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如何面對中共-從凱南遏制戰略談起

2022.07.2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軍事無禁區:如何面對中共-從凱南遏制戰略談起 凱南提出遏制蘇共擴張的概念框架
維基百科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通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今年99歲高齡的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近來多次通過媒體專訪對當前國際形勢尤其是俄烏戰爭和臺海議題發表看法。言談間,他頭腦清楚,見解獨到,完全沒有百歲老人常有的恍惚和遲緩,真是了得。論經歷、成就和治學勤奮,當今世界恐怕沒人超過他。

無休止對抗

但是他對中美關係的言論往往帶來爭議。1970年代,基辛格協助美國總統尼克松(Richard Nixon)重建美中關係。中共歷代領導人稱他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50多年來,基辛格訪問中國近百次,受到最高規格的禮遇。基辛格對中國始終抱有特殊感情,竭力主張美國與中國交往,有時批評美國鷹派人士誤解甚至歪曲中國,影響美中關係的正常發展。

7月20日,基辛格接受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News)專訪,他對中國不應該成爲全球霸主提出警告,同時還說拜登(Joseph Biden)總統應該警惕,不要讓國內政治干擾”瞭解中國永久存在的重要性。”他認爲,”拜登和前幾屆政府對中國的看法受國內觀點的影響太大了。”他認同防止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建立霸權是重要的,”但這不是透過無休止的對抗就能實現。”

此前基辛格曾表示,美中之間日益敵對的關係,有可能引發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戰帶來的全球性災難。因此他提出,當今的地緣政治需要”尼克松式的靈活性”,來幫助化解美國與中國,以及俄羅斯與歐洲其他國家之間的衝突。

這次訪談彭博新聞社以《基辛格警告拜登不要與中國無休止的對抗》爲標題。用詞不免誇大,但很能表達基辛格的心境,似乎是批評美中關係搞到今天敵對的地步,美國要負更多責任,因爲一些國內觀點誤導政府對中國的判斷。

基辛格2014年在他的著作《世界秩序》(World Order)中提到,中國人的思維部分受到共產主義理論的影響,但越來越趨向於傳統的中國思維方式。美國人對這兩者都缺乏直觀和深入的理解。

基辛格警告拜登不要與中國進行無休止的對抗(視頻截圖)
基辛格警告拜登不要與中國進行無休止的對抗(視頻截圖)

遏制戰略

在基辛格的著作中,不容易看到他對中國、中共政權或中國人之間的區別。然而從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開始,美國對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重新做出戰略定義,並劃清中共和中國人民的關係,闡明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這個簡單而重要的概念,而這也許就是當前美中關係和基辛格理解的美中關係最大的不同。

這種對政權本質上的理解並非首次出現,76年前美國駐莫斯科臨時代辦凱南(George Kennan)對蘇聯共產黨(蘇共)早已做出深刻剖析。蘇共與中共雖然不同,但其政權本質及其統治手段,乃至世界觀都一脈相承。因此凱南的真知灼見,雖然已成歷史,如今對美國甚至世界民主國家如何理解和麪對中共依然深具啓發。

二戰結束後,美國和蘇聯的矛盾與衝突浮出檯面。美國國務院爲了解蘇聯爲何反對新成立的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要求在莫斯科的凱南提出說明。

1946年2月,凱南藉此機會撰寫1份長達8,000字的長文電報(又稱長電報),全面剖析蘇共的行爲根源,並在1947年7月以”X先生”身分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期刊闡明他的觀點,進而爲美國遏制蘇聯擴張而採取的一系列成功措施提供1個概念框架,被稱爲《遏制戰略》(Containment strategy,或稱圍堵戰略),在冷戰時期帶來深遠影響。

1946年凱南從莫斯科傳回的”長電報”首頁(Teaching American History)
1946年凱南從莫斯科傳回的”長電報”首頁(Teaching American History)

和平演變

凱南向美國國務院發出的長文電報,共分5部分:首先說明戰後蘇共世界觀的基本特徵,接着是背景說明,再來是蘇共在此世界觀的實際運作,以及非官方的運作,最後提出美國應對之道。

凱南在背景說明中指出,蘇共的路線並不代表俄國人民的看法。一般俄國人對外界是友善的,他們渴望過和平的生活,享受自己勞動的果實。黨的路線只是官方宣傳機器以巧妙的手法持續不斷向羣衆灌輸,而民衆在心底對那些論點的抗拒常令人喫驚。黨的路線約束了黨、祕密警察、政府等權力機構成員的思想和行爲,這些人才是美國應對的主要對象。對照今日的中國,中共的宣傳與人民實際想法之間的差距,往往也是如此。

凱南敏銳地指出,馬克思主義(或說共產主義)在西歐醞釀半個世紀沒有結果,反而在蘇聯站穩腳跟並大放異彩。實際上,蘇共以馬克思主義爲幌子,在方法和策略上犧牲了每一個倫理價值。蘇共已經不能沒有馬克思主義,這是他們在道德和思想上保持尊嚴的遮羞布。沒有它,蘇共在歷史面前充其量只是俄國長久歷史殘酷統治者中的最後一代罷了。他們無情地把國家推上新的軍事力量高峯,爲其虛弱政權提供外部的安全保障。

