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疫情与军工产业

2020-03-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月中旬多艘武汉钢材船抵达上海支援宝钢复工复产。(中国铁合金在线)
2月中旬多艘武汉钢材船抵达上海支援宝钢复工复产。(中国铁合金在线)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新冠肺炎疫情上周已经进入「全球大流行」(global pandemic)的阶段,并且冲击到各个产业。对于敏感的军工产业,在全球造成多大影响?特别是中国的军工产业,2017年已经成为世界第2大武器生产国。在疫情的冲击下,中国的国防工业是否因此而倒退?今天我们来谈这个话题。

波及F-35


美国F-35战机在日本组装因受疫情影响而停工一周。图为在日本基地展示的F-35样机。(Public Domain)
美国F-35战机在日本组装因受疫情影响而停工一周。图为在日本基地展示的F-35样机。(Public Domain)

首先来看美国的情况。F-35是美国生产的第五代通用型多用途隐身战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它在海外的组装厂开始受到波及。根据美国《防务一号》网站(Defense one)3月4日报导,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为遵守日本政府的防疫政策,暂停在日本三菱重工组装F-35战机的作业。不仅如此,意大利一家F-35战机组装厂的一些员工也被告知要居家办公。报导说,这是第一次有迹象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已经对军火工业造成影响。

F-35战机的主要生产地,是在美国德州沃斯堡(Fort Worth),美国一些盟国参与F-35战机的组装工作,包括日本和意大利,而这两国正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灾区。美国国防部主管采购与后勤的国防次长洛德(Ellen Lord)说:日本三菱重工组装F-35战机决定停工一周。就目前来看,她认为「这不会影响到战机的交付。」

洛德的发言人安德鲁斯中校(Mike Andrews)证实,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已经限制前往意大利相关厂商的差旅活动。不过,这并不影响当地组装厂的作业。

相比之下,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发言人阿什沃思(Brett Ashworth)的回答更为谨慎。他说:「我们正在和客户与合作伙伴沟通,以减轻在意大利和日本的组装厂因疫情而关闭所带来的影响。」所幸,目前在德州沃斯堡的生产并未受到疫情波及。

军工复工

受到疫情影响,沪东造船厂2月复工后加紧作业。图为工人戴着口罩在075两栖攻击舰内部布设电缆。(沪东中华造船厂)
受到疫情影响,沪东造船厂2月复工后加紧作业。图为工人戴着口罩在075两栖攻击舰内部布设电缆。(沪东中华造船厂)

美国是世界最大武器生产国和输出国,疫情爆发后,美国在全球武器的供应链是否受到冲击?洛德说,「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影响,但是我们有一支团队正在应对这个问题。」换言之,疫情对美国军火工业造成的影响,至今并不明显,它的合作厂商即使停工,也在一、二周之间。不过,这是在疫情相对可控的情况下才有的局面。今后如果疫情在美国或在全球其他地区失控,后续的发展就不好说了。

谈完美国的情况。中国的军工产业又是如何呢?

香港《南华早报》(SCMP)2月23日指出,尽管受到疫情的影响,中国的军火工业2月初仍恢复生产。一位匿名的军事专家讲出当前的一个时代背景:
面对亚太地区日益严峻的安全挑战,解放军应该保持既定的武器发展计画。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堪称是中国最大的武器制造商。它的几家子公司在官网上表示,2月10日他们恢复飞机的全部生产,包括航空航天部门,以及其他海军造船厂也保证不受疫情影响,全面恢复生产。

一位匿名人士对《南华早报》说,其他国有企业如钢铁厂也恢复生产,炼钢厂的热处理炉一旦启用,「飞机和造船工业就不可能减慢生产速度。」他还说,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已经下令,军工产业要维持生产水平,支持军队。

世界第二


歼-20战机目前服役约24架,复工后加紧生产进度。图为歼-20正在接受地勤检查。(美联社)
歼-20战机目前服役约24架,复工后加紧生产进度。图为歼-20正在接受地勤检查。(美联社)

军工产业恢复生产以重点项目为优先。以国产的第五代战机歼-20来说,按其发展目标在未来10年内至少生产300架,而目前服役约有24架,需求紧迫。北京的海军专家李杰指出,到今年年底,解放军至少需要50架歼-20战机服役,以因应中国空军在亚太地区的部署。换言之,今年年底之前,中国至少要生产26架歼-20战机才能应对基本的战备需要。

