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軍事無禁區:亞歐聯動

2021-08-12
Share
專欄 | 軍事無禁區:亞歐聯動 今年8月美國海軍舉行橫跨亞歐地緣板塊大規模演訓(LSE 2021),由海軍作戰部長吉爾迪(Michael Gilday/圖左二)統一指揮。
(Navy League)

本欄目每週五首播新節目,之後還有幾次回放。可以在短波上收聽,或透過 YouTube及RFA官網收聽。

聽衆朋友們,大家好。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

美國每年都舉行不同性質的軍事演訓。今年8月的”大規模演訓2021”(Large-Scale Exercise 2021)最爲特別。它以海軍與陸戰隊爲主,以全球性高端(high-end)衝突爲想定,面對的是大國競爭,藉此提升美國海軍整體戰力,應對中國和俄羅斯逐次增強的軍事威脅。

大規模演訓

圖爲大規模演訓(LSE 2021)部分實地參演兵力。(視頻截圖)
圖爲大規模演訓(LSE 2021)部分實地參演兵力。(視頻截圖)

美國海軍官網指出,演訓時間從8月3日至16日,橫跨太平洋、大西洋和地中海等17個時區,由海軍作戰部長統一指揮,由海軍艦隊司令部、海軍太平洋司令部、海軍歐洲-非洲司令部,以及陸戰隊指揮部、陸戰隊太平洋指揮部、陸戰隊歐洲-非洲指揮部等6個主要部門共同領導。

在參演部隊方面,美國海軍7支艦隊中的5支艦隊都有參加,包括北大西洋的第2艦隊、東太平洋的第3艦隊、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第7艦隊、歐洲與非洲的第6艦隊,負責網絡作戰的第10艦隊,以及3支陸戰隊遠征軍都投入這次演訓。凡與亞洲和歐洲防務的有關部門,都參與其中。演訓規模之大,幅員之廣,美國海軍史上頭一回出現。

這次演訓從戰略到戰術都有其特殊意義。

戰略上,美國海軍第一次把演訓範圍,同時涵蓋亞洲和歐洲這兩個地緣板塊,出現亞歐防務一體化的跡象,主要是對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進一步深化的迴應。近10年來,中俄海上聯合演習形成常態化機制,演習地點從俄羅斯周邊的地中海、波羅的海海域到中俄周邊的日本海海域,再到中國周邊的黃海、東海與南海海域。橫跨部分太平洋、大西洋和地中海,相信中俄兩國的戰略協作不會僅此而已。

有些人認爲,中俄海上聯合演習是抱團取暖,是一種政治姿態,爲突破美國的戰略圍堵。然而事實證明,多年的抱團取暖已經開始提升爲影響地緣戰略平衡的工具與籌碼,而且正在累積能量,應對美國新一波的聯盟重組和戰略競爭。

一盤棋

圖爲大規模演訓(LSE 2021)部分實地參演兵力。(視頻截圖)
圖爲大規模演訓(LSE 2021)部分實地參演兵力。(視頻截圖)

中俄兩國已經把亞洲和歐洲的地緣戰略格局看成一盤棋來經營,而美國還是分開處理,歐洲有北約組織(NATO),亞洲有多個雙邊聯盟,缺少聯動。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RIMPAC)雖有歐洲國家參加,但演習地點是在夏威夷周邊海域,着眼於環太平洋地區的利益,而非全球視野。

爲此,有媒體提問,今年8月舉行的”大規模演訓2021”既然橫跨亞歐兩地具有全球性質,爲何不邀請相關盟友參加?美國海軍指出,與盟友、合作伙伴一起訓練與行動,是美國維護國家利益、對海上安全承諾的重要基石。這次演訓爲美國海軍提供測試和評估新的全球一體化防務模式的機會,之後再邀請盟友與夥伴參加。目前正在制定計劃,預計2023年提出邀請。

換言之,美國對亞歐防務一體化的形成已有發展路徑圖,先從美國海上力量做起,提出一套經得起測試和評估的一體化防務模式,再邀集盟友與夥伴加入。好處是,先有一個共同遵循的戰術標準,盟友陣營一旦有需要,可以立即銜接得上,取得一致行動。如果盟友態度保留,美國也能應對來自亞歐兩地的挑戰。目前看來,美國的作法比中俄兩國的戰略協作更具前瞻性,戰術的深度合作也更爲寬廣。

虛實結合

美軍以“實兵、虛擬與建構性”(LVC)技術進行全球性整合演訓,圖爲實兵部分。(視頻截圖)
美軍以“實兵、虛擬與建構性”(LVC)技術進行全球性整合演訓,圖爲實兵部分。(視頻截圖)

剛纔提到戰略意義。戰術上,這次大規模演訓的最大亮點是,採用“實兵、虛擬與建構性”(LVC)的技術進行全球性整合演訓。它以先進的模式模擬技術,整合實兵訓練裝備(Live)、虛擬模擬系統(Virtual/仿真技術)和建構式模擬系統(Constructive/計算機兵棋推演)等優點,透過網絡數字信號傳輸方式,在共通標準規範下,建構一個高度仿真的虛擬戰場環境,實施跨系統和跨軍種的組合式訓練,以提高部隊聯合作戰的訓練成效。具有時代的前瞻性。

