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不是犯罪----记佤邦行善被判刑七年的基督徒牧师曹三强

2018-08-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曹三强牧师(中),右为其母亲孙女士。(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曹三强牧师(中),右为其母亲孙女士。(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我是主持人朱丹。有这样一位持美国绿卡的中国牧师,他在缅甸北部的佤邦做慈善扶贫工作将近4年,深得佤邦人的敬重,却在今年3月份被云南省孟连县法院判刑七年入狱。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今天的话说宗教节目,我就要带大家来认识这位牧师 -- 曹三强。

佤邦行善  获刑七年

“为什么?7年的刑期,那是把他当成了罪犯。这是不公正的。捏造的罪名,二审中需要完全被推翻。”这是一位因做慈善而被中国政府判刑7年的基督徒牧师妻子的呐喊。

“我的心里很痛,我时时刻刻在想念我的儿子。我在担心他,担心他的平安,担心他的健康,担心他的身体。我实在是每天都在担心他。”这是一位提起被监禁在看守所的儿子就伤痛落泪的母亲。

两个女人,虽然一个在美国的北卡罗来纳州,一个在中国的湖南长沙,都在为同一个人鸣冤、哭泣,他就是中国基督徒牧师、美国永久居民曹三强。去年3月5号凌晨,他从缅甸北部的佤邦乘木筏返回云南时,被等候在河对岸的中国边防警察抓获。今年3月,云南省孟连县法院以“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判处曹三强7年有期徒刑,罚款两万元人民币,并将他关押在孟连看守所。

曹三强对一审判决不服,已经提起上诉。他告诉辩护律师 -- 贵阳的李贵生和厦门的杨晖,他没有“组织他人偷越国境”,虽然以非正式方式越过国境到佤邦,但他是为了去那里扶贫,为佤邦百姓提供教育、医疗、戒毒服务,都是做好事,对中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政策研究副主任婷娜·蒙福(Tina Mufford)表示:“曹牧师所做的工作非常值得尊敬,而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向中国政府公开的。”曾在佤邦居住过一年多的基督徒曹胜华深知佤邦人的贫困无助,他评价曹牧师在佤邦的慈善工作:“他做了很多别人做不到的事。非常伟大,真的非常伟大。”曹三强的美国儿子阿摩斯·曹(Amos Cao)谈及父亲的7年刑期时,非常愤慨:“这样的判刑是不公正的。我父亲用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来帮助穷人和生于悲惨境遇的人,特别是那些佤邦人。毫无疑问,他做的都是好事。”

主持人:曹三强是怎样的一个人,出生在哪里?怎样成为了一名牧师,为什么会有一个美国家庭?他又为什么去到佤邦行善,最后被中国当局抓捕、判刑? 下面就是他的故事。

皈依基督教

“他说,他信了神,走了神的道,就会有艰难困苦,”在我们的交谈中,曹三强母亲一再告诉我,他的儿子很爱神,曹三强不畏艰辛在佤邦行善,皆因他坚定的基督教信仰。

曹三强1959年出生于湖南长沙,经历了称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其间,基督教和其他宗教都遭遇沉重打击,所有的基督教堂也全部被关闭。那么,在这样一个无神论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曹三强是如何皈依基督教的呢?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曹三强湖南师范大学英语系录取。为了练习口语,他会主动在长沙街头找外国人说话。1980年的一天,他遇见了来自美国的史密斯夫妇,两位虔诚的基督徒,他们送给曹三强一本英文圣经和一些英文杂志。圣经里的故事,特别是旧约部分关于以色列的历史,让曹三强着迷。对圣经的经文有疑问,他就写信请教已经回到美国的史密斯夫妇。

桑德拉·史密斯(Sandra Smith)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我,在与曹三强的书信来往中,她多次提到美国著名的福音布道家葛培理。曹三强回信告诉这位他后来称之为“美国妈妈”的史密斯夫人,他开始收听葛培理的福音广播。不久,在听完一次葛培理广播布道后,他决志信仰基督教。

