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戰略平衡

2021-04-22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戰略平衡 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衝突升高,美國總統拜登(Joseph Biden,圖左)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圖右)通電話表達嚴重關切。
AFP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 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從今年2月底以來,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Donbas)發生衝突至今未平。俄羅斯派重兵進入俄烏邊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大聲疾呼,烏克蘭加入北約是結束頓巴斯衝突的唯一途徑。而這個途徑恰恰是俄羅斯不能容忍的紅線。形勢演變至今,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似乎又重新燃起戰火。


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衝突升高,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圖中)趕往視察。(AP)
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衝突升高,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圖中)趕往視察。(AP)

頓巴斯衝突

這場衝突不是地區性的單一事件,它留下美國、俄羅斯和歐盟之間大國地緣競爭的深刻痕跡。各方圍繞着一個核心問題,就是烏克蘭能不能加入北約組織(NATO)。這場衝突看起來是歐洲的事,卻牽動中國的動向,成爲影響今後美中大國博弈中的一個重要因素。

先讓我們回顧2014年2月發生的烏克蘭危機。

烏克蘭處在一種特殊的地緣政治斷層上,是俄羅斯與歐美勢力攻防的戰略緩衝地帶。危機爆發時,中國駐俄使館前武官王海運少將說,俄羅斯想繼續控制烏克蘭,作爲實現強國目標不可或缺的戰略支撐點。歐美國家則希望把烏克蘭納入歐盟,加入北約,進一步削弱俄羅斯的安全範圍。雙方由此產生拉鋸戰,導致烏克蘭危機,世界主要大國都捲入其中。中國不是當事方,地位超脫,應該把握這場危機可能爲中國帶來10年的”戰略機遇期”,有利於中國發展。

爲防止頓巴斯地區的衝突升高,德國、法國、俄羅斯和烏克蘭等4國領導人,2015年2月簽署《新明斯克協議》(Minsk Protocol II),促成全面停火,衝突雙方撤離所有重型武器,並且要求烏克蘭應永久立法同意頓巴斯地區親俄的兩個州-頓涅茨克(Donetsk)和盧甘斯克(Luhansk)擁有特殊地位的自治權。然而,該協議大多沒有落實,這兩個州也早於衝突發生後不久自行獨立,宣佈成立共和國,組成親俄政權。


俄羅斯、德國、法國和烏克蘭領導人(由左二向右算起)2015年2月簽署《新明斯克協議》(Minsk Protocol II)促成停火。但協議未被遵守。左一爲白俄羅斯領導人。(維基百科)
俄羅斯、德國、法國和烏克蘭領導人(由左二向右算起)2015年2月簽署《新明斯克協議》(Minsk Protocol II)促成停火。但協議未被遵守。左一爲白俄羅斯領導人。(維基百科)

但是這兩個共和國並未得到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國際社會承認。莫斯科的立場是確保《新明斯克協議》,以這個兩州的獨立公投向烏克蘭政府施壓,促成雙方談判。俄羅斯在幕後操控、保持戰略平衡、留住烏東地區作爲戰略緩衝,避免因過激的干預行動,招來歐美的全面反制與制裁。面對”國中有國”,烏克蘭當局不能容忍,欲除之而後快;這兩個州也不甘遭受打壓,以至於衝突不斷,延續至今。直到今年2月起衝突再次升高。

中國機遇?

轉眼7年,和當年的烏克蘭危機相比,今天的危機是否又給中國一個難得的”戰略機遇期”? 美國政治風險顧問公司維基戰略(Wikistrat)的分析師勞森(Greg Lawson)認爲,如果拜登(Joseph Biden)政府錯估形勢,引發美俄衝突,將使中國獲利而危及臺海安全。

勞森4月13日在《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雜誌撰文指出,他擔心拜登政府提出要”堅定不移地”(unwavering)支持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勢必波及美俄關係,其結果將使中國騰出手來擴展勢力,最終有可能迫使美國退出東亞地區。爲此,他提醒拜登政府需注意兩件事。

首先,俄羅斯是世界唯一可以在短時間毀滅數千萬美國人的核武大國。歷史上至少有4次因美蘇誤判險些引起核子大戰,包括1962年古巴危機、1979年和1983年美蘇兩國的預警系統發生錯誤警報,以及1995年美國在挪威發射探空火箭,俄羅斯誤以爲美國發動核打擊而進入核戰的戒備狀態。因此,美國若要對抗俄羅斯,應該以攸關生死存亡的大事爲前提,而不是解決風險高、對美國利益有限的烏克蘭危機。

第二,美國若選擇在烏克蘭問題上與俄羅斯對抗,將陷入歐洲泥潭,爲中國提供一個美國力量分散的機會,讓中國能夠放手擴展勢力,削弱美國在東亞的影響力,進而侵犯臺灣,重塑地區安全秩序。勞森指出,東亞是未來全球力量平衡的中心,是一個比烏克蘭問題更具有戰略意義的競技場。拜登政府若誤判形勢,爲支持烏克蘭開出一張空白支票,後果將極其嚴重。

美國力挺

勞森的擔心,是因爲看到4月2日拜登總統和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電話,申明面對俄羅斯在頓巴斯和克里米亞(Crimea)的持續侵犯,美國將”堅定不移地”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支持澤連斯基的改革計劃,包括烏克蘭實現與”歐洲-大西洋一體化”的目標。言下之意,美國支持烏克蘭加入歐盟。措辭非常堅定。

