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美日安保与台海冲突

2021-04-01
Share
专栏 | 军事无禁区:美日安保与台海冲突 日本首相菅义伟(图左)将于4月上旬访美,与总统拜登(Joseph Biden,图右)举行首脑会谈。
(Public Domain)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上集栏目谈到台海议题,今天我把范围扩大到周边地区,以美日安保条约为框架,来看台海冲突问题。简单说,就是中共一旦对台动武,美日两国将如何应对?这是北京最在意,也最难掌握的关键因素。

首脑会谈

根据日本《共同社》报导,日本首相菅义伟将于4月8日访问美国华盛顿,9日与总统拜登(Joseph Biden)举行首脑会谈。双方将在首次面对面会谈中确认加强同盟,并且就中国在东海和南海加强军力影响地区安全等局势交换意见,商讨把对朝鲜完全无核化的要求写入共同文件,同时再次确认防卫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第5条规定,为共同实现”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构想加紧合作。

《日经亚洲》(Nikkei Asia)指出,双方正在讨论会后的联合声明能够提到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这种作为非常罕见,说明美日两国对台海安全的忧心上升到新的历史高度,需要连手以对。而这种关切已在3月16日美日两国外长与防长的”2+2会谈”中埋下伏笔。

这次”2+2会谈”出现两个新纪录。美国拜登政府上台后不到2个月就举行会谈,是有史以来最快的1次。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上任后首次出访,第1站都选择日本。不仅如此,日本首相菅义伟4月上旬访美,又是拜登面对面会晤的首位外国元首。这3个第1加在一起,凸显中国的威胁迫在眉睫,也告示天下美日安保应对中国威胁具有无可取代的地位。

关注台海

3月16日美日两国外长与防长”2+2会谈”联合声明首次提出”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AFP)
3月16日美日两国外长与防长”2+2会谈”联合声明首次提出”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AFP)

在此氛围下,美日”2+2会谈”的联合声明首次提出”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共同社》指出,把台湾突发事态作为两国防长会谈的议题是由美方提出,但美方未在会谈中给出具体应对措施。而日本政府暗中认定,台湾突发事态非同小可,它属于若放任不管可能引起对日本直接武力攻击的“重要影响事态”。

日本外务省一些官员私下表示:“若台湾出现突发事态,日本成为当事方不可避免。”日本与那国岛距离台湾仅110公里,战争若爆发中国有可能对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发动攻击,而保护在台湾的2万多日本侨民更是首要之务。为避免出现突发事态,日本需要外交努力和提升威慑力。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17日在民营电视台节目中强调:“日本有必要展示超越以往的存在感。”不要等美方提出要求,日方做出积极分担职责的姿态非常重要。言下之意,面对台湾突发事态,日本将积极配合美国展开联合行动。指导方针,很可能在今年4月的美日首脑会谈中确立。

从美日安保的演进来看,面对台湾突发事态,美国虽未公开提出具体应对措施,不代表没有腹案;日本明知身处其境,无法置之不理,却没有对策也实在说不过去。也许,双方最缺的是按事态情境跨出实质性的一步。

宪法限制

我在栏目多次提到1995-1996年台海导弹危机。它不仅牵动两岸关系,对美日安保也带来深远影响。事后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坦称,由于情势高度紧张,危机期间他都睡不好觉。

日本立命馆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特任教授中逵启示(Keiji Nakatsuji),对日本政府应对这段危机与日后反应做过深入研究。他说,1996年3月初,桥本首相向中国总理李鹏表达,日本不会改变与台湾的民间商业关系,希望海峡两岸和平解决问题。

3月中旬,共军向台湾本岛南北两端发射4枚东风-15弹道导弹达到高峰期间,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派出知日派人士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赶往日本,询问日方如果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冲突,日本可以做些什么?日本防卫庁长官宫下创平说,日本的作为将受宪法严格限制,特别是战争期间。看来非常被动。不过,桥本首相决定根据个案考虑美方提出的要求,并以过去2年对朝鲜半岛突发事态的研究为基础,强调与美国集体防卫的重要性。

所谓过去2年的研究,是指1994年发生第一次朝鲜核危机,日本羽田政府针对朝鲜半岛一旦有事,美军派往朝鲜半岛时,日本应该如何提供援助。结果检查出200多个项目,共分为三类:法律允许的援助项目、需要制定新法律的项目和违反宪法的项目。这3种分类,或许为应对台湾突发事态带来启发。