为此,曹三强在毕业分配时还受到不公正待遇。他的同学大都分到大学当老师,而他却被分到湖南娄底双峰县一个偏僻的公社中学教英语。曹三强曾谈到他的信仰历程。那时,他的神告诉他,不要去公社中学教书,以后的路完全由神来带领。曹三强遵从了,他因此成为全国第一个公开放弃毕业分配的大学生。他卖过牛仔裤,也干过其他杂七杂八的事,也曾应聘到位于广州的一家美国公司。

后来,曹三强写信给史密斯夫妇,表达了想到美国读神学的愿望。史密斯夫妇竭尽全力帮助他。经过几年的努力,曹三强终于在1985年来到美国,并得到北卡的坎贝儿大学(Campbell University)奖学金攻读英美文学。

我问史密斯夫人,为什么他们夫妇俩这样努力的帮助曹三强来美国?她说:“因为我们觉得神在他身上有一个计划。我觉得我们去长沙旅游的整个目的就是为了遇见曹三强。”

学业有成  回国慈善宣教

经过长期等待才来到美国的曹三强神学院毕业后并没有追逐很多赴美华人的“美国梦。”他选择了回中国做慈善、传扬神的爱,一做就是20几年。

1988年,毕业于坎贝儿大学之际,也是曹三强与美国公民吉米·鲍威尔(Jamie Powell)新婚之时。吉米(曹三强的家人称她“洁敏”)在电话采访中告诉我,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一次外国留学生的餐会上。吉米,作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是组织这个外国留学生的餐会的志愿者之一,而曹三强带领一群坎贝儿大学的留学生来参加餐会。

不久,曹三强便以一个特别的、温柔的方式打动了吉米: “他独自一人乘巴士横跨全美旅行期间,他给我发了100张明信片,那真的打动了我。这应该就是他追求我的方式,非常可爱。”

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周后,他们搬到了纽约,因为曹三强要在纽约宣道会神学院参加一个特别的学习项目,一个专为那些立志到中国宣教的人设立的项目。吉米很支持曹三强的选择,因为她也对中国非常有感情。她曾被美国教会差派到中国长春教英语2年。

1990年,曹三强成为美国合法永久居民。几年后,他们的两个儿子阿摩斯和本杰明相继出生。阿摩斯今年26岁,目前正在密歇根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本杰明出生在香港,小哥哥3岁,两年前大学毕业。兄弟俩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常跟着父母往返于中美之间,因为曹三强从90年代初开始了他在中国的教育宣教工作。

曹三强一直没有加入美国籍。他告诉基督徒同事,持中国护照,有利于他在中国的工作。曾经帮助曹三强来美的史密斯夫人说:“我相信他永远也不会加入美国籍,因为他热爱中国,热爱中国传统。”

其实,曹三强早在赴美读书之前就曾对神承诺,如果能去美国读神学,一定回国传教。所以,神学院毕业,被按立牧职,并在北卡罗来纳州带领一家华人教会几年后,曹三强于1993年回中国创办了葡萄园英语学校,重在培训圣经英语和培养学员的品格,当时就有十几个学习班。在曹三强的影响下,多所葡萄园英语联盟学校发展起来,为中国教会培养了不少翻译人才。曹三强于2013年开始在佤邦的慈善工作后,很多参与佤邦工作的志愿者都是葡萄园英语学校的毕业生。

一位姓贾的葡萄园学校学生看到曹三强被判刑的消息后,在网络上发表文章说:“曹老师办的英语培训机构是免费的,可以看出他的爱心和无私奉献;曹老师经常教导学生要勤俭节约,并且自己先做到,他把省吃俭用的钱都用在缅甸那些难民身上。缅甸老百姓非常感谢他,连缅甸政府也对我们的曹老师非常敬重。”

如果说葡萄园英语学校旨在帮助中国教会,那么他的慈善工作则惠及整个人间社会。

1999年,曹三强捐资十三万元在偏僻的贵州三都县建立了一所希望小学,他为此还得到三都县教育局的嘉奖;2003年,他和其他人共同出资在云南绿春县建了另一所希望小学。两所小学建成后都无偿移交给当地政府。2008年,汶川地震后,曹牧师鼓励葡萄园学校的学生们向灾区群众捐钱捐物,并带领学生去灾区开展震后救援;2015年,尼泊尔地震,他带领一些基督徒志愿者,包括他的妈妈和从美国来的小儿子,自费去地震灾区,购买建筑材料为受灾民众建造了大量简易房, 让无数尼泊尔人感动。

