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美日安保與臺海衝突

2021-04-01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美日安保與臺海衝突 日本首相菅義偉(圖左)將於4月上旬訪美,與總統拜登(Joseph Biden,圖右)舉行首腦會談。
(Public Domain)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 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上集欄目談到臺海議題,今天我把範圍擴大到周邊地區,以美日安保條約爲框架,來看臺海衝突問題。簡單說,就是中共一旦對臺動武,美日兩國將如何應對?這是北京最在意,也最難掌握的關鍵因素。

首腦會談

根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首相菅義偉將於4月8日訪問美國華盛頓,9日與總統拜登(Joseph Biden)舉行首腦會談。雙方將在首次面對面會談中確認加強同盟,並且就中國在東海和南海加強軍力影響地區安全等局勢交換意見,商討把對朝鮮完全無核化的要求寫入共同文件,同時再次確認防衛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適用於美日安保第5條規定,爲共同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加緊合作。

《日經亞洲》(Nikkei Asia)指出,雙方正在討論會後的聯合聲明能夠提到臺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這種作爲非常罕見,說明美日兩國對臺海安全的憂心上升到新的歷史高度,需要連手以對。而這種關切已在3月16日美日兩國外長與防長的”2+2會談”中埋下伏筆。

這次”2+2會談”出現兩個新紀錄。美國拜登政府上臺後不到2個月就舉行會談,是有史以來最快的1次。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上任後首次出訪,第1站都選擇日本。不僅如此,日本首相菅義偉4月上旬訪美,又是拜登面對面會晤的首位外國元首。這3個第1加在一起,凸顯中國的威脅迫在眉睫,也告示天下美日安保應對中國威脅具有無可取代的地位。

關注臺海

3月16日美日兩國外長與防長”2+2會談”聯合聲明首次提出”臺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AFP)
3月16日美日兩國外長與防長”2+2會談”聯合聲明首次提出”臺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AFP)

在此氛圍下,美日”2+2會談”的聯合聲明首次提出”臺灣海峽和平穩定的重要性”。《共同社》指出,把臺灣突發事態作爲兩國防長會談的議題是由美方提出,但美方未在會談中給出具體應對措施。而日本政府暗中認定,臺灣突發事態非同小可,它屬於若放任不管可能引起對日本直接武力攻擊的“重要影響事態”。

日本外務省一些官員私下表示:“若臺灣出現突發事態,日本成爲當事方不可避免。”日本與那國島距離臺灣僅110公里,戰爭若爆發中國有可能對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發動攻擊,而保護在臺灣的2萬多日本僑民更是首要之務。爲避免出現突發事態,日本需要外交努力和提升威懾力。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17日在民營電視臺節目中強調:“日本有必要展示超越以往的存在感。”不要等美方提出要求,日方做出積極分擔職責的姿態非常重要。言下之意,面對臺灣突發事態,日本將積極配合美國展開聯合行動。指導方針,很可能在今年4月的美日首腦會談中確立。

從美日安保的演進來看,面對臺灣突發事態,美國雖未公開提出具體應對措施,不代表沒有腹案;日本明知身處其境,無法置之不理,卻沒有對策也實在說不過去。也許,雙方最缺的是按事態情境跨出實質性的一步。

憲法限制

我在欄目多次提到1995-1996年臺海導彈危機。它不僅牽動兩岸關係,對美日安保也帶來深遠影響。事後日本首相橋本龍太郎坦稱,由於情勢高度緊張,危機期間他都睡不好覺。

日本立命館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特任教授中逵啓示(Keiji Nakatsuji),對日本政府應對這段危機與日後反應做過深入研究。他說,1996年3月初,橋本首相向中國總理李鵬表達,日本不會改變與臺灣的民間商業關係,希望海峽兩岸和平解決問題。

3月中旬,共軍向臺灣本島南北兩端發射4枚東風-15彈道導彈達到高峯期間,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派出知日派人士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趕往日本,詢問日方如果美國在臺灣問題上與中國發生衝突,日本可以做些什麼?日本防衛庁長官宮下創平說,日本的作爲將受憲法嚴格限制,特別是戰爭期間。看來非常被動。不過,橋本首相決定根據個案考慮美方提出的要求,並以過去2年對朝鮮半島突發事態的研究爲基礎,強調與美國集體防衛的重要性。

所謂過去2年的研究,是指1994年發生第一次朝鮮核危機,日本羽田政府針對朝鮮半島一旦有事,美軍派往朝鮮半島時,日本應該如何提供援助。結果檢查出200多個項目,共分爲三類:法律允許的援助項目、需要制定新法律的項目和違反憲法的項目。這3種分類,或許爲應對臺灣突發事態帶來啓發。

