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危險的海峽

2021-05-13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危險的海峽 毛澤東”北平方式”的統一模式重新提起,以內應和軍事壓力使臺灣屈服。圖爲1949年毛在開國大典。
(維基百科)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 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最近臺海安全議題又開始熱議起來。這一波的高潮由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引起。5月1日,它以醒目的封面標題:”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形容當前的臺灣處境。它引用3月初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回答國會詢問時說:他擔心中國可能在6年內犯臺。

危險增強

中國武統臺灣從1949年開始策畫,原定1950年夏季或來年攻打臺灣。當時毛澤東說:奪取臺灣除了陸軍外,主要靠內應和空軍,二者有一,即可成功,二者俱全,把握更大。毛更傾向爭取內應,透過強大的軍事壓力,以”北平方式”或”綏遠方式”,迫使臺灣屈服。到今天還有人重提毛的統一模式,包括國臺辦原副主任、曾在總參謀部任職、官拜少將的王在希。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中國的戰略重心轉向北方,攻臺行動由此擱置。姑且不論這場仗能否打贏?但是60多萬人的攻臺行動,肯定非常慘烈。之後中國發動“大躍進”,搞”三面紅旗”,接着是10年文革。經濟凋敝,自顧不暇。

1978年底中國施行改革開放。1979年元旦北京宣佈停止對金門等島嶼炮擊,呼籲兩岸儘快實現”三通”(通航通郵通商),爭取和平統一。1983年6月鄧小平提出兩岸和平統一的設想,也就是“一國兩制”。但是鄧小平始終不承諾放棄對臺使用武力。到今天都沒有改變。

按《經濟學人》的說法,習近平對解決臺灣問題感到不耐煩。過去5年中國軍力大幅增強,海軍數量超過美軍在西太平洋的規模,同時中國的遠程精準導彈射程涵蓋美國在日本和韓國的基地,乃至第二島鏈的關島,加上美國在介入中國犯臺的兵棋推演中,多數以失敗收場。軍事優勢使得中國更傾向使用武力解決臺灣問題,不是因爲萬不得已,而是自信有能力可以辦到。

提升戰備

解放軍目前全面進入軍事訓練轉型階段。圖爲習近平2017年朱日和沙場閱兵。(視頻截圖)
解放軍目前全面進入軍事訓練轉型階段。圖爲習近平2017年朱日和沙場閱兵。(視頻截圖)

從2015年3月起,中國空軍開始飛越巴士海峽和宮古海峽,前出西太平洋。從2016年11月起,展開遶臺飛行,頻繁在臺海周邊實施海空訓練。最近半年以來,共機每月平均20天侵入臺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已經成爲常態。臺灣空防處於高張壓力狀態。

面對敵情升高,臺灣國防部從去年11月起,針對《經常戰備時期突發狀況處置規定》,新增修訂25條狀況與處置作爲。其中把”第一擊”,定義爲”自衛反擊權”,引用國際通用的備戰準則:只要遭到攻擊,就會反擊,向共軍釋出更爲明確的嚇阻信息。

按戰備規定,只要共機出海,就進入臺灣的”監視區”,”警告區”設在距離臺灣海岸線以外24浬的鄰接區。因爲敵情升高,臺灣國防部最近把鄰接區的空域範圍向外推到30浬,拉大防禦縱深,作爲共機不可越過的紅線。如果進入,臺灣將採強制驅離。如果進入12浬領空內,視同准入侵臺灣,臺灣將被迫進入”應急作戰階段”,採取必要的軍事響應。

除了作出新的戰術規定,在戰略上臺灣3月底通過成立新的國防部防衛後備動員署,準備施行常備與後備部隊動員一體,強化平戰結合,確保擁有足夠兵力應對中國武力犯臺。

最近幾天,臺灣國防部正在規劃調整組織,廢止陸軍各軍團銜稱,把陸軍澎湖、花東指揮部,以及第6、8、10軍團,全部分別改稱爲第1-5作戰區,打破以陸軍爲主體的防衛體系,強化全軍聯合作戰。換言之,今後臺灣5個作戰區的指揮官,不一定由陸軍將領擔任,將按不同的戰場特性,派任不同軍種的將領。這是臺灣軍制的重大改革。如果沒有中國近年以來的軍事威脅,臺灣的軍事改革不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

這樣看來臺海局勢確實讓人感到憂心。但是中國的軍事能力又是如何呢?

