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武統臺灣?

2021-06-10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武統臺灣? 2015年的中國軍演中大屏幕上展示的習近平的照片。
(美聯社)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最近有關臺海局勢的消息接連不斷,所以今天還是來談這個話題。

首先,美國聯邦參議院本週二以68票贊成、32票反對,通過《美國創新及競爭法》法案(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以此推動美國在未來產業的創新、生產和競爭方面能夠領先全球,以及應對中國的挑戰。這是美中大國競爭中的關鍵領域,其中涉及兩岸關係。

臺積電

《紐約時報》指出,這項法案將吸引並資助世界頂尖的半導體制造商到美國設廠,包括全球最大晶圓代工廠臺灣集成電路製造公司(臺積電)。它提供許多5G手機和其他先進製程技術所需要的半導體。這家公司很特別,它在臺灣生產的芯片一部分供應中國製造商,其他部分供應西方廠商。這種雙重供應者的身分,在美中大國博弈中對處理臺灣問題起到特殊的作用。

美國情報官員認爲,習近平對武統臺灣猶豫不決,部分原因是擔心臺積電的生產線可能被摧毀,將破壞中國大部分計算機和電信戰略的發展。報導引述1位情報官員的話說:此一風險對習近平來說“實在太大了”。

數據顯示,去年全球晶圓代工的市場佔有率(總營收),臺灣業者高佔63%,位居世界第一,僅臺積電一家就佔了54%。業界人士指出,這個數據仍不足以反映臺積電的重要性,因爲臺積電生產的是全球最先進的芯片。從5奈米制程技術走上3奈米制程,獨步全球。


習近平擔心對臺動武毀掉臺灣半導體產業而猶豫不決?圖爲臺積電晶圓15廠。(臺積電官網)
習近平擔心對臺動武毀掉臺灣半導體產業而猶豫不決?圖爲臺積電晶圓15廠。(臺積電官網)

以中國導彈精準度來說,對臺發動攻擊完全可以避開臺灣高科技產業羣落,包括新竹科學園區,以及臺積電在新竹、臺中和臺南的主要廠房。問題是,戰爭爆發,廠房停工,航線受阻,全球晶圓市場受創,影響的不只是中國,而是全球的半導體市場。中國將成爲世界公敵,羣起而攻之,很可能導致中國經濟發展半途夭折。這也許是習近平想對臺動武,卻猶豫不決的深層次原因。

時候到了

然而,習近平真的擔心這些問題嗎?也許他最擔心的是所謂的主權問題,而不計戰爭帶來的代價。也許他自認能夠控制戰爭,使混亂局面不會太長,等拿下臺灣,一切又恢復正軌。就像他應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幾個月後全國復工復產。經過這次疫情,習近平似乎比以往更具信心,武統臺灣不再遙不可及,而是到了可以訴諸行動的時候。最近不少西方學者提出類似的觀點。

美國斯坦福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也是美國企業研究所(AEI)非常駐資深研究員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在即將出版的7-8月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寫了一篇名爲《臺灣的誘惑:北京爲何可能訴諸武力》(The Taiwan Temptation: Why Beijing Might Resort to Force)的長篇文章。對中國武統臺灣提出深刻觀察,除了受教,也引發我對這個問題的不同看法。

梅惠琳在文章中指出,多數西方分析人士認爲,習近平不願對臺使用武力,是因爲擔心代價太高,打斷中國的經濟發展,使中國陷入孤立。然而,這些都是”一廂情願”。她指出,中國已經着手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和國際經濟體形成相互依賴關係。若與美國陷入持久戰,中國領導人也可能認爲,擁有社會和經濟優勢,會比美國人撐得更久。即使中美經濟脫鉤,反而使中國更能自給自足。

然而,現實上真的如此嗎?

今年3月,歐盟爲了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國祭出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新的制裁。中國以制裁響應,歐洲議會5月又以高票凍結歐中投資協議,雙方爭鬥至今還未結束。這是因爲人權問題而引起制裁,若是中國武力犯臺,想必後果更加嚴重。

如果說中國比美國更有實力打持久戰,習近平就不會多次要求全黨全國”過緊日子”來應對外部挑戰。如果中國不怕經濟脫鉤,習近平就不會在國際場合多次呼籲,加強全球經濟一體化,批評脫鉤違背經濟規律和市場規則,損人而不利己。

去年全球晶圓代工的市場佔有率,臺灣業者高佔63%,中國業者僅佔6%。這種局面,誰更怕脫鉤?誰更擔心因爲戰爭而失去芯片的供應?

接下來要問,習近平對武統臺灣真有那麼急切嗎?

