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制度性障礙

2021-07-22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制度性障礙 中國近年大量製造新型戰機。圖爲2020年成飛集團7架殲-20和28架殲-10C同時交付部隊。但質量監督檢測如何?
(視頻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今天來談中國的國防工業,談它的研究、開發與採購(RDA)。這些大多是軟實力,不像飛機大炮這麼具體,卻是國防工業的基礎所在。

新銳軍力

最近中國的幾項新型主戰裝備高度亮相。6月北部戰區成立新的殲-20航空兵旅,這是繼東部戰區之後設立的第2個殲-20航空兵旅,表明共軍目前有4個殲-20航空兵旅,包括內蒙古與河北2個飛訓基地。據透露,共軍將加快殲-20的部署,爭取未來5年每個戰區至少部署1-2航空兵旅,使第5代隱身戰機殲-20的規模達300多架,在亞洲居領先地位。

另一個動向是,由瀋陽飛機集團研製的鶻鷹戰機(FC-31)目前正在評估,有可能成爲中國第3艘航母(003)艦載機。一旦通過,將與現役的殲-15艦載機搭配使用,進而提升航母打擊羣的戰力。

再來是運-20大型運輸機,5月31日與伊爾-76型運輸機組成16架大機羣編隊,向南海縱深推進(來回6,000公里),一度進入馬來西亞砂拉越州(Sarawak)60浬範圍內,引起馬國嚴重抗議。這一舉動顯示共軍旅團級地面部隊可以經由大型運輸機投送到6,000公里之外,突破西方對中國的戰略圍堵。除此,中國空中戰略投送力量下一步可能前推至馬六甲海峽。

中國殲-20隱身戰機2018年航展亮相。但國產發動機如何?(AP)
中國殲-20隱身戰機2018年航展亮相。但國產發動機如何?(AP)

看來中國的新銳軍事力量正在逐步改變印太區域的戰略平衡。不過,這股軍事力量在今後激烈的地緣戰略競爭中能起到多大的持久力和影響力?從規模上看,中國軍力增長速度驚人。但是從國防工業的研發與採購(RDA)的基礎上看,卻深藏着制度性障礙,使軍隊的規模效應大打折扣。

研發與採購

今年6月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公佈一份名爲《俄羅斯和中國的國防採購》(Defense Acquisition in Russia and China)研究報告,對中俄兩國國防工業的研發與採購進行對比。報告指出,中俄兩國在國防研發與採購的作業程序,從全面可行性研究、項目設計、工程與開發、試驗和設計定型到批量生產,儘管術語不同,程序與美國類似。在實踐中,國防工業的發展結果將取決於負責執行這些作業的機構與人員。顯示後者更具關鍵。

冷戰期間,中國的國防工業和軍事技術不值一提。但從過去25年起,中國軍費逐年增加,到2018年達到2,50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這是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的估計,比中國官方公佈數字多出1.4倍。美國國防部評估爲超過2,000億美元。蘭德研究報告認爲,國防開支的增加是中國國防工業研發與採購取得進步的主因。2016年,全球營收排名前22位的軍工企業,9家來自美國,8家來自中國,這些實力也爲中國國防的研發與採購帶來助力。

隨着經濟的發展,從2010年起,中國開始以將近15%的年均複合增長率,提高全國的研發支出,帶動中國研發機構數量與研發人員規模的快速增長。

2015年習近平推動深入實施軍民融合發展戰略,吸引民間資源與人力進入軍工產業,特別是海外留學生。研究報告指出,2013-2016年間,約有80%受過海外教育的人員返國就職,部分原因是因爲工資和待遇與在美國相差無幾,因此拉高國防的研發水平。還有過去20年來的改革政策,也對中國官僚體制和運作重新調整,並給予國防工業在生產與合同履行方面一定的自主權。

以上種種,使得中國的國防工業出現新的面貌。新的主戰裝備接連推出,在遠近陌生海空域實施警備和戰備巡邏。從東海、臺海到南海;從前出島鏈到東非吉布提,區域性的安全秩序由此發生改變。然而,中國的新質作戰力量在今後激烈的地緣戰略競爭中能起到多大的持久力和影響力?除了看錶象,更要看國防工業的深層結構和制度運轉。

殲-16近距離空戰演練起飛鏡頭。該機是引進俄羅斯蘇-27歷經兩代國產化的結果。(視頻截圖)
殲-16近距離空戰演練起飛鏡頭。該機是引進俄羅斯蘇-27歷經兩代國產化的結果。(視頻截圖)

考克斯報告

蘭德研究報告指出,限制中國國防工業精進有諸多原因。其一是,武器研發嚴重依賴知識產權的竊取,這雖然有助於競爭力,但也落後於尖端技術數年。如中國的彩虹-4無人機、殲-20和FC-31等五代戰機,與美國的MQ-9無人機、F-22和F-35等五代戰機有着驚人的相似。運-20運輸機也非常類似美國的C-17運輸機。另外,殲-15航母艦載機移植於俄羅斯的蘇-33戰機,而主力多用途戰機殲-16是引進俄羅斯蘇-27戰機歷經兩代國產化的結果。

