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军事无禁区:轨道战争

2020-08-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John Raymond)说,7月俄罗斯进行天基反卫星武器试验,让人不安,非常危险。(U.S. Air Force)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John Raymond)说,7月俄罗斯进行天基反卫星武器试验,让人不安,非常危险。(U.S. Air Force)

本栏目每周五首播新节目,之后还有几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听,或透过 YouTube及 RFA官网收听。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今天来谈太空安全的问题。

反卫星武器

7月30日,美国和俄罗斯的战略磋商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落幕。3天前,双方就太空安全举行会谈。这是时隔7年后,美俄两国就太空安全议题再度举行对话,会谈超过13个小时。

由于双方诉求不同,分歧明显,会谈并未取得具体成果。事后,双方外交部门表示,有意愿继续保持沟通与对话,以减少误判的风险,并防止意外升级。然而,在现实上,太空已经不再是和平的领域,将成为大国博弈中新的热点。

美国太空司令部公共事务办公室7月23日指出,有证据显示俄罗斯在太空进行了一次非破坏性的反卫星武器试验,时间在7月15日,由俄罗斯宇宙2543号(Cosmos 2543)卫星,在太空轨道发射1枚抛射物体,可以把其他卫星作为攻击目标。

克里姆林宫声称,这次试验使用一个小型的太空航天器,能够在近距离检测俄罗斯的卫星。言下之意,太空试验是自我检测,并不影响其他国家的卫星。

但是,该事件在美国看来并不单纯。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John Raymond)说,2017年俄罗斯也做过1次类似的试验。今年初,俄罗斯的2颗卫星还在美国卫星附近活动。这些都进一步表明,俄罗斯正在努力发展并测试天基系统,而且都符合克里姆林宫公布的军事准则,意图使用天基武器使美国及其盟友的太空资产面临风险。

时隔多年,这是美国军方第一次公开宣称俄罗斯进行天基反卫星武器试验。它的最大意义,在于太空以往是支援地表作战的空间,如今它有可能成为新的战场。形势若不能控制,人类的战争,有可能从地表转向太空,使得太空战场扮演更决定性的角色。

国之重器


俄罗斯卫星(图左)准备攻击美国卫星(图右)的模拟示意图(视频截图)
俄罗斯卫星(图左)准备攻击美国卫星(图右)的模拟示意图(视频截图)

根据美国《时代》周刊(TIME)报导,今年1月中旬,俄罗斯2颗卫星是在美国“锁眼”(KH-11)侦察卫星附近活动。所谓活动,其实就是跟踪,距离约160公里。雷蒙德说:这个行动很不寻常,让人不安,可能造成危险。为此,美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向莫斯科表达对此一情况的严重关切。估计,这个关切应该列入美俄太空安全会谈的主要内容。

“锁眼”是美国超大型照相侦察卫星,重量约18吨,轨道高度距离地表300多公里。因为拥有大型镜头,它对地面目标的解析度精确到10公分,使目标无所遁形,在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中大显身手。它的侦察数据除了提供军方使用,包括中情局(CIA)、国安局(NSA)和联邦调查局(FBI)在内等情报系统也一并享用。可谓国之重器。

不过,这个国之重器,开始暴露在俄罗斯反卫星武器的锁定之中。若不能有效管控,将对美国的军事、情报及安全系统构成严重的潜在威胁。为了反制,美苏两国在太空轨道中交手,类似小说里的情节-轨道战争,就很有可能发生。

今年6月,美国国防部公布《国防太空战略》,对太空安全表达极大的不安。这份战略报告指出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美国的国防太空事业不是为当前的战略环境而建立的。”而潜在对手正在太空发展不对称战力。

致命弱点


美国“锁眼”(KH-11)侦察卫星带有2.4米直径的望远镜,类似卫星型的哈伯太空望远镜(如图),是俄罗斯卫星攻击的首选目标。(NASA)
美国“锁眼”(KH-11)侦察卫星带有2.4米直径的望远镜,类似卫星型的哈伯太空望远镜(如图),是俄罗斯卫星攻击的首选目标。(NASA)

战略报告毫不讳言指出,尽管来自朝鲜和伊朗的威胁正在增加,但是中国和俄罗斯对美国的太空行动,才是构成最直接、最严重的威胁。因为中俄两国已经分析了美国对太空资源的依赖,并且发展专门的条令、部门和能力,用来对抗或阻绝美国的太空战力,同时把反太空能力视为降低美国及其盟友与伙伴军事效力的一种手段,以此来阻止美国在区域军事冲突中可能进行的干预。

换言之,太空原是美国最感自豪的战略资源,因为过度依赖和对手的反向操作,反而变成致命弱点。

根据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底,全球在轨卫星有2,666颗,美国拥有1,327颗高居第一,达到总数的一半。中国有363颗位居第二,占总数14%。俄罗斯有169颗退居第三,占总数6%。即使中国和俄罗斯联手,卫星规模还不到美国的一半。照理说,以美国规模庞大的卫星实力,感到不安的应该是中国和俄罗斯。美国为何感到不安呢?