凱南還說,克里姆林宮對世界事務看法的根源來自俄國傳統的、本能的不安全感。蘇共一直害怕外國滲透,恐懼西方世界與自己的世界直接接觸,擔心俄國人民瞭解外在世界的真相,或讓外國看清俄國的真實面貌。

真相是共產黨最致命的武器,蘇共和中共視之爲洪水猛獸,要用一切手段加以掩蓋。中共稱外國的滲透是一種”和平演變”,目的是搞垮中國。但中國又需要對外開放,引進資金及先進技術,這中間如何取得平衡,中共顯然比蘇共靈活而高明。

習近平說,蘇聯解體的主因是蘇共放棄對軍隊領導。圖爲1990年莫斯科五一閱兵。(法新社)
習近平說,蘇聯解體的主因是蘇共放棄對軍隊領導。圖爲1990年莫斯科五一閱兵。(法新社)

制度之爭

中共迄今仍高舉馬克思主義爲真理,堅持不放,其深層心理因素和蘇共類似,沒有它,等於背叛革命失去正統地位。中共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卻從未具體實踐,真正專政的是中共政權,不容任何質疑和挑戰。即使中國成爲世界第2大經濟體,中共控制網絡達到前所未有的嚴厲,目的就是不讓民衆看清真相。中共宣稱有4大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卻偏偏不相信人民。

中共強軍興軍的首要目標是”聽黨指揮”。習近平曾說,蘇聯解體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蘇共放棄對軍隊的領導。關鍵時刻軍隊不聽黨指揮,能不解體嗎?然而事實上,當時蘇軍正走上軍隊國家化,不介入政爭,而這恰恰是中共最恐懼的。一個政權三令五申需要軍隊來維護,強軍目標以鞏固中共領導爲首要任務,這和凱南分析蘇共把軍事力量推上新的高峯,爲其虛弱政權提供外部的安全保障有何差別。

在世界觀方面,蘇共認爲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之間水火不容。據凱南的近身觀察,這是戰後蘇共對世界理解的最大特徵,自認蘇聯處在敵對的資本主義包圍之中。因此必須竭盡所能提高蘇聯在國際社會的相對力量,不錯過任何機會削弱資本主義國家的影響與力量,不管是集體或個別勢力。只要有機可趁,就填滿世界權力板塊中的每個角落。

中共的世界觀和蘇共幾乎一致。習近平多次強調,外在敵對勢力在社會制度和意識形態上與中國的對立”不可調和”。尤其中國崛起,由大轉強,某些大國(尤指美國)對中國進行戰略遏制和圍堵的力度不斷加大,這是歷史規律。因此中國要做好兩種社會制度、兩種意識形態長期鬥爭的充分準備。

由此看出,中美大國競爭表面上是地緣政治主導權的爭奪,實質則是世界對民主與專制這兩種政治和社會制度的取捨。凱南指出,蘇共支配世界最偉大民族之一的活力和世界最富饒的國家領土資源,而強大的俄羅斯民族主義正是孕育它的溫牀。中共何嘗不是如此,其綜合國力比蘇聯更加全面。

取決於己

凱南還說,蘇共與納粹德國不同,它既不模式化,也不從事冒險。它對理智邏輯無動於衷,卻對武力邏輯十分敏感。只要遇到強大阻力,蘇共隨時可能退卻。作爲它的對手,只要掌握足夠武力,並顯示準備動武時,實際上就用不着動武,因爲蘇共會知難而退,雙方不需要全面攤牌。因此美國的策略應該是對蘇共的擴張採取長期、耐心並且堅定和警惕的遏制。中共的權力特點也是如此,不輕易與強敵正面衝突。

基辛格2011年在他的著作《論中國》(On China)中提到凱南的遏制理論,是”通過在一系列不斷變化的地緣和政治點上,巧妙而警惕地運用反擊力量來遏制"蘇聯,它不是一種軍事學說,而是非常重視利用外交壓力,以及運用非共產主義世界的內部政治和社會改革的力量作爲防止蘇聯擴張的屏障。蘇共的擴張若被成功阻止,最終就會因爲其內部緊張因素而崩潰。

這一點已在冷戰期間被證明行之有效。遏制戰略之所以取得成功,主要取決於美國本身。共產主義就像惡性寄生蟲,只喫有病的組織。保持健康活力,共產主義就會顯得不切實際和虛無縹緲。凱南留下的戰略遺產,雖事過境遷,至今仍發人深省,在拜登政府身上似乎也看到類似的身影。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主持、製作: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22-07-25 03:47

基辛格,從某個程度上說他就是一個親華派。他在上世紀70年代打開中國的大門在反蘇的前題下讓中美走到一起,這是基辛格引以爲豪的政治成就。正是這一點使他對中共的領導人始終抱有好感,不管是上世紀70年代的中國領導人還是今天的中國領導人。但今天的世界局勢已和上世紀70年代完全不同了,中共已成爲西方最大的敵人,如果讓基辛格來處理當今的世界局勢,以他的心理,會不自覺的站到親中的立場上,作出有損美國國家利益的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