理由是,预计美国将在未来几年内在东北亚,尤其是日本和韩国部署超过200多架先进的F-35第五代战机。另外,近年美国已在冲绳的嘉手纳空军基地部署10多架F-22第五代先进战机。李杰说:「这些新的部署对中国造成直接威胁。」而这也是中国空军亟需生产新型战机的原因。除了战机,中国计划再建造两艘002型新一代国产航母,预计将装配最先进的电磁弹射系统。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CSSC)旗下的所有造船厂都在2月初复工,以保持原有的生产进度。

由于疫情,军工企业在农历年后的开工进度已经延后一段时间,现在都在加紧复工。李杰说:和其他一般国有企业相比,「军工企业的科学家、工程师和工人更有自律,也更有能力在疫情期间完成生产任务。」

从整体结构上看,中国军工产业2017年的武器生产已经位居世界第二位。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今年1月公布资料显示,中国4家主要军工集团-中国航空工业集团(AVIC)、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中国电子科技集团(CETC)、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CSGC),2017年它们的武器销售总额达541亿美元,除了不及美国,这个销售规模比俄罗斯十家主要军火公司的销售总额多出164亿美元。

风险管控

加上军舰生产,销售总额更高达700-800亿美元,主战装备的买家都是解放军。以军舰来说,2017年中国两家造船厂一口气向海军提供13艘水面舰和4艘潜舰,其他军种的需求也是如此,显示军方对武器装备庞大的需求量,至今没有减弱。有需求,就有供应。

以上4家军工集团的职工超过100万。中央一声令下,复工复产基本到位。仅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一家来看,职工有45万人,子公司100多家,其中上市公司25家,产品以军用航空、民用航空、工业制造为主。子公司分散各地,要如何贯彻他们的复工复产呢?可以从该集团内部印发的文件中约略看出一个大致面貌。

首先,复工复产要按照地方政府,对当地疫情的划分等级来做部署。低风险、中风险和高风险地区的复工要求和标准,都不一样。不过,属于国家重点型号和重大项目,集团推出连续性的工作预案和替班制度,保证装备研制作业不断线。为避免内部人员交叉感染,集团做出严格规定。除了减少员工聚集和集体活动,可以在吸烟区吸烟,但不准交谈。员工集体宿舍原则上每间不超过6人,人均不少于2.5平方米。

根据实际情况,可以采取错时上下班、弹性工作制或居家办公等方式。集体用餐时,实施分批就餐,尽量使用餐盒和一次性餐具。用餐时避免面对面就坐,禁止交谈。

股市行情

股市最能够反应市场行情。目前中国股市有165家军工上市公司。疫情发生时,军工板块的股价应声下跌,进入第二周时出现回稳。《证券时报网》指出,
疫情对军工板块行情的影响相对较小,预计今年全年军工产业的业绩仍将保持较高增速,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一季度本身是军品生产和交付的淡季,所以目前疫情对大部分军工企业影响不大。2月10日复工后,军工企业有较宽裕的时间调整全年生产计划,有利于全年生产交付任务的完成。

第二,军品的需求和供给都非常强劲。从需求面看,今年是军改要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收官之年,实战化训练和国防预算稳定增长,装备费用的比例也在提高。从供给面看,近年来各军兵种的新式主战装备陆续定型服役,产业链各环节的产能和管理也有所提升,可以满足军队的需求。

相对优势

兴业证券军工行业首席分析师石康认为,军工行业的政治属性较强,能够得到国家更多的保障,而且它的产业链相对封闭,受外部波动的影响也相对较小。另外,军工产业的主要客户是军方,确定性最高,军方不会因为疫情而轻易选择其他供应商。石康说,航天领域的行情看好,尤其是低轨道的宽带通信卫星将是今年军工板块的一个亮点。

和国外的军工产业相比,中航证券金融研究所分析师张超,归纳出中国军工产业有四项相对优势:一、军品需求主要在国内。二、国内军工属于刚性需求,不会受疫情影响而下滑。三、军工订单的交付集中在下半年,一季度停工停产的影响并不大。四、军改进入中后期,军品订单有望获得恢复性和补偿性增长,即使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增大,和其他行业相比,军工产业仍具有比较优势。

当然,这些优势都是在疫情防控取得一定成效的前提下才有的。如果疫情持续蔓延,甚至出现大范围的反扑,或是军改进度受阻,以及军工订单释出的进度低于预期等因素的交替出现,情况就另当别论了。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