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不是犯罪----記佤邦行善被判刑七年的基督徒牧師曹三強


2018-08-11
Share
m0404-ql2p1.jpg 曹三強牧師(中),右爲其母親孫女士。(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我是主持人朱丹。有這樣一位持美國綠卡的中國牧師,他在緬甸北部的佤邦做慈善扶貧工作將近4年,深得佤邦人的敬重,卻在今年3月份被雲南省孟連縣法院判刑七年入獄。這一切都是爲什麼呢?今天的話說宗教節目,我就要帶大家來認識這位牧師 -- 曹三強。

佤邦行善  獲刑七年

“爲什麼?7年的刑期,那是把他當成了罪犯。這是不公正的。捏造的罪名,二審中需要完全被推翻。”這是一位因做慈善而被中國政府判刑7年的基督徒牧師妻子的吶喊。

“我的心裏很痛,我時時刻刻在想念我的兒子。我在擔心他,擔心他的平安,擔心他的健康,擔心他的身體。我實在是每天都在擔心他。”這是一位提起被監禁在看守所的兒子就傷痛落淚的母親。

兩個女人,雖然一個在美國的北卡羅來納州,一個在中國的湖南長沙,都在爲同一個人鳴冤、哭泣,他就是中國基督徒牧師、美國永久居民曹三強。去年3月5號凌晨,他從緬甸北部的佤邦乘木筏返回雲南時,被等候在河對岸的中國邊防警察抓獲。今年3月,雲南省孟連縣法院以“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判處曹三強7年有期徒刑,罰款兩萬元人民幣,並將他關押在孟連看守所。

曹三強對一審判決不服,已經提起上訴。他告訴辯護律師 -- 貴陽的李貴生和廈門的楊暉,他沒有“組織他人偷越國境”,雖然以非正式方式越過國境到佤邦,但他是爲了去那裏扶貧,爲佤邦百姓提供教育、醫療、戒毒服務,都是做好事,對中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政策研究副主任婷娜·蒙福(Tina Mufford)表示:“曹牧師所做的工作非常值得尊敬,而且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向中國政府公開的。”曾在佤邦居住過一年多的基督徒曹勝華深知佤邦人的貧困無助,他評價曹牧師在佤邦的慈善工作:“他做了很多別人做不到的事。非常偉大,真的非常偉大。”曹三強的美國兒子阿摩斯·曹(Amos Cao)談及父親的7年刑期時,非常憤慨:“這樣的判刑是不公正的。我父親用全部的時間和精力來幫助窮人和生於悲慘境遇的人,特別是那些佤邦人。毫無疑問,他做的都是好事。”

主持人:曹三強是怎樣的一個人,出生在哪裏?怎樣成爲了一名牧師,爲什麼會有一個美國家庭?他又爲什麼去到佤邦行善,最後被中國當局抓捕、判刑? 下面就是他的故事。

皈依基督教

“他說,他信了神,走了神的道,就會有艱難困苦,”在我們的交談中,曹三強母親一再告訴我,他的兒子很愛神,曹三強不畏艱辛在佤邦行善,皆因他堅定的基督教信仰。

曹三強1959年出生於湖南長沙,經歷了稱爲“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其間,基督教和其他宗教都遭遇沉重打擊,所有的基督教堂也全部被關閉。那麼,在這樣一個無神論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曹三強是如何皈依基督教的呢?

1977年中國恢復高考。曹三強被湖南師範大學英語系錄取。爲了練習口語,他會主動在長沙街頭找外國人說話。1980年的一天,他遇見了來自美國的史密斯夫婦,兩位虔誠的基督徒,他們送給曹三強一本英文聖經和一些英文雜誌。聖經裏的故事,特別是舊約部分關於以色列的歷史,讓曹三強着迷。對聖經的經文有疑問,他就寫信請教已經回到美國的史密斯夫婦。

桑德拉·史密斯(Sandra Smith)在電話採訪中告訴我,在與曹三強的書信來往中,她多次提到美國著名的福音佈道家葛培理。曹三強回信告訴這位他後來稱之爲“美國媽媽”的史密斯夫人,他開始收聽葛培理的福音廣播。不久,在聽完一次葛培理廣播佈道後,他決志信仰基督教。