吉米说,丈夫的这些扶贫救灾行动是出于他骨子里的乐善好施:“他和其他的人道主义工作者一样,在灾难发生的地方,在需要志愿者,需要爱的地方,他就会去。”曹三强的美国妈妈史密斯夫人也说,曹牧师总是希望去帮助别人,特别是那些有需求的人,“如果有人需要食物、衣物或是避难所,他会想尽办法提供给他们。他会付出时间、精力和努力去关怀那些有需求的人。”

主持人:在中国国内从事慈善、教育等工作已经二十年的曹三强牧师,为什么会在2013年去到和中国云南接壤的缅甸北部的佤邦扶贫做慈善工作?中国政府为什么要逮捕这样一位行善者做好事的人,并判以重刑?他的二审辩护律师又为什么说,曹牧师是无罪的?

心系佤邦穷孩子

2013年,曹三强回美国休整时,听到一位华人基督徒提及佤邦地区人民的恶劣生存环境, 于是他便去佤邦考察,立刻被那的贫穷、落后所震惊。从此,曹三强牧师开始了在佤邦穷山区的艰辛工作。在他被捕前的三年里,曹三强与国内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志愿者(最多时有200多位),在佤邦地区建立了16所学校,让2000多个贫困孩子得到基础教育;他们为佤邦贫民提供医疗服务,组织北京医疗队去义诊,大大降低了当地儿童的死亡率;还为当地少数民族募捐了约100吨的衣服;戒毒服务也是曹牧师特别重视的,因为云南孟连的毒品全部来自佤邦。他组织大家在村里一家一户地宣传,劝告村民不要吸毒、贩毒。因为这些慈善工作,曹三强曾受到佤邦政府的公开表扬。

不过,在曹牧师不予余力帮助的佤邦人中,孩子是他最大的牵挂。“他的心全部都在那些穷孩子的身上,他现在写信给我也是这样的,他说他最想念的就是妈妈和山里的穷孩子。”拿着儿子从狱中写来的信,曹妈妈孙瑾环女士又哭了。

曾经是数学老师的孙瑾环虽然已经80多岁了,在儿子的鼓励下她也加入了在佤邦的慈善工作,因为她自己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她亲眼目睹了佤邦工作的艰难起步。她说,佤邦的工作刚开始时,所谓的教室就像湖南乡下的猪栏、牛栏 -- 几块帆布围成一圈,里面只有几块当桌椅的木板和一块黑板。不久,曹牧师亲自挖土、和泥,带领大家修建真正的教室,建筑所需的费用大都是他从中美教会募捐而来。他自己奉献,而且劝曹妈妈也为佤邦建校奉献。“他说,妈妈,你的房子你要捐给教会和神。我说,我还没有死,怎么捐给教会呢?他说,那到时候你再捐吧,”于是,向来省吃俭用的曹妈妈不仅在佤邦义务教学,还捐了2000元人民币。

曹三强牧师持有美国绿卡,所以他一年会回美国两次,和妻子、儿子们团聚几个月。他会利用回美国的机会,向当地教会介绍佤邦的情况,特别是佤邦孩子的需要。教会为孩子们捐赠的书籍、玩具、衣服等,曹牧师会自己出运费,全部从美国带回长沙的妈妈家中,然后自己带到佤邦。曹妈妈说,年近60的曹牧师,经常是自己手上拿着,肩上扛着,像骡子一样托着这些沉重的东西。她说:“他就像一个骆驼,把缅甸孩子需要的书籍呀、医药呀,都带到缅甸去,送到孩子的家里。我也陪他去过,送油送盐呀,送一些吃的东西。”

曹三强的付出,佤邦孩子没有忘记。知道他被捕以后,孩子们给他写信。吉米提供给我的一封孩子的信写到:“曹老师没来佤邦的时候,家里没有吃的,没有穿的;曹老师来了,就有衣服穿,有土豆吃;谢谢您愿意来到贫穷佤邦,你带(来)了很(多)的帮助。。。感谢你辛苦付出。”