这就是美国《国防太空战略》所点出的问题:“美国的国防太空事业不是为当前的战略环境而建立的。”美国虽然早就致力于太空武器的研发,但没料到太空战场会在中国和俄罗斯发展不对称战力的驱动下提前到来。因此,美国虽有1,000多颗卫星,但都在没有天基的保护力之下运行,卫星网络非常脆弱。如果俄罗斯的卫星向美国卫星发动攻击,美国难有招架之力。

反过来说,美国没有招架之力,其他的卫星国家更没有招架之力。问题是,太空秩序一旦被打破,谁越依赖卫星,谁的伤害就越大。美国当前的困境,也就在这里。

太空军


太空已经不再是和平的领域,将成为大国博弈中新的热点。(iStock)
太空已经不再是和平的领域,将成为大国博弈中新的热点。(iStock)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美国的对手已经把太空作为作战领域。面对这种新的战略环境,美国需要从政策、战略、行动、投资、能力和专业知识等方面进行变革。6月公布的《国防太空战略》,为美军今后10年的变革指明方向。2019年8月重建美国太空司令部、12月成立太空军,可以说是美国新一轮太空变革中踏出的第一步,也是基本功。

根据《时代》周刊报导,美国成立太空军有两个主要动力。一、美国开始认知在太空轨道发生战争的机率不能排除。为此,美国要成立专责部队及早因应。同时,为了面对美国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遭到天基反卫星武器攻击而失能,美国海军开始对其军官进行传统天文导航仪器的培训。陆军也逐步使用小型惯性导航系统,绑在士兵的靴子上,当GPS失灵时便于追踪士兵的动向。

成立太空军的第二个动力是,美国的卫星系统由多个部门控制,相互隔离,信息整合不易。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NGA)前局长卡迪略(Robert Cardillo)回忆说,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执政期间,曾有官员花了4个月时间,为当时的副总统拜登(Joseph Biden)举行1次关于美国太空能力的简报。因为信息分散在众多的绝密类别当中,很少官员能够使用所有类别的资料。一旦情况紧急,必有疏漏发生。

太空战场

美国除了成立太空军,今后还将发展具有弹性敏捷和快速响应的下一代太空体系架构,以发展多功能的小卫星,应对新的太空威胁。目前美国每个星座主要由少量大型的精密卫星组成,一旦某部分被敌方攻击而失能,将影响全局。若是由数百颗多功能的小卫星组成,即便部分遭敌人摧毁,也能保持一定程度的运转,包括考虑到美国GPS导航卫星一旦遭到攻击失能时,可以有其他替代方案,继续提供定位、导航和授时服务。小卫星的重量平均在50至500公斤之间。

上个月卸任、负责研究及工程的美国国防部前次长格里芬(Michael Griffin)曾说,面对新的太空威胁,组建事权统一的太空联合力量刻不容缓。以前太空司令部的任务是发挥”支持性”功能,如今将成为美国整体太空力量的”领导角色”。他指出,太空威胁变化的速度极快,美国需要在2022财年具备新的太空战力,不能像以前的计划案,动辄十几年,缓不济急。如今,美国国防部将调整采办程序,以适应快速部署新型太空战力的需要。

假设轨道战争真的来临,它最有可能的太空战场,将按目标卫星所处的轨道而定。比如,一般侦察卫星都在轨道高度约120-1,000公里之间的低轨道;导航定位卫星大多在轨道高度约1,000-20,000公里之间的中轨道;通信卫星的轨道高度主要集中在20,000公里以上的高轨道。就技术条件而言,太空战场应该先集中在中低轨道。

行为规范

然而,在太空实施卫星攻防作战的环境非常复杂,面对低轨道卫星每秒8公里的速度,除了要有精准的侦察和指挥控制能力,还要避免干扰及误伤己方或其他国家的卫星。目前,也只有俄罗斯先行一步做出尝试,美国可以很快跟进,中国则有相当的潜力,至少她已经有能力从地表发射导弹,并利用地面激光和干扰设备来攻击卫星。

美国太空专家指出,反卫星计划必将导致太空竞赛的进一步升级。防止失控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建立一套太空行为规范,并保持畅通的沟通渠道。俄罗斯则主张签订一个正式条约,全面禁止在太空部署武器。这恐怕不切实际,就像当前的核武发展,谁能保证核武国家能够同时自废武功呢?就解决问题的角度看,管控虽然不及禁止,但是它最接近实际,也比较有操作性。

听众朋友们,您现在收听的是自由亚洲电台的「军事无禁区」栏目。我是栏目主持人亓乐义。谢谢大家收听。下次再会。

撰稿人/亓乐义
(本节目主持人为长期关注两岸和印太军事安全事务的军事评论员,文章代表评论员个人观点及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