安保框架

1996年台海危机结束后2周,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图左)访问日本与桥本首相(图右)共同发表《美日安全保障联合宣言》。(维基百科)
1996年台海危机结束后2周,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图左)访问日本与桥本首相(图右)共同发表《美日安全保障联合宣言》。(维基百科)

不过,当时日本外务省内部存在分歧。一些官员坦言,若美国援助台湾,并要求日本提供后勤支持,日本不能说”不”。但也有官员表示,日本和中国有邦交,和朝鲜没有,因此日本不能轻易对美国说“是”。

还有一些政治人物指出,中国在台湾附近军演,日本政府应停止向中国提供后续贷款作为制裁。但外务省不同意,认为贷款是日中两国友谊的象征,停止贷款可能损害在中国的日本企业。

中逵启示指出,台海危机期间,桥本首相曾考虑派遣日本自卫队运输机到台湾接运日本侨民,发现有13处机场可用。由于发生危机,驻日美军再次被证明是威慑中国的重要手段,包括驻防冲绳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处于危机的最前线,冲绳嘉手纳基地是美国空军可用的前沿基地。

台海危机最终没有引发军事冲突,但点醒日本政府,万一发生冲突,而台湾又对日本至关重要,日本该怎么办?如果美中开战,中国有可能攻击驻日美军基地,这就不是集体自卫问题,而是日本领土安全问题。桥本对此可能延伸的情况深感焦虑。

应对台湾突发事态,总体上是日本政府应该如何在”美日安保条约”的框架下与美国合作的问题。中逵启示说,当时日本政府没有应对台海危机的应急计划。万一有事,日本整个社会很可能陷入可怕的恐慌之中。

后勤支援

1996年台海危机直到4月3日共军全数撤出演习区域而告落幕。2周后,克林顿总统访问日本,与桥本首相共同发表《美日安全保障联合宣言》,标示冷战后美日同盟迈入新的阶段。双方同意重新审查评估1978年的美日防卫合作指针,应对日本周边地区可能出现的“周边事态”,以此扩大军事合作的地理范围,而且不限于紧急或战时事态,”平时事态”也涵盖其内。

1997年9月,美日两国发布《防卫合作新指针》,因中国的强烈抗议,把”周边事态”改采模糊作法,强调周边事态不是地理概念,而是态势概念。但从日本官方的多次谈话来看,周边事态的范围已经包括台湾,大家心照不宣。

这次新指针的合作内容达40多项,包括在事态发生前的情报交换和抑制事态扩大的所有外交努力;在应对事态过程中两国合作撤离非战斗人员,为确保经济制裁有效,日方对海上可疑船只实施临检。其他后勤支持,还包括开放自卫队和民间机场、港口和提供美军训练和演习区域。除了武器弹药,日方还需提供美方所需物品和燃料,人员与物资运输、伤员治疗和运送,以及为美国军用设施提供警戒、通信频率与相关器材,向美军设施供水供电更不在话下,甚至向美军提供海上扫雷和海空交通管制等。可以说,该有的后勤支持,几乎囊括其中。

1999年5月,日本国会参众两院通过《周边事态法案》,把“周边事态”的发生时间向前推展到事态发生之前,增加预警时间,并且对地方各级政府和民间在“周边事态”发生期间的合作做出明确规定,性质上等同于日本全民总动员法。

实质操作

2021年3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右)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面。(AFP)
2021年3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右)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面。(AFP)

今年3月29日,是日本施行新安保法5周年,行使集体自卫权已无障碍,日本自卫队支持美国的任务也大幅扩展,美日防卫一体化日益明显。此时美方再问起与中国一旦发生军事冲突,日本若支吾其词,拿不出腹案,恐怕很难让人相信。

日本前首相安倍3月27日公开指出,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地区已成为美中两国对立的最前线。日本应以印太地区成为前线的认知和心理准备,提出相应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他说:美国的外交和安全战略重心已经移到印太地区,” 这意味着日美安保条约变得真正重要起来。”

面对台湾突发事态,美日两国都抱持”战略模糊”的立场。今后亦复如此,但这种模糊不是置之不理,而是保持战略上的弹性灵活,战术上则更加明确。日本虽扮演后勤支持角色,但是在网络、太空和电磁空间等领域,有极大的潜力和发挥空间,可为美国提供新的助力,而这些新兴作战领域往往是威慑决胜的关键。

目前美日安保面对台湾突发事态,最缺的不是法律,而是决心;不是口头宣示和纸上作业,而需要按事态情境跨出实质性的一步。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