安保框架

1996年臺海危機結束後2周,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圖左)訪問日本與橋本首相(圖右)共同發表《美日安全保障聯合宣言》。(維基百科)
1996年臺海危機結束後2周,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圖左)訪問日本與橋本首相(圖右)共同發表《美日安全保障聯合宣言》。(維基百科)

不過,當時日本外務省內部存在分歧。一些官員坦言,若美國援助臺灣,並要求日本提供後勤支持,日本不能說”不”。但也有官員表示,日本和中國有邦交,和朝鮮沒有,因此日本不能輕易對美國說“是”。

還有一些政治人物指出,中國在臺灣附近軍演,日本政府應停止向中國提供後續貸款作爲制裁。但外務省不同意,認爲貸款是日中兩國友誼的象徵,停止貸款可能損害在中國的日本企業。

中逵啓示指出,臺海危機期間,橋本首相曾考慮派遣日本自衛隊運輸機到臺灣接運日本僑民,發現有13處機場可用。由於發生危機,駐日美軍再次被證明是威懾中國的重要手段,包括駐防沖繩的美國海軍陸戰隊處於危機的最前線,沖繩嘉手納基地是美國空軍可用的前沿基地。

臺海危機最終沒有引發軍事衝突,但點醒日本政府,萬一發生衝突,而臺灣又對日本至關重要,日本該怎麼辦?如果美中開戰,中國有可能攻擊駐日美軍基地,這就不是集體自衛問題,而是日本領土安全問題。橋本對此可能延伸的情況深感焦慮。

應對臺灣突發事態,總體上是日本政府應該如何在”美日安保條約”的框架下與美國合作的問題。中逵啓示說,當時日本政府沒有應對臺海危機的應急計劃。萬一有事,日本整個社會很可能陷入可怕的恐慌之中。

後勤支援

1996年臺海危機直到4月3日共軍全數撤出演習區域而告落幕。2周後,克林頓總統訪問日本,與橋本首相共同發表《美日安全保障聯合宣言》,標示冷戰後美日同盟邁入新的階段。雙方同意重新審查評估1978年的美日防衛合作指針,應對日本週邊地區可能出現的“周邊事態”,以此擴大軍事合作的地理範圍,而且不限於緊急或戰時事態,”平時事態”也涵蓋其內。

1997年9月,美日兩國發布《防衛合作新指針》,因中國的強烈抗議,把”周邊事態”改採模糊作法,強調周邊事態不是地理概念,而是態勢概念。但從日本官方的多次談話來看,周邊事態的範圍已經包括臺灣,大家心照不宣。

這次新指針的合作內容達40多項,包括在事態發生前的情報交換和抑制事態擴大的所有外交努力;在應對事態過程中兩國合作撤離非戰鬥人員,爲確保經濟制裁有效,日方對海上可疑船隻實施臨檢。其他後勤支持,還包括開放自衛隊和民間機場、港口和提供美軍訓練和演習區域。除了武器彈藥,日方還需提供美方所需物品和燃料,人員與物資運輸、傷員治療和運送,以及爲美國軍用設施提供警戒、通信頻率與相關器材,向美軍設施供水供電更不在話下,甚至向美軍提供海上掃雷和海空交通管制等。可以說,該有的後勤支持,幾乎囊括其中。

1999年5月,日本國會參衆兩院通過《周邊事態法案》,把“周邊事態”的發生時間向前推展到事態發生之前,增加預警時間,並且對地方各級政府和民間在“周邊事態”發生期間的合作做出明確規定,性質上等同於日本全民總動員法。

實質操作

2021年3月1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右)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面。(AFP)
2021年3月16日,日本首相菅義偉(右)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面。(AFP)

今年3月29日,是日本施行新安保法5週年,行使集體自衛權已無障礙,日本自衛隊支持美國的任務也大幅擴展,美日防衛一體化日益明顯。此時美方再問起與中國一旦發生軍事衝突,日本若支吾其詞,拿不出腹案,恐怕很難讓人相信。

日本前首相安倍3月27日公開指出,包括日本在內的亞洲地區已成爲美中兩國對立的最前線。日本應以印太地區成爲前線的認知和心理準備,提出相應的外交與安全政策。他說:美國的外交和安全戰略重心已經移到印太地區,” 這意味着日美安保條約變得真正重要起來。”

面對臺灣突發事態,美日兩國都抱持”戰略模糊”的立場。今後亦復如此,但這種模糊不是置之不理,而是保持戰略上的彈性靈活,戰術上則更加明確。日本雖扮演後勤支持角色,但是在網絡、太空和電磁空間等領域,有極大的潛力和發揮空間,可爲美國提供新的助力,而這些新興作戰領域往往是威懾決勝的關鍵。

目前美日安保面對臺灣突發事態,最缺的不是法律,而是決心;不是口頭宣示和紙上作業,而需要按事態情境跨出實質性的一步。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