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中国的非洲战略转向安全领域

2019-07-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军舰离开广东湛江港口前往吉布提。(法新社)
中国军舰离开广东湛江港口前往吉布提。(法新社)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7月15日,中国国防部在北京主办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共有50个非洲国家、近百名高级防务官员参加,包括15位国防部长和军队的总参谋长。在人们的印象里,中国在非洲主要从事大宗自然资源的开发和基础建设,如兴建铁路、高速公路、水坝、跨海大桥、大型体育场,以及号称非洲第一高楼的嘉玛清真寺等。对于中非在军事安全领域的合作,印象并不深刻。

这次中国国防部在北京主办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已然是向外界表明中国的非洲战略开始调整,在确保经济利益的基础上逐步走向安全领域。有些媒体指出,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是中非合作论坛改名而来。这是一个误解。应该说,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来自于2018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元首峰会。这次峰会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Matamela Ramaphosa)共同主持,双方宣布进行战略对接,重点实施“八大行动”,其中第八项就是和平安全行动。为此,中国决定设立中非和平安全合作基金,继续向非洲联盟提供无偿军事援助,以及设立中非和平安全论坛,加强双方在和平安全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这就是今年7月在北京举办首届中非和平安全论坛的由来。


习近平同来访的吉布提总统盖莱举行会谈,中国在吉布提设立了军事基地。(路透社)
习近平同来访的吉布提总统盖莱举行会谈,中国在吉布提设立了军事基地。(路透社)

在去年的峰会上,中国还承诺,今后中非在共建“一带一路”、社会治安、联合国维和、打击海盗与反恐等领域,将推动实施50个安全援助项目。由此可见,中国的非洲战略向安全领域调整不是片面的军事援助,不像以前那样出售武器、派遣军事顾问和提供军事训练而已,而是涵盖确保“一带一路”,整合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在内的一次全新的战略部署,包括2017年7月,中国在非洲东北部的吉布提设立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达顿(Peter Dutton)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战略动向。」

该基地面积约0.36平方公里,最多可容纳约1万名部队进驻,包含武器储存设施、船只和直升机维修设施,以及5个商用泊位和1个军用码头。2015年,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赖斯(Susan Rice)专程来此,阻止吉布提与俄罗斯达成类似的协议。结果,中国积极争取,签下吉布提基地10年租期。讲到这,我们先来听一段音乐,稍后继续为您讲述……。

好的。我们来看中国对非洲战略的调整有迹可循。2015年12月,中非合作论坛峰会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由习近平和南非总统祖马(Jacob Zuma)共同主持,双方同意将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此,习近平向非洲国家赠送大礼,提出未来3年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并提供600亿美元使计划兑现,其中第十项就是和平与安全合作计划。中方承诺,今后3年向非盟55个成员国提供6,000万美元无偿援助,支持非洲常备军和快速反应部队的建设与运作,同时中方继续参与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以及加强非洲国家在国防、反恐、防暴、海关监管、移民管控等方面的能力。

美国非洲司令部司令瓦德豪瑟(Thomas Waldhauser)表示,如果中国人接管吉布提多哈雷(Doraleh)码头,那么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AP)
美国非洲司令部司令瓦德豪瑟(Thomas Waldhauser)表示,如果中国人接管吉布提多哈雷(Doraleh)码头,那么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AP)

这次峰会可以说是中国在非洲战略调整上的分水岭,之后中非双方的安全合作快速增长,包括2017年7月中国在吉布提设立军事基地;2017年9月中国向联合国完成8,000人规模维和待命部队的注册工作,这支待命部队多数将用于非洲维和任务。在军售方面,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的统计显示,自2013年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以来,从2013年至2017年中国对非洲的武器出口,与之前的5年相比(2008-2012),军火贸易总额增加55%。同时,中国对非洲武器出口的份额也从8.6%提升为17%,超过美国11%的份额,成为俄罗斯之后在非洲的第二大军火出口国。

把时间再往前移,可以发现中非之间的安全合作,是在胡锦涛的主政时期拉开序幕。2012年7月,中非合作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议上发起“中非和平安全合作伙伴倡议”,提出中国和非洲国家在和平安全领域的合作,包括开展维和行动,为非洲常备军建设提供资金,以及为非盟增加和平安全事务官员的培训与维和人员的数量。

时间往前推到2009年,中非合作论坛第四届部长级会议在埃及举行。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开幕式上宣布中非合作的”八项举措”,从农业到科技,从医疗到环保,从气候变化到人文教育,合作项目广泛,但是没有提安全合作。时间愈往前推,合作议题愈集中在经济层面。

中非合作论坛2000年10月在北京成立,同时举行第一届部长级会议。当时是为了共同应对经济全球化挑战,中非双方为谋求共同发展而聚拢在一起。成员包括中国与中国建交的53个非洲国家和非盟委员会。在第一届部长级会议举行期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和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分别出席开幕式和闭幕式。中国政府宣布,减免非洲严重债务的穷困国家(HIPC)和最不发达国家100亿元人民币的债务,以及设立“非洲人力资源开发基金”等措施,正是时代下的产物。讲到这,我们先来听一段音乐,稍后继续为您讲述……。


俄罗斯重返非洲,是目前对非洲最大军火出口国。图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左二)访问阿尔及利亚。(美联社)
俄罗斯重返非洲,是目前对非洲最大军火出口国。图为俄罗斯总统普京(左二)访问阿尔及利亚。(美联社)

回顾历史,中非合作论坛从2000年起走到今天,议题从最初的减免债务到经济开发,再过渡到安全合作,历时19年,形势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2015年接受上海《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中国的非洲战略正在改变。中国已经成为非洲地区游戏规则的颠覆者。从杜大伟的专访到今天,又经过4年的变化,其中最大的变量是”一带一路”。这也是我之前所讲的,中国的非洲战略向安全领域调整不是片面的军事援助,而是涵盖确保“一带一路”,整合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在内的一次全新的战略部署。

从这个思路来看,中国在吉布提设立的军事基地,现阶段主要是为中国在非洲和西亚方向,执行护航、维和、撤侨与人道主义救援等任务。随着今后”一带一路”向非洲扩展,解放军的任务将不会仅止于此。由于吉布提具地缘战略上的独特价值,目前有美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西班牙、沙特和中国等8个国家相继在此设立基地,其中美国是唯一设立永久基地的国家。

2018年3月,当媒体传出吉布提当局可能把多哈雷(Doraleh)集装箱码头的控制权转让给中国时,美国非洲司令部司令瓦德豪瑟(Thomas Waldhauser)对此表示,如果中国限制港口的使用,可能会影响美国在吉布提基地的补给和海军舰艇补给燃料的能力,「如果中国人接管了这个港口,那么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在非洲大陆,前苏联曾经是一股重要势力,因为瓦解,她留下的势力范围大多被中国接收。如今,俄罗斯重返非洲,大量接触靠近地中海的北非国家
。瓦德豪瑟说,他担心俄罗斯有能力影响北约,并留在北约的南翼,这样俄罗斯就可以在挤压美国的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

对于8个国家在吉布提设立军事基地,当地人做何感想呢?一位公司的负责人艾哈默德(Abdirahman Ahmed)说,他的国家很小,缺乏资源,又面对邻国侵犯的潜在威胁,因此许多人把外国军队视为一种稳定力量。这也许是大国在非洲战略博弈的过程中,东边不亮西边亮,总是能找到战略着力点的原因之一吧!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