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危险的海峡

2021-05-13
Share
专栏 | 军事无禁区:危险的海峡 毛泽东”北平方式”的统一模式重新提起,以内应和军事压力使台湾屈服。图为1949年毛在开国大典。
(维基百科)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

最近台海安全议题又开始热议起来。这一波的高潮由英国《经济学人》杂志(The Economist)引起。5月1日,它以醒目的封面标题:”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形容当前的台湾处境。它引用3月初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回答国会询问时说:他担心中国可能在6年内犯台。

危险增强

中国武统台湾从1949年开始策画,原定1950年夏季或来年攻打台湾。当时毛泽东说:夺取台湾除了陆军外,主要靠内应和空军,二者有一,即可成功,二者俱全,把握更大。毛更倾向争取内应,透过强大的军事压力,以”北平方式”或”绥远方式”,迫使台湾屈服。到今天还有人重提毛的统一模式,包括国台办原副主任、曾在总参谋部任职、官拜少将的王在希。

结果人算不如天算。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中国的战略重心转向北方,攻台行动由此搁置。姑且不论这场仗能否打赢?但是60多万人的攻台行动,肯定非常惨烈。之后中国发动“大跃进”,搞”三面红旗”,接着是10年文革。经济凋敝,自顾不暇。

1978年底中国施行改革开放。1979年元旦北京宣布停止对金门等岛屿炮击,呼吁两岸尽快实现”三通”(通航通邮通商),争取和平统一。1983年6月邓小平提出两岸和平统一的设想,也就是“一国两制”。但是邓小平始终不承诺放弃对台使用武力。到今天都没有改变。

按《经济学人》的说法,习近平对解决台湾问题感到不耐烦。过去5年中国军力大幅增强,海军数量超过美军在西太平洋的规模,同时中国的远程精准导弹射程涵盖美国在日本和韩国的基地,乃至第二岛链的关岛,加上美国在介入中国犯台的兵棋推演中,多数以失败收场。军事优势使得中国更倾向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不是因为万不得已,而是自信有能力可以办到。

提升战备

解放军目前全面进入军事训练转型阶段。图为习近平2017年朱日和沙场阅兵。(视频截图)
解放军目前全面进入军事训练转型阶段。图为习近平2017年朱日和沙场阅兵。(视频截图)

从2015年3月起,中国空军开始飞越巴士海峡和宫古海峡,前出西太平洋。从2016年11月起,展开遶台飞行,频繁在台海周边实施海空训练。最近半年以来,共机每月平均20天侵入台湾西南防空识别区,已经成为常态。台湾空防处于高张压力状态。

面对敌情升高,台湾国防部从去年11月起,针对《经常战备时期突发状况处置规定》,新增修订25条状况与处置作为。其中把”第一击”,定义为”自卫反击权”,引用国际通用的备战准则:只要遭到攻击,就会反击,向共军释出更为明确的吓阻信息。

按战备规定,只要共机出海,就进入台湾的”监视区”,”警告区”设在距离台湾海岸线以外24浬的邻接区。因为敌情升高,台湾国防部最近把邻接区的空域范围向外推到30浬,拉大防御纵深,作为共机不可越过的红线。如果进入,台湾将采强制驱离。如果进入12浬领空内,视同准入侵台湾,台湾将被迫进入”应急作战阶段”,采取必要的军事响应。

除了作出新的战术规定,在战略上台湾3月底通过成立新的国防部防卫后备动员署,准备施行常备与后备部队动员一体,强化平战结合,确保拥有足够兵力应对中国武力犯台。

最近几天,台湾国防部正在规划调整组织,废止陆军各军团衔称,把陆军澎湖、花东指挥部,以及第6、8、10军团,全部分别改称为第1-5作战区,打破以陆军为主体的防卫体系,强化全军联合作战。换言之,今后台湾5个作战区的指挥官,不一定由陆军将领担任,将按不同的战场特性,派任不同军种的将领。这是台湾军制的重大改革。如果没有中国近年以来的军事威胁,台湾的军事改革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这样看来台海局势确实让人感到忧心。但是中国的军事能力又是如何呢?