這種虛實結合的訓練方式,與傳統的演訓大不相同,它增加各種可能的作戰想定與難度,可以逼真的將真實戰場中的聯合作戰背景表現出來,最大程度反映各軍種的作戰效能,進而擺脫個別軍種訓練所帶來的侷限性,是一種既貼近實戰又節約的訓練方式,也是世界軍事訓練變革新的發展方向。

因此,它不是其他大規模演訓可以比擬,如”環太平洋軍事演習”、北約”波羅的海行動”與”大膽美洲鱷”(Bold Alligator)等演訓,有其專屬責任區,以現地演訓爲主,而虛實結合的訓練方式完全打破實體上的限制。

此前有多家媒體報導,參加這次大規模演訓(LSE 2021)有2萬5千人,有36個作戰單位實地參加,超過50個作戰單位透過遠程參加。然而實際參與的規模有多大,目前並未公開,虛擬部分有可能超出原先規劃。

之前提到這次大規模演訓是要測試和評估新的全球一體化防務模式,特別是評估和改善3個現代作戰概念:包括”分佈式海上作戰”(DMO)”、”遠征前進基地作戰”(EABO)和”對抗環境中的濱海作戰”(LOCE)。據指出,這次演訓內容專門爲測試和評估新的作戰概念而設計,日後再把這些概念和經驗教訓移植到與盟友與夥伴的聯合演習當中。

2020年12月,美國海軍公佈一份名爲《海上優勢:以整合全領域海軍力量取勝》(Advantage at Sea: 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的戰略報告,對這3個新的作戰概念作出簡要定義。

新作戰概念

圖爲LVC技術虛擬模擬系統(仿真技術)部分。(視頻截圖)
圖爲LVC技術虛擬模擬系統(仿真技術)部分。(視頻截圖)

所謂”分佈式海上作戰”,是利用分佈、整合、機動的原則,在美軍選擇的時間和地點實現壓倒性優勢的作戰概念。它通過整合分佈式平臺、武器、系統和隱蔽性高的傳感器,提高美軍對戰場的感知能力,同時使敵人的偵察工作複雜化,並且將全局和多域的機動性力量應用於戰鬥,使美軍能夠利用不確定性達成作戰目標。

以實例來說,長久來美國海軍作戰以航母打擊羣爲核心,在全球巡航執行戰備。今天面對中國東風系列遠程反艦導彈的威脅,導致以航母爲中心的集中式作戰模式將面臨極大風險。一旦航母遭到攻擊失去戰力,不僅重創指揮中樞,還連帶影響打擊羣其他戰艦的安全。

爲避免遭到攻擊,美國海軍開始把航母打擊羣化整爲零,將非航母編隊的作戰載臺重新整合,組成多個海上作戰羣,並且在每個作戰羣都搭配具有防空、反潛和反艦的作戰艦船,使得每個作戰羣都能獨立作戰。

在任務分配上,以機動靈活並結合無人艦艇的小型水面艦艇編隊在前沿部署,作爲威懾和作戰主力,而傳統航母打擊羣保持在敵方反艦導彈射程之外的相對安全海域,爲前沿編隊提供監偵、預警和網電戰支持。前後部隊再經由戰術數據鏈路,傳遞戰場共同圖像共享情資,達到分區合擊,發揮最大的海上打擊優勢。

所謂”遠征前進基地作戰”,是指美軍在敵軍遠程精確火力打擊範圍內仍能保持前沿基地存在,並且利用對關鍵海洋地形的控制能力來創造機會,進行海上拒止或支持海洋控制。作戰場域主要在近海海域和封閉性海域附近,以海軍陸戰隊爲主。

爲確保前沿基地存在,美軍前沿部隊必須保持分散、機動與持久,儘量減少對固定設施的依賴。有智庫建議,臺灣及其所屬周邊島嶼可以作爲美軍遠征前進基地作戰的一環,形成一連串導彈陣地,反制共軍威脅。美軍在南沙若能利用臺灣太平島,將可對中國在南沙軍事化部署構成有力牽制。

所謂”對抗環境中的濱海作戰”,是基於濱海作戰空間的競爭日益激烈,美軍需要一套全新的統一作戰框架,應對可能的意外事件,以及在濱海地區阻止對手發動侵略,進而保持並維護前沿存在。

大國競爭

圖爲LVC技術建構式模擬系統(計算機兵棋推演)部分。(視頻截圖)
圖爲LVC技術建構式模擬系統(計算機兵棋推演)部分。(視頻截圖)

總體而言,這3種新的作戰概念雖各有側重,卻相互效力,形成美國海上整體力量。有記者問,這次大規模演訓的針對性會不會太強,對中俄兩國顯得咄咄逼人?

美國海軍有關人士指出,這次演訓與當前的任何地緣政治局勢都沒有關聯。美國海軍是維護全球安全與穩定的力量,也是美國海上控制的戰略工具。這次大規模演訓,是爲了美國在面對戰略競爭時代,能在海洋環境中保持與實力相近競爭者的競爭優勢。

大國競爭時代已經來臨,美中俄等國都在積極部署並推動不同程度的軍事變革。誰能從戰略全局掌握未來戰爭動向,並做好相應的戰略和戰術準備,誰就更有機會主導時代的發展。

聽衆朋友們,您現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軍事無禁區」欄目。我是欄目主持人亓樂義。謝謝大家收聽。下次再會。

撰稿人/亓樂義

(本節目主持人爲長期關注兩岸和印太軍事安全事務的軍事評論員,文章代表評論員個人觀點及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