爲此,曹三強在畢業分配時還受到不公正待遇。他的同學大都分到大學當老師,而他卻被分到湖南婁底雙峯縣一個偏僻的公社中學教英語。曹三強曾談到他的信仰歷程。那時,他的神告訴他,不要去公社中學教書,以後的路完全由神來帶領。曹三強遵從了,他因此成爲全國第一個公開放棄畢業分配的大學生。他賣過牛仔褲,也幹過其他雜七雜八的事,也曾應聘到位於廣州的一家美國公司。

後來,曹三強寫信給史密斯夫婦,表達了想到美國讀神學的願望。史密斯夫婦竭盡全力幫助他。經過幾年的努力,曹三強終於在1985年來到美國,並得到北卡的坎貝兒大學(Campbell University)獎學金攻讀英美文學。

我問史密斯夫人,爲什麼他們夫婦倆這樣努力的幫助曹三強來美國?她說:“因爲我們覺得神在他身上有一個計劃。我覺得我們去長沙旅遊的整個目的就是爲了遇見曹三強。”

學業有成  回國慈善宣教

經過長期等待纔來到美國的曹三強神學院畢業後並沒有追逐很多赴美華人的“美國夢。”他選擇了回中國做慈善、傳揚神的愛,一做就是20幾年。

1988年,畢業於坎貝兒大學之際,也是曹三強與美國公民吉米·鮑威爾(Jamie Powell)新婚之時。吉米(曹三強的家人稱她“潔敏”)在電話採訪中告訴我,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一次外國留學生的餐會上。吉米,作爲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是組織這個外國留學生的餐會的志願者之一,而曹三強帶領一羣坎貝兒大學的留學生來參加餐會。

不久,曹三強便以一個特別的、溫柔的方式打動了吉米: “他獨自一人乘巴士橫跨全美旅行期間,他給我發了100張明信片,那真的打動了我。這應該就是他追求我的方式,非常可愛。”

步入婚姻的殿堂一週後,他們搬到了紐約,因爲曹三強要在紐約宣道會神學院參加一個特別的學習項目,一個專爲那些立志到中國宣教的人設立的項目。吉米很支持曹三強的選擇,因爲她也對中國非常有感情。她曾被美國教會差派到中國長春教英語2年。

1990年,曹三強成爲美國合法永久居民。幾年後,他們的兩個兒子阿摩斯和本傑明相繼出生。阿摩斯今年26歲,目前正在密歇根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攻讀博士學位;本傑明出生在香港,小哥哥3歲,兩年前大學畢業。兄弟倆在成長的過程中,經常跟着父母往返於中美之間,因爲曹三強從90年代初開始了他在中國的教育宣教工作。

曹三強一直沒有加入美國籍。他告訴基督徒同事,持中國護照,有利於他在中國的工作。曾經幫助曹三強來美的史密斯夫人說:“我相信他永遠也不會加入美國籍,因爲他熱愛中國,熱愛中國傳統。”

其實,曹三強早在赴美讀書之前就曾對神承諾,如果能去美國讀神學,一定回國傳教。所以,神學院畢業,被按立牧職,並在北卡羅來納州帶領一家華人教會幾年後,曹三強於1993年回中國創辦了葡萄園英語學校,重在培訓聖經英語和培養學員的品格,當時就有十幾個學習班。在曹三強的影響下,多所葡萄園英語聯盟學校發展起來,爲中國教會培養了不少翻譯人才。曹三強於2013年開始在佤邦的慈善工作後,很多參與佤邦工作的志願者都是葡萄園英語學校的畢業生。

一位姓賈的葡萄園學校學生看到曹三強被判刑的消息後,在網絡上發表文章說:“曹老師辦的英語培訓機構是免費的,可以看出他的愛心和無私奉獻;曹老師經常教導學生要勤儉節約,並且自己先做到,他把省喫儉用的錢都用在緬甸那些難民身上。緬甸老百姓非常感謝他,連緬甸政府也對我們的曹老師非常敬重。”