由於不是自己的創新,因此中國國防工業始終未能研製出尖端可靠的發動機。中國向俄羅斯採購4.5代蘇-35戰機,被懷疑其目的是要取得蘇-35高性能發動機,用於殲-20之上。說明仿製複製品的侷限性,不能提供完整解決方案,性能無法與原創產品相比。

研究報告沒有細說知識產權如何被中方竊取。但從歷史實踐當中可以找到一些線索。早在1999年美國衆議院特別委員會提出《考克斯報告》(Cox Report),對中國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如何竊取或非法取得美國大量軍事科技做出指控。內容指出,中國使用模糊商業與情報界線的方法竊取技術,而這種鬆散卻廣泛的竊取手法,給美國情報機構和執法部門帶來特殊困難,因爲分不清是商業交易、學術交流或情報蒐集。

當時在美國有3,000多家中國公司,有商業機構,也有軍方單位和情報部門,錯綜複雜,若要找出他們之間的關係,美國人會”發瘋”。如今類似情況依然存在,而且更加複雜。

有1個案例,美國人明知被騙也莫可奈何。1983年中國通過合法手段取得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生產的2臺CFM-56型噴氣發動機,作爲改造中國民用飛機之用。而該發動機的核心部分與美國B-1轟炸機的發動機相同。當美國政府察覺事態不妙,要求查看這2臺發動機時,中方則稱發動機在一場火災中燒燬。然而事實的真相,很可能是中國拆解了發動機,以逆向工程研製新型軍用發動機。這種以商用之名,挪爲軍用的案例不少。

1983年美國通用電氣2臺CFM-56型噴氣發動機,中國以商用引進最終挪爲軍用。(GE Reports)
1983年美國通用電氣2臺CFM-56型噴氣發動機,中國以商用引進最終挪爲軍用。(GE Reports)

除了竊取、購買技術與合作生產,制度性障礙是中國國防工業發展的致命傷。研究報告指出,中國的國防合同透明度不高,監督力道不足,還保留補償原則,就是在合同競標中落敗的軍工企業通常能獲得較小的合同作爲補償,並且延續計劃經濟的做法,實施”成本加成”定價制度,保證承包商在計價成本的基礎上加成5%的固定利潤。天下沒有白喫的午餐,但是中國的國防工業有!

成本加成

 經過改革,中國裝備的採購方式已經出現公開招標、邀請招標、競爭性談判、單一來源和詢價採購等多種形式。但是中國在下游的主戰整機裝備、部分核心系統等產品,仍以單一來源採購和”成本加成”的模式爲主。帶來以下3項弊端:

一、 成本愈高,利潤愈大,企業沒有降低成本的意願,帶來資源浪費。

二、成本加成只考慮簡單的勞動成本,沒有體現技術含量的勞動消耗,不利於高新技術裝備的發展,導致一些武器系統中樞軟件的價格被嚴重低估。三、成本加成使得國家承擔企業主要的研發風險和成本。在此制度下,軍工行業整體的淨利率水平比其他類別的製造業爲低,其中又以負責主戰裝備的總裝企業尤爲突出。總體而言,軍品總裝市場屬於計劃管理制度下的相對壟斷市場。難以撼動,更不容打破。

中國一些證券公司所屬研究單位指出,美國國防採辦發展歷程及現行體制,或許可以作爲”他山之石”,以資借鏡。這是2年前的說法,如今能不能再提美國的好,恐怕會有問題。不管如何,能夠公開這種客觀的市場分析報告,說明合理有效的制度,在哪裏都受歡迎。

還有就是監督管理機制。武器裝備交付時,軍方代表負責監督檢測,他們是駐紮在全國各地軍工廠和研究所的現役軍官,由他們負責保證裝備質量與合同執行。然而質量檢測往往並不充分,部分原因可能是他們大多是剛畢業的大學生,監督經驗不足。也許更重要的原因是利益衝突或角色錯位,因爲他們的工資是由被監督的單位支付,退役後他們希望能在這些單位謀職,因此容易滋生腐敗。

長遠之路

蘭德研究報告在總結時指出,總體而言,中國的國防工業克服許多技術障礙,並且對美國構成威脅。但是這種進步往往是建立在竊取知識產權、對外收購,以及透過合資企業吸取外國工藝和技術的基礎上。

不過,中國軍方仍在努力刺激國內創新,縮小一些關鍵技術上的差距,如高端芯片、靜音潛艇和飛機發動機。在清除這些技術障礙的同時,中國軍隊還必須解決與管理和質量保證相關的制度,否則這些低效的制度將繼續破壞改革的成果。

習近平2015年底推動軍改,前4年着重領導指揮體制、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之後開展構建軍事政策制度體系,軍民融合深度發展更是一條長遠之路。因此,國防工業深層結構的運作陋習要想連根拔除,取得實效,恐怕還需要相當的時間。不可能一步到位。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