辩护律师称曹三强无罪

对于曹三强这样一位当事人,他的辩护律师李贵生和杨晖也被他的品格所感动。李律师告诉我,这几个月来,越多了解曹三强和他所做的一切,就越佩服他,并称曹三强是一位“实干家”:“他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这也不是什么溢美之词,他就是这么做的。只有用这种语言,才能评价他的行为。”李律师还表示,他对二审中为曹牧师做“无罪”辩护充满信心:“如果说中国的法院,中国的法官,都严格依照中国自己颁布的法律,遵守程序,查明事实的话,曹三强就(是)无罪的。即便他有违反现行的法律制度,他都是无罪的。”

李律师解释说,法律是惩恶扬善的,应该鼓励人们去做义举,曹三强正是去佤邦做善事、行义举,却被判刑七年,这让人难以接受;其次,曹三强不是不想办理边境出入证,而是他无法办理。根据现行的中缅边境地区中方人员出入境管理规定,曹三强需要凭居民身份证在湖南办理出入境证件。但他1985年赴美留学时,户口已经被吊销,一本中国护照是他目前在中国国内的唯一身份证明。作为一个美国永久居民,又需要在佤邦做慈善,于是,曹三强选择了边境地区居民所采用的司空见惯的过境方式 -- 不走国门,而是乘木筏或皮划艇通过一条不足20米宽的界河,到达佤邦。

“那个地方几十上百公里的边境线,我们到现场去看过,有边无防,”李律师向我描述云南与佤邦之间,当地边民过境的风俗和常态。他说,在与佤邦一河之隔的孟连县勐阿村,许多人都在招揽生意,几十元人民币就可以接送客人过界河,不需要任何人的指挥、策划、领导,大家也都没把它当成违法的事。所以,孟连县法院用“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来给曹三强定罪是毫无根据的。

更为重要的是,李律师肯定地说:“一审定曹三强罪,违反了中国刑事诉讼法所确定的关键证人出庭的制度。”今年2月9日一审开庭时,没有证人出庭,所谓证词,只是警方所做的笔录,而且都与事实不符,法官却全部接纳了这些所谓的证词。李律师说,这是二审开庭前他们工作的重点 -- 按法定程序争取证人出庭,当庭和曹三强対质。

曹三强告诉他的辩护律师,其实他不惧怕坐牢。他甚至写信告诉母亲:看守所是他的灵修院和文学院。他每天早上五点起来祷告两个小时,劳动之余读圣经、写诗。但是,曹妈妈还是很担心儿子在看守所的生活,尽管孟连看守所所长曾经这样安慰曹妈妈:“曹牧师还好,他说因为他有信仰,不会很难过,你放心。”

虽然看守所里的曹三强仍然乐观、坚韧,但他渴望二审尽快开庭,渴望一个公开的审判。

等待曹三强牧师回家

对于远在云南孟连服刑的曹三强,他的妻子吉米女士在采访中表达了无限的思念和担忧:“我和家人现在最担心的是他的健康,对于他能否活下来,我真的是忧心忡忡。我感到我必须尽我所能,救他一命。”她说,丈夫有眼疾、牙痛、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等病症。去年曹三强被捕后,吉米赶去孟连,期望能见丈夫一面,但被看守所拒绝。她同时提出,希望看守所能让曹三强的诸多疾病得到有效的控制,但她的这一愿望也化为泡影。于是,一向低调的吉米现在勇敢的站出来,四处为曹三强的获释呼吁。

就在7月24日,美国国务院首次举办的国际宗教自由会议上,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山姆·布朗贝克在会上介绍了吉米。她讲述了曹三强在中国和佤邦的教育扶贫事迹,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曹三强和其他因信仰而受迫害的人。

吉米说,如果她有机会和狱中的丈夫见上一面,哪怕是能通一个电话,她会告诉曹三强,“坚持住。(对不起,我现在很难过。) 我想告诉他,我以他为傲,特别是他为佤邦孩子所做的一切。” 潸然泪下的吉米继续说,全球的教会都在为他祷告,美国政府也很关心他的案件。李贵生律师则表示,外界的关注对于在狱中封闭生活的曹三强有很大的帮助。在不久前的会见中,律师告诉曹三强,美国国会九位议员在6月21日就他的案件联名致信副总统彭斯,同时也转达了基督徒弟兄姐妹的问候。听到这些时,曹三强哭了。