如果說葡萄園英語學校旨在幫助中國教會,那麼他的慈善工作則惠及整個人間社會。

1999年,曹三強捐資十三萬元在偏僻的貴州三都縣建立了一所希望小學,他爲此還得到三都縣教育局的嘉獎;2003年,他和其他人共同出資在雲南綠春縣建了另一所希望小學。兩所小學建成後都無償移交給當地政府。2008年,汶川地震後,曹牧師鼓勵葡萄園學校的學生們向災區羣衆捐錢捐物,並帶領學生去災區開展震後救援;2015年,尼泊爾地震,他帶領一些基督徒志願者,包括他的媽媽和從美國來的小兒子,自費去地震災區,購買建築材料爲受災民衆建造了大量簡易房, 讓無數尼泊爾人感動。

吉米說,丈夫的這些扶貧救災行動是出於他骨子裏的樂善好施:“他和其他的人道主義工作者一樣,在災難發生的地方,在需要志願者,需要愛的地方,他就會去。”曹三強的美國媽媽史密斯夫人也說,曹牧師總是希望去幫助別人,特別是那些有需求的人,“如果有人需要食物、衣物或是避難所,他會想盡辦法提供給他們。他會付出時間、精力和努力去關懷那些有需求的人。”

主持人:在中國國內從事慈善、教育等工作已經二十年的曹三強牧師,爲什麼會在2013年去到和中國雲南接壤的緬甸北部的佤邦扶貧做慈善工作?中國政府爲什麼要逮捕這樣一位行善者做好事的人,並判以重刑?他的二審辯護律師又爲什麼說,曹牧師是無罪的?

心繫佤邦窮孩子

2013年,曹三強回美國休整時,聽到一位華人基督徒提及佤邦地區人民的惡劣生存環境, 於是他便去佤邦考察,立刻被那裏的貧窮、落後所震驚。從此,曹三強牧師開始了在佤邦窮山區的艱辛工作。在他被捕前的三年裏,曹三強與國內家庭教會的基督徒志願者(最多時有200多位),在佤邦地區建立了16所學校,讓2000多個貧困孩子得到基礎教育;他們爲佤邦貧民提供醫療服務,組織北京醫療隊去義診,大大降低了當地兒童的死亡率;還爲當地少數民族募捐了約100噸的衣服;戒毒服務也是曹牧師特別重視的,因爲雲南孟連的毒品全部來自佤邦。他組織大家在村裏一家一戶地宣傳,勸告村民不要吸毒、販毒。因爲這些慈善工作,曹三強曾受到佤邦政府的公開表揚。

不過,在曹牧師不予餘力幫助的佤邦人中,孩子是他最大的牽掛。“他的心全部都在那些窮孩子的身上,他現在寫信給我也是這樣的,他說他最想念的就是媽媽和山裏的窮孩子。”拿着兒子從獄中寫來的信,曹媽媽孫瑾環女士又哭了。

曾經是數學老師的孫瑾環雖然已經80多歲了,在兒子的鼓勵下她也加入了在佤邦的慈善工作,因爲她自己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她親眼目睹了佤邦工作的艱難起步。她說,佤邦的工作剛開始時,所謂的教室就像湖南鄉下的豬欄、牛欄 -- 幾塊帆布圍成一圈,裏面只有幾塊當桌椅的木板和一塊黑板。不久,曹牧師親自挖土、和泥,帶領大家修建真正的教室,建築所需的費用大都是他從中美教會募捐而來。他自己奉獻,而且勸曹媽媽也爲佤邦建校奉獻。“他說,媽媽,你的房子你要捐給教會和神。我說,我還沒有死,怎麼捐給教會呢?他說,那到時候你再捐吧,”於是,向來省喫儉用的曹媽媽不僅在佤邦義務教學,還捐了2000元人民幣。

曹三強牧師持有美國綠卡,所以他一年會回美國兩次,和妻子、兒子們團聚幾個月。他會利用回美國的機會,向當地教會介紹佤邦的情況,特別是佤邦孩子的需要。教會爲孩子們捐贈的書籍、玩具、衣服等,曹牧師會自己出運費,全部從美國帶回長沙的媽媽家中,然後自己帶到佤邦。曹媽媽說,年近60的曹牧師,經常是自己手上拿着,肩上扛着,像騾子一樣託着這些沉重的東西。她說:“他就像一個駱駝,把緬甸孩子需要的書籍呀、醫藥呀,都帶到緬甸去,送到孩子的家裏。我也陪他去過,送油送鹽呀,送一些喫的東西。”