客觀條件

梅惠琳在文章中指出,近幾個月來,有令人不安的信號表明,北京正在考慮武統臺灣,煽動民族情緒,加強在臺海附近演訓,並且開始允許有關武力接管臺灣的討論悄悄進入黨內的議程。習近平雖未提出武統臺灣的時間表,但他明確指出要加快探索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強調兩岸的政治分歧“總不能一代一代傳下去”,並且把統一臺灣作爲實現民族復興的必要條件,咄咄逼人。


去年夏季解放軍加緊在閩粵兩省外海施行渡海登陸演練。(視頻截圖)
去年夏季解放軍加緊在閩粵兩省外海施行渡海登陸演練。(視頻截圖)

我同意確實有這些現象。但是習近平以上的種種說法,在1995年1月江澤民發表涵蓋”八項主張”的對臺講話中都有談到,只是換個名詞和說法。而且當時對統一更爲急切,因爲1997年和1999年香港和澳門即將回歸,江澤民爲此強調:”現在是完成祖國統一大業、實現全面振興的時候了。這對臺灣是個機會,對整個中華民族也是個機會。”半年後,因臺灣總統李登輝訪美,中國連續發動7波大規模演習,引爆臺海導彈危機,情況比今天還要糟糕。

我不是說習近平不急於武統臺灣,而是他的主觀意願無法改變客觀條件的不足,加上現代的戰爭形態已經改變,大規模殺傷不但驚動外部介入,也無助於戰後對臺灣的治理,而需要改採新的思路和策略,以最小動靜,又不失最深的滲透力,運用政治、經濟、外交、文化、法理、心理、宣傳、網絡等綜合手段,逐步瓦解臺灣心防,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目前中共也正在這麼做。

保底手段

和江澤民的時代相比,習近平擁有更多手段解決臺灣問題。他曾說:有1個問題,他思考了很久,就是中國是世界上尚未實現完全統一的大國,也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中唯一尚未實現完全統一的國家。現在的手段選擇增多了,”但軍事手段始終是保底手段。”

他還說:”軍事這一手不過硬,就可能陷入戰略被動”、”能戰方能止戰,準備打纔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捱打”。中國在關鍵時刻要”敢於亮劍”,才能頂住外部各種壓力。當然這種”亮劍”,不必然就是戰爭,更多的是威懾和塑造有利的戰略態勢。

習近平強調:軍事革命的本質就是爭奪戰略主動權,”有強大軍事力量,有打贏能力,才能從戰略上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最近幾年解放軍在臺海附近頻繁演訓,是一種”亮劍”,更是積累打贏的能力,可能只是會嚎叫的狼,也可能是會喫人的狼,最終目的是從戰略上使臺灣屈服。

對於戰爭的後果,習近平多次在軍事高層會議上說:如果軍隊在戰場上打不贏,“那是要產生嚴重政治後果的”。什麼是嚴重的政治後果?按照他的邏輯,就是政權維繫的問題。仗打不贏,或遇到阻礙戰爭陷入僵局,作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的中國共產黨,可能就要變質。中共的地位將會動搖,失信於民。這比經濟倒退還要嚴重千百倍。

戰爭一旦失利,誰要負起這個責任?習近平說, “打還是不打、什麼時候打、怎麼打、打到什麼程度,都要服從和服從於政治。”也就是完全聽從於他。因此負責的當然是他。他無法逃避,把責任推給軍方。

我完全認同梅惠琳在文章中說的:除非中國有信心能夠迅速取得勝利,最好是在美國做出迴應之前,武統成爲既成事實,否則中國不太可能攻擊臺灣。


美軍超大型戰略運輸機2021年6月6日首次降落臺灣,背景爲臺灣著名地標、蔣介石時期興建的圓山大飯店。 (舒孝煌拍攝、提供)
美軍超大型戰略運輸機2021年6月6日首次降落臺灣,背景爲臺灣著名地標、蔣介石時期興建的圓山大飯店。 (舒孝煌拍攝、提供)

武統幽靈

問題是,做到美國反應不及的機率幾乎不存在。幾年前或許可能,如今美國把中國視爲最大戰略競爭對手,在朝野兩黨取得高度共識,針對中國威脅的戰略調整開始逐步到位。只要中共動武,美國可以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怎麼反應、如何反應、反應到什麼程度,纔是中國面對戰爭最棘手的開始。

爲了避免戰爭失利,我認同文章中說的:中國會以較低成本,從”灰色地帶”戰術開始,利用強制性外交和心理戰,威逼臺灣走上談判桌。這種漸進性的手法雖然緩慢,美國卻很難做出強有力的響應。如果中國不向美軍開火,美國更難在國內和盟友中提出軍事介入的理由。如果漸進手段受阻,中國也有機會調整策略,對外宣稱打擊”臺獨”取得成效。

總之,這種作法使中國保持最大彈性。既然行之有效,何必大費周章動用武力。我不是說習近平排除使用武力,當臺灣的心防潰散,美國介入的決心動搖時,他就有可能動武。

所以臺灣需要增強心防,重整軍力;美國需要下大決心,堅定承諾,才能使武統臺灣的這股幽靈,不在臺灣遊蕩。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