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记录中国:围观中国网红“窃·格瓦拉”:何止道德沦丧

2020-05-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因为盗窃电瓶车而被判有罪的周立齐。(Public Domain)
因为盗窃电瓶车而被判有罪的周立齐。(Public Domain)

自由亚洲电台 主持人/撰稿人:许光

世界看实力。但是不能不论公理。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做到这四点,可以称大国了。无论什么国家。

可见事实是,金字塔尖试图设置某种文明态以统御人类行为。而当前种种迹象表明:这种设置的本质,只是看看谁更具普适性,以及在必要的时候,谁的流氓性更能以正确的姿态出现,并为大多数所接受和服从。

当民众不再关心家国大义,或者不再被允许讨论政府的恶;当他们沉溺于网络的声色犬马,当坐牢,都不再是一种恐惧和羞耻;那么,国家和民族,就成为伪命题。

5月初,一位媒体人士在他的社交平台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就在这段文字发出时,在中国广西,一个叫做周立齐的年轻人终于走出了监狱。4年前,周立齐因为盗窃电瓶车而被判有罪。为了避免守候在监狱大门外的媒体镜头,当局可谓煞费了一番苦心,周立齐几乎是秘密出狱的。

窃·格瓦拉:那个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年轻人

周立齐的确是明星级的前囚犯。在中国互联网上,以他的形象为主要表达依据的海报,铺天盖地。各种电影大片的男主角的脑袋被剪掉,换上了周立齐的脸。

四年前,一段疑似从公安内部流传出来的短视频刷屏了中国读者的手机。周立齐被单手拷在一扇窗户上,操着典型的广西普通话,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没有钱用,只有偷点电瓶车,才可以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是不可能打工的”、“里面各个都是人才。超好玩的”。

在此之前,周立齐已经因为盗窃三次入狱。属于典型的屡教不改者。

或许是因为其颇具喜感的表情和语言,人们纷纷表示“这是一个可爱的贼”。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周立齐都是网红级别的人物。人们给他取了一个相当大气的网名————“窃·格瓦拉”。

四年之后,中国网络在周立齐身上所表现出的宽容,让人大跌眼镜。一大批自媒体公司,蜂拥而至,包围了周位于广西的老宅。更有其家人称,其中有公司愿意出价数百万人民币,对周立齐进行包装。

在一个流量就是金钱的全民娱乐的社会里,周立齐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摇钱树。

看着这场全民娱乐盛宴。有学者就感慨:武汉女作家方方因为在美国出版疫情日记,被全民声讨,成为全民公敌。而一个偷电瓶车的毛贼,却被高度包容。

“国之四维何在?礼义廉耻何在?”这位学者怒骂道:难道这就是天朝盛世?

但是,这样的声音很快被全民狂欢淹没。人们对礼义廉耻,似乎失去兴趣。而周立齐,在媒体面前也表现的相当紧张,作为一个底层屌丝,四年的牢狱生涯,让他不敢直视网民的“拥戴”。

从出狱至今,周立齐更像一个社会风向标,深刻反映着中国的网络现实:请闭上你嘴。闷声娱乐。

事情的发展,一再突破三观底线。就连曾经“亩产十万斤”的人民日报也看不下去了。该报撰文怒批道:争抢不打工盗窃男,争相与其签约的这些公司病得不轻。

事实是,这位超级网红三天涨粉177万,并最终以1500万与四川攀辉影视签约。中国人历来崇尚的礼义廉耻,在这场商业角逐中,一溃千里。虽然有传言,这一签约行动并未付诸实施。然而,中国一个叫做指尖教育帝国的头条号评价道:客观的讲,人民日报的评论还是比较到位的,周立齐全的个人经历以及扭曲三观的形成,值得人们去做更深刻的追问。

然而这种深层的探索做起来很费劲,以至于无人去做,网红经纪公司以低俗、媚俗、恶俗的内容来吸引人们的眼球,无非是以最低廉的成本获得更高的流量加持,而为了利益可以完全没有底线,这才是令人悲哀的。

死不瞑目的方方们:


武汉作家方方。(Public Domain)
武汉作家方方。(Public Domain)

这边厢,作家方方正在遭受全民声讨。打倒方方的大字报在网络上肆无忌惮的疯传着。

“亲美”、“低俗”、“跪下去站不起来了”、“改革开放的副产品”等字眼从金灿荣的嘴里说出来、从顶级科学家张伯礼的嘴里说出来,瞬间变成核聚变一般的能量,在坊间炸裂开来。