曹三強的付出,佤邦孩子沒有忘記。知道他被捕以後,孩子們給他寫信。吉米提供給我的一封孩子的信寫到:“曹老師沒來佤邦的時候,家裏沒有喫的,沒有穿的;曹老師來了,就有衣服穿,有土豆喫;謝謝您願意來到貧窮佤邦,你帶(來)了很(多)的幫助。。。感謝你辛苦付出。”

辯護律師稱曹三強無罪

對於曹三強這樣一位當事人,他的辯護律師李貴生和楊暉也被他的品格所感動。李律師告訴我,這幾個月來,越多瞭解曹三強和他所做的一切,就越佩服他,並稱曹三強是一位“實幹家”:“他燃燒自己,照亮別人,這也不是什麼溢美之詞,他就是這麼做的。只有用這種語言,才能評價他的行爲。”李律師還表示,他對二審中爲曹牧師做“無罪”辯護充滿信心:“如果說中國的法院,中國的法官,都嚴格依照中國自己頒佈的法律,遵守程序,查明事實的話,曹三強就(是)無罪的。即便他有違反現行的法律制度,他都是無罪的。”

李律師解釋說,法律是懲惡揚善的,應該鼓勵人們去做義舉,曹三強正是去佤邦做善事、行義舉,卻被判刑七年,這讓人難以接受;其次,曹三強不是不想辦理邊境出入證,而是他無法辦理。根據現行的中緬邊境地區中方人員出入境管理規定,曹三強需要憑居民身份證在湖南辦理出入境證件。但他1985年赴美留學時,戶口已經被吊銷,一本中國護照是他目前在中國國內的唯一身份證明。作爲一個美國永久居民,又需要在佤邦做慈善,於是,曹三強選擇了邊境地區居民所採用的司空見慣的過境方式 -- 不走國門,而是乘木筏或皮划艇通過一條不足20米寬的界河,到達佤邦。

“那個地方几十上百公里的邊境線,我們到現場去看過,有邊無防,”李律師向我描述雲南與佤邦之間,當地邊民過境的風俗和常態。他說,在與佤邦一河之隔的孟連縣勐阿村,許多人都在招攬生意,幾十元人民幣就可以接送客人過界河,不需要任何人的指揮、策劃、領導,大家也都沒把它當成違法的事。所以,孟連縣法院用“組織他人偷越國境”來給曹三強定罪是毫無根據的。

更爲重要的是,李律師肯定地說:“一審定曹三強罪,違反了中國刑事訴訟法所確定的關鍵證人出庭的制度。”今年2月9日一審開庭時,沒有證人出庭,所謂證詞,只是警方所做的筆錄,而且都與事實不符,法官卻全部接納了這些所謂的證詞。李律師說,這是二審開庭前他們工作的重點 -- 按法定程序爭取證人出庭,當庭和曹三強対質。

曹三強告訴他的辯護律師,其實他不懼怕坐牢。他甚至寫信告訴母親:看守所是他的靈脩院和文學院。他每天早上五點起來禱告兩個小時,勞動之餘讀聖經、寫詩。但是,曹媽媽還是很擔心兒子在看守所的生活,儘管孟連看守所所長曾經這樣安慰曹媽媽:“曹牧師還好,他說因爲他有信仰,不會很難過,你放心。”

雖然看守所裏的曹三強仍然樂觀、堅韌,但他渴望二審儘快開庭,渴望一個公開的審判。

等待曹三強牧師回家

對於遠在雲南孟連服刑的曹三強,他的妻子吉米女士在採訪中表達了無限的思念和擔憂:“我和家人現在最擔心的是他的健康,對於他能否活下來,我真的是憂心忡忡。我感到我必須盡我所能,救他一命。”她說,丈夫有眼疾、牙痛、腰椎間盤突出、關節炎等病症。去年曹三強被捕後,吉米趕去孟連,期望能見丈夫一面,但被看守所拒絕。她同時提出,希望看守所能讓曹三強的諸多疾病得到有效的控制,但她的這一願望也化爲泡影。於是,一向低調的吉米現在勇敢的站出來,四處爲曹三強的獲釋呼籲。

就在7月24日,美國國務院首次舉辦的國際宗教自由會議上,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山姆·布朗貝克在會上介紹了吉米。她講述了曹三強在中國和佤邦的教育扶貧事蹟,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曹三強和其他因信仰而受迫害的人。