训练转型

邓小平曾感叹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都很不够。图为1981年邓检阅华北大阅兵。(视频截图)
邓小平曾感叹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都很不够。图为1981年邓检阅华北大阅兵。(视频截图)

当前中国的军事能力正处于军事训练的转型期。2015年11月,习近平推动国防和军队改革,有关领导指挥体制、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2019年底基本完成,从2020年起进入军事政策制度改革,预计2022年之前构建较为完备的军事政策制度体系。军改基本达成阶段性任务,然而这只是就位,并非到位,提升真正意义上的联合战力才刚要开始。

比如,去年11月7日,解放军首次施行《联合作战纲要(试行)》,是习近平新时代作战条令体系的顶层法规,对联合作战指挥、作战行动、作战保障、国防动员、政治工作等重大原则、要求和基本程序做出明确规范,作为今后全军组织实施联合作战和联合训练的基本依据,逐步形成第5代作战条令。

今年2月,习近平批准《关于构建新型军事训练体系的决定》,要求全军瞄准强敌对手,以实战导向、实效练兵,加快构建新型军事训练体系,全面提高训练水平和打赢能力。

军事训练转型需要时间。没有长时间的演训和验证,不可能达到完备的联合战力。这个时间有多长?是按解放军落实条令的程度而定,没有10年功夫,难以看到成效。

攻打台湾,是一场高强度、高难度的全军联合作战,从先期综合火力突击,到夺取局部制信息权、制空权、制海权,再到多层双超登陆,作战节奏一气呵成,前后连贯,不能有作战空隙,阻断台湾的反击机会。就像孩童的成长过程,从爬开始,到站立,再学习走,等步伐走稳了,才能跑和跳,最后做出如体操般的高难度动作。攻打台湾属于跑跳阶段,制衡美国需要体操般的能力。如今解放军的联合战力还在起身站立,准备学习走路的阶段,还有一段不短的摸索之路要走。

说到军事训练,其核心是指挥训练,就是各级指挥员能否指挥明天的战争或下一场战争。天下没有不会打仗的兵,只有不会带兵的将。一场战役只要指挥错误,士兵如何勇猛,最终都会吃败战。

五个不会

习近平曾说,长期以来解放军一些指挥员存在”五个不会”的问题:就是离开机关部门不会判断形势、不会理解上级意图、不会下作战决心、不会摆兵布阵、不会处置突发状况,甚至连作战会议都不知道怎么举行,更不用说进行联合作战指挥。

实施军改后,这几年”五个不会”的问题有所改善。但是根据最近几天《解放军报》发表推进军事训练转型系列文章指出,目前指挥训练的方式方法仍然滞后,信息化的指挥程度不高,运用系统并使用数据指挥的力道不够。一些指挥员还是习惯以四平八稳的开会方式下作战决心,跟不上作战节奏,对新的作战样式和指挥规律认识不深。一言以蔽之,指挥训练粗放落后,如何能够跟上战争步伐,赢得战场主动?

解放军各级指挥员的素质不高是个老问题。早在1977年邓小平说过,各级干部指挥现代化战争的能力都很不够。习近平2013年重提这段历史,并且补充一句:邓小平的这番话是在军队机械化和半机械化的条件下讲的。如今在信息化条件下,”这个能力不够的问题更加突出。”一旦发生战事,如果军队打不赢,要负历史责任的。2015年习近平再度重申,各级干部指挥信息化战争能力不够的问题比较突出。

习近平还说,他当上军委主席后想的最多的就是”三个能不能”的问题:一旦有事,军队能不能坚持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军改至今近6年,估计这3种能力应该有所提升,但是能不能面对强敌对手,特别是美国一旦介入台海,恐怕问题很多。

技术对抗

解放军转型瞄准强敌对手美军。图为美军航母打击群。(视频截图)

《解放军报》的文章指出,当今面对的作战对手(即指美军)在信息化、智能化、无人化方面发展快速,很多新技术已投入实战。如果解放军还秉持“你打你的现代化,我用我的老办法”,显然不合时宜。

文章还说,”未来大国之间的战争,很有可能首先在新型领域爆发。”包括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新技术和新手段为战争形态带来新的变化,因此解放军需要及时创新并构建新的训练内容体系。目前采用网络模拟和沙盘推演,很难提升指挥能力。文章强调,今后施行实战化训练,不能只强调实兵、实装、实弹,更应该突出实抗(以实际的作战方案进行对抗训练)。

近年来解放军的新型装备大量投入部队,训练的手段、内容和范围有了新的改观。但是文章透露几个问题:一些单位演训的科技含量严重不足、练兵模式低效过时。美军的强项是技术,如果训练的方式和内容不从技术下手、寻求突破,将难以面对美军。

解放军目前正处于军事训练转型阶段。高强度的联合战力还在摸索当中。她真正的危险除了犯台能力逐次增强,更在于对台恫吓的方式和效果。台湾不能被她吓住而丧失心理防线。因为没有心防,就没有国防。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