张伯礼院士在一次讲课中,直接点名批评方方“日记扩大事实”、“虚假杜撰”。而就在这一信息释放的当晚,那个偷电瓶车的周立齐、窃·格瓦拉的网络热门程度,在中国互联网上排名前三位。
5月13日,方方发微博,要求张伯礼道歉。然而,当一种矛盾几乎上升到“敌我矛盾”的高度时。法律已经成了摆设。新华社等国有媒体迅速转发张伯礼的论调,以示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方方诉诸法律的可能,将极其渺茫。

“方方竟然逼着一个72岁的老院士道歉。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义愤填膺的人们,刷屏着“窃·格瓦拉”,收获着垃圾信息快感的同时,义正言辞的质问道。

方方本来可以将希望寄托于更多的右倾知识分子的声援。然而,现在的中国,全民皆左。

那些曾经在中国互联网上一呼百应的右倾公知们,早已经尸横遍野。偶尔有人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出于不忿说上两句,也很快难逃删帖、销号的命运。

北京时间5月14日。以主持《实话实说》栏目广为观众喜爱的前央视名嘴崔永元宣布,自己的微信被永久性封号了。而微信运营商腾讯给出的封号理由是“该账号涉嫌诈骗”。

崔永元怒不可遏地吼道:X你大爷的。到底谁在诈骗!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封禁信息显示,小崔的账号,被设置为“永久不能解封”。

是的。微博、头条号上,几乎没有了公知的一席之地。这个局面,若放在10年前,是断然不能想象的。

拿什么拯救你 我的国

“准确地讲,“窃格瓦拉现象”是指多次犯错而仍不知悔改、却因为其“特殊精神”而走红网络的一种现象。” 网民飞鱼劝学说,“窃格瓦拉现象”至少包含三个要素:第一,犯错;第二,屡次犯错;第三,网络热捧。这三个要素缺少任何一个,都不可能产生“窃·格瓦拉现象”。

而热衷于网络管控的当局,是否也应该检讨一下,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将对亿万年轻网民产生怎样的不良示范效应呢。在他们封杀方方们时,谁对中国年轻人负责呢?

是什么让周立齐在文人墨客的嘴里变成了“精神领袖”?一位中国互联网分析人士就说:从网络热捧的角度来讲,周立齐被称为“精神领袖”,至少折射出三种社会心理:

第一,反映出对“打工者艰辛生活”的角色认同。在社会认同理论的系统中,心理学家Turner认为:个体所获得的对群体成员身份的认同是影响个体社会知觉、社会态度以及社会行为的最重要的因素。

这也就是说,人们不仅仅会从个人的成就中获得认同感,也会从同一群体的其他人那里得到认同感。部分网民对“窃格瓦拉”的认同,并非是对其“盗窃行为”的认同,而主要是对其“底层身份”的认同。

但其不良示范效应,却被选择性忽视。

其次,对“是非概念”的选择性忽略。在全民娱乐的时代,是非对错变得不再重要。当罗永浩、王石、董明珠这样的实力派大佬们都直播带货,并获利时,人们当然不会有时间思考方方日记的内涵。

“让你们失去思考的能力和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你永远活在生计里。”国骂哥陈少天写道:“嘘,千万不要出声。因为,傻X人多啊”。

第三是趋众心理。当前的中国网民活在信息碎片里。高密度的信息轰炸成为常态,以盛世天朝为主色调的主流声音,造就了一片繁荣,也牢笼了思想的边界。

家国天下与莺歌燕舞:

方方的支持者们还是有的。虽然势微了,然而还没有死透。就在昨天,公然提出“核弹备战论”的环球报系总编辑胡锡进,被人扒出“其子是加拿大国籍”。

这是一个核当量级的消息。就像当年的司马南。将其设置为一个“老婆孩子在美国”的卑鄙小人,似乎更容易打倒。

然而,故技重施似乎不再奏效。胡锡进立马跳脚骂道“鄙人只有一个女儿。在北京上班。妥妥的中国籍。谁给我弄了个儿子出来?是混血的,还是纯种的呢?”

嗯。中国的左右之争,在若干年后,仍然没有熄火。“如果右倾知识分子,继续沿用谣言围剿、为反而反,必将彻底失去市场”,北京一位大学教授说。

就在笔者截稿前,窃·格瓦拉以正能量的姿态出现了。网民们写道:“大部分的人迷失在了精神归宿的星辰大海,然而周立齐却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精神归宿。所以大众称他为精神领袖。”

“我喜欢他这样的人才,说话又好听,挺符合当代打工族的心声”。

要知道,这句话的背后,是中国大约3亿农民工。人们尚能吃饭,或可娱乐。但当这些人失去了果腹的可能、他们今天对周立齐的追捧,或将很快投射到现实中。

当社会变得不分善恶,当中国只能有一种声音。失去了方向感的年轻人们,就绝不仅仅是偷个电瓶车了。

因为有一个网友说道:窃·格瓦拉活出了真实,说出了无奈。他的叛逆何曾不是我们的无奈。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