訓練轉型

鄧小平曾感嘆各級幹部指揮現代化戰爭的能力都很不夠。圖爲1981年鄧檢閱華北大閱兵。(視頻截圖)
鄧小平曾感嘆各級幹部指揮現代化戰爭的能力都很不夠。圖爲1981年鄧檢閱華北大閱兵。(視頻截圖)

當前中國的軍事能力正處於軍事訓練的轉型期。2015年11月,習近平推動國防和軍隊改革,有關領導指揮體制、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2019年底基本完成,從2020年起進入軍事政策制度改革,預計2022年之前構建較爲完備的軍事政策制度體系。軍改基本達成階段性任務,然而這只是就位,並非到位,提升真正意義上的聯合戰力纔剛要開始。

比如,去年11月7日,解放軍首次施行《聯合作戰綱要(試行)》,是習近平新時代作戰條令體系的頂層法規,對聯合作戰指揮、作戰行動、作戰保障、國防動員、政治工作等重大原則、要求和基本程序做出明確規範,作爲今後全軍組織實施聯合作戰和聯合訓練的基本依據,逐步形成第5代作戰條令。

今年2月,習近平批准《關於構建新型軍事訓練體系的決定》,要求全軍瞄準強敵對手,以實戰導向、實效練兵,加快構建新型軍事訓練體系,全面提高訓練水平和打贏能力。

軍事訓練轉型需要時間。沒有長時間的演訓和驗證,不可能達到完備的聯合戰力。這個時間有多長?是按解放軍落實條令的程度而定,沒有10年功夫,難以看到成效。

攻打臺灣,是一場高強度、高難度的全軍聯合作戰,從先期綜合火力突擊,到奪取局部制信息權、制空權、制海權,再到多層雙超登陸,作戰節奏一氣呵成,前後連貫,不能有作戰空隙,阻斷臺灣的反擊機會。就像孩童的成長過程,從爬開始,到站立,再學習走,等步伐走穩了,才能跑和跳,最後做出如體操般的高難度動作。攻打臺灣屬於跑跳階段,制衡美國需要體操般的能力。如今解放軍的聯合戰力還在起身站立,準備學習走路的階段,還有一段不短的摸索之路要走。

說到軍事訓練,其核心是指揮訓練,就是各級指揮員能否指揮明天的戰爭或下一場戰爭。天下沒有不會打仗的兵,只有不會帶兵的將。一場戰役只要指揮錯誤,士兵如何勇猛,最終都會喫敗戰。

五個不會

習近平曾說,長期以來解放軍一些指揮員存在”五個不會”的問題:就是離開機關部門不會判斷形勢、不會理解上級意圖、不會下作戰決心、不會擺兵佈陣、不會處置突發狀況,甚至連作戰會議都不知道怎麼舉行,更不用說進行聯合作戰指揮。

實施軍改後,這幾年”五個不會”的問題有所改善。但是根據最近幾天《解放軍報》發表推進軍事訓練轉型系列文章指出,目前指揮訓練的方式方法仍然滯後,信息化的指揮程度不高,運用系統並使用數據指揮的力道不夠。一些指揮員還是習慣以四平八穩的開會方式下作戰決心,跟不上作戰節奏,對新的作戰樣式和指揮規律認識不深。一言以蔽之,指揮訓練粗放落後,如何能夠跟上戰爭步伐,贏得戰場主動?

解放軍各級指揮員的素質不高是個老問題。早在1977年鄧小平說過,各級幹部指揮現代化戰爭的能力都很不夠。習近平2013年重提這段歷史,並且補充一句:鄧小平的這番話是在軍隊機械化和半機械化的條件下講的。如今在信息化條件下,”這個能力不夠的問題更加突出。”一旦發生戰事,如果軍隊打不贏,要負歷史責任的。2015年習近平再度重申,各級幹部指揮信息化戰爭能力不夠的問題比較突出。

習近平還說,他當上軍委主席後想的最多的就是”三個能不能”的問題:一旦有事,軍隊能不能堅持黨的絕對領導;能不能拉得上去、打勝仗;各級指揮員能不能帶兵打仗、指揮打仗?軍改至今近6年,估計這3種能力應該有所提升,但是能不能面對強敵對手,特別是美國一旦介入臺海,恐怕問題很多。

技術對抗

解放軍轉型瞄準強敵對手美軍。圖爲美軍航母打擊羣。(視頻截圖)

《解放軍報》的文章指出,當今面對的作戰對手(即指美軍)在信息化、智能化、無人化方面發展快速,很多新技術已投入實戰。如果解放軍還秉持“你打你的現代化,我用我的老辦法”,顯然不合時宜。

文章還說,”未來大國之間的戰爭,很有可能首先在新型領域爆發。”包括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和新手段爲戰爭形態帶來新的變化,因此解放軍需要及時創新並構建新的訓練內容體系。目前採用網絡模擬和沙盤推演,很難提升指揮能力。文章強調,今後施行實戰化訓練,不能只強調實兵、實裝、實彈,更應該突出實抗(以實際的作戰方案進行對抗訓練)。

近年來解放軍的新型裝備大量投入部隊,訓練的手段、內容和範圍有了新的改觀。但是文章透露幾個問題:一些單位演訓的科技含量嚴重不足、練兵模式低效過時。美軍的強項是技術,如果訓練的方式和內容不從技術下手、尋求突破,將難以面對美軍。

解放軍目前正處於軍事訓練轉型階段。高強度的聯合戰力還在摸索當中。她真正的危險除了犯臺能力逐次增強,更在於對臺恫嚇的方式和效果。臺灣不能被她嚇住而喪失心理防線。因爲沒有心防,就沒有國防。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