4月1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和烏克蘭國防部長塔蘭(Andrii Taran)通電話,表達美國致力於提升烏克蘭軍力,以更有效的方式應對俄羅斯的侵略。從2014年發生烏克蘭危機以來,美國向烏克蘭提供超過20億美元的安全援助,包括不久前宣佈1.25億美元的一攬子援助計劃,以示美國支持烏克蘭的決心。

不過,支持歸支持。在具體行動上,美國非常謹慎。按原定計劃,美國2艘伯克級驅逐艦4月中旬要過境黑海,預計停留到5月初,因爲擔心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緊張局勢升高而臨時取消。美國《政治報》(Politico)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海軍的行動因任務需要經常改變。這一次取消過境黑海計劃基於一些原因,包括不想在烏東地區發生衝突的敏感時刻激怒莫斯科。

從發展的態勢上看,美國《國家利益》雜誌專欄作家埃皮斯科波斯(Mark Episkopos)認爲,目前沒有跡象表明俄羅斯準備對頓巴斯地區先發制人,這樣做等於公開否定《新明斯克協議》,俄羅斯將要承受進一步制裁和軍事後果。因此,俄羅斯在俄烏邊界大軍集結,可以視爲一種軍事威懾,以壓倒性力量防止烏克蘭奪取頓巴斯地區。反觀烏克蘭當局,同樣受到形勢上的約束,如果試圖通過武力解決頓巴斯地區的分離問題,也可能失去歐美國家的支持。


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衝突升高,俄軍集結趕往邊界。(視頻截圖)
烏東頓巴斯地區(Donbas)衝突升高,俄軍集結趕往邊界。(視頻截圖)

對於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問題。俄羅斯《國家防禦》雜誌主編科羅琴科(Igor Korotchenko)指出,烏克蘭爭取加入北約將近20年,而它並不現實。因爲烏克蘭的軍備和和兼容性完全不符合北約標準,而且烏克蘭存在領土爭端,北約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接納烏克蘭,否則被拖下水。烏克蘭當局越呼籲加入北約,越顯得虛張聲勢。

以上這些的戰略算計,美國難道不清楚嗎?

離岸制衡

戰略平衡是美國在20世紀中最常用的手段,也是得以崛起成爲強權的原因。學術界稱之爲”離岸制衡”(Offshore Balancing)戰略。

所謂”離岸制衡”,是指美國作爲歐亞大陸之外的大國,在歐亞陸權國家發生衝突時應該保持冷靜,把問題交給最接近問題的國家,讓他們承擔義務。如此,既可以在國際體系中培養相關國家的責任感和主動性,美國也保留參與的權利,扮演最後的平衡者。只有當區域大國無法承擔責任時,美國才需要介入。美國不需要爲了改造世界而四處征戰,只要在幾個關鍵區域維持”權力平衡”(balance of power),就能確保美國利益。

20世紀出現4個區域霸權:1900-1918年的德意志帝國、1931-1945年的日本帝國、1933-1945年的納粹德國,以及冷戰期間的蘇聯。美國是怎麼應對的呢?

1914年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拖到1917年戰爭進入後期時參戰。此時的德意志帝國已經消耗大半,美國一出手,帶給德意志帝國致命的一擊,起到歐洲區域平衡中的關鍵作用。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也是在膠着的關鍵時刻加入戰局,與同盟國一起摧毀兩個軸心國家-納粹德國和日本帝國。進入冷戰期間,美國領導盟友以圍堵戰略成功阻止蘇聯的勢力擴張,並且針對蘇聯在經濟和政治上的弱點,以一種隱蔽的攻勢戰略拖垮蘇聯,最終導致蘇聯解體。

美國的戰略平衡運用自如,非常成功。直到蘇聯解體,美國成爲超級強權,開始居高自傲,成爲世界警察,疲於奔命。戰略資源大量消耗,國力逐漸弱化。美國哈佛大學甘乃迪學院教授沃特(Stephen Walt)指出,美國因”離岸制衡”戰略而崛起,如今它依然是美國的最佳選擇。


俄羅斯國防部新聞處2021年4月22日發佈的這張照片顯示,俄國在與烏克蘭的緊張局勢下,俄羅斯軍方正在克里米亞進行大規模演習,涉及數十艘海軍艦船和數千名部隊,以示武力。 (AP)
俄羅斯國防部新聞處2021年4月22日發佈的這張照片顯示,俄國在與烏克蘭的緊張局勢下,俄羅斯軍方正在克里米亞進行大規模演習,涉及數十艘海軍艦船和數千名部隊,以示武力。 (AP)

新版戰略平衡

他還說,目前歐洲並沒有一個潛在的區域霸權,因此區域內的各國都應該逐漸爲自己的國防負起責任。歐盟國家的總人口超過5億、俄羅斯有1.4億;歐盟的國內生產總值(GDP)超過17兆美元、俄羅斯有1.6兆美元。另外,北約成員國每年國防經費總額,是俄羅斯的3倍。根據這些數據,若說歐盟國家無力對抗一個經濟體比義大利還小的俄羅斯,這種想法相當可笑。

拜登政府上臺後,把戰略重心強化推進到印太地區,視中國爲最主要的戰略競爭者,以重振聯盟的方式,確保世界秩序和美國的領導地位。總體戰略以外交爲主導,軍事作爲最後手段。一旦用兵,不會採取單方面行動,而是與盟友和夥伴聯合出擊,

從本質上看,拜登政府執行的是升級版的戰略平衡。不至於犯下戰略失焦的致命錯誤。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