孟连县法院已经口头告知辩护律师李贵生和杨晖,二审不久将开庭。李律师告诉我,出于对法律的尊重,出于自己的良知,他会尽最大努力来改变“曹三强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一审的判决。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蒙福女士也称,对曹三强实施7年的判刑是近来中国加大对宗教打压的一个案例:“这样的判刑令人气愤。曹三强的坚韧、无私帮助了无数的中国人和佤邦人。他做的一切正是中国和缅甸政府不能或是不愿意做的工作。”蒙福表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将持续关注曹三强案件,并向美国国务院等机构提出合理建议,呼吁在对曹三强案的二审中,还他一个公正的判决。

迫切盼望二审公正判决的,当然,还有曹三强的家人。他的大儿子阿摩司说:“首先,我想对中国政府说,我的父亲什么都没做错。我父亲在佤邦所做的一切,不仅是我们每一个人对于伦理道德都应该在世界上去做的,而且也应该是中国政府非常投入去做的。”

今年4月,美国国务院的一名发言人告诉美联社,对于曹三强被判刑7年,美国政府非常关注,并敦促中国政府基于人道主义原则以及他是一名合法的美国永久居民,释放曹三强。这名发言人还说,如果曹三强回到美国家中,他将不再继续他在中国和佤邦的慈善宣教工作。曹三强的妻子也在和我的交谈中肯定,如果丈夫能回到美国,他将放下在中国和佤邦的工作: “他在2016年底告诉我们,他想停止在佤邦的工作。不是因为他老了,而是他感到中国政府不想让他继续他的工作,他觉得压力很大。”

不过,曹妈妈却表示,曹三强如果出狱,他还是会坚持在佤邦做慈善的:“他不会改变他的信念,他还会到缅甸去;不过呢,他不会走那个地方去,他会想办法办护照,走正门进去。他不会放弃的。”

狱中的曹三强的确也一直惦记着佤邦的工作。每次有机会和律师会见,曹三强就询问佤邦工作的进展,并提出他的建议,请律师转达。他还请律师转达他的观点,“当基督徒行善与当地的法律或传统有冲突,我们应该主动推动社会的进步,而不是躲躲闪闪。”

此时,孟连看守所里的曹三强牧师也许在为是该放弃还是继续佤邦的慈善工作祷告,祈求神的喻示。他的辩护律师李贵生说,当一个国家的法律、制度不鼓励人们行善,而是打压做义举的人,那么,它就是恶法,恶制度;所以,需要改变的是那个法律和制度,而不是遏制行善的人。

无论如何,不管曹三强牧师以后做什么样的选择,他都有权得到一个公正的二审;他的家人,朋友,基督徒同工都期待他能尽快回家。他的妻子告诉我,去年曹牧师被捕,她去中国想会见丈夫未果。后来,她在长沙买了一件漂亮的古香古色的唐装。她说,不过她现在不会穿,她要让这件漂亮的衣裳和她一起等待,等待曹三强获释回家:

“曹三强牧师回家了,我就会穿上它。它是一件‘欢迎回家’的衣服。到时,我就会穿上它。”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刚才收听的是基督徒牧师曹三强的故事。他过去几年在佤邦做慈善工作,但去年被中国政府逮捕,并在今年被判刑7年,目前正在等待二审的开庭。好的,听众朋友,这一次的话说宗教节目就播送完了。我是主持人朱丹。我们下次节目中再会。

评论 (4)
Share

愿曹弟兄早日获释回家。

2018-08-15 10:41

Irene

曹弟兄令人敬佩,堪称伟大。

2018-08-14 00:10

ldchenn

shanghai

一个傻逼,被忽悠信了上帝,然后去做傻逼的事情,被抓真是咎由自取。

2018-08-12 21:22

Paul

像你这种不信神的东西,实在可怕

2018-08-13 15:36

神是爱

第一次比较详细的知道曹三强的事。的确让人敬佩。

2018-08-12 07:41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