索爾仁尼琴提到二戰時期,美國總統羅斯福對斯大林的讓步和姑息——主要是指雅爾塔協議——導致斯大林政權的鞏固和共產黨中國的誕生。

關於二戰前後西方勢力的姑息政策在被壓迫、被出賣的人民心中造成的難以忘懷的苦澀記憶,北明可以提供一個遲到的旁證。這就是,在這次演講的三十年後的2005年5月,也是在華盛頓,北明與到訪美國的前捷克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1936-2011),在捷克大使館有過簡短的面談。這位來自以前蘇聯爲核心的東歐前社會主義國家捷克當時的總統,與索爾仁尼琴一樣,也是專制制度下的異議人士,也是作家,也坐過共產黨的監牢,也是抵抗奴役的領袖,也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做了一次公開演講——不過不是在勞聯產聯,而是在國會——主旨也是直指專制政權。北明當時就在現場。他那次演講的題目是“皇帝沒有穿衣服”,他呼籲全世界文明社會支持極權主義國家抵抗奴役的人們。

在演講結束後,一位美國聽衆提問說: “戰爭是否是一種合法的傳播民主的方式?比方說伊拉克戰爭?”哈維爾回答說:“如果你看到某些痛苦的存在,那就是需要起而行的時候了。”他直言不諱地表示:他“非常高興地看到,薩達姆•侯賽因政權已經不再存在。” 哈維爾的回答顯示了與自由社會左翼知識份子不同的思維方式、觀察問題的角度和立場。他關注的焦點與索爾仁尼琴一樣,不是或者首先不是美國是否侵犯了別國國家主權這一抽象概念,而是那個國家的人權是否受到踐踏,人民是否正處於被壓迫的苦難之中,是否需要幫助需要解救。

接下來哈維爾說:我們都更希望以和平方式改變不幸。但是捷克歷史上的特殊經驗說明,由於面對的是不懂得和平語言的暴政集團,這種和平方式往往導致不幸的加深。他回顧說:“我們捷克有非常特殊的經驗,叫做“慕尼黑協議”(Munich Agreement)。當時我們的民主友人、夥伴,不願意幫助我們反對非常殘暴的極權統治,因爲他們寧願要‘和平’,是的。”世人皆知,二戰之前,面對納粹德國戰爭威脅,在1938年9月慕尼黑舉行的、與軸心國德國和意大利的會議上,英國和法國將捷克斯洛伐克三分之一的土地,揹着這個國家,當作和平的籌碼出讓給德國。——正像1945年雅爾塔協議出賣中華民國主權卻揹着中華民國一樣。當時去談判的英國首相張柏倫認爲自己取得了外交重大勝利,返回英國後他宣稱,他從慕尼黑帶回了“一代人的和平” (Peace for our time)。他認爲,通過談判,“整個歐洲都可能找到和平”。然而這個所謂和平就是,半年之後,希特勒吞併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次年德國入侵波蘭,再過不到兩年,納粹德國侵略戰火燃燒幾乎整個歐洲。“慕尼黑協議”後來在國際社會成爲“姑息強權”的象徵詞語。

二戰爆發前的1938年9月,英國首相張伯倫以出讓捷克斯洛伐克領土爲籌碼與納粹暴政極權談判苟合。這是9月30日他在返回的赫斯頓機場出示他與希特勒簽署的慕尼黑和平協議。他宣佈:通過與希特勒談判“整個歐洲都可以找到和平“。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二戰爆發前的1938年9月,英國首相張伯倫以出讓捷克斯洛伐克領土爲籌碼與納粹暴政極權談判苟合。這是9月30日他在返回的赫斯頓機場出示他與希特勒簽署的慕尼黑和平協議。他宣佈:通過與希特勒談判“整個歐洲都可以找到和平“。圖片來自維基百科

北明在索爾仁尼琴這次演講三十年後,見證了哈維爾作爲這次妥協被犧牲一方的國家人民心中的痛楚記憶。他與索爾仁尼琴一樣,由於直接承受西方民主大國姑息強權的綏靖政策導致的惡果,而肩負起了提醒警示西方國家的責任。

如果說,二戰結束前美國、英國與蘇聯達成的雅爾塔協議出賣了中國利益(參見本節目第3集:)、傷害了中國人民,成爲中華民國永難平復的歷史傷口,是一個歷史的教訓,那麼哈維爾代表捷克人民表達的歷史遺憾則是另一個見證,證明了索爾仁尼琴所表達的遺憾,真實不虛。

其實,不僅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包括中國異議人士在內的來自東歐、亞洲、南美各國專制國家的異議人士,都對美國在國際社會主持公道抱持真誠的讚賞態度和深切的期待,對西方國家面對強權所犯的過錯,都抱持批評態度。不過,在綿延七十多年的時間裏,在所有這些讚賞和批評中,索爾仁尼琴是第一位來自極權國家,傳達人民期待之聲、對綏靖政策提出批評的人。

