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戰略管理

2021-08-05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戰略管理 習近平在八一建軍節前夕宣佈,要抓住戰略管理這個重點,推進軍事管理革命。
(視頻截圖)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今年8月1日是中共建軍94週年紀念日。沒有閱兵,也沒有特別的慶典活動。但是有一個動向極爲重要,可能被人忽視,就是中國的國防和軍隊改革(軍改)進入新的階段,以”戰略管理”爲重點,以此推進一場軍事管理革命。

管理革命

習近平曾自豪地說:軍改取得歷史性突破,中國軍隊組織架構和力量體系實現革命性重塑。不過,這一切都是強軍的必要條件。他還說:軍隊能不能打仗、打勝戰,”管理往往起着關鍵作用。”顯然後一句話更爲重要。管理是否到位,攸關整個國防和軍隊建設的質量和效能。缺了這一塊,軍隊無法應對現代化高科技戰爭。

從某種程度上說,大國軍事競爭也是戰略管理的競爭,取決於誰能進行更合理的資源分配,以更科學的競爭模式取得戰略優勢。

今年八一前夕的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舉行第32次集體學習。習近平主持學習時強調,”要抓住戰略管理這個重點,推進軍事管理革命,”提高軍事系統運行效能和國防資源使用效益。《解放軍報》8月1日在社論中再次重申這段講話。毛澤東說過:”沒有重點就沒有政策。”由此可以這樣理解,戰略管理是實現建軍一百年奮鬥目標的重點工作之一。

所謂”戰略管理”,按習近平的說法,是對軍隊建設發展全局、長遠發展方向、目標、任務與政策,以及資源分配做出決策和管理的過程,決定軍隊高質量的發展。

今年3月9日,習近平出席全國人大會議軍隊代表團全體會議時,對加強戰略管理提出明確要求。內容涵蓋3個層面:

質量效益

胡錦濤曾強調軍事管理革命但未落實。圖爲60週年國慶閱兵。(視頻截圖)
胡錦濤曾強調軍事管理革命但未落實。圖爲60週年國慶閱兵。(視頻截圖)

就全軍重大發展項目而言:”要優化項目論證方式和立項審批流程,加強重大項目統籌調控。”在項目規劃計劃階段:”要強化權威性和執行力,嚴格責任體系、時間節點、質量標準,加大評估和監管力度,督促規劃任務高效落實。”在軍事資產方面:”要推進全軍現代資產管理體系建設,把資產盤活用好,提高管理使用效益。”會議結束後,與會代表強烈感受一場軍事管理革命已經展開。

其實,戰略管理不是新的提法,胡錦濤主軍時期曾經說過:”世界新軍事變革不僅是一場軍事技術和軍隊組織體制的革命,也是一場軍事管理的革命。其核心就是實行科學管理。”決定軍隊建設的整體質量和效益。

可以說,習近平推動的軍事管理革命,是承接胡錦濤想做卻未能完成的工作,但時空有別,難度更大。胡錦濤面對的是,如何使管理從適應機械化戰爭的模式向信息化戰爭的模式轉變,有美國的例子參考。習近平則不然,他的挑戰在於如何使管理從適應信息化戰爭的模式向智能化戰爭的模式轉變,沒有先例可循,因爲世界先進國家在人工智能(AI)領域都處於摸索階段,智能化戰爭初現端倪,各國的技術有別,卻沒有隔代之分。

此時習近平對戰略管理提出明確要求,是軍改深化下的必經之路,然而要求的內容本身就是一個摸索過程,並未成形。因此,軍改尚未取得真正意義上的歷史性突破,因爲檢驗它的質量和效能纔剛要開始。

美國經驗

胡錦濤主軍時期有一些軍改構想,但大多沒有落實,包括軍隊管理體制應由分散轉向集中。他認爲,美軍信息化建設的管理體制由分散到集中的經驗很值得研究借鏡,因爲它取自美軍在海灣戰爭中,軍種之間難以互通互聯而暴露出的深刻教訓,經過實戰檢驗。

在建立扁平式網狀管理體制方面,胡錦濤非常欣賞美國國防部實施高層專司決策、中層負責計劃、低層貫徹執行的三級管理體制,減少管理層級,加強橫向聯通,分工明確,責任清晰。在戰略管理體制方面,胡錦濤提出需要設立專責的戰略規劃、試驗論證、監察審計和績效評估等機構,確保國防與軍隊建設高效運行。然而這些都束諸高閣。

中國國防科技部門曾研究調查指出,本世紀初,也就是胡錦濤擔任軍委主席初期,全軍武器裝備的建設和管理,注重表面和管理鬆散的問題相當嚴重,最突出的問題是,不重視國防科技的”技術基礎”建設,它包括軍用標準化、國防計量(裝備性能參數的量值)、質量管理(裝備可靠性、壽命、維修性與保障性)、裝備科技信息(科技情報)、裝備科技成果管理與知識產權(推廣應用與專利)等內容,這些工作直接影響武器裝備質量和戰鬥力的形成。而它出現5方面的問題:

技術基礎

一、 法規制度過時,一些新的武器裝備在技術基礎建設中無法規可依、無規章可循。二、監督、測評與檢驗武器裝備的設施老舊,遠不及實際需要。三、信息資源共享程度低。據統計,4總部和各軍兵種裝備管理機關的技術基礎信息共享率不足30%;裝備科研單位的信息共享率不到20%;作戰部隊則幾乎得不到技術基礎信息,這樣如何建立體系作戰的能力呢?