吉米說,如果她有機會和獄中的丈夫見上一面,哪怕是能通一個電話,她會告訴曹三強,“堅持住。(對不起,我現在很難過。) 我想告訴他,我以他爲傲,特別是他爲佤邦孩子所做的一切。” 潸然淚下的吉米繼續說,全球的教會都在爲他禱告,美國政府也很關心他的案件。李貴生律師則表示,外界的關注對於在獄中封閉生活的曹三強有很大的幫助。在不久前的會見中,律師告訴曹三強,美國國會九位議員在6月21日就他的案件聯名致信副總統彭斯,同時也轉達了基督徒弟兄姐妹的問候。聽到這些時,曹三強哭了。

孟連縣法院已經口頭告知辯護律師李貴生和楊暉,二審不久將開庭。李律師告訴我,出於對法律的尊重,出於自己的良知,他會盡最大努力來改變“曹三強組織他人偷越國境案”一審的判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的蒙福女士也稱,對曹三強實施7年的判刑是近來中國加大對宗教打壓的一個案例:“這樣的判刑令人氣憤。曹三強的堅韌、無私幫助了無數的中國人和佤邦人。他做的一切正是中國和緬甸政府不能或是不願意做的工作。”蒙福表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將持續關注曹三強案件,並向美國國務院等機構提出合理建議,呼籲在對曹三強案的二審中,還他一個公正的判決。

迫切盼望二審公正判決的,當然,還有曹三強的家人。他的大兒子阿摩司說:“首先,我想對中國政府說,我的父親什麼都沒做錯。我父親在佤邦所做的一切,不僅是我們每一個人對於倫理道德都應該在世界上去做的,而且也應該是中國政府非常投入去做的。”

今年4月,美國國務院的一名發言人告訴美聯社,對於曹三強被判刑7年,美國政府非常關注,並敦促中國政府基於人道主義原則以及他是一名合法的美國永久居民,釋放曹三強。這名發言人還說,如果曹三強回到美國家中,他將不再繼續他在中國和佤邦的慈善宣教工作。曹三強的妻子也在和我的交談中肯定,如果丈夫能回到美國,他將放下在中國和佤邦的工作: “他在2016年底告訴我們,他想停止在佤邦的工作。不是因爲他老了,而是他感到中國政府不想讓他繼續他的工作,他覺得壓力很大。”

不過,曹媽媽卻表示,曹三強如果出獄,他還是會堅持在佤邦做慈善的:“他不會改變他的信念,他還會到緬甸去;不過呢,他不會走那個地方去,他會想辦法辦護照,走正門進去。他不會放棄的。”

獄中的曹三強的確也一直惦記着佤邦的工作。每次有機會和律師會見,曹三強就詢問佤邦工作的進展,並提出他的建議,請律師轉達。他還請律師轉達他的觀點,“當基督徒行善與當地的法律或傳統有衝突,我們應該主動推動社會的進步,而不是躲躲閃閃。”

此時,孟連看守所裏的曹三強牧師也許在爲是該放棄還是繼續佤邦的慈善工作禱告,祈求神的喻示。他的辯護律師李貴生說,當一個國家的法律、制度不鼓勵人們行善,而是打壓做義舉的人,那麼,它就是惡法,惡制度;所以,需要改變的是那個法律和制度,而不是遏制行善的人。

無論如何,不管曹三強牧師以後做什麼樣的選擇,他都有權得到一個公正的二審;他的家人,朋友,基督徒同工都期待他能儘快回家。他的妻子告訴我,去年曹牧師被捕,她去中國想會見丈夫未果。後來,她在長沙買了一件漂亮的古香古色的唐裝。她說,不過她現在不會穿,她要讓這件漂亮的衣裳和她一起等待,等待曹三強獲釋回家:

“曹三強牧師回家了,我就會穿上它。它是一件‘歡迎回家’的衣服。到時,我就會穿上它。”

主持人:聽衆朋友,您剛纔收聽的是基督徒牧師曹三強的故事。他過去幾年在佤邦做慈善工作,但去年被中國政府逮捕,並在今年被判刑7年,目前正在等待二審的開庭。好的,聽衆朋友,這一次的話說宗教節目就播送完了。我是主持人朱丹。我們下次節目中再會。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