索爾仁尼琴對美國提出批評的時間是七十年代,他當時肯定不知道,早在此前20年的五十年代,針對共產主義1949年在中國的勝利,美國國會就有過“誰丟失了中國”的爭論,美國政界也有過一次以失敗告終的、清理內部共產主義勢力的努力。

這一集的講話裏,索爾仁尼琴繼續用事實警示、告誡美國人民要學會透視、瞭解邪惡帝國的表面現象。他指出:二戰期間美國以租借法案支援蘇聯抗擊納粹的歷史,蘇聯當局正在抹掉;他指出:戰爭期間美國在各州掀起的對蘇捐獻活動以及捐獻的物資,蘇聯人民從未聽說過,而被權力集團貪污了;他指出:斯大林和以後任何時代,美國在蘇聯的形象,就是官方宣傳的“血債累累的帝國主義”;他指出:區分蘇聯權力集團內部的派系意義不大,因爲在所有重要問題上,他們是一致的……。

下面就是這一部分的內容。

“多年來,美國的租借法案(Lend-lease)給我們不斷提供了援助。但是蘇聯那裏想方設法要抹掉這個援助的歷史意義……(略)幾乎每個房間、機關都安裝了竊聽器,我們也不再感到奇怪了。”

各位聽衆,索爾仁尼琴所說美國所發生的一次“竊聽事件”, 指的是上個世紀70年代,確切地說是1972年,美國當局爲競選之便,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總部所在地,華盛頓市區的水門大廈內安裝竊聽器,進行竊聽的行爲。此一行爲被稱爲“水門醜聞”,這也是一場政治醜聞。事件被發現之初,時任總統的理查德·尼克松及內閣試圖掩蓋真相,竊聽陰謀被發現後,尼克松仍然阻撓國會調查,最終導致憲政危機。真相大白之後,面對國會衆議院幾乎可以肯定通過的彈劾總統的動議,和接下來的參議院的幾乎可以確認的定罪,1974年8月9日,尼克松發表電視講話,正式宣佈辭去美國總統職務。這一事件及其引發的嚴重後果,在共產主義國家,廟堂上下,政府民間反應是一致的,那就是美國政界對一個黨派之間的竊聽事件大驚小怪,反應過度,因爲正如索爾仁尼琴說的,在共產主義世界,這類竊聽司空見慣,根本就是權力鬥爭和掌權監控任何反對聲音基本手段。

“在這個制度下,已經被揭發出來的殺害了幾百萬人的劊子手……(略)是否可以另選一個較爲合適的名稱呢?……”

在結束這一集節目之前,我要再爲您補充一個相關的事實,就是索爾仁尼琴提及的蘇聯當局竭力抹殺二戰期間美國在“租借法案”下對蘇聯的援助、及其相關其他信息的意義。美國在二戰參戰之前向蘇聯、英國、中華民國在內的30多個國家提供物資援助,總額高達500億美元。當時美英蘇中是四大同盟國,攜手在三大戰場:歐洲戰場、太平洋戰場和中緬印戰場抗擊納粹。中國命運繫於本土,苦戰八年,堅決抵抗,同時鉗制百萬日軍,使得美軍在太平洋戰場艱苦的戰局不致失衡。可是相對於蘇聯從美國租借法案中獲得的援助,中國所得少之又少。英國位於歐洲主要戰場,當然是援助重點“得天獨厚”,也得益於美國的歐洲中心主義,獲得了高達314億美元的物資援助。蘇聯獲得的物資僅次於英國,高達109億美元(按購買力相當於今天的1500億)。中國呢?陳納德將軍率空軍爲中國領空而戰,飛機都是從歐洲戰場上淘汰下來的,這當然可以理解,歐洲是主要戰場。但是中國所獲的物資援助,只有區區8億美元,不到蘇聯所獲援助的零頭。

美國一心要在納粹進攻中挺住蘇聯,納粹敗北,卻不料挺起了一個蘇聯紅色帝國,在二戰之後與美國爲敵,爭奪全球勢力範圍,不斷蠶食自由世界,弄出柏林危機、古巴導彈危機讓美國窮於應付。美國看好中共,在抗戰勝利後對中華民國撤資,並進行調停,結果導致中共在四平戰役中死而復生,坐了江山,如今成爲了美國以及全世界文明國家的勁敵。

現在我們應該理解了:索爾仁尼琴爲何在70年代就大聲疾呼:美國,站穩你的腳跟,看清楚究竟是否應該向紅色強權妥協!(待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sunny
sunny 說:
2021-04-13 23:07

感謝北明的節目,美國對華政策的失敗,起源於二戰的民主黨對共產集權的袒護,坐等民國政府的失敗,迎來中共做大,也必然導致了後來的韓戰越戰,使美國蒙受更大的損失,歷史的看,美國民主制度的極度短視是根源,嚴重缺乏長期的策略和規劃,這一點遠不如中共的韜光養晦,資本主義的唯利是圖也是重大缺陷,貴臺的這個節目很好,重溫歷史,美國必須吸取韓戰越戰的歷史教訓,不然歷史還會重複。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