四、工作機制缺乏強制性,也就是權威性和執行力不夠,導致軍方對武器裝備採購的質量監督缺乏明確的依據。除此,技術基礎工作尚未完全納入武器裝備科研的管理程序,以及裝備全壽命各階段的工作考覈和檢查指標體系,說明武器裝備的質量問題不小。五、專業隊伍嚴重不足,技術基礎工作枯燥而嚴謹,流動性大,人員素質處於低水平的循環狀態,大部分未經過系統性的業務培訓,難怪工作流於表面,管理鬆散。不是不爲,而是想做也做不了。

這不是哪個人造成的,而是長久來的制度窠臼,積習難改,形成慣性與惰性。也許聽衆朋友會問,1960年蘇聯中斷對中國援助,一夕間撤走在華的全部國防科技專家,帶走重要的設計圖紙和數據,而中國在獨立自主的條件下,6年內突破兩彈技術(原子彈和導彈),並且達到兩彈結合試驗成功,如果沒有一套好的管理制度,如何辦到呢?

兩彈技術

1966年東風-2型導彈首次完成兩彈結合(原子彈+導彈)試驗成功。攝於軍事博物館。(維基百科)
1966年東風-2型導彈首次完成兩彈結合(原子彈+導彈)試驗成功。攝於軍事博物館。(維基百科)

中國突破兩彈技術,是在特有的時空背景下,以特事特辦的原則完成的。1950年代中期,由於受到美國的核威脅,中國高層決定發展原子彈和導彈作爲國防尖端科技的重點項目,以打破美國的核威脅與核壟斷,攸關中國的生死存亡。在蘇聯的援助下,兩彈技術原本按進度展開,不料1960年中蘇關係惡化,蘇聯停止所有援助,中國只好自救,獨立發展兩彈技術。

由於兩彈技術高度複雜,需要全國大力協作纔有可能推進。因此中共中央特別成立中央專門委員會(簡稱中央專委),由周恩來親自掛帥,集中全國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保證兩彈研製的需要,並以發展導彈爲優先。

在此之前,中國已經成立導彈管理局(國防部第5局,後併入國防部第5研究院,簡稱國防部5院),由錢學森擔任院長,從全國調來100多位專家,擁有初步研究隊伍,而且可以用蘇聯留下的P-2導彈作爲基礎進行改造,起步較快,進而研製出東風-2型中近程地對地彈道導彈,1964年6月試飛成功,經過多次發射試驗,最後命名爲東風-2A導彈。

1964年10月,中國第一顆原子彈在新疆羅布泊試爆成功,說明兩彈同步發展,也幾乎同時試驗成功。而真正達到兩彈結合試驗成功是在1966年10月,由東風-2A導彈攜帶當量1.2萬噸的原子彈彈頭,從酒泉發射擊中在新疆羅布泊設定的目標。這次試驗成功標誌中國從此具備可以用於實戰的導彈核武器。

中國在6年內自行完成兩彈技術,是在計劃經濟體制下的特殊安排。發展衛星與核潛艇,也是在中央專委的直接領導下完成,不是在一般常態下進行。武器裝備的建設和管理一旦進入常態發展,力量分散,資源重複、專業門類不全,以及之前提到的注重表面和管理鬆散的問題就會逐一浮現出來,這也就是中國的武器裝備在總體上與美國存有相當差距的深層次原因。

猶待考驗

2019年山東艦正式服役。它的技術基礎建設引起好奇。(視頻截圖)
2019年山東艦正式服役。它的技術基礎建設引起好奇。(視頻截圖)

2019年12月,中國第1艘國產航母山東艦正式服役。它根據什麼技術基礎進行研製和管理,以什麼標準級別實施質量監督與驗收?外界不得而知。但是從一些權威資料顯示,中國對航母的預先研究,大量引用美軍1994年版《艦船通用規範》和《美國國防部標準化文件分類目錄》等有關的技術數據,開展航母標準的分析研究,並對一些重大武器裝備型號提出標準監督的方法與修正措施,由此主編50多項國家軍用標準和船舶行業標準。

然而這些標準可能已經過時。而中國近年推出多種新型主戰裝備又是根據什麼技術基礎標準研製和驗收?難道胡錦濤面對的戰略管理問題,在習近平手上都解決了嗎?至今沒有權威性的報告可以佐證。這可能要在多起意外事件或軍事衝突發生後才能揭曉,而這纔是真正考驗